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是她吗?”

    苏阮顿时浑身一震,纤长的睫毛轻轻颤着。

    他这是认出她来了吗?

    会将她大卸八块吧?

    堂堂一国太子,冷血战神,岂能受这样的屈辱。

    看她只是沉默着,并不说话,他有些着急,更是有些粗鲁的伸手去掐她的下巴。

    下巴上顿时传来尖锐的疼痛,苏阮脑中霎时间一片清明,她不能赌,不能因为他此刻眸中模糊不清的几分温柔急切而轻易犯险。

    与其将希望放在他的一念之仁之上,还不如靠自己,将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上。

    也只不过是心念电转之间,苏阮心中就已经做了决定。

    袖子下的手猛然动了,下一刻,寒光闪烁的银钗环就架在了西陵漠的脖子上。

    轻微的刺痛传来,西陵漠却像是感受不到一样,他的一双眼眸只是越发深沉的看着苏阮,里面似翻腾着汹涌的洪水猛兽一般。

    “看着我的眼睛。”

    苏阮的声音再出口,已是温柔的仿若三月的春风,带着一种神秘的力量,让人不由自主的听从跟随。

    西陵漠感觉到精神上传来一阵疲惫,似乎有一个声音在让他要听从她的话。

    西陵漠本就重伤还未完全康复,如今又泡在水里这么久,此刻正是精神意志最为薄弱的时候,当真就认真的对上那双仿若星空一般澄澈的眼眸。

    “你什么都没有看见,你跳下水里,然后就昏迷了。你从不曾见过我,这双眼睛,这个人,都忘记吧,忘记吧。好好睡一觉,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声音丝丝入耳,竟像是入了记忆里,西陵漠当真就闭着眼睛,失去了意识的支撑,西陵漠整个人就缓缓的向后面倒去。

    苏阮深深的看了一眼西陵漠,心头突然滋生了几缕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来。

    她深深的咬了咬牙,还是走过去,给西陵漠嘴里塞了一颗药丸,然后才快速转身朝着远处游去。

    西陵漠迷蒙之间却是睁开了眼睛,模糊之间看到远处一个身影在快速的远离他,最终只留下流水深深。心里说不出的失落惆怅,只是这无尽的情绪,最后也被无穷无尽的黑暗给淹没了。

    ……

    苏阮游到了远处,然后整个人就缓缓放松,任流水推动。

    此刻,岸上早就闹翻天了。

    先是紫衣侯世子夫人和八公主的朋友掉下去,就够宫人们忙碌救人的了。

    这下更是不得了了,太子殿下都跟着下去了。

    太子殿下身上还有伤呢,这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们可不是脱一层皮的问题了,怕乱棍打死都是小的了。

    “太子如何了?”

    大家正胆战心惊的救人的时候,明帝和刘皇后也是疾步赶了过来。

    众人顿时慌怕的扑通扑通跪了一地,回个话身子都打颤,“还没找到。”

    听到这话,明帝和刘皇后面色当即就是一变,两人同时快步到了湖边上,几乎就要往里跳。

    还好旁边的太监女官及时拉住了两人,“陛下娘娘可要保重身子啊。”

    明帝沉了沉面色,心也冷静理智了下来,他刷的转身,面如暗夜,一双凌厉的眼眸里射出道道寒光,大手从袖子下挥出,“叫御林军过来。”

    当即就有人领命下去了,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就有大批的脚步声往这边而来。

    御林军首领原天夜几步到了明帝近前,就要跪下行礼,却是被明帝一袖子拂开,“废话不多说,赶紧救太子。”

    这话一落,原天夜整个人就是一惊,锐利的鹰眸里闪过异色,当即就发现大家都围着湖边,此刻湖里面更是扑腾着无数宫人。

    “原爱卿你水性好,速速下水救太子。”

    明帝直接下了命令。

    原天夜虽然满心疑惑,为何武功卓绝的太子会落水,但此刻不是疑问的时候,救起太子是当务之急。当即不再废话,内力一震,外面沉重的盔甲就粉碎开来,一个纵身就入了湖面,仿若游鱼入水一般自如。

    原天夜入了湖里,他天生目力极佳,倒是看得到周围两三米的景物。只是,周遭除了水草乱石以及被惊吓慌乱游过的小鱼外,却是别无它物。

    他正打算游开,鼻尖却是传来淡淡的血腥味,顿时眉头就是一皱。忙顺着这股血腥味找了过去,游了约莫七八米的距离,前面的景象让他双眸一凝。

    只见前面一块乱石边正沉着一个女子,那女子上身只着一件粉色肚兜,下身也仅仅一条白色里裤,乌黑的墨发披散而开。周遭水里淡淡血色萦绕,带着一种凄美的震撼。

    原天夜皱了皱眉,看这女子这般模样,却是不打算多管,否则这样几乎全裸的情景之下,怕是救她上去,自己也说不清了。

    心中这般想定,原天夜转身就要离去。却是在转身的刹那,身子猛然顿住,面上爬上了震惊,他慌忙就往那边游去。

    游到了近前,看到眼前那白玉一般的侧脸,他顿时心疼的唤道:“阿柔。”

    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就要给她渡气,却因此她的另一边的右脸也完整的显露了出来,鲜血淋漓,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原天夜只觉得这一刻,五内俱焚,一颗心心疼得都皱到一块了,他放在心尖尖的女子,此刻正气息薄弱,满目疮痍,他恨不能代替她痛,代替去承受这一切苦难。

    他素来锐利冰寒的鹰眸此刻却是含了水汽,动作轻柔到了极致,将沈柔搂入怀中,然后吻了下去,“阿柔。”

    话语哽咽,唇齿间泄露的都是心疼和怜惜。

    一边给沈柔渡气,一边搂着她的腰肢快速朝岸上游去。在破水而出的瞬间,原天夜离开了沈柔的柔唇,手也从她腰间上移开,而换成抓着她的手腕,拽着她破水而出。

    才一到岸上,原天夜大手一抓,就从一宫女身上扯下衣裙,快速的披在了沈柔身上。

    “啊!”

    那个宫女只是这湖边一个洒扫的宫女,身份低微,原本只是低着头无存在感的站在那里,却是因为离原天夜上岸的地方近了,就遭了这无妄之灾,登时叫了出来。

    她一叫,众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原天夜也是目光冰冷的看了过去,当即对一个亲信使了一个眼色。

    那亲信当即就上前将那宫女给钳制了,“大胆,竟然惊扰圣驾。”

    话落,捂住那宫女的嘴巴,就将人给带下去了。

    原天夜将沈柔平放到地上,就要请求明帝宣太医,却是在抬头的时候对上明帝冰渣一般的双眸,顿时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他是接了命令下去救太子的,当即一句话不敢多说,转身就再次跳下了湖中。

    这次,若是太子有个什么闪失,他和阿柔都不会有命的,原天夜心头沉沉。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