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禽兽,这特么的全是一群禽兽!

    苏阮自己单手撑起身子,缓了缓,肩膀处剧烈的疼痛略微消散了几分,这才抬手招了一个洒扫的小丫头过来。

    那个小丫头也一直关注着苏阮呢,看到她招自己过去,扔了手里的扫把,就蹬蹬跑到了苏阮身边。

    苏阮抬眼看她,见她眼眶发红,脸色白白的,略微诧异,“你扶我到那边回廊上。”

    那小丫头闻言就弯下身子,直接就将苏阮给拦腰抱起来了。

    ……抱起来了。

    素来冷静的苏阮,此刻也是忍不住风中凌乱。她看了看抱着自己的小丫头,瘦瘦弱弱的,看着只有十岁上下,跟个芦柴棒一样,可力气却是不小。轻轻松松的就将她给抱了起来,而且看着一点不吃力的样子,呼吸平稳,抱着她稳稳当当的就往回廊那边走去。

    芦柴棒将苏阮放在回廊的椅子上,神色有些怯怯的,“苏小姐还有什么吩咐吗?”

    苏阮想了想,就道:“麻烦你给我找一身干净的衣裳。”

    芦柴棒怔了怔,眼眶依旧红红的,点了点头,应下就下去了。

    苏阮面上闪过疑惑的神色,她不是圣母,她自己已经一身麻烦了。而且这皇宫更是步步危机,她也很是无能为力。以后,若是有机会,再帮帮这小丫头吧。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芦柴棒就找了一身干净的衣裳过来,苏阮道了谢,去了旁边用作歇息的房间里换上了。

    换上干净的衣裳,也不用人带,苏阮自己出了宫,上了在宫门口等候的苏府马车。

    “小姐你怎么换了一身衣裳?”

    在马车里等着的香桃,当即诧异出声。

    苏阮单手撑着额头,落了水,还被谢青踩碎了肩膀处的骨头,此刻也是身心俱创,面色苍白,嘴唇也是毫无血色,半句话不想说,对着香桃摆了摆手,让她不要多问。

    香桃此刻也看到了苏阮一身的不对劲了,忙敛了声音,安静的坐在一边,只是面上浮满担忧。

    很快,马车到了苏府门前,从侧门进去,到了苏阮的院子前停下,香桃忙扶了苏阮下车。

    “夫人。”

    才下马车,就看到那边收到消息,匆匆过来的李氏。

    苏阮眸色一动,肩膀处隐隐作疼,额头上细细密密的出了一层汗。

    李氏面上带着笑意,快步过来,正要开口询问苏阮这次去宫中都见了什么人,说了什么话,却是先一眼瞧见苏阮苍白的面容和唇色,顿时大惊,伸手就去抓苏阮的肩膀,“阮阮这是怎么了?”

    “啊……”

    被李氏突然这么一抓,且是急切之下,力道不小,苏阮当即痛呼出声。

    李氏吓得忙松了手,神色慌乱,“阮阮,你怎么了,哪里痛?”

    苏阮疼得直抽气,另一只没受伤的手伸出指了指自己的肩膀处。

    李氏顺着看过去,此刻才发现那里细细密密的已经有血渗出了,当即吓得面色发白,慌乱的就喊道:“快找大夫,快去,阮阮受伤了。”

    忙有身手敏捷的小厮出府去找大夫了,而李氏也心疼的虚扶着苏阮进了房间,安置在床上躺好。

    这边,苏阮才躺好呢,外边就有纷杂的脚步声响起。

    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呼啦啦的一群人就进了房间。

    “阮阮,我的阮阮宝贝怎么了?”

    当先进来的是一个胡子发白的老头子,双目圆瞪,脚步飞快的到了床边。这是苏府的老太爷苏理,平日为人古板考究,学识渊博,当年的状元郎。但因为性子不够圆滑,这么多年了也只混到个从五品府伊同知。

    “阮阮,谁欺负你了,我去打死他。”

    紧接着又跑进来一个壮壮的小伙子,站在那里跟一只熊一样,虎背熊腰的,极为彪悍。

    这是苏阮的大哥苏尚武,人如其名,从小就力气其大,到如今也是练就了一身的本事,两年前从了军,只是性子木讷老实,为人憨直,到现在也还只是一个小兵丁。

    “你们瞎跑什么,惊了我的阮阮乖乖怎么办。”

    眉清目秀的少年扶了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一个面白无须的中年美大叔。少年是苏阮的二哥苏尚文,老太太就是苏阮的祖母了,而美大叔自然就是苏阮的帅爹了。

    苏阮的一家子今天算是齐全了,都在苏阮的房间集合了。

    苏阮看着这一家子人,个个都担心的看着她,只觉得一颗心像是泡在蜜糖里一般,甜得都要化掉了。在宫里的那些冷漠都不算什么,她依旧觉得上天是厚待她的。

    “大夫来了,大夫来了。”

    去请大夫的小厮已经背着大夫跑进来了,苏家的人忙就让开了道路。

    大夫落了地,还喘气呢,就感受到了无数目光灼灼的落在他身上,转头看了看,就看到苏家的那些个主子又一副虎视眈眈的模样看看着他了。

    得了,他都不用看,就知道是给谁看诊了。他给这苏府看诊也有好几个年头了,每次只要跟这苏府唯一的小姐苏阮有关,那绝对是全府出动,小病也是大事。

    大夫也不敢歇息了,坐在一边的矮凳上,就给苏阮看了起来。

    苏阮此刻也痛得厉害,就对大夫说道:“大夫我的肩膀被人踩碎了,你给看看。”

    这话一出,房间里瞬间安静了下来。

    什么?踩碎裂了?

    苏家的人几乎以为自己幻听,他们捧在手心里宠着的宝贝,真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晒了的人竟然被人这样糟践。

    大夫也是愣了一下,就去看苏阮的肩膀,伸手摸了摸肩膀处,面色大为震撼。

    这般伤势,这苏家小姐还能保持清醒,也是难得。

    “苏小姐这肩膀处的骨头碎裂,即使长好了,后面也怕是会落下病根。”

    大夫皱着眉头。

    苏阮自己就会医术,而且医术不凡,自然有治疗的法子,只是此刻不好暴露,这才让这个大夫看诊,心里却是不担忧的。

    大夫思虑一番,先给开了药敷着,过几日再来看看。

    大夫一走,苏老太爷就问道:“阮阮,你告诉爷爷,你这伤是谁弄的?”

    苏阮也不打算隐瞒,免得苏家的人还以为那紫衣侯世子谢庆是个好儿郎。

    “是紫衣侯世子谢庆,他那一脚本欲毁了我的脸,被我一偏,就踩在了我的肩膀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