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医色生香之盛宠太子妃 > 第021章 我有证据
    沈柔这话一出,当即就引起了一片哗然。

    “什么!紫衣侯世子妃的脸竟然被毁了,还是苏阮毁的!”

    “若是如此,那一切都是情有可原了。”

    “可不是呢,没想到那苏阮竟然是个如此心狠手辣之人。”

    “容貌对于一个女子来说有多重要,这苏阮竟然如此狠毒,和那紫衣侯世子妃还是表姐妹呢。这般做,怕也是恨极了紫衣侯世子和世子妃呢。只是这也不能怪别人,这就是命,谁让她坠入山崖,失踪多月。当初紫衣侯世子妃也是为了全两家的情谊,这才嫁入紫衣侯世子的。”“既这般的话,那么紫衣侯世子方才做的一切,也不算过分。苏阮心狠手辣在先,苏家的人更是恶人先告状。这要是换成我,怕是提刀杀上门都有可能。”

    ……

    沈柔揭了面纱,寥寥数语,就勾起了大家心头的同情,形势顿时倒向了沈柔这边。看着一切都朝着自己想要的方向发展,沈柔的嘴角若有似无的勾起了一个轻微的弧度,眸光悄然转向苏阮的方向,带着淡淡的挑衅和得意。

    苏阮自然是接收到了沈柔的示威,心中不禁暗暗感到好笑。这沈柔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不过短短几个时辰罢了,就已经忘记了在水里对她的恐惧了。记性不好真是要不得呢,没办法,她只能想办法让沈柔的记性变得更好一些才行呢。

    这个时候,大家也都望向了苏阮,这个罪魁祸首,始作俑者。

    苏阮感受到大家谴责愤怒的目光,顿时疑惑的偏了偏脑袋,轻轻皱起眉头,看向沈柔,“表姐,你在说些什么,我都听不懂。你的脸怎么是我弄伤的,当时在水里我还昏迷着,险些活不成呢。”

    苏阮的音色像是柳絮一样轻盈绵软,不需要刻意,似乎天生就带着一股让人容易生好感的软糯。

    虽然带着面纱,但是只静静的站在那里,一身青色,就像是空谷幽兰一般,遗世而独立,气质出尘无双。这样的身姿,这样的音色,实在很难让人生出恶感来。

    看到这样的苏阮,沈柔暗地里几乎咬碎一口银牙。这个草包废物,什么时候知道打扮自己了,平常不都很听自己的话吗,将自己打扮得乱糟糟,总是扬短避长的。

    “阮娘,没关系,表姐不怪你。一切都过去了,怪只怪我自己命不好。”

    沈柔似乎是爱上了苦情戏,只要一说话,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落下,凭白多了几分柔弱。

    沈柔的话方才一落下,苏阮就似是恍然大悟一般,道:“表姐,我知道了,你应该是误会什么了。”

    苏阮过于轻快的语调让沈柔心头一颤,抬起含泪的双眸,想要补充些什么的时候,苏阮已经快速的接下去了。

    “当时我和你在宫中相遇,你心喜要和我说说话。我们就一起站在湖边,谁知你贪看湖中的莲花,脚下一滑,落入水中。当时我吓坏了,明明不会水也傻乎乎的跳下去。结果不仅没有救上表姐,还要靠别人救起来。当时我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还没缓过来,世子爷二话不说,过来就是对我一脚下去。幸亏我躲得快,否则我的脸也要跟着毁了。即使如此,我肩膀处的骨头也是被踩碎了。家人也是为我鸣不平才过来的,没想到表姐竟然误会我至此。”

    沈柔的面容有几分僵硬,整张脸几乎扭曲了。这个苏阮不是素来没有脑子,笨嘴笨舌的吗,今日怎么跟开了窍一般,一句一句给她顶回来,几乎让她哑口无言。

    “阮娘,当时在水中……”

    沈柔还要辩解,苏阮自是不会给她机会的,“当时的情况,很多人都是知道的。在场那么多宫人,都知道我是最后被救上去的,一度没了气息。表姐,你觉得我哪句话说错了?”

    苏阮轻轻眨了眨一双灿若星辰的眼眸,委实无辜和无害。

    沈柔当即接不下话,当时的情形,陛下皇后都是在场的,更别说在场那么多宫女侍卫的。在水下的事情,她此刻说出来,别人只会更加觉得她在污蔑苏阮。实在是此刻的苏阮看着格外无辜乖顺,谁也不会知道当时在水里的苏阮就是一个恶魔。

    “贱人,不要再狡辩了。”

    谢庆自然是看不得心爱的人受委屈的,当即就是暴喝出声。

    “谢庆,你欺人太甚!”

    谢庆一而再再而三的辱骂苏阮,苏家的人个个眸光如刀的看向他,恨不得当场将他给活剐了。

    “我欺人太甚?现在究竟是谁在颠倒黑白,谁恶人先告状,谁欺人太甚?”谢庆一字一字的说着,每一个字都像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一般。

    谢庆的话简直是说出了在场无数围观群众的心声了,是啊,到底谁是恶人,谁是无辜的。这剧情发展得太跌但起伏了,一波又一波,不断翻转,他们这些吃瓜群众已经看不明白了。

    “明明就是她苏阮嫉妒阿柔的容貌,才做出如此恶毒的事情。”

    这话一出,苏家的人莫名的诡异的就安静下来了,看向谢庆的目光都透着古怪。

    沈柔袖子下的手更是握得紧紧的,指尖深深的掐入掌心都不知道。

    容貌,和苏阮比,她素来都知道,是自叹弗如的。

    苏阮身边的香桃更是一副看神经病的眼神看向谢庆,这紫衣侯世子没毛病吧,眼瞎看上表小姐就算了,现在脑袋也坏掉了吗。这种话都说得出口,也不怕笑掉别人的大牙。就算是三岁小孩都知道分辨的事实,他也好意思讲那么大声。

    苏阮也是笑了,这还要感谢沈柔呢,如果不是沈柔在苏阮身边多年的循循善诱,让苏阮总是往丑陋低俗里面去扮,硬是让谢庆正眼都没瞧过苏阮,才会出了现在这个乌龙。

    这可真是有趣呢,待会可是有好戏看了。反正她是不怕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反正她也不想嫁人了,怎么过瘾怎么来,就得好好打击打击这对贱人。

    “世子爷这话,我实在是不敢苟同。要说我因为嫉妒表姐的容貌而去毁了表姐的容貌,这话实在不知道从何讲起。而且,我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我没有必要去毁表姐的脸。”

    “什么证据?”

    谢庆诧异,为何苏阮一副斩钉截铁,非常笃定的模样。苏家的人,就连苏阮身边那个丫鬟,都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

    真是奇怪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