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刘皇后眉头微微松开,抬脚出了偏殿,往太子寝宫而去。不过一个女子而已,也翻不出了天去,儿子实在喜欢也无不可。

    刘皇后进了寝宫,太子还没睡,正靠在大迎枕上,眼神放空,好不落寞的样子。

    “漠儿。”

    刘皇后出声,拉回了太子的思绪。

    “母后。”

    “嗯,漠儿在想什么?”

    “就是想一些以前的事情。”太子淡淡的回道,其实他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心里强烈的排斥着睡觉,不想睡觉,不能睡觉,否则有些东西就会被失去。

    刘皇后看太子这神色,有些拿不准,就笑着道:“漠儿那日入水是为了救那端福县主吗?”

    太子一愣,似乎有些想不起端福县主这号人,脑子里使劲的回忆着,“那日我看到一抹白色身影落水,我恰巧在旁边就入水救人了。那人梳着个妇人发髻,是否是那端福县主?”

    刘皇后心头诧异,苏阮当时明明在场的,太子此意是真的不在意,还是只是想要隐瞒她这个母后?

    “太子最近身子亏损得厉害,母后想着给你选几个贤惠温婉的女子照顾你,漠儿你觉得如何?”

    “不可。”

    刘皇后话语方一落下,西陵就果断的拒绝了,拒绝完之后他自己都愣了一下,他为何拒绝得如此直接,心里好像有什么坚持一般,只是却没有半点记忆,这真是奇怪了。

    刘皇后一颗心提了起来,“漠儿是不是在送入宫中的画卷之中看中了什么中意的人?”

    “什么画卷?”太子诧异的问道。

    刘皇后面上神色一滞,眸中神色快速闪动变幻着,心念电转,越发慈爱道:“就是你前段时间回来,我和你父皇苦劝你早日迎娶太子妃,你勉强同意了,但是要广选天下女子呢。所以这几日有好些画卷送入东宫。”

    太子神色一愣,脑海里去回想,确实有这回事,只是他竟然记不得自己看过哪些画卷,那些个女子如何能够入得了他的眼,除非是……,除非是什么?他又说不上来。

    “母后,我没什么印象了。”

    刘皇后心中暗道一声果然,心头一动,试探说道:“你看茜儿怎么样?她和你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对你一往情深。”

    刘茜,他都不太记得她的样子了,只隐约记得当初是个骄纵任性的小姑娘。这样的小姑娘,做他的妻子,他是不愿意的。

    “母后,我暂时不想谈论婚事。”太子有些疲惫的揉了揉额角,苍白的面色,越发清瘦的面容。

    看到这个样子的太子,刘皇后心里一疼,也就不再提了。侄女再疼再喜欢,那也是没有儿子重要的。若是儿子不喜欢,那就算了。

    “那你早些休息吧。”

    刘皇后交代完,就出了太子寝宫。刘皇后招了太医和元宝去偏殿说话,“我观太子定然对一些事情记不清楚了,太医这是什么情况?”

    太医有些惶恐,太子失去某些记忆这事情可大可小,这个弄不好就是掉脑袋的事情。他暗暗观察了一番皇后的神色,见其面上并无震怒之类的表情,只是浮满担忧,和几丝意味不明的神色。

    太医忙恭敬跪下回话,“启禀皇后娘娘,太子忘记某些事情这个还需再观察一段时间。就目前来看,太子的身体确实已经度过危险期,好好调养就没有大碍了。”

    听了太医这和原先在太子寝宫里回禀得并无什么二致的内容后,眉头轻轻一皱,身上气势顿时宣泄而出,直逼向太医院院首,“太子是否还会记起?”

    “这个,被忘记的东西一般不容易再记起,除非是受到了什么特定的刺激。”

    太医院院首小心的回道。

    刘皇后心中转过无数个念头,挥手让太医下去了,却留下了元宝,仔细交代了一些事情。

    ……

    有苏仲轩出马,苏府内就没有他搞不定的人,到了次日,苏阮就得了准信,可以去李家了。

    “爹爹,还有一事。”

    苏阮依偎到苏仲轩的身前,抱着他的手臂轻摇,猫瞳里面闪动着狡黠的光亮。

    这样甜的女儿,苏仲轩表示,他没被融化,反而心中升起危机的感觉,小心的问道:“阮阮,你还有何事?”

    难道还真想去仗剑走天涯不成?要是这事,那把剑得先把他干下了才能出苏府的门。

    看着自家爹爹面上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苏阮忍不住莞尔一笑,“爹爹,你那是什么表情,好像是我会吃了你一样。”

    比吃了我还可怕,苏仲轩心里默默的补充着,总觉得女儿一直在坑他。每次摇他手臂的样子,就像是在挖坑。

    苏仲轩心里的旁白要是被苏阮听到,苏阮肯定得给他点个赞,表示她家帅爹真相了。

    “你先说说看。”

    苏仲轩轻轻挣脱开苏阮的手,然后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

    “我想着去舅舅家,还希望父亲能给我安排一个新的身份,不要让舅舅家的人知道。”

    “为何?”

    “女儿总是女儿身,若是没隐瞒好,被哪个下人传出去,会影响女儿闺誉的。这种事情,总是越少人知道越好的。”

    苏阮细细道来,心里想着的却是让舅舅舅妈知道,她还如何大展拳脚,肯定跟呆在苏家没多大区别,被多番限制的。

    苏仲轩却是用一副诧异的眼眸看着苏阮,一副你还知道考虑自己的闺誉的震惊模样。

    “爹爹,答应女儿吧?”

    苏阮走过去,作势又要往苏仲轩胳膊上扑的样子。

    苏仲轩身子一抖,就割地赔款了,“好,爹答应你。”

    苏阮喜悦顿时溢满脸上,“那女儿就去准备行李了,下午爹爹就领女儿和香桃过去吧。”

    看到苏阮这般高兴,笑容若明媚的朝阳一般,苏仲轩也忍不住笑了。合不合规矩的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他的女儿开心,一切都值得了。只要能够看到那张娇颜露出被太阳还耀眼的笑容,他觉得比获得任何成功都有意义。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