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医色生香之盛宠太子妃 > 第028章 何处悲音起
    接下来几日,苏阮都跟在李原身边,看李原在药行里处理事情。

    因为有了她前面提供的麻沸散的方子,李原这些日子可是忙得很,忙着生产大量的麻沸散。当然这麻沸散还未公布出去,就等着在医药国考上一鸣惊人,到时候再推出,必然会让回春药行声名大噪。

    这日,李原就招来了苏阮和李家大公子李琛,说三天后医药国考的事情了。

    “医药国考三年一次,每一届都是西陵国上下无数医者和药商的盛事。当年拔得头筹的医者是如今太医院院首陈政,借此原先只是西北小户的陈家如今已经成为盛京的新贵家族。而得到药商第一名的白家,则是从盛京一个籍籍无名的小药商成为了盛京赫赫有名的家族,为直属于太子殿下的无双军团供药。”

    李原说到此处,忍不住有些激动,“那可是太子殿下,我们西陵国的战神啊。白家自和太子殿下沾边之后,白家的下人走在街上都带风。我们不说得到第一,得个最后一名也是好的。”

    苏阮忍不住扶额,舅舅咱能不能争气一点,渴望个第一名?

    “今年的形势如何?”

    苏阮觉得要是让自家舅舅继续缅怀下去,怕是没个三天三夜都没完的。

    李原收起了几分激荡的心情,开始分析起了如今的形势来,“医者暂且不论,反正我们李家今年是去凑数的。就说医药吧,今年很有竞争力的有三大家族,一个是老牌世家唐家,新贵世家白家,还有一个是这两年崛起,势头很旺的江南柴家。当然,还有一个赵家,就我们那对头。今年我们的目标就是干过赵家就好了,其它的不多求。”

    苏阮差点给自家舅舅跪了,能不能有点志向,赵家不知道有没有排进前五,就这还作为目标。

    “李伯父,我们李家参加这次医药国考的是哪三位大夫啊?”

    苏阮这几日跟着在李家上上下下走动,基本混了个脸熟,对于李家供奉的几个大夫也都是了解的。没有什么精彩绝艳之辈,都是一些上了年纪很有经验的老大夫。

    说到这个,李原就有叹不完的气,“原本定的是老李,老王和老钱。可是没想到,医术最好的老王被赵家给挖去了,老李回家探亲一趟,路上折了腿。而老钱年纪太大了,最近有些老眼昏花了,总是开错药。所以前两天我就给他包了些银子,让他回家荣养了。”

    苏阮:“……”

    所以现在,李家是一个人都没得去了。

    “其他人的话,实在是没有拿得出手的。”李原也是郁闷,李家怎么就混成这样了。

    “李伯父,你看我怎么样?”

    苏阮面上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容来,勇敢的和李原毛遂自荐了。

    李原觉得自己耳朵有些不好使,忍不住掏了掏耳朵,“阿绍你说啥?”

    “李伯父,你觉得我去参加医药国考中的医者考试如何?”

    苏阮声音加大了几分,神态自信。

    李原却是震惊的打量起苏阮来,“我说阿绍啊,你被开玩笑了。让你去,还不如我自己上,好歹年纪看着可靠些。”

    苏阮:“……”

    这真的不是年纪可不可靠的问题,而是实力的问题,苏阮心里强调着。

    “李伯父,实不相瞒,我曾经得遇一位隐世高人,习得一身医术,更有失传之秘。”

    李原和李琛听得一愣一愣的,这要是个中年人和她们说,他们也就信了,可是眼前的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年,这话怎么听怎么不真实。

    “也怪我爹将我生得晚,你们不相信也在情理之中。”

    李原听了点了点头,又赶紧摇了摇头,这话怎么听着都觉得别扭。

    这要是苏仲轩在此,听到这话,估计脸得立刻黑掉。

    “这事情容后再议,今日找你们两个来,主要是说下药材准备的事情。此次参加比赛的药材我已经列好了,你们着手准备就是了。”

    说完话,就递给了李琛一张单子,上面列了几种常见的药,诸如止血安神之类的。药效普通缓慢,怕去了比赛,也只会沦为末流。不过李原倒不在乎这些,他反正手里拽着麻沸散了,这些只是陪衬。

    参加医者比赛的事情,李原是不打算多说了,压根不相信苏阮。

    苏阮郁闷,不过医术这种事情也不是争辩来的,反正还有三日时间呢,还有机会的。

    ……

    吃过晚饭,苏阮闲来无事,就带着香桃出门散步了。

    来古代这么久,还没好好看看这里的夜晚呢。

    走在繁华的大街上,各处灯火通明,熙熙攘攘,处处都是烟火气。就只是这样慢慢的走着,感受着周围的热闹,苏阮就觉得一颗心踏实无比。

    香桃小丫头也是个爱热闹的,这里看看,那里摸摸的,也是自得其乐。

    两个人走着走着,也买了不少东西。香桃手上提了好些,苏阮手上也是拿了一只大桃子在啃。

    “这桃子真好吃,汁多味美个大,还好我有先见之明,买了好些了。”

    苏阮一边啃一边夸赞道,后边跟着的香桃用力点头,一只手提东西,一手啃桃子两不误。

    走过热闹的街道,安静的胡同,就来到了太和湖边了。

    太和湖上起了风,吹皱了一池湖水,岸边杨柳依依,安静美好,让人一颗心都忍不住跟着宁静下来。

    只是,这样宁静美好的夜色,却有悲音起。

    “小姐,听着好难过。”香桃眼泪汪汪的,口中的桃子也啃不下去了。

    苏阮也是顿住了脚步,远处箫声起,道不尽的相思惆怅,听者伤心,闻者落泪。似乎有魔力一般,苏阮顺着箫声的方向走了过去,就看到远处杨柳树下,背对着她方向正站着一个黑衣男子在吹箫。

    箫声如泣如诉,像是吹到心里深处一般。是谁让他伤心,是什么事情让他夜不能寐,在此吹皱一池春水。苏阮控制不住的走近他,待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距离黑衣男子三步远的距离了。

    男子察觉到有人靠近,收了长萧,缓缓转过身来。

    随着他转过身来,苏阮只觉得一颗心也跟着静止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