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医者第一天的考试圆满结束,所有的试卷都被送进了东宫,自有无双军的军医之首以及太医院院首陈正领着各自手下的大夫阅卷。

    前面的答案自有下面的御医和军医审核,只有最后一道题才由太医院院首陈正和军医之首钱老审核。

    “今年的大夫资质都不错,考试情况比往年要好上一筹。”

    钱老看着手上的卷子,颇为安慰的缕了缕自己的胡子。

    陈正也跟着附和点了点头。

    这个钱老可是太子殿下身边的红人,多次救治太子殿下于危难之中。

    “我看这位叫齐政的却是个不错的,极有可能夺冠。”

    陈正看着齐政的卷子,面露赞叹之色。齐政前面的题目全对,最后一题更是引经据典,前后呼应,打得非常完整,更是对未来医学发展提出了自己的一些进展,极有建设性,陈正看了不住点头。

    陈正话落,转头看向钱老,却见钱老此刻正目不转睛的盯着手上的卷子。

    “钱老不妨看看在下手中这份卷子?”

    陈正将卷子递了过去,钱老却像是没有听到一般,只是愣愣的看着手上的卷子。那样子,恍若着了魔一般。

    陈正心中忍不住生出几分恼意来,这个钱老什么意思,仗着自己年岁大,又是太子身边的红人,竟然这么不把自己看在眼里。自己与他说话,他竟然理都不理,实在是不将自己放在眼里,这以后还让自己如何在人前自处。

    “钱老!”

    陈正略略提高声音。

    钱老这才回过神来,却是忍不住面色潮红,精神极为激动的样子。

    “陈医正快看这份卷子,真乃世所罕见,字字珠玑,恍若龙章凤姿,花团锦簇,这乃是神作啊。”

    钱老激动的举着手上的卷子,一双眼眸都在发光,心情非常愉悦,这感觉就像是在砂砾里淘出了珍珠一般。

    陈正的面色却不是很好看,他才说手上齐政的卷子极有可能夺冠,钱老就说自己手上的那份卷子是神作。这明显是在和他打对台啊,委实倚老卖老了。

    “太子殿下!”

    正这时,外面却是传来了小太监请安的声音。

    陈正面色顿时一变,眸中快速闪过一道喜色,终于可以在太子殿下面前刷一回脸了。

    钱老也是激动,他直接拎着手上的卷子走到大殿门口。

    众人来到大殿门口,果然看到一身黑衣,丰神俊貌的太子殿下大步而来。

    众人顿时跪下请安,“给太子殿下请安。”

    “免礼。”

    西陵漠脚步未停,双手负于身后,大步的入了宫殿之内。

    “此次医者考试笔试情况如何?”

    西陵漠在首座上坐下,近而转头问道。

    众人起身,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太子殿下的神色。见太子殿下面色尚有几分苍白,神色几分倦怠落寞,此刻坐在那里,还伸手轻轻揉了揉自己的额头。

    钱老有几分心疼,“太子殿下应该多多休息。”

    西陵漠摆了摆手,“无妨。”

    嘴上虽然这般说,但是他自己的身体他还是知道的,前些日子晚上遭遇刺杀,也是在床上躺了几日,这两日的时间才能下床。他闲不住,不想要一个人呆着,就想找点事情做。似乎只有这样,他才不会觉得无所适从。

    钱老见太子殿下不愿多言,也就不再多提,只是在心中狠狠叹了一口气,面上却是挤出一抹笑意来,禀道:“此次考试出了一个奇才,我们西陵国的医学有望了。”

    西陵漠眸色一动,面上闪过讶然的神色,钱老很少夸赞一个人,更别说是这样满口盛赞了。

    “将卷子递上来。”

    钱老当即将手上的卷子递了上去,西陵漠接过,细细看去。

    前面的都是一些医学药理,答对倒是不稀奇,只要积累足够。

    西陵漠看着上面飘逸的字体,恍若能够看到一个潇洒豁达的少年在研读医书的场景。就这手字,他就忍不住心生好感。继续往下看去,看到了最后一道题,自由论述题,也是最能展现才华的题目,说的是对西陵国未来发展方向的论述。此份卷子见解独到,令人叹为观止。其中谈到可开设专门的医者学院,传道授业,可让西陵国的医学水平进入一个新的高度。还有在医学上的见解,更是一绝,有麻药的推进,有失血输血的步步论证阐述,有开刀到缝合的完美解读。

    每一点看去都近乎荒谬,但是一字一句读下来,却又忍不住折服于其字字珠玑的论据之下。

    这些若是都被实现,西陵国的医学水平当真是会达到一个空前的高度,是其它诸国都望尘莫及的高度。

    “的确是不凡,精彩绝艳,乃是国家的栋梁之才,本宫心甚悦之。”

    太子殿下常年不苟言笑的面容之上难得的露出了赞赏的笑容来,这让众人纷纷侧目,心下暗暗惊诧,这份卷子究竟有什么魔力,这一个两个的,都这般夸赞,他们倒是也想要一睹为快了。

    其中唯有一人,面上满是不服的神色,此人就是陈正。

    陈正乃是上一届医药国考医者考试的夺冠者,他觉得自己医术超凡,如钱老一流也就是仗着年纪大才深得太子殿下的信赖。齐政的这份卷子,他认真看了,非常不凡,连他都忍不住赞叹,必然是不落于人下的。而且,赵家在其中也没少打点。

    陈正定了定伸手,拿着手上的卷子上前,到了太子殿下身边,“启禀太子殿下,属下手上也有一份卷子,着实不凡,想来不会输殿下手上那份,还请太子殿下阅览。”

    陈正这样的举动,顿时让众人有些晕乎乎的,今年这是怎么了,考生个个都精彩绝艳起来了。

    钱老一脸笑呵呵的,栋梁之才越多,他越是高兴,这说明他们的国家越发强盛了。

    西陵漠神色没什么变化,一副可有可无的样子,伸手接过陈正手上的卷子,前面也不用看,直接看最后一题,眸色渐深。

    陈正满脸喜色的等着太子殿下的盛赞。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