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苏阮和李原王氏一起吃过了晚饭,就扯着香桃回了自己的院子。

    香桃这回缓过神来,也开始惊呼起来,“天哪,小姐你以后岂不是能经常看到俊美如天神的太子殿下?”

    苏阮有些郁结的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对于经常能够看到太子殿下,她实在不是很开心。

    香桃没有领会到苏阮心头的惆怅,依旧在美好的畅想着,“这样,我也能跟着沾光,看到太子殿下了。天啊,太子殿下,听说俊美得像是天神一样,只要看一眼就能祛除百病呢。”

    听到香桃越说越离谱,苏阮终于忍无可忍的将带着敌意的目光望向香桃。

    香桃正说得起劲呢,突然感觉到身边一阵凉飕飕的,当即住了嘴,面上当即换了一副表情,“小姐,你累不累,我去给你准备洗澡说。”

    说完话,就一溜烟的跑出去了。

    房间里终于安静了下来,苏阮这才有些烦恼的双手托腮,该来的总会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一切,还是顺其自然吧。

    想通了后,洗漱一番,苏阮也真的是累了,就沉沉睡了过去。

    次日,是个好天气,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苏阮带着香桃,一路寻到了无双军营。

    无双军营位于城外大青山的山腰上,一处很大的平地上,四周守卫森严,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苏阮和香桃可谓是翻山越岭,才到了这里,看着眼前威风凛凛的军营,心中倒是升起了几分敬佩。军人总是受人爱戴尊敬的,因为有他们的保家卫国,才会有老百姓在后面的安居乐业。

    香桃那小丫头看着守在军营周围的一圈圈士兵,忍不住脸色有些绯红,“少爷,他们好强壮啊。”

    这话说得,苏阮差点脚下一个踉跄给摔了。转身,伸手捂住香桃的嘴,警告道:“进了军营可要小心点,这里不说权势滔天的太子殿下和各个将领,还有无数的男人。一个不小心,不是小命不保,就是清白不保。”

    苏阮的警告还是有用的,香桃的脸色顿时从绯红转为了苍白,听话的点了点头。

    苏阮这才放开了手,香桃虽然嘴上豪放了点,但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还是分得清楚的。

    苏阮这才带着香桃往前走,到了军营门口,当即被人拉了下来。

    “止步,军营重地,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守门的士兵冷冰冰的声音响起。

    苏阮不慌不忙的从袖子里掏出一份推荐信来,“这是军医医首钱老的手信,请转交于军中谢将军。”

    守门的士兵不认识钱老的字迹,但听苏阮面色镇定,话语条理清晰,不似作伪,接过信件,“在此候着。”

    话落,那人带着信件,转身就进了军营。

    等了约莫半盏茶的功夫,那人又出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这是谢将军的亲兵。”

    士兵简单做了一个介绍。

    苏阮笑着道:“兵爷好。”

    “不敢当,小人是谢将军的亲卫,名为谢三,杨绍公子乃是太子殿下钦点入军营的,以后有什么事情,直接吩咐一声就好了。这下,先随小人去安顿下来。”

    “那就麻烦谢三哥了。”

    苏阮脸上始终笑眯眯的,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

    谢三眸中闪过几缕满意的神色,这倒是个懂事的。可能因为卷子答得好,得了太子殿下的青眼,可那又怎么样,这可是军营,看得都是真本事,凭的是军功。若是以为能够凭借着太子殿下的一句赞赏,就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身份的,那以后可是有了苦头吃的。太子殿下下的七大名将,可都不是吃素的,随便一个出来,分分钟能够让这小子重新做人。

    苏阮自然是不知道这个谢三心里这么短的时间内就闪过了这么多的念头。她带着香桃,跟在谢三的身后,暗暗打量着无双军的军营,一股铁血之气铺面而来。

    好强的气势!

    不愧是战神军团,无可争议的第一,当真是令人神往。

    莫名的,苏阮的血液有些沸腾。

    “到了,这就是杨绍公子你的帐篷了。”

    谢三在一处帐篷前停了下来,苏阮也跟着停了下来,眸光一扫,见这个帐篷小小的,但是里面倒是收拾得干净整洁,面上依旧一副好说话的模样,点了头,道了谢。

    谢三也不多留,转身就离开了。

    苏阮这就带着香桃进了帐篷,里面放了两张床,一张桌子,其它的也就没有什么位置了。

    不过,苏阮也没有嫌弃,这里是军营,可不是盛京,能有这么个干净整洁的地方已经委实不错了。

    香桃也知道在这里,一切都要谨言慎行,否则一个行差踏错,那就是掉脑袋的事情。此刻,虽然心里隐隐替自家小姐感到委屈,但还是敛下这些情绪,开始将带来的东西收拾规整起来,两人也算是在这里安顿下来了。

    收拾好东西,才坐了一会,就到了午饭的时间了。

    因为苏阮初来乍到,谢三就将饭菜送了过来,“钱老这几日有事还需在盛京逗留,这段时间杨绍公子且安心在此,饭菜我都会送过来,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也尽管使唤小人。”

    “有劳谢三哥了。”

    苏阮笑着道谢,接过了饭菜。

    谢三看杨绍老实,颇为满意的离开了。

    军营之中的伙食自然是没有盛京的精致的,但是胜在实在,苏阮也不嫌弃,吃得满足。

    日子就这般悠悠而过,苏阮和香桃这几日没什么事情,就在军营里四处走走,当然有些军事重地,她们是进不去的。但即使就是这些冰山一角,也令苏阮对西陵漠观感大增,那真是个军事天才,军营里纪律严明,训练张弛有度。也难怪,无双军是西陵国无可超越的神话,无可争议的战神军团。

    这日,苏阮和香桃正吃着饭,就见到谢三匆匆而来,“钱老回来了,让你过去帮忙。”

    帮忙?

    苏阮心头疑惑,钱老还能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不过看到谢三一脸焦急的样子,也不多问,赶紧跟着谢三快步的出了帐篷,走了约莫小半盏茶的功夫,就到了一处空地上,此刻空地上放着很多的木板,木板上全是受伤的士兵,看着颇为严重的样子。

    苏阮一眼就看到了在人群之中忙碌的钱老,还有其他的军医。

    也不用多问,苏阮就知道这让她过来,定然是让她来打下手帮忙的。

    她目光一扫,看到现场的伤兵很多,军中的大夫完全忙不过来。她卷起袖子就进入其中,到了一个受伤颇重的士兵身边。

    这个士兵的肚子被划拉了一个大口子,正哗啦啦的流血。应该是看着没有活命的希望了,所以肚子上的伤口也只是被简单的包扎了一下,然后就被遗弃在了这里。

    以如今的水平,这确实算是回天乏术的情况了。

    苏阮转头对香桃说道:“香桃,去把我那个箱子拿来。”

    自从上次给张蛮将军的女儿做了剖腹产后,她回去就置办了一箱子的应急医用器材,纱布麻沸散等。

    香桃看到现场这样的场景,面色有些白,但到底还是个镇得住的。听了苏阮的话,转身就往帐篷那里跑。没有多大会,就抱着一个大箱子回来了,上气不接下气的,将箱子塞给苏阮,这才算是有了喘气的功夫。

    苏阮接过箱子,将其打开,里面有雪亮的薄刀片,有麻沸散,有寒光闪闪的银针,有专门用于缝合的桑皮线。

    她先将那士兵帮着的白布拆开,看了下伤口,就开始做消毒麻醉。

    她手脚麻利,手指蹁飞间,就将伤口处理好了,这才取出银针和桑皮线,给伤口做缝合。

    也是这下现场混乱,大家都忙着处理伤患,根本无暇他顾,所以没有人注意到苏阮的动作。否则,要是看到苏阮在这里给人缝合伤口,就像是缝衣服一样,非得引起骚动不可。这样的治疗办法,实在是闻所未闻,极为惊世骇俗。

    苏阮也是一刻不停歇的,处理完一个士兵,就赶忙去处理下一个,香桃就在一边打下手。跟在苏阮身边也有一段时间了,耳濡目染之下,香桃也能干起来。即使还不是很专业,但胜在听话,苏阮一句话,她一个动作,倒是也配合得很好。

    终于处理完了最后一个士兵,苏阮疲惫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香桃给我倒点水。”

    苏阮转头,想要让香桃给她取点水,却是意外的对上一双浩瀚如星空的漆黑眼眸。

    她神色一顿,眸光微动。

    只见距离她十几步远的地方,太子殿下西陵漠迎风而立,身姿挺拔如松,神色淡漠,不知道在那里站了多久,又看了多久。

    只是,这些又有什么关系呢,她是在救人。

    苏阮侧头,不再看过去。

    这个时候,香桃也取了水过来。

    苏阮接过,一口一口慢慢的喝着,让自己的心慢慢的平静下来。

    而远处站着的西陵漠眉头却是微微皱着,突然就迈步,大步朝着苏阮的方向走去。

    “本宫也受伤了。”

    西陵漠的声音响起,苏阮一口水噎在喉咙里,差点没被噎死。

    她猛然抬头,就看到那双好看的眼眸里面带着淡淡的委屈和控诉,嘴角顿时忍不住抽了抽。

    他堂堂太子殿下,难道还会缺一个替他诊治的人吗?

    得不到回应,西陵漠的眉头淡淡的皱了起来。他猛然掀袍,也跟着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从仰视到平视,就这般直直的撞进了那双眼眸里,苏阮的心头狠狠一颤。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