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苏阮利落的起身,揪了香桃就快速的离开了这里。

    香桃却是还想着地上的兔子呢,“兔子,兔子,我抓的兔子。”

    香桃挣扎起来,力气还不小,苏阮还真就一下子抓不住了。

    香桃遂匆匆忙忙的跑回去。

    而此时此刻,西陵漠正悄然安抚自己受伤的兄弟呢,耳边却是猛然听到匆匆的脚步声朝着这边而来,顿时全身紧绷。这个时候,要是有刺客来,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西陵漠全身戒备,内力已经凝聚于指尖,目光凌厉,寒光闪烁的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然后,五六个呼吸后,香桃急匆匆的身影就出现在了视野当中。

    香桃到了岸边,就看到太子殿下杀气腾腾的看着自己这边,顿时吓得腿一软,就给跪了。

    “太子殿下饶命,小人就是来捡下兔子。”

    西陵漠只觉得一口血差点要吐出来,这主仆两个简直是来克自己的。

    “滚!”

    这一个字,西陵漠简直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而因为气势太强,在他吐出这个字的瞬间,周遭的湖水砰砰作响,仿若炸开一般。

    这样的景象,吓得香桃腿更软了,想要爬起来都爬不起来。

    西陵漠看香桃半天没动静,又转头过来,一个眼刀就横了过来。

    她当即吓得就要滚走,眼角余光却是看到那只兔子的身影,忙伸手过去一捞,然后就连滚带爬的跑走了。

    太子殿下,好可怕,好凶残!

    香桃一边跑,心里一边呼啸着。

    西陵漠这下知道香桃是回来干嘛了,原来是为了一只兔子!

    冷静,冷静,冷静!

    西陵漠心中默默的开解自己。

    只是,特么的,实在是冷静不下来!

    西陵漠满心暴躁,当即双手齐出,一掌又一掌拍出,顿时周围就是砰砰的声音。

    湖水翻滚,四周树木倒塌,尘土飞扬。

    这副景象,简直跟末世降临一般。

    西陵漠这般发泄一番后,觉得心头舒畅多了。

    而另一边,刚刚拎着兔子跑回苏阮身边的香桃,心有余悸的对苏阮说道:“小姐好可怕,奴婢以后再也不来这里洗澡了。”

    苏阮默默点头,心中也是这样想的。

    砰砰砰!

    正这时候,耳边传来惊天动地的声音,简直跟发生地震一般。

    “小姐,太子……殿下……是不是发狂了……”

    好可怕!

    “没事,我们快走。”

    苏阮此刻就想赶紧回去,今天晚上受的惊吓实在不小。肌肤相贴的炙热,几乎灼烧了她素来冷静自持的内心。此刻,她内心纷乱,不敢再节外生枝,就像回到自己的窝躲起来。即使这样很鸵鸟,但她此刻就想将自己埋起来。

    “恩呢。”

    香桃连连点头,主仆两个顿时以更快的速度跑了。

    幸好西陵漠没看到,否则估计气得又要发狂一次。

    苏阮和香桃小心翼翼的回了帐篷,顿时疲惫的坐在床上。

    “小姐,这可怎么办,太子殿下让你听候发落呢。”

    香桃坐在一边,忧心忡忡。

    苏阮郁闷的揉了揉额角,也是有些烦恼。

    先是那个暧昧的拥抱,接着又伤了太子殿下的龙根,苏阮简直不知道以后要怎么面对那个人。

    “先睡觉再说。”

    苏阮想了想,觉得脑袋有点疼。算了先睡觉吧,船到桥头自然直。反正更过分的事情,她都对西陵漠做过了,不在乎多这一件了。

    香桃看着已经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的苏阮,只能忧愁的也跟着睡了。她的兔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给丢了,少了一顿兔肉吃呢,唉。

    次日,天光大亮,苏阮才醒了过来。

    一醒来就感觉人昏昏沉沉的,鼻子还堵住了。

    额,竟然感冒了。

    现在天气确实是有些凉了,又在湖里受了惊吓,没想到竟然生病了。

    本来有些郁闷的,苏阮脑中却是快速闪过什么,顿时眸中闪过道道亮光。

    生病了,哈哈,这真是个不错的理由。

    于是,苏阮也不起来了,就在床上躺着了。

    香桃端了早饭进来,看到苏阮还躺在床上,转头看了看外面太阳已经升得老高了,就劝说道:“小姐你就别烦了,先吃点东西吧,吃饱了才有力气想办法。”

    “香桃,我生病了。”

    苏阮有气无力的说着。

    香桃面上的神色一僵,有些不确定的认真看了看苏阮,看着倒真像是生病了。

    “小姐?”

    她有些不确定,疑惑的问了问。

    “真生病了。”

    香桃伸手摸了摸苏阮的额头,果然有些发热,“小姐你在这里等我,我这就去请钱大人过来。”

    香桃看到苏阮真生病了,顿时着急了,起身就要往外跑,却是被苏阮一把给拉住了。

    “别去,没关系,就当做是我对自己的惩罚了。”

    苏阮却是坚定的不让香桃去找人,香桃拗不过苏阮,只得作罢。

    ……

    “谢延陵,你真是越来没用了。瞧瞧你手下这训练的都是什么兵?一个个有气无力的,就这样的还去上阵杀敌,去送死还差不多!”

    “臣有罪,一定狠狠训练他们。”

    “闫子琪,你怎么管的兵器所?看看这些兵器,样式老旧,一点创新都没有。就这样的兵器拿到战场上去,不是给人当笑料吗?”

    “臣失职,一定好好研制。”

    “你们一个个的是不是安逸太久了,以为太平日子到了,就不用努力了?瞧瞧你们,真是没一点气势!”

    太子殿下今天整个跟吃了火药一样,走到哪里骂到哪里,他最宠爱的八个将军都骂了一半了。而另外一半,没有骂的,那是因为没碰到。

    西陵漠觉得今天看哪里都不顺眼,满肚子的火气。

    他看到钱老,语气不是很好的道:“让杨绍过来。”

    那个该死的黑小子,惹了他,竟然躲起来偷闲,哪有那么好的事情,他偏不让他如意。

    钱老看着脸色黑沉沉,跟乌云压顶一样的太子殿下,却只能恭敬应下,转身去喊人了。

    不一会,钱老又匆匆跑了回来,“太子殿下,杨绍生病了,在床上起不来,您看?”

    生病?起不来?

    西陵漠心头先升起的是担忧,抬脚就往苏阮的帐篷大步而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