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生病?起不来?

    西陵漠心头先升起的是担忧,抬脚就往苏阮的帐篷大步而去。

    “太子殿下到。”

    听到这个声音,躺在床上的苏阮只觉得心头一跳。

    下一刻,就看到西陵漠自己掀开帘子大步走了进来,直奔床而来

    西陵漠到了近前,看她气色不是很好的样子,眉头就皱了起来,面上闪过担忧的神色,伸手摸了摸苏阮的额头,果然发热,再看对方苍白无血色的嘴唇,顿时心疼不已。

    他忙让开位置,“钱老快来看看。”

    钱老忙上前给苏阮把脉,一边的太子殿下虎视眈眈的,让钱老纳闷不已。

    太子殿下对杨绍似乎非常看重啊,特别紧张的样子。

    当然钱老也只敢在心里这样猜测,却是不敢说出来的。

    “如何?”

    看钱老只是眯着眼睛把脉,半天不说话,西陵漠顿时有些着急。

    “杨绍是着了凉,有些风寒入体,开几服药吃吃就好了。”

    钱老如实回答,心中更是郁闷了,这只是小毛病啊。而且杨绍年纪轻轻的小伙子,只是着了凉而已,养两天就好了。太子殿下紧张的,简直跟得了不治之症一样。

    得了钱老这话,太子殿下面上的紧张果然淡了很多,脸色也好了一些。

    “钱老下去开方抓药吧。”

    这竟然要钱老亲自去操办,钱老诧异的看了太子殿下一眼,然后就转身出去照办了。

    而太子殿下自己却是坐了下来,目光深深的看着床上的苏阮。

    而床上的苏阮此刻像是芒刺在背的感觉,越是想要远离的人,却莫名的总是被拴到一块,这莫非真的是上天注定?

    似乎只是一个呼吸,似乎又是好一会,西陵漠收起了过于深邃的眼神,淡淡道:“你不必在意,那天的事情已经过去了。”

    西陵漠以为是昨夜的事情让苏阮担惊受怕才得的病,遂难得的出言安慰。

    这于他而言,已经是非常不易了。

    他心里对床上的人,还是有气的。气他总是避着自己,气他伤他。但又能怎么样呢?他满心暴躁,也只能对其它人发作,一遇上他,就跟遇到了克星一样,总是偃旗息鼓了。

    尤其是看到她苍白着个脸躺在床上,他就什么情绪都没有了,只剩下心疼。就想着让她赶紧好起来,其它的什么都不重要了。

    苏阮听着对方的话语,心头莫名一软,柔声回道:“多谢太子殿下宽宏大量。”

    这话说得确实是真心了,她也觉得自己有些恩将仇报了。可是有什么办法,一遇到他,她总是容易方寸大乱,只想要远离他。

    见她语气软软的,西陵漠心情倒是好了很多。

    “恩,你多休息。”

    太子殿下看到对方眉宇之间的疲倦,就起身走了。

    而苏阮的目光依然看着外面,若有所思。

    到了午饭时分,香桃兴冲冲的跑了回来,“小姐你看今天的饭菜好丰盛啊。”

    苏阮抬头一看,果然见香桃端着的食盒里面放着的饭菜很是丰盛。盖子才打开,一股扑鼻的香味迎面而来。而且顾虑着她生病了,这些饭菜还是做得极为清淡的。

    “奴婢去厨房的时候,听说是太子殿下特意交代的呢,所以单独给小姐你做的饭菜呢。”

    苏阮才坐起来的身子一顿,低垂着眼睑,睫毛轻轻的颤了颤,很快却又归于平静。

    她和他,终究是两个世界的人。

    他是帝国的太子,权势滔天,将来会有三宫六院,美人无数。

    而她,乃是来自异世的一缕幽魂,只求安稳度日。对于感情,只求能够找个踏实可靠的人,一生一世一双人就好。

    苏阮默默无语,沉默的吃着饭菜。

    香桃看自家小姐心情不是很好的样子,想着自家小姐又生着病,很是心疼,就没再多说什么,只是默默的给苏阮夹菜。

    ……

    太子殿下吃了晚饭,本该去外面练功。今日却是有些浮躁的在帐篷里走来走去,走了一会就坐了下来。随便抽了一本兵书就看了起来,只是没看几页就又烦躁的将书本丢在桌子上了。

    “真是奇怪了,怎么就想去看他一眼?”

    西陵漠有些烦躁的想着,莫名的就是想要去看看杨绍。好像今天晚上不去看一眼,今夜就睡不踏实一样。真是见鬼了,那个杨绍真是他的克星。

    西陵漠在原地烦了一会,就起身大步走出了帐篷,朝着苏阮帐篷的方向而去了。

    委屈谁也不能委屈自己,西陵漠决定想看就去看一眼了。

    于是,在苏阮刚喝完药的时候,西陵漠就大步走了进来。

    苏阮看着西陵漠,心头的感觉很复杂,又安心又惆怅。

    “小人给太子殿下请安。”

    苏阮就要起身给西陵漠行礼。

    西陵漠忙上前一步,拦住苏阮的动作,“你如今身体不适就不用多礼了,你身体重要,那些个繁文缛节不算什么。”

    声音温和,简直不像是她认识的太子殿下。

    她不知道西陵漠怎么了,这样的他让她格外的不自在。

    她老实的坐回原来的位置,却是安静的低着头。否则,两个人又能说些什么呢。

    倒是西陵漠面上的神情似乎不错的样子,“有没有感觉好一些?”

    “恩,好多了,谢太子殿下关心。”

    苏阮一板一眼的回着,语气恭敬。

    听着她这样的语气,西陵漠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她不该是这样的反应,但是又该是什么反应呢?西陵漠一时间也想不明白,他也觉得自己奇怪极了,怎么情绪就围着一个人转呢。

    苏阮觉得不自在极了,有他在的地方,就连呼吸都变得怪异起来,她不喜欢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遂出声道:“小人有些精力不济,不能多陪伴太子殿下了,还请殿下恕罪。”

    说完,她就跪在床上,低着脑袋。

    看她这副模样,他心头无端的有些烦躁,一股邪火窜了上来,如何也压制不住,当即就起身。

    “不识抬举,好自为之。”

    话落,西陵漠就大步离开了。

    而苏阮也在这时候抬起脸来,面上神色淡淡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