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可如何是好?那里全都是男人,我家阮阮怎么能一直呆在军营里?”

    苏老夫人顿时担忧不已,愁容满面。

    可是不回去还能怎样,那可是太子殿下辖下的无双军军营,这总不能说少一个人就少一个人。到时候要是彻查起来,一个欺君之罪下来,不说苏家就是李家都是迟不了兜着走。

    堂屋内一时沉默下来。

    苏阮看着众人忧愁的模样,极为不忍,忙笑着道:“没事,我在军营里很安全的。这次回去,我慢慢找个由头回来。”

    苏阮这般说后,众人还是忧愁。这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怎么能够扔在全是男人的军营里,怎么都不妥。

    李氏一咬牙道:“要不然就说杨绍遭遇意外去世了。”

    “这样瞒天过海,一个做不好,欺君之罪的帽子扣下来,怕是更没得好。”

    苏仲轩到底经了事情的,一想就知道这事情不可行。他们没有那么广的人脉,做这件事情怕是一查就得查出来。

    “那要怎么办?这个不行,那个不行?难道要将我的宝贝女儿一辈子都待在军营里吗?”

    李氏忍不住哽咽出声。

    堂屋里一时间安静得狠,只听得到李氏低低的哭泣声。

    苏阮听了,心疼极了,“没事的娘亲,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你女儿我这么聪明,一定会及早的想到脱身之法的。”

    “不如,让二弟跟着去。”

    这个时候,始终默不作声的苏文出声了。

    大家一愣,一时间都没回过神来。这边还在想着要怎么让女儿脱身呢,那边怎么还要再送一个儿子进去?

    “如今事情已经这般,阮阮怕是一时间也脱身不了。这般情况,让二弟跟着去,起码可以保护阮阮。阮阮终究是女孩子,在全是男人的军营里,到底不安全。”

    这下,大家都懂了,细细一想,觉得挺有道理的。

    至于为何让苏武去,因为他身手好啊。虽然性子冲动鲁莽,但是他最听妹妹的话了,苏阮还是管得住他的。这么一想,倒也是个不错的注意,这样苏阮在军营里,他们确实能安心一些。

    “此法可行。”

    苏老太爷想了想,就点头了。

    其它人也没有意见。

    但是苏阮有意见啊,她鼓了鼓嘴巴,就要反驳,却是接收到了苏仲轩横过来的一个眼刀,顿时老实了。

    好吧,她屈服于自家老爹的淫威之下了。

    想了想,觉得带这个自家二哥去,也不是不可以。二哥从小就痴迷武艺,拜了很多师傅,身手不凡,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好的出路。直接去边关从军,家里又不舍得。如今要是真的能够顺利进入无双军营,倒是一举两得。

    苏阮转头看了看苏武,果然看到他一双眼眸亮闪闪的,显然非常高兴期待的样子。

    “阮阮先去洗漱一番吧,我先去张罗午饭。”

    李氏看到一切都说定了,伸手摸了摸苏阮的头发。

    苏阮这个时候也觉得浑身难受,就告退去洗漱换衣服了。

    接下来的几日,苏阮换回了女儿身,盛世美颜,容光玉色。

    苏仲轩倒是教训教训这个胆大包天的女儿,可惜他面色刚板下来呢,李氏就一副护犊子的样子。更别说他老父亲那根拐杖呢,简直随时准备过来敲他。

    最后,他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不知道了。

    这日,天气很好,苏阮在府里呆腻了,就想要出府去逛逛。

    “让你二哥陪你去吧,刚好买点东西。”

    李氏想了想,就同意了。这白日的,又是上街,也没什么大碍。

    李氏让身边的丫鬟将苏武喊来,好生叮嘱了一番,就让两人出门了。

    苏武是个实心眼,在马车上就认真的和苏阮说了,“阮阮,娘亲交代我要好好保护你呢。待会你可得待在我身边,不能乱跑。”

    苏阮听了这话,郁闷的抽了抽嘴角,她是个成年人好么。不过转头看着自家二哥一脸固执的样子,她顿时不说话了。她家这个二哥固执起来就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她还是做个乖巧的妹妹吧。

    “恩,知道了。”

    苏阮有气无力的应下了。

    苏武面上顿时绽放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伸手揉了揉苏阮的脑袋。

    马车缓缓的出了苏府,一路朝着热闹的东大街而去。

    在苏府马车出府没多远的时候,一个身穿暗色衣裳的男子从旁边的胡同里转出来,深深的看了看远去的马车身影,然后转身就走进了巷子,几个呼吸后骑了一匹快马离开了。

    马车到了东大街的街口,苏阮和苏武以及香桃就下了马车,在街上慢慢的逛着。

    看到好玩的面具泥人,苏阮都会停下来新奇的看看。

    香桃就更不用说了,看什么都一副双眼发亮的模样。

    “小姐你快看这糖人,好像啊。”

    香桃停在一个糖人的摊子前,开心的唤着苏阮。

    苏阮停下脚步,看了看糖人,都是些花鸟虫鱼的,确实惟妙惟肖。但是。“香桃你口水要留下来了。”

    “啊,不会吧。”

    香桃顿时紧张的伸手擦了擦嘴角,“小姐,你欺负香桃。”

    香桃擦完,顿时反应过来自家小姐在取笑她,郁闷的瞪了瞪自家的小姐。

    苏阮看到香桃这副搞笑的样子,顿时笑了。

    ……

    “连城,快看你家师妹。”

    在不远处的酒楼之上,白笙看到站在糖人摊面前的苏阮和香桃,顿时笑着转头对着身边的连城说道。

    听到这话,连城差点没被口里的酒给呛到。他放下酒杯,也转头往下看去,还真是他那白捡的师妹。

    “公子,我媳妇也在呢。”

    石岩看到了香桃,顿时高兴的嘴角都快咧到耳后根去了。

    白笙无语的看着自家的这个手下,“还你媳妇?人家认识你吗?”

    石岩似乎被这个问题给难道了,有些不好意思的挠头,“应该认识吧?”不过也不好说,上次他媳妇看到他,吓得直接就跑了,也不知道看清楚没有。

    “要不然我去再让我家媳妇好好认识认识。”

    石岩想了想,就想出了这么个主意。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