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香桃认真的看了看眼前的黑炭头,很是纠结,这人刚才确实是救了她。不仅救了她,还救了她家小姐和少爷,这恩情确实很大呢。

    可是,要以身相许的话,他不是她喜欢的类型呀。

    额,他家坐在轮椅上的少爷才是她喜欢的类型。

    香桃纠结的拧着眉头,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

    石岩看着香桃这个样子,只觉得好可爱,好想现在就抱回家暖被窝。

    “媳妇,你跟我回家吧。”

    石岩黑脸上满是讨好,目光期待的看着香桃。

    “我不是你媳妇,你不要乱说话。”

    香桃说完就躲到苏阮身后去了。

    苏阮揉了揉额角,有些无语眼前的情景。这黑大个竟然看中了香桃,可是她不是个坏主子呀,一切还是要看香桃的主意。

    这时候,连城和白笙也到了近前。

    看到连城,苏阮莫名的脸红,她先是冒充了人家的师妹,接着又冒充了人家的师弟。

    连城面上依旧是那副出尘宁静的神色,无波无澜的样子。倒是一边的白笙转头对着连城眨了眨眼睛,然后就含笑的看着苏阮,“在下白笙,文国公府的三少爷。我这个手下对你家这个丫鬟可谓是心心念念,自从上次在街上见了一面之后,就认定了你家丫鬟。今日,也是一看你这边有难,立刻就要冲过来帮忙的。”

    “这虽然是我的丫鬟,但这关系着她一辈子的大事,我还是希望她能够找个合自己心意的人,安安稳稳的过完一生。”

    苏阮声音轻轻的,语气极温柔,眸中皆是认真。

    她心中这般想的,也就这般说了。

    白笙诧异的多看了苏阮好几眼,倒是不曾想竟然还有和他一样看重下属心意的主子。

    他对于石岩也是这般,其它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自己喜欢。

    苏阮说完话,就拉了香桃到一边,小声问道:“香桃你觉得这个人如何,如实和我说。”

    香桃顿时面色红红的,偷偷看了石岩一眼,看他健壮的身子,面色更红了,有些为难的说道:“他不是我喜欢的样子呢。”

    额,好吧,香桃素来就是个以貌取人的。这样的答案,在意料之中。

    “那就是不喜欢了,那我就替你回绝了。”

    苏阮得到了答案,转身就要去回绝,谁知转身的时候却感觉袖子上有一道拉力。低头看去,就看到香桃正拉着她的袖子呢,顿时不解道:“香桃?”

    香桃顿时更不好意思了,“虽然他长得不合我心意,但是看着壮壮的,伸手也很好的样子,很有安全感。”

    好么,苏柔抱首,“你到底是看上还是没看上?”

    “一切都听小姐的。”

    香桃撒开手,羞答答的说了这样一句话,就转开头去,一副不再发表意见的样子。

    苏阮郁卒,养了这么一个丫鬟,也是够操心的。

    她走回来,“这个丫鬟如今年纪还小,暂且缓个半年的,待她笈礼之后如何?”

    石岩当即脸就垮了下来,求救的看向自家主子,还要那么久,他等不得了。

    白笙想了想,对方这也是间接的允诺的意思。而且再等个半年,时间也不算长,也在理,就点头了,“好,就按苏姑娘说的,到时候白某会带着石岩上府提亲。”

    石岩看此事已经没有回转的余地,噘了噘嘴,就从怀里掏出一块青色玉佩来,塞到香桃手上,“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

    话可能没听清楚,但是手上的玉佩香桃却是看清楚了,好值钱的样子。然后,香桃面上就露出了笑容来,再看石岩,竟然都觉得顺眼起来。

    看香桃这番转变,苏阮觉得非常不忍直视。

    “我兄长身上有伤,我还需带他回去包扎,就先告退了。”

    “恩。”

    白笙含笑点头。

    苏阮忙一手扯一个快步走了,至于马车,回了府再让人来驾了。

    看着渐行渐远的身影,白笙忍不住伸手敲了敲石岩,“别看了,人都走远了。”

    这个手下也是个实心眼,认定一个人,那就是认定一辈子,心里眼里就只有这一个人了。

    “嘿嘿。”

    石岩转回头来,傻乎乎的笑了。

    “你家师妹,你也不打个招呼。”

    白笙不再看自家的那个蠢手下,反而转头和连城调笑起来。

    “无关的人罢了。”

    连城对于这些都不太在意,他素来性子淡薄,对什么都不在意。

    “你还真是无欲无求,怎么不去出家。”

    白笙抽了抽嘴角。

    连城依旧一副宁静以致远的模样,目光悠悠,却是看向远方。

    “紫衣侯府上的那个世子妃,你帮她把脸治好了?”

    白笙突然想到一事,就看向连城。

    “自然是治好了。”

    “啧啧,那紫衣侯世子妃也是个妙人。太后娘娘在五台山待了有半年了,也快回来了,她可是最宠爱那个紫衣侯世子妃了,还封了端福县主的,到时候可是有好戏看了。”

    白笙面上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和其面上的清雅完全不同。

    连城不爱听这些红尘俗事,抬脚就走了。

    ……

    苏阮三人回到家中,引起家人好一阵担忧。不过还好苏武只是皮外伤,而且黑衣人都蒙面,不知道是贼子是何人,苏家的人没法子,也只能在接下来的两三日拘着苏阮了。

    苏阮倒是也很愿意好好呆在家中,她自己也有些吓到了。她觉得自己有些流年不利,回回出门都能遭灾,不是被牵连,就是自己被追杀被残害的。

    嗯,这样一想其实军营里还是挺安全的,起码没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唯一不太好的地方,就是有个阴晴不定的太子殿下了。

    话分两头,各表一枝。

    却说苏阮离开的这几日,太子殿下夜夜都没睡好。

    这日又没睡好,早上醒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很烦躁,莫名的就觉得整个人很焦躁。

    和将军们议事的时候,脸色很难看,周围缭绕着低气压,把几个将军吓得大气都不敢出,议个事情都小心翼翼的,说一句话就得端详端详太子殿下的神色,生怕说错话。

    “你们都退下,公孙策留下。”

    几个将军顿时如蒙大赦,嗖的一下都溜光了,只留下军师公孙策。

    太子殿下斟酌一番,这才疑惑说道:“军师,依你之见,一个人不在身边,不论日夜总是在想着他,担心她出意外,担心他被欺负,这是为何?”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