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医色生香之盛宠太子妃 > 第058章 以后一起吃晚饭
    “让那杨绍进来。”

    元宝这就转身出去了。

    “杨医正,太子殿下让你进去呢。”

    苏阮莫名觉得心头打鼓,面上却是笑着点头,然后掀起帘子,走了进去。

    “小人杨绍给殿下请安。”

    苏阮跪下恭敬的行礼。

    西陵漠淡淡的看了苏阮一眼,却是没有立刻叫起身,就那般打量着杨绍。

    一边打量,心中一边郁闷,就这么一个又黑又瘦的小子,他怎么就喜欢上了。想想,都觉得不是一件开心的事情。

    苏阮心头更郁闷,她这是被罚跪吗?这都跪了好一会了,也不见叫起身,膝盖都有些疼了。最难受的就是,总有一道炽热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那叫一个芒刺在背啊。真真是,双重煎熬。

    苏阮有些不舒服的动了动膝盖,轻微的调整了一下跪姿。

    这个轻微的动作,自然是落入了西陵漠的眼中,他眸光一凝,心头就觉得不好受了。

    “起来吧。”

    没经过思考的,下意识的话语就已经出口了。

    出口之后就懊恼了,只是跪一下不至于怎么的,他怎么就舍不得,还心疼上了。

    但是转头看到对方欢喜的起身,又觉得心里有种特别的满足,“坐下说话吧。”

    他是个大度的太子,才没那么斤斤计较呢。反正,来日方长。

    苏阮就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这才觉得舒服了一些,但是对于太子殿下的观感并没有变好。

    这真是一个喜怒无常,阴晴不定的人。莫名其妙的罚跪,莫名其妙的这下心情好像又变好了的样子。

    “杨绍你在家中可有妻室?”

    太子殿下突然就目光灼灼的看着苏阮,更是问出了这样一个奇怪的问题。

    妻室?她要是有妻室,估计她爹得打断她的腿。

    “没有。”

    这话,莫名的就愉悦了西陵漠。

    “甚好。”

    啥?

    苏阮当即诧异的看向太子殿下。

    西陵漠方才察觉,自己竟然将心中的话给说了出来,忙描补道:“男儿志在四方,应当先立业后成家。”

    苏阮嘴角抽了抽,古语有云,大丈夫先成家后立业不是?

    不过,太子殿下说什么自然就是什么了,“太子殿下说得极是。”

    恩,这话西陵漠听着很是顺耳,忍不住愉悦的勾了勾嘴角。

    “恩,你每日除了和钱老一起探讨药理,每次晚上都过来与本宫一道用膳。”

    西陵漠想着虽然不能在一起,但是每日看着心情也是会好的,他克制自己,不动其它心思就好。

    苏阮却是被吓了一跳,“这怕是有所不妥吧。”

    和西陵漠一起吃饭,她吃得下去才怪了。

    “无妨,本宫就喜欢有才能的年轻人。只是本宫平日事务繁忙,就趁着吃饭的时间和杨绍你一起说说话,交流一番,甚好。”

    看西陵漠一副没有转圜余地的样子,苏阮心头烦闷,却也只能应下了。

    “你先退下去吧,晚饭时再过来。”

    苏阮只能郁闷的退下了,走出营帐,苏阮还觉得胸口里燃烧着一团火。这岂不是日日都要见到西陵漠,想想都觉得愁肠百转。

    她烦躁的回了自己的帐篷,见香桃正喜滋滋的坐在床上,手上捧着一块翠绿的玉佩。

    苏阮顿时被逗笑了,“香桃,你这倒是要嫁给石岩还是玉佩呀?”

    香桃这才收起玉佩,“我这是嫁给有玉佩的石岩。”

    “香桃啊,我现在才发现你原来不只是小吃货,小花痴,竟然还是个小财迷。”

    “食色性也,再加个银子,人生就圆满了。”

    香桃美滋滋的伸出手,一样一样的指着。

    “你这以后嫁人了,可是要当管家婆?”被香桃这么一逗,苏阮的心情倒是好了几分,就开始逗弄香桃。

    得了这么一个问题,香桃认真的想了想,道:“这也不错,把银子拽在手里,总是安全一些的。也不知道石岩靠不靠得住,还是将钱握在自己手里比较安全,免得他要是不是良人,拿钱去养其她女人就不美了。把住了钱,想来是没人会看上他的。”

    苏阮口渴正喝水呢,听了这话差点没喷出来,忍不住问道:“所以,你这是看上他的钱吗?”

    “要不然,我能看上他的人?”

    香桃一副你明知故问的样子。

    好吧,她们家香桃真是个很懂得生活的人。

    “小弟。”

    帐篷外传来苏武的声音,紧接着,一身士兵装束的苏武就走了进来。

    苏阮看到苏武,忍不住眼前一亮,笑眯眯的绕着苏武走了一圈,“啧啧,这是人靠衣装马靠鞍。二哥你穿上这身衣服,真是精神。”

    “是吗?”

    苏武也是高兴,忍不住又摸了摸自己身上的衣服。

    他自小就喜欢舞枪弄棒,对于那些之乎者也是半点兴趣也没有。所以念了两三年书,认得字之后实在念不下去了,就自己收拾了包袱出门学艺了。三年后回来,差点没被他爹打断腿。这以后,管他就管得比较严了。那几年,边关也不太平,家里无论如何都不愿意他去当兵。

    如今,西陵国内一派海晏河清,太平祥和,又加上宝贝妹妹的缘故,家里倒是愿意让他来当兵了。

    这回,他可得好好努力,到时候挣个将军回去,让家人也风光风光。

    “我一定好好努力,早日当上将军。”

    这会,苏武心中颇有一番雄心壮志。

    苏阮听了面上笑意更甚,都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她家二哥有这样的雄心壮志可是好事。

    “呵呵,一个刚来的小兵丁也敢这样大言不惭,也不怕笑掉大牙?”

    这时,帐篷外却是响起一道讽刺的声音,极为刺耳。

    苏武不善言辞,突然听到这话,顿时胀得面色通红,一双眼睛瞪得跟铜铃一样。

    苏阮也是沉下脸来。

    这时候,刚才说话的人也掀了帘子走进来,一看竟然还认识。

    “谢言。”

    苏武闷闷的喊了一声。

    这谢言和那紫衣侯世子是堂兄弟,是紫衣侯府二房的嫡子,年纪轻轻就参了军。更是有幸投到了太子殿下的麾下,替太子殿下挡过箭,自此很得太子看重,升了将军。紫衣侯府也因此如日中天,越发的金贵起来。

    如今,紫衣侯府和苏府撕破了脸,这谢言进来,怕是没有好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