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以为如何?

    西陵漠此刻只觉得一股暴虐从心头溢起,却又被他狠狠的压了下去。

    刘彻说的话并没有错,依照杨绍的身份,能够和镇国公府的庶女结成良缘,已经是一桩非常好的姻缘了。他竟然没有理由去反驳,若是杨绍知道,怕是也会心生欢喜吧。

    毕竟他是男子,必然想要一个温婉贤良的女子共度一生吧。

    此时此刻西陵漠只觉得一颗心堵得难受,想要发火,却又要死死的克制着。

    他不能害了杨绍,否则只要他的心意泄露一点,怕于杨绍都是万劫不复。

    “听着倒是不错。”

    西陵漠的声音如常响起,无丝毫起伏,倒是让刘彻一愣。

    他仔细去看西陵漠的伸手,见他面上竟无半点异常,心下顿时升起疑惑。

    莫非他猜错了,太子殿下真的只是欣赏杨绍的才华。若是这般的话,他刚才说的亲事情倒是有几分真心了,毕竟一个得太子殿下看重的且医术高明的少年,将来成为他刘家的人,自然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

    “如今四海升平,没什么战事,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说着话,刘彻就举杯喝了一大口。也顺势转开话题,不再提这茬了。毕竟,他说这话,也是为了试探太子殿下的态度,并没有想要就此敲下婚事的意思。他们镇国公府的庶女,那也是金贵的,都是有大用的,可是不能随意浪费掉的。

    太子殿下心中正苦闷呢,听了这话,也是跟着喝了一大口。

    接下来,太子殿下也不知道刘彻说了什么,反正他都是克制着让自己正常的回答。只是酒却是没间断的,一杯又一杯的喝着。

    就这般,夜色有些深了,西陵漠就放下酒杯,“今日就到这里吧,再喝下去就该醉了。”

    刘彻看天色确实不早了,自己喝得也有些多,此刻身子都有几分发飘,忙就告辞退下了。

    刘彻一走,元宝就进来了,“太子殿下可是要洗漱就寝?”

    这下也没外人,西陵漠面上的神色顿时落了下来,直接伸手将桌子上的酒坛拿起来,就开始灌酒。

    “殿下……”

    元宝第一次看到太子殿下这般喝酒,担忧的唤道。

    西陵漠却是摆了摆手,“再去给我那几坛子酒来。”

    元宝只能领命下去拿酒了。

    西陵漠狠狠的灌了一大口,停了一会,表情有些怔愣。忍不住失神的望着前面空荡荡的地方,眼神透过前面似乎看到了无尽的远方,像是看到了杨绍的身影。

    明明他们两个认识也没有多长时日,可是他就这般深深陷了下去。明明知道不应该,也在一直克制自己,只是越是压抑,这份感情越是深沉。而且每每想要理智的放下,心头总会有种莫名的不甘和恐惧,似乎这一放下,他将会抱憾终身一般。

    杨绍,当真是他的劫数!

    越是想,越是没有答案,他又忍不住狠狠开始给自己灌酒。

    灌了一会后,一坛子酒就被他整个给灌完了。他忍不住将酒坛倒过来,真的是没有了,顿时有些气恼。人他得不到,难道酒也喝不上吗?顿时气恼的对着外面喊道:“元宝!元宝!死哪里去了?”

    “来了,太子殿下,奴才这就来了。”

    距离营帐已经没有几步远的元宝听到太子殿下唤他,忙就抱着两坛子酒小跑进来。

    他忙将酒给放到桌面上,西陵漠一看到酒,顿时就高兴了,掀开封盖就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元宝看到西陵漠这喝酒的架势,顿时吓得不行,忙伸手去拦了拦,“殿下少喝一些吧。”

    “出去。”

    西陵漠却是丝毫不理会元宝,冷漠的声音响起。

    元宝还想要劝说几句,却是在看到西陵漠落过来的冰冷的,恍若无机质的眼神,吓得赶紧低下头,小心的退了出去。

    营帐里顿时安静了下来,西陵漠就开始痛快的喝酒了。

    酒真是个好东西,西陵漠只觉得喝着喝着,他似乎都忘记了所有的烦恼,整个人都舒服了,没有了刚才那种憋闷窒息,满腔心思无处发泄的感觉。

    连续又喝了三坛酒,西陵漠整个人已经不太清醒了,思绪乱乱的。只是,再如何乱,里面却都只是一人的影子,全是那不能看不能想不能得的杨绍。

    这会,想着想着,西陵漠觉得很是伤心,心头冰冰凉的。

    他为什么要放弃,他要去找他,告诉他,他这么在意他。

    此刻的西陵漠根本没有清醒的思绪,满是醉意的他,此刻自是心里想什么,就要去做什么,于是整个人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感觉前面的东西好像有点花,他忙甩了甩脑袋,让自己视线清明一些,然后就往前走,出了营帐。

    一直在外面守着的元宝看到太子殿下走了出来,忙迎了上去,“殿下这是要去哪里?”

    “让开!”

    西陵漠看都没看元宝,伸手就把元宝给扯开了,然后整个人就运起了轻功,一路朝着杨绍的营帐飞掠而去。

    西陵漠本就轻功卓绝,此刻如同一道幻影一般,竟是没人察觉,就已经落在了杨绍的营帐外。

    他站在那里,月光将他的影子拉得长长的,一如他心中对杨绍的心思般,丝线般纤长绵延。

    他似乎迟疑了一下,皱着眉,不知道为何迟疑。

    想了半天,脑袋里却是跟塞满浆糊一样,如何也想不明白,遂不再多想。

    他想见他,现在就想,不想再多犹豫,多等一时一刻。

    他掀开帘子,人就已经掠了进去,落在了杨绍的床边,目光刹那间就落在了床上那人的身上。

    月光下,他的容颜恍若镀了一层圣洁的光,让他想要虔诚的膜拜。

    床上睡得正熟的苏阮,猛然一惊,只觉得像是被什么盯住一般,一下就睁开了眼睛,坐起了身子,然后就看到了站在她床边的西陵漠。

    她神色一滞,一双猫瞳诧异而无措的看着这个深夜突然闯进她房间的男人。

    “阿绍。”

    西陵漠极其温柔缠绵的喊了一声,苏阮尚且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西陵漠的人已经贴了上来,随之而来的是那温热急切的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