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的小心肝,我很期待我们的再次见面呢,一定很惊喜。”

    西陵漠面上出现了极其罕见的温柔来,只是这温柔却总透着一股诡异,倒像是地狱里爬出的恶魔在说情话一般。

    他慵懒的坐在床上,上身没有穿衣服,露出紧致性感的上身。外面看去可能有些瘦,但是此刻光裸着上身,却是能够隐约的感受到那皮肤下的力量。他一头乌发披散下来,落在胸前,往日里总是严肃冷酷的一个人,此刻却是妖娆毕现。嘴角的那浅浅的笑意,眼眸之中的似笑非笑,竟像是那盛开的罂粟一般,带着无尽的诱惑。

    只是想到西陵钰,他眸中的笑意瞬间敛去,转而结出层层碎冰来。

    “好一个西陵钰,平日里看着还以为是个温顺的山羊,没想到竟然是一只黑心的灰狼呢。做什么不好,竟然敢将手伸到他的女人身上,真是死一百次都不够。”

    昨日苏阮出现在这里,凭借他的才智,已经能够大致推测出事情的脉络来了。

    “嗯,不急,本宫陪你慢慢玩。否则太快的惩罚,以后小心肝知道了不开心怎么办?小心肝要是不开心,再逃跑了,他实在是不知道自己会做出如何疯狂的事情呢。”

    扣扣!

    西陵漠正想着要如何慢慢折磨西陵钰呢,那边门口就传来了敲门声。

    “谁?”

    西陵漠的声音变得温和,不再是平日的冷硬。

    门口敲门的元宝听到这个声音,整个人都被惊悚到了,腿一软,差点没给跪了。

    好可怕,太子殿下怎么会有这种声音,这般温和仿若春风般。这样的效果,简直无异于寒冬烈日吹来了暖暖春风的诡异。因为惊诧,元宝就没有及时回答西陵漠的话。

    西陵漠在里面没听到回应,继续道:“是元宝吗?”

    元宝战战兢兢的应了,“回殿下,是奴才。”

    好可怕,里面好像藏着一直大魔王,元宝心里颤颤巍巍的想着。

    “嗯,进来吧。”

    元宝推开房间的门,头微微低着。

    西陵漠则是随手拿了一件白色的里衣慢慢的穿着,看到元宝,就问道:“何事?”

    元宝这才微微抬头,就看到他往日一丝不苟的太子殿下,此刻衣裳半露,神色慵懒,面若桃花,面上气色竟然格外的好,像是喝了三月的桃花酿一般。

    “回禀太子殿下,院子的大树旁有一个昏迷的女子。”

    女子?

    西陵漠脑子里顿时开始回忆起来,然后脑子里却全是苏阮的身影,满满当当的,再装不下其它女人的身影了。

    其它女人,与他何干?

    “埋了。”

    西陵漠伸手系衣服,声音依旧温和,却是带着漫不经心的随意。

    元宝一愣,想着自己可能没说清楚,忙补充了一句,“可是那女子活着啊?”

    “活着你们就埋不了吗?太子的亲卫都是吃干饭的吗?”

    西陵漠终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微微侧头,眉目微挑,一副理解不了自家手下这样蠢钝无用的模样。

    元宝内心泪流满面,他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太子殿下你啥都没问,只是听见是女人,就让人给埋了,真的不会太草率太残忍吗?

    而且,他还有最重要的没说呢,那个女子生得很美,很媚。是一个天生的尤物,亲卫看了都春心萌动了。

    “还有事?”

    西陵漠看元宝还没走,声音微勾,问了一句。

    额,太子殿下现在的样子,简直跟吃错了药一样,好可怕。与其继续和太子殿下呆在一起,他还是出去和那些亲卫一起,将那个美人给埋了吧,说不定明年能收获出一朵太阳花。想罢,元宝就打算告退了。

    “去将公孙策给我喊来。”

    元宝领命下去了。

    不过半盏茶的功夫,公孙策就过来了。

    公孙策过来的时候,西陵漠刚好用完早饭,见到他来,就让他在身边坐下,道:“如今我这里有几件紧急的事情让你去做。”

    “太子请吩咐。”

    公孙策面上变得严肃认真起来,看太子殿下这个架势,怕是边关有什么异动了。那些个蛮子也是好胆色,这种时候还敢上蹿下跳,也不怕被太子殿下给扒了皮。

    “其一,去给我好好查查西陵钰。其二,去给我好好查查盛京苏阮。”

    公孙策听了前半句,当即面色变了,“七殿下竟然有异心?”

    否则太子殿下怎么会去查他?

    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太子殿下乃是英明之主,天下臣服,谁若有异心,他公孙策第一个不同意,冲上去就能砍死他,管他是谁!

    “是的,他竟然觊觎我珍贵的东西。”

    西陵漠一双眼眸寒光四溢,嘴角抿成一抹如刀锋般的弧度来。

    果然是觊觎太子殿下的位置,想取而代之了。

    “殿下放心,这件事情属下一定给你办好。”

    “嗯,第二件事情同样重要,丝毫马虎不得。”

    西陵漠想了想,又特意交代了一声。

    “苏阮?”

    公孙策对于这个名字很是陌生,听着是个女子的名字,难道是混入盛京的异国奸细不成。

    “嗯,本宫的太子妃。”

    石破天惊,公孙策差点震惊得从椅子上掉下来。

    这特么的玩笑开大了好么,太子殿下什么时候有的太子妃,原先怎么一点风声都没有。

    而且,京城有背景身份的贵女他都略有耳闻。那么,这个苏阮究竟是谁?

    “下去办吧。”

    公孙策恍恍惚惚的出了门,恍恍惚惚的去办太子殿下交代的差事了。

    西陵漠将主要的事情都吩咐交代完了,那边西陵钰吃过早饭也过来了。

    西陵钰一进院子,就看到几个亲卫在院子里挖坑,元宝在一边指导。

    “再挖深一点吧。”

    元宝翘起兰花指,凑近看了看,提出了意见。

    亲卫就又哼哧哼哧的开始挖了起来。

    西陵钰诧异的走近一看,见就是一个普通的坑,顿时纳闷道:“元宝你们这是在做什么?这下面有什么宝物不成?”

    “宝物没有,可能待会要埋个废物下去。”

    元宝想着太子殿下嫌弃的东西,可不就是废物嘛。

    西陵钰完全听不懂元宝的话,也站在一边看着,等着看待会要埋什么废物下去。一边心里琢磨着昨日派出去的彩蝶是否成事了,想来是成事了。他下的药,亲眼看着太子殿下吃下去的。彩蝶又是那样清纯妖媚的一个女子,昨日又帮她引开了太子殿下身边的亲卫,肯定是进了房间的。

    只要进了房间,是个男人,都得缴械投降。

    西陵钰很有信心,想着待会太子殿下心满意足的出来,就该将彩蝶给领回东宫了。彩蝶进了东宫,凭借彩蝶的本事,还不是要将整个东宫玩弄于鼓掌之间。都这个时辰了,太子殿下还没出来,看来昨日太过疲惫了。也是,本就欲火焚身,又是彩蝶那样的绝色美人,怎么会不疯狂呢。

    这边西陵钰心中正想得好好的,那边亲卫已经抬了一个嘴里塞着破布,全身被绑着的人过来了。

    人给抬到了敢挖的坑边上,见元宝点了点头,就直接给扔进坑里去了。

    听着那沉重的声音,西陵钰觉得牙疼,就这样直接给扔下去,怕是骨头都要断掉几根。这谁那么倒霉,想着刚才元宝说的要埋个废物进去,忍不住好奇的探头去看,心里猜测着估计是哪个笨手笨脚的丫鬟惹了太子殿下不高兴了。

    而被直接扔进坑里的彩蝶,疼得眼泪瞬间就出来了,她努力的挣扎着,可是手脚都被绑着,无济于事。正绝望呢,抬眼就看到了西陵钰的身影,顿时激动的挣扎得越发厉害了,心里不断的呐喊着,等着主子救她。

    西陵钰也看清楚了彩蝶的面容,神色就是一怔。

    彩蝶!怎么会是彩蝶!

    “快给埋了!不然待会太子殿下出来,还看到这个废物的话,心情要不好了。”

    元宝在一边不耐放的催促着,想着这边完事了,还要去收拾东西呢,待会还要继续赶路。

    亲卫听了,就开始往坑里填土了。

    西陵钰还没来得及反应呢,彩蝶就被埋了一半。

    “元宝,这是怎么回事?这美人哪里来的,这样的绝色,怎么就给埋了?”

    西陵钰忙转头问元宝。

    元宝说道:“这也不知道哪里跑来院子里卖蠢的,自己给撞树上撞昏迷了,这可不是纯心来惹太子殿下生气吗?这不,太子殿下一不高兴,就吩咐将人给埋了。太子殿下也是仁慈,好歹也给了这傻子一个容身之处。”

    元宝说得头头是道,西陵钰却是听得脑袋一阵一阵的发疼,这都什么跟什么。事情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彩蝶好好的来爬太子殿下的床,如今竟然就被埋了。

    “元宝先别埋,这样的美人埋了怪可惜的,我进去和太子殿下求求情。”

    西陵钰转头看了看坑里的彩蝶,那双清澈的眼睛里满是泪水,仿佛会说话一般。心下一动,就是不忍,这样的美人,和苏阮的国色天香不一样,这是一种盛开在富贵堆里的芍药。

    西陵钰好歹也是七皇子,素来又得太子殿下的信任,他既然这般说了,元宝自然是没有不答应的道理。他点了点头,就让亲卫先暂停了。

    西陵钰这就忙进了房间,进去的时候,西陵漠正在窗前的案桌上作画呢。

    “臣弟给太子殿下请安。”

    正在描绘苏阮容貌的西陵漠听到西陵钰的声音,笔下一顿,墨汁不自觉得晕染了一丝,若是不仔细凑近看的话,也是看不出来的。但是苏阮可是他心中念着执着的人儿,又怎么会舍得这么一点点瑕疵呢,当即就将纸张给揉成团,扔到一边的火炉里给烧了。

    看到纸团在火里化成灰烬,他这才转头看向西陵钰,面上竟然露出了笑意,走到近前,伸手去扶西陵钰,“七弟怎么这般多礼,快坐下。本宫这里正无聊着呢,刚才还想找人去传七弟过来说话呢。”

    太子殿下今日好生热情!

    虽然平日里太子殿下对他也是极信任的,说话行事上也算是温和以待。但是今日,竟格外的温和热情,让他的心都忍不住颤了一颤。

    转念一想,可能今日太子殿下的心情格外好,所以才这般吧。

    昨天中了药,定然是和女子欢好解除了,今早才能有这样好的气色。其它的并没有女子,那只可能是彩蝶了。

    太子殿下这是吃完了不认账?

    西陵钰心中疑云重重,身子才坐下,就忍不住问道:“太子殿下,臣弟刚刚看到院子里元宝在埋一个美人。那美人姿色实在是清纯妖娆,不知道是如何冲撞了太子殿下,竟然要埋了她?”

    西陵漠想了一想,这才恍然大悟道:“那女子啊,无缘无故的出现在我的院子中,本宫想着莫不是敌国奸细?”

    西陵钰一口血梗在喉咙口,勉强笑道:“殿下说笑了,那女子其实是臣弟送给殿下的。”

    西陵钰想着,西陵漠只要去查,定然会查到他头上,还不如趁早说了,以免生了嫌隙。

    听了西陵钰的话,西陵漠面上很是诧异,“竟然是七弟你送的?”

    “是的,臣弟看殿下今日心情不佳,就想着送个美人殿下解解闷。而这彩蝶也是臣弟精挑细选的,生得美貌,又善解人意,还能歌善舞,留在身边做一朵解语花,最是不错了。只是,殿下好像不喜欢?”

    西陵钰说到后面,语气愈发自然起来。

    “竟是这样,昨日那女子拔刀欲要刺杀本宫,本宫以为是敌国奸细呢。此番,竟然是七弟你送的,这又是何缘故?”

    西陵钰大惊,惶恐的忙起身,跪倒在一边,“太子殿下明鉴,臣弟对殿下素来马首是瞻,最是忠心的,怎么会有这样歹毒的心思。”

    西陵漠却是不语,房间里面一时安静无比,西陵钰不自觉的背上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心中将彩蝶给骂死了。这该死的彩蝶,竟然敢陷害他。

    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西陵漠会借此诬陷他的。

    “本宫也是愿意相信你的,可是昨日本宫喝醉了,那女子趁机刺杀本宫,差点就让她得逞了。只本宫念着你往日行事都是规矩的,就没有将此事宣扬出去,连元宝都不知道,还只当是个蠢的刺客。既如此,本宫就相信你一回,望你以后行事要更加谨慎才是。”

    “谢殿下明鉴,臣弟以后行事会小心的。”

    “嗯,这样极好。对了外面的此刻埋得如何了?”

    “应该快埋好了,臣弟出去看看,若是还没埋好,臣弟还能帮上一帮。”

    “嗯,去吧。”

    西陵钰忙就出了房间,元宝和几个亲卫还在原地等着,彩蝶也眼泪汪汪,满是期待的看着他。

    “七皇子如何,太子殿下是如何吩咐的?”

    元宝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今日的太阳有些烈,他就这么一会,出了薄薄的汗了。

    西陵钰拿过一个亲卫的铁楸,一边铲土一边说道:“这个蠢钝的傻子,就该埋了。”

    彩蝶难以置信的睁大眼睛,可惜她尚且来不及看清楚西陵钰面上的神情,就已经被土给埋了。

    几人合力,很快就将彩蝶给埋了,亲卫土上狠狠的踩了几脚,将土踩实,从外面看去,竟然丝毫看不出来。

    元宝翘着兰花指,在原地绕了一圈,笑道:“找人给这里埋一颗太阳花的种子,明年再来看看,太阳花会不会开得灿烂,也算是这傻子做的一点贡献了。”

    元宝话落,自然有机灵的小太监下去安排了。

    而西陵钰则是默默的将血给咽回去。

    这回可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

    彩蝶啥用场都没派上就给挂掉了,而且他还差点受到太子殿下的猜忌,以后行事要越发小心才是。

    “主子……”

    才收拾好心情呢,那边山庄的管事匆匆跑过来,一脑门的汗都顾不得擦。

    西陵钰看到管事的,心里顿时咯噔一声,忙匆匆出了院子,到了管事身边,“何事这样惊慌?”

    管事的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都是家里那个蠢婆娘,让她精心看着的,怎么就让人给跑了。还有守着的清河,竟然睡得更死猪一样,人跑了都不知道。

    “回主子,那姑娘不见了。”

    西陵钰呼吸一滞,强忍住吐血的冲动,问道:“哪个姑娘?”

    “就是主子那日抱回来,容貌倾城绝世的姑娘。”

    西陵钰觉得脑袋有些发晕,也不知道是不是今日的太阳太烈的缘故,身子有些站不稳。管事的看了,忙伸手扶住。

    西陵钰却是一脚将管事踹开,“废物,真是废物,连个人都看不住,要你何用?”

    “主子饶命,属下该死。”

    管事的跪在地上,用力的磕头。

    “滚!”

    西陵钰是一句话都懒得多说,赶走了管事之后,急匆匆的就去安排人手找人了。

    而另一边,苏阮终于爬回了苏府。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