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医色生香之盛宠太子妃 > 第070章 夜入深闺
    苏阮终于爬回了苏府。

    站在苏府门前,苏阮心情有些低落,她有些后悔自己的一时冲动了。

    若是她没有女扮男装去参加那医药国考,二哥和香桃现在就不会下落不明了。

    只是,现在后悔都没有用。她打起精神来,一定可以将二哥和香桃救出来的。

    苏阮迈步进了苏府,苏家的人顿时都激动了。

    苏老夫人抱着苏阮就是一阵心肝肉的疼,苏老爷子在一边看得甚是羡慕。

    苏阮心中却满是愧疚,她轻轻伸手回抱着苏老夫人,“奶奶,阮阮不孝。”

    “我的阮阮宝贝啊,可是受苦了。”

    “不苦,一点都不苦。阮阮以后一定经常在家陪伴奶奶和家人。”

    “好啊好啊,我的宝贝阮阮。”

    老夫人听了这话,顿时笑眯了眼睛。

    李氏在一边看了看,奇怪的问道:“香桃和武儿呢?”

    苏阮指尖一颤,悄然敛了担忧,说道:“二哥在军营中颇受赏识,被将军留下训练了。香桃则是有亲人来盛京定居,我就放了她半个月的假期,让她陪着一起帮着安顿。”

    众人听了,自是欢喜,苏武素来在念书一途上没有什么建树,如今倒是找到了一条不错的出路。无双军,那可是直属于太子殿下的的军团。

    西陵国上下对太子殿下都有着一种盲目的崇拜,苏家诸人也不例外,此刻都是欢喜的。

    苏阮看到大家的笑脸,面上笑意有些苦涩。

    “阮阮以后都呆在家里了,那军营那边?”

    苏仲轩听到苏阮的话,眸光一闪,顿时惊喜出声。

    “我找了个理由辞了,太子殿下为人最是和善,体谅我的难处,就同意了。”

    “这真是太好了。”

    李氏当即开心的抚掌,她娇娇的女儿啊,终于是不用呆在那全是男人的军营了。每每想起她千娇百媚的女儿呆在一群男人中间,她就夜不能寐。如今可是好了,她又可以给女儿好好做好吃的了。

    “快别在这里站着了,阮阮先去洗漱换一身衣服吧,娘这就去厨房吩咐,多做一些你爱吃的东西。”

    “正是,我和你一起去。”

    老夫人想了想,也跟着李氏去了。

    这一日,整个苏府上下都喜气洋洋的,因为去舅老爷李家的小姐回来了,苏府上下的主子,再也不用无精打采了。

    夜晚,吃过晚饭,苏阮肚子有点撑,就在自己的院子里来回的走着消食。

    “阮阮。”

    苏文一身蓝衣,整个人看着越发温润如玉了,他缓缓走过来,在苏阮身边站定。

    苏阮笑着唤道,“大哥。”

    苏文伸手,放在苏阮的肩头,“阮阮,告诉大哥,到底发生了何事?”

    苏阮面上的笑意寸寸崩裂,转开目光,“大哥你在说什么?”

    “阮阮,你的眼睛告诉我你在撒谎。”

    苏文伸手将苏阮的脑袋掰回来。

    苏阮轻轻的咬了咬自己的嘴唇,想要挤出笑容,却是发现整个人疲惫的挤不出,“大哥,对不起。”

    “发生了什么事情?”

    苏文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慢慢的安抚着苏阮的情绪。

    “那七皇子不知道如何发现了我的女儿身,将我掳走了,我今日才逃出来。二哥和香桃不见了,料想应该也是被七皇子给掳走了。”

    苏阮一双猫瞳燃出灼灼的怒焰来。

    苏文听了,狠狠握紧双拳。

    七皇子!

    竟然敢动他们苏家的宝贝,伤他苏家的人,实在该死!

    此刻,苏文只恨自己身份太低,权势不够,不能护住在乎的人。

    “明日我就找人去查查七皇子的消息。”

    苏文如此说道,接着就安慰了苏阮一番,让她早点睡觉。

    苏阮如何睡的着,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突然一阵风起,苏阮隐约听到外面夜风吹得树叶沙沙作响。然后,她就失去了意识。

    苏阮睡过去之后,一身黑衣,俊美无双的西陵漠从窗边飞掠进来,落在了苏阮的床边。

    他在床边坐下,眸光贪婪而温柔的看着床上的女子,忍不住伸手去摸了摸苏阮的脸颊,感受着肌肤的温热,那是属于活人的气息,一颗焦躁不安的心才算是恢复了正常的跳动。

    今日回宫,处理了一些东宫积压的事情后,夜色已深,他就回了寝宫就寝,谁知却是辗转反侧,始终难以入眠,脑子里面全是眼前的小女人。终于,他还是败给了这个小女人,半夜三更的爬起来,运起轻功,一路到了苏府,进了这闺房。

    这事情要是放在以前,他自己都不会相信他能做出这般疯狂的事情来。

    可是,他现在真的做了。

    此刻坐在她身边,他觉得整颗心都被填得满满的。

    “小心肝,我的小心肝。”

    西陵漠轻轻的呢喃着,眼眸看着床上睡着的人儿,眼神温柔的仿佛能滴出水来。

    床上的苏阮,乌发披散,面容精致无双,国色天香,身上穿着粉色的里衣。因为苏阮在床上动来动去的缘故,领口处开了一些,微微能够看见里面如玉凝脂一般的肌肤。

    只是轻轻的一瞥,西陵漠的呼吸就变得急促了起来。面色几经变化,讳莫如深的看了床上的人儿几眼,终究眸中的挣扎渐渐散去,变成了坚定和炽热。

    苏阮是他的,一直都是他一个人的,永远都是他一个人的。

    那么,他为何要委屈自己呢?

    小丫头前面可是抛弃他好几次,他是该好好讨回一些利息才是。

    心中想定,西陵漠一下子翻身上床,直接压在了苏阮身上,感受着身下的软玉温香,他觉得自己快要疯了,理智渐渐脱出牢笼。

    他低头,轻轻的吻了吻身下人的眉眼,唇瓣。

    原本想着,只是浅尝辄止,拥着她睡觉就好。谁知道却是一发不可收拾,他完全停不下来。

    他伸手握住她的手,让她与自己十字交缠,另一只手却是紧紧的搂着她的腰肢,让他更加贴近自己。

    然后,就是想要多一点,更多一点,直到全部。

    云消雨收,西陵漠坐起身来,看着身下人儿潮红的面色,有些懊恼的抓了抓头发。

    他以前也不是一个重色的人呀,今夜怎么的这般把持不住。果然任何的理智在苏阮面前,就跟纸糊的一样。

    嗯,如今想太多也是于事无补,还是赶紧将尾巴处理赶紧才是。

    西陵漠帮苏阮将衣服整理好,床铺整理好,然后就有些做贼心虚的跳出窗户,赶回皇宫了。

    西陵漠回到东宫的时候,天色还很早。清晨的风冷冷一吹,他整个人清醒了几分,心中越发心虚起来。

    “太子殿下,刘茜郡主一早就过来了。”

    元宝匆匆过来禀报。

    “不见。”

    他此刻哪里有什么心情见其她人。

    太子殿下虽然素来不喜应付女子,但刘茜是太子殿下的表妹,太子殿下素来还是多了几份容忍的,今日怎么这般。元宝小心的抬头看了看太子殿下,见他面上神色不是很好,整个人有些烦躁的样子,就不敢多言,领了命下去了。

    元宝去了偏殿,那边刘茜手上正端着一个食盒,“太子表哥呢?”

    “太子殿下这会正忙着处理事情,没有时间见郡主呢。”

    刘茜很是失望,双手紧紧的握着手里的食盒。这里面是她一早做好的糕点,还冒着热气,就为了能够让太子表哥尝上一口。如今太子表哥却是见都不见她,她实在不甘心。

    “肯定是你没禀报清楚,本郡主自己去。”

    她今日半夜就起来准备的,天才微微亮就进了宫,如今让她就这样回去,如何能够甘心。

    刘茜推开元宝,提着食盒,就出了偏殿,路上抓了个小丫鬟问话,知道太子殿下在书房,就又拎着食盒赶了过去。

    刘茜到了书房门口,却是被守卫给拦在了门口,“太子殿下有令,任何人不得靠近书房。”

    刘茜顿时气恼,“混账东西,本郡主可是太子殿下的表妹,和其它人可是不同。快快让开,否则本郡主就让皇后姑姑治你们的罪。”

    守卫眉目不动半分,依旧尽职尽责的拦在前面。

    刘茜万分气恼,遂对着书房大声道:“太子表哥我是茜茜,我给你做了糕点,还热乎着呢。表哥你快让这些个混账东西让开,让我进去。”

    书房内,西陵漠手上捧着一本书,却是一个字都看不进去,满脑子都是苏阮。想着苏阮醒来发现了会是什么表情,会不会以为是登徒子?越想越烦躁,都想将手中的书本给扔出去,谁知道这个时候门外却是传来一个更加烦人的声音。

    他顿时不悦的将手上的书本给砸到了门上,“怎么守门的,竟然让人在外面大喊大叫,成何体统,还不赶紧给我拖下去!”

    西陵漠因为不悦,声音都带上了怒意。

    门外一瞬间安静了下来,刘茜惊愕的愣在当场。

    守卫的人立刻伸手将刘茜拉住,就要拖下去。

    刘茜当即反应过来,恼羞成怒,“混账东西,睁开你们的狗眼看看我是谁?我可是圣上亲封的郡主,镇国公府的嫡长女,皇后的亲侄女。凭你们也敢对本郡主动手动脚,是不想活了吗?”

    守卫此刻却是无动于衷,太子殿下动怒,后果可不是谁能承受的。至于刘茜郡主,先拖出去再说。这么吵,直接用布将嘴给塞住,否则再吵到太子殿下,谁也没有好果子吃。

    刘茜就这般直接被拖出了东宫。

    守卫完成了任务就转身回了东宫。

    而站在原地的刘茜,先是震惊的惊叫出声,然后眼泪就落了下来,大滴大滴的。她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就朝着刘皇后的坤宁宫跑去了。

    “姑姑,姑姑……”

    刘茜跑进了坤宁宫中,一边哭一边扑进了刘皇后的怀里。

    刘皇后正在和西陵姝说话呢,冷不丁的刘茜从外面哭着跑进来,也是惊了一下。

    “茜茜,这是怎么了?”

    刘皇后忙拉起刘茜来看,见她只是哭,哭得还极为伤心,也跟着着急起来。

    “姑姑,东宫的守卫欺负侄女,他们将侄女给拖出了东宫。以后侄女哪里还有脸面去东宫,以后哪里还有脸见别人。”

    刘茜一边哭,一边说,模样好不可怜。

    刘皇后听了,忍不住皱了眉,事情牵扯到东宫,她倒是更加冷静了。

    她抽出一张帕子,轻轻的给刘茜擦了擦眼泪,扶她在一边坐下,“来,好好跟姑姑说说是怎么回事。”

    刘茜这就哭着,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从自己为了太子表哥,半夜爬起来给太子表哥坐吃的,然后亲自送到书房外,又如何被书房的守卫给拖出东宫都一五一十的说了。

    刘皇后听了,却是轻轻的皱了皱眉,“茜茜你先别哭了,这件事情本宫先让吉祥去东宫里问问。”

    刘皇后话落,就吩咐身边的大太监吉祥去东宫问话了。

    刘茜这下也停了哭声,乖巧的坐在一边,只是因为刚才哭得太狠了,这下直打嗝,看着好不狼狈。刘皇后见了,就伸手轻轻的给她拍着顺气,又让人上了热茶,好一会才缓过来。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吉祥就回来了。

    “如何?”

    刘皇后看向吉祥,出声问道。

    吉祥先是看了刘茜一眼,面上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

    “什么话,快说。”

    刘茜被吉祥这一眼看得,一下子就沉不住气了。

    吉祥又看向刘皇后,刘皇后眸色微动,吩咐道:“你就直接说吧。”

    吉祥这就禀报道:“奴才找了元宝了解了情况,说是刘茜郡主扰了太子殿下的清净,被太子殿下命人给从东宫里丢了出来。而奴才刚才问元宝话的时候,不知怎么的太子殿下就出来了,正好听到,就让奴才给郡主带了一句话。”

    “太子表哥给我带话了,带的什么话?”

    听到吉祥前面的话,刘茜还有些不高兴呢,听到这后面,却是精神起来,满眼期待的看着吉祥。

    “太子殿下说,刘茜郡主下次再踏足东宫,直接打断腿!”

    坤宁宫内霎时间安静了一下,大家都惊呆了。

    太子殿下,对刘茜郡主竟然如此狠心!

    刘茜也是愣了一下,然后嗷的一声就大哭了起来,哭声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整个坤宁宫都听到了,而且还回音阵阵。

    刘皇后听了,也是又好气又好笑,她这个儿子啊,这是什么霸道性子。好歹也是亲表妹,怎么就这样凶巴巴的。这样,她如何和兄长交代。

    “茜茜别伤心,你太子表哥这下估计是心情不好,你别在意,回头姑姑说他。”

    “呜呜呜呜,姑姑我要回家了,太子表哥好狠心……”

    刘茜一边哭着,一边起身,撒腿就往外跑了。

    刘皇后忙命身边的人跟上去,“快跟上,别让郡主出事。”

    刘茜上了镇国公府的马车,回了镇国公府,哭着进了自己的房间。

    镇国公夫人,也就是刘茜的母亲姚氏得到消息,匆匆的就过来了。

    “茜茜啊,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吗?”

    “娘,呜呜呜,太子表哥说我要是再去东宫,就打断我的腿,呜呜呜。”

    刘茜哭得稀里哗啦的,姚氏听了,面上就是一惊,女儿这是如何得罪太子殿下了,忙细细的问了前因后果。

    “既这般,女儿你以后就少去东宫吧。”

    女儿对太子殿下的心思,她这个做娘亲的如何会不知道,只是太子殿那样的一个人物,未来三宫六院不在话说,依着女儿的心性和手腕怕是笼络不住,还不如另找个青年才俊。毕竟依照他们镇国公府的门第,什么样的如意郎君找不到。

    “不,我要去,我喜欢太子表哥。”

    刘茜却是舍不得的,哭着大喊道。

    “这……”

    姚氏还要再劝几句,那边镇国公刘权走了进来。

    “茜茜不用难过,太子妃一定是你。”

    “老爷……”

    姚氏听到自家老爷的话,忍不住在一边说道:“老爷你也别这般自信,让女儿越陷越深。”

    刘权却是神秘的笑笑,“未来皇后一定还是出自我们刘家,这在十八年前就已经定下的。”刘权满脸自信。

    刘茜听了,也不落泪了,转而破涕为笑。

    姚氏却是皱了眉头,看着这父女两个,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

    早上苏阮醒了过来,觉得腰酸背痛的,某个隐秘的部位更是传来令人脸红心跳的不适感觉。她眉头轻轻皱了起来,这感觉,顿时懊恼起来。看来是前天夜里和西陵漠放纵太过了,如今身体残留痕迹,极为不舒服,其它的并没有多怀疑。西陵漠之前,已经帮苏阮身上收拾过了,不然若是粘腻感还在的话,定然是会察觉的。

    苏阮换衣服的时候,看到身上欢好的痕迹,眸色一闪,就换了高领的衣服,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换好衣服,坐在梳妆镜前,苏阮难掩惊诧,她看着自己面若桃花的气色,唇瓣鲜红欲滴,竟好像是被人滋润过一般。想到那夜的事情,苏阮顿时咬了咬牙。

    “以后应该是再没有机会见面了。”

    苏阮淡淡的说着,面上神色寡淡。

    却不知苏阮这幅模样恰好落入了房梁上一人眼中,此人正是西陵漠。

    他在东宫之中烦躁不已,想着苏阮会有什么反应,想着想着干脆起身自己亲自过来看了。她趁着苏阮换衣服的时候,跃了进来,躲在房梁之上,自然是将苏阮喃喃自语的话听入耳中。

    那话,明显是在说他和她了。

    再没有机会见面吗?

    西陵漠面上闪现出温柔的笑意,心中默默的说道,以后一定会夜夜见面的。

    原先还会觉得有几分心虚,这下西陵漠却是万分坦然了。反正都是他的太子妃,他就提前让小丫头熟悉他的存在吧。

    想到以后能够夜夜温存,西陵漠觉得一颗心都激动的狂跳起来,恨不得立刻就天黑才好。

    看着苏阮一切安好,并没有什么不妥,西陵漠这才恋恋不舍的回了皇宫。

    而苏阮吃过早饭,拿了银钱,就让几个下人出去收集七皇子的消息了。

    东宫里,公孙策办事效率也高,到了傍晚的时候,就将西陵漠要的消息给拿了过来。

    西陵漠当先拿过苏阮的信息,一页页看过去,看到了苏阮曾经和紫衣侯世子谢庆有婚约,后因为掉落山崖生死不知,由端福县主沈柔代替。苏阮的信息,西陵漠看得格外仔细认真,一字一字过去,生怕错过了任何一点与她相关的东西。因此,一整份信息看下来,沈柔和谢庆已经在他这里挂上名了。欺负苏阮,那不就是等于拿刀捅他吗?

    都拿刀捅他了,他要是还能忍,他就不是帝国太子殿下了。

    信息里先是苏阮的信息,接着是苏阮其他家人的信息,也知道了苏武是苏阮的二哥,香桃是苏阮的贴身丫鬟,最是忠心不过的。

    “嗯,苏爷爷的官位也该升一升了。公孙策你去想个法子,给苏爷爷增加一点政绩功劳。”

    公孙策听了,就点头应下。

    “岳父那里你也看着帮着升升,大哥喜欢读书,你也帮着给引荐个大儒,我看就文国公很合适。”

    公孙策差点给跪了,这特么的,太子殿下你是多不要脸,和苏阮之间还啥关系都没有,就已经岳父大哥都叫上了。

    太子殿下你这样不要脸,你父皇母后知道吗?你这样上赶着想要人家女儿,你未来岳父岳母知道吗?

    西陵漠自然不知道公孙策内心的激烈活动的,知道了也不在意。这有什么,苏阮就是他的太子妃,他提前喊一喊,先熟悉熟悉,以后才不会生疏嘛。

    看完苏家的信息,西陵漠这才开始翻看西陵钰的消息。

    翻阅这叠消息,速度就快了许多,越是看,一双眼眸越是发沉。

    好样子,我的好弟弟,你可是真给哥哥涨了好多见识,添了很多惊喜呢。来而不往非礼也,你对本宫这般实心实意,本宫如何也不能亏待你是不是?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