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医色生香之盛宠太子妃 > 第072章 禽兽的太子殿下
    “陛下,七皇子来了。”

    “让那个孽障先给我在外面跪足一个时辰再进来。”

    圣上的面都没见着,西陵钰就先被罚跪了一个时辰。

    西陵钰什么话都来不及说,就被拒之御书房门外,先在坚硬的地板上跪上了。

    而此刻御书房内,明帝正和西陵漠说话。

    “老七原先看着是个好的,没想到暗地里竟然是这么个混账玩意,真是枉费我对他这般看重,最近还想将江南盐案交给他。如今看,老七这样的胡作胡为,却是不行的了。”

    明帝素来宠信太子殿下,在他面前,说话素来都推心置腹,因此没什么避忌。

    西陵漠听了,嘴角悄然勾起,面上却是带着担忧,劝说道:“七弟平日行事素来规矩,此番会不会是被人迷惑了。”

    丝毫不说西陵钰是否被冤枉的事情,他既出手了,只会继续添柴加火,怎么可能让其有翻身的机会。

    “寿昌伯世子才学不凡,是个人才,没想到竟然娶了这样一个水性杨花的女子,也是可怜。”

    被西陵漠这样一误导,明帝也不用问西陵钰具体事宜了,直接罚就是了。

    “那寿昌伯府世子妃是夏家的女儿,夏尚书的嫡亲侄女。夏家家风素来清正,没想到竟然会出了这样一个夏家女,也是给夏家蒙羞了。”西陵漠惋惜的在一边说道。

    听到此话,明帝面上顿时浮现出怒色,“这个夏长安真是越发不成气了,身为礼部尚书,家里的女儿竟然连基本的礼义廉耻都不知道,还怎么能做得好礼部尚书?”

    “苏海!”

    明帝起身,大步走到御案后面,更是大声对着外面唤道。

    苏海当即小跑进来,“陛下。”

    “拟旨,礼部尚书夏长安有失教养自责,其身不正,何以正其职。今停其职位,以观后效,让其在家好好管教夏家女,莫要再做出伤风败俗的事情,钦此!”

    苏海心中顿时翻起波澜了,如日中天的礼部尚书,如今竟然被停职了。在盛京之中,素来都是清贵名媛,一家有女百家求的夏家女,此番怕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了。而夏家最风光的,上个月才出嫁的夏尚书嫡长女夏云衣,曾经还得到过常国公的称赞,称其才貌双全,忠孝仁义,能够得到这样的佳媳,是常国公之大幸呢。此番,陛下下了这样的旨意,常国公府都要跟着丢尽脸面了。

    明帝拟旨完,让苏海下去操办了,而他则是继续和西陵漠说话,却是再不提这件他以为扫兴的事情。

    ……

    傍晚时分,陛下的圣旨就到了夏府。

    “圣旨已经宣读完毕,夏老爷还不接旨?”

    苏海看着跪在地上,已经傻掉的夏长安,声音提高了一个度。夏长安已经被停职了,再不是夏尚书了,称其一声夏老爷,已经算是很给他面子了。

    从知道外面的传言开始到现在,不过几个时辰的时间,就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他派出去喊夏云雨的人还没回来,这边圣上的旨意就已经过来了,连半点回转的余地都没有。

    听到苏海的声音,他爬起身,准备接旨。可不知道是因为跪太久,还是因为受到的打击太大,这一下竟然没站稳,整个人一个踉跄,直接趴跪在苏海的脚边。

    苏海看到夏长安这幅样子,忍不住嗤笑一声,“夏老爷这般大的礼,奴才可是受不起。”

    夏长安面色涨得通红,却是无可奈何,只能接过圣旨。

    苏海意味深长的看了夏长安一眼,然后就大步的离开了。

    苏海会这般,是因为他今日在御书房外听到了太子殿下的话。太子殿下话里的意思,可都是对夏府不满的。那么,他此番落井下石,倒也是不怕。

    苏海才走不过半盏茶的功夫,寿昌伯府世子妃夏云雨也是提着裙子小跑进了尚书府,直接到了堂屋,看到一家子的人都在,顿时就冲到夏长安的跟前,哭道:“二叔,你这会一定要为云雨做主啊。云雨清清白白的,也不知道是谁泼的脏水,竟然污蔑我和七皇子有染。这完全不可能的事情,我从未和七皇子见过,简直是无中生有。二叔你一定要给我做主,将那幕后之人找到,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死无葬身之地。”

    苏海这才认真的看了夏云雨一眼,花朵一般娇艳的容貌,此刻面上带着怒色,眸中含着水光,整个人就是盛放的芍药,美丽动人。可,此刻这样的面容落在夏长安眼里,却是带起了他心头一阵阵的怒火。当即,眼神一厉,一巴掌就甩了上去。

    夏云雨愣了,伸手摸着自己的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夏长安。

    “二叔……”

    二叔竟然打她,她是夏府大姑娘,嫡长女,很是得宠,从小就是娇养过来的,骄纵任性,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当即就大哭了起来,“二叔你怎么能打我,我什么都没做错,我也是受害者呀。该死的应该是那造谣生事的人才是,我才不喜欢七皇子,要喜欢我也是喜欢太子殿下。”

    夏云雨自从远远看见过太子殿下一眼,就深深迷恋上太子殿下了,可惜她就是想做个妾,也进不了东宫。太子殿下素来视女人于无物,东宫之中至今空虚。也就那刘茜,脸皮厚得跟城墙一样,总是将自己当成未来太子妃,实在是恬不知耻。

    听了夏云雨的话,夏长安差点没气个倒仰。瞧瞧,这都说的什么话,如此口无遮拦,这是要将太子殿下也一并得罪吗?

    “二弟,我相信云雨不会做此伤风败俗的事情,定然是有人见不得我们夏家好,陷害我们。”

    若只是牵扯夏云雨,夏长安会如此以为,可是此事牵连甚广,闹得沸沸扬扬,现在整个盛京都知道了,而且不只是空穴来风,可是人证物证俱在的。不然,明帝如何会下旨,直接盖棺定论。

    “不用多说。两天路,一条自尽谢罪,一条绞了头发去城外的尼姑庵。”

    “我不要,我不要。”

    夏云雨当即很激动的站起身来,然后转身就跑出了夏府。

    夏长安所料不及,也就不多管了,如今当务之急还是赶紧找人在陛下面前说好话,以及看看还有没有回转的余地才是。

    “老爷,二小姐的信。”

    正在夏府上下一片愁云惨淡的时候,常国公府的人送信过来了。

    夏常安紧紧皱着的眉头一直没有松开,伸手接过,拆开,快速开看了下来,眉头也是慢慢舒展开来,直到全部看完,更是忍不住抚掌二笑,“好啊,云衣这釜底抽薪的法子甚妙。”

    大家看到夏长安的反应顿时疑惑不解,这样的局面,难道还能有转机。

    夏长安却是没有要和大家多解释的意思,只是招了心腹长随到跟前,贴耳细细嘱托了一番,让其赶往寿昌伯府。

    “大家都散了吧,这几日皆不要外出,我们夏府闭门谢客。”

    夏长安话说完,转身就大步离开了,走的时候面上神情还算明朗。

    这一日,盛京上下可是看了一场好戏。而身在戏中的几大家族,却是祸从天降,忙得焦头烂额。

    白日很快就过去,夜色慢慢降临,冬天很快就要到来,如今的夜晚气温颇低,大家没什么事情的话,都早早的上床躲进暖暖的被窝里了。

    苏阮这一日先是收集消息,想办法,而后面更是研制那秘药,耗费了很多精神,此刻也是累得很,快速洗漱一番,就躺床上了,不过一会,就传来了均匀的呼吸。

    均匀的呼吸传来半盏茶的功夫,窗户又开了,西陵漠熟门熟路的进来。

    他关窗之前,转头对着外面的暗卫说道:“给我看好来,出了什么岔子,扒了你的皮。”

    暗卫心好累,白天里传七皇子和寿昌伯世子妃有染,传得有鼻子有眼的,那也不及此刻来得扎心。

    他们英明神武的太子殿下,竟然跑到人家女子闺房里,实在是……禽兽。

    但是想到太子殿下会扒了他的皮,只能默默的将自己藏好,然后给太子殿下守好门。

    西陵漠进了房间,目的很明确,直接到床边,然后伸手,曲指一弹,就点了苏阮的睡穴,让苏阮睡得更熟了。

    看到床上睡得香甜的人儿,西陵漠觉得热血沸腾。

    他脱下外衣,掀开被子,跟着躺了上去,就躺在苏阮的身边。然后转头看了苏阮一眼,转回来,欢喜的笑了一下。接着,又转过去,看了好几眼,再转回来,笑得格外甜蜜。最后,那股热血烧到了脑子里,理智就给崩掉了。

    他翻身压在了苏阮身上,感受着身下的活色生香,温香软玉,面上的笑意都带上了邪气。

    “小心肝一日不见,有没有想我呀?我就知道你想得紧,我这不就过来陪你了。”

    西陵漠自言自语,眸色温柔,面容邪肆,端的是俊美无双,风流倜傥。

    他伸手,轻轻的解开苏阮腰间的蝴蝶结,一下一下,恍若在拆一个礼物一般。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