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人一慌乱就容易犯错,此刻真是好时机。

    苏阮面上露出一个笑容,让赵六去调查西陵钰身边的亲信。而她则是继续研制各种药物,以备不时之需。

    ……

    寿昌伯府中。

    常国公府世子妃夏云衣拉着夏云雨的手,有些无奈的说道:“大姐你以前也是过于任性了,当初既然已经嫁给寿昌伯世子了,又怎可还嫌弃他?”

    夏云雨有些不满的嘟囔道:“当初我就不喜欢那许嵩,都是父亲一定要给我让我嫁过去,说什么从小定的亲事不能反悔。那许嵩二妹你也是知道的,长得不好看,也没什么能力。”

    夏云衣轻轻叹一口气,“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总是你帅脾气,闹性子,寿昌伯世子依旧纵着你,对你已经是足够宽容的了。而如今,寿昌伯世子在江南修建堤坝有功,很受圣上赏识,这次回来加官已经是必然的。寿昌伯府虽然之前没落不显,但如今就凭着寿昌伯世子,寿昌伯府也是要起来的。大姐你这回一定要收敛性子,可别不惜福了。”

    夏云雨却是不以为然,“寿昌伯府是怎么起来的,还不是靠着我们夏家?因为二叔是礼部尚书,因为我们夏家的关系,他才有机会在圣上面前露脸,才谋了江南修堤坝的机会,不然如何能有今日的风光。他许嵩要是敢对我不好,就是忘恩负义。”

    夏云雨是夏家嫡长女,从小就是被祖父祖母捧在手心里疼的,养成了骄纵任性的性子。

    听到夏云雨这般说,夏云衣眸中快速的闪过一抹愠怒,面上却依旧是温婉大方的神色,“大姐你还不知道错吗?你忘记了昨天的圣旨了吗?因为你,父亲被停职,我们夏家的基业险些毁于一旦。”

    听到这话,夏云雨也是一阵心慌。昨天的事情来得突然,她也是被吓得不清。但经过近日,她又有了理由,“二妹,你看现在不是好好的。这件事情本来就不是我的错,我是无辜的受害者。这还可能是二叔官场之中得罪什么人了都不知道,所以才用我作笺子,差点累得我声名字全毁。还好我吉人自有天相,否则现在怕是只能一根白绫吊死了。”

    夏云雨这话说得实在难听,夏云衣听得一肚子的火气,但是又发作不得。大伯一家庸碌无为,还不是靠着父亲的身份才能生活得那般滋润。而夏云雨更是不知所谓,却是仗着夏家嫡长女的身份以及祖父祖母的宠爱,任性妄为,不知天高地厚。这次若不是有这个转机,夏家百年基业都要毁于一旦。而夏云雨丝毫不以为戒,这样的自私霸道的性子,以后还不知道会惹出怎样的祸事来。

    “我如今说什么你都听不进去了,但是如今正是风口浪尖上,大姐还需谨言慎行。你看我们夏家在盛京也算风光吧,可是身上一道旨意下来,父亲的官职就给停了,一夕之间夏家摇摇欲坠。所以,大姐你就算不为夏家着想,也要为你自己着想。如果夏家都出事了,大姐你还能够活得这般肆意自在吗?”

    夏云雨听着夏云依的话,面上神色几经变换,到底是听进去了。她如今能够这般肆意任性,还真就是借了夏家的名。若是有一天夏家倒了,她在这寿昌伯府还真是寸步难行。

    夏云依见夏云雨听进去了,也就不多说了,免得惹人生厌,起身告辞了,“你自己好好想一想,我就先回常国公府了。”

    夏云雨被夏云依一顿说教,心情不是很好,就没亲自出来送,而是让丫鬟去送行。

    不过流言的风向到底是出了变化。

    盛京的大街小巷,百姓们茶余饭后都在谈论此事,也算是一个乐子了。

    “昨日传得那般汹涌,还真以为那寿昌伯世子妃和七皇子有染了。昨日还想着那七皇子心狠手辣呢,为了掩盖丑事,竟然杀妻灭子。谁知道却原来全部是这样,人家寿昌伯世子妃还是完璧之身。不仅如此,更是一个忠孝纯善的好女子,连皇后娘娘都盛赞其为女子的典范呢。昨日我也是跟着骂了几句,今日倒是觉得羞愧不已。”

    “谁说不是呢,也不知道是谁这般丧心病狂,竟然传出这样的流言,还捏造证据,差点害了那般好的一个女子。”

    “据说当今圣上震怒,派了刑部尚书廖鸿彻查此事。”

    “这下倒是有好戏看了,不知道背后黑手是谁,竟如此丧心病狂。”

    如今盛京上下,茶馆酒肆谈论的都是这件事情。

    公孙策在常国公世子妃带着寿昌伯府世子妃进宫一刻钟的功夫后,就知道了事情的发展了,此刻正急得焦头烂额。

    “那寿昌伯世子妃竟然还是处子之身,这当真是始料未及,如今倒是麻烦了。”

    他在原地来回踱步,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却是一筹莫展。想了想,还是没想出办法,只能去找太子殿下求救了。

    他匆匆骑了马进了宫,到了东宫。

    “元宝,太子殿下可在?”

    元宝正坐在东宫正殿外的廊下,靠在廊柱上闭目养神。听到声音,睁开眼睛看到是公孙策,忙起身,“元宝给公孙将军请安。”

    “不必如此客气了。”

    元宝就起身,“太子殿下这会正在正殿呢,在和吏部尚书商量事情呢。”

    吏部尚书!

    公孙策就想起来前日太子殿下提及的要给苏家升一升官位的事情,如今就找了吏部尚书,怕是和此事有关了。

    既然此刻太子殿下有事,他就只能在外面等着了,就也在廊下坐着了。

    “元宝别站着了,你可是太子殿下身边最贴心的人了,平日里多有辛苦,快些坐下。”

    公孙策拍了拍身边的椅子。

    元宝面上满是笑意,听了公孙策的话,就在一边也坐了下来。

    也不知道太子殿下里面商量事情还要多久,公孙策就先和元宝聊起天来。

    “元宝,那日刘茜郡主被拖出东宫后,后面可是还有什么后续?”

    公孙策满心的八卦,他一直就不喜欢那刘茜,刁蛮任性,如何配得上太子殿下。也就是因为那刘茜是皇后的侄女,身份贵重,其它的却是一无是处。

    元宝在太子殿下身边伺候多年,和刘茜接触也不少,心里也是不喜那个刁蛮任性的郡主,只是面上却是没有表现出来,“前面皇后娘娘有让人来传太子殿下去坤宁宫说话,太子殿下去了一刻钟就回来了,后面倒是没再听到和此事有关的了。”

    皇后素来就拿太子殿下没办法,太子殿下此番不知为何竟然坚持,皇后自然也只能作罢了。

    公孙策听了,心下大快。

    “只是东宫到底太冷清了些,太子殿下如今这样的年纪,也该娶妃纳妾了,早日开枝散叶为好。”

    公孙策忍不住感慨了一声。

    元宝也跟着附和的点头,这东宫确实是冷清了些。

    “只是,要怎么样的女子才配得上英明神武的太子殿下呢?”

    公孙策在脑子里描绘了千万遍,也描绘不出那个能够配得上太子殿下的人。突然,公孙策脑子里面快速的闪过一道光。

    苏家,苏阮。

    这个,会是未来的太子妃吗?

    看如今太子殿下的架势,俨然已经在心底将之认定为太子妃了。

    公孙策转头看到元宝,眸光一动,就想要从元宝口中多探听一些关于苏阮的消息。

    却是在这时候,正殿的门打开,吏部尚书于成庆从里面走出来。

    于成庆看到公孙策,笑着和公孙策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了。

    公孙策也起身和其点头示意。

    于成庆打过招呼后,转身就离开了,公孙策则是抬步进了东宫。

    进去的时候,看到太子殿下正负手站在窗边,手上握着一根紫色发钗,其上玉石叮当,做工精良。

    “太子殿下。”

    西陵漠缓缓转过身来,看向公孙策,却是没有立刻叫他起来。

    公孙策也只能半弯着腰,维持着行礼的姿势。

    过了一会,西陵漠坐到案桌后,这才淡淡道:“起来吧。”

    公孙策只觉得后背已经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了,慢慢直起身子。

    “这件事情你为何会没办好?”

    西陵漠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波澜,但却是带着无声的威严。

    公孙策心头一紧,回道:“微臣没有料到那寿昌伯世子妃竟是处子之身,这才使事情出了纰漏。”

    “公孙策,本宫对你的办事能力委实不够满意。她说是处子之身就是处子之身了?那你不会找十个人说她不是,找一百个人证明她不是?”

    公孙策心下一惊,顿时惭愧的跪下,“是微臣无能,考虑不周,请太子殿下再给微臣一个机会。”

    “好,本宫就再给你一个机会,不要再让本宫失望了。”

    “是。”

    公孙策连忙领命,面上神色越发认真谨慎了。

    “嗯,下去吧。”

    公孙策这就起身,安静的退了下去。

    殿内就剩下西陵漠一个人,他将手中握着的姿玉钗放在眼前仔细观看,却是很不满意。

    这只紫玉钗玉质难得,算是难得一见的极品了。他就让人取出来想要送给小心肝,可是如今放在眼前看,却是觉得配不上小心肝的气质。这样的礼物送出去,岂不是有失自己在小心肝面前的品味。他觉得小心肝就应该佩戴那种绿色通透的青玉,而造型样式的话,参照这个紫玉做得更加雅致精巧些。

    西陵漠心中有了主意,就喊了元宝进来,将自己的要求说了,让元宝去找人赶工做了。

    将紫玉钗给了元宝,西陵漠就觉得心口很是不舒服,像是被堵着一样,不过一会面色就有几分苍白,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

    “元宝!”

    西陵漠单手撑在案桌之上,另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心口处,朝着外面大喊一声。

    还没走出几步的元宝猛然听到这一声,吓得腿下一个踉跄,差点给跪了。他忙转身,就跑回了正殿,就看到太子殿下面色发白,很是难受的坐在那里,顿时紧张的跑到太子殿下身前。

    “太子殿下你怎么了?这是哪里不舒服?”

    元宝看到太子殿下始终捂住心口的位置,面上神色更加紧张了。

    “传御医。”

    “嗯,好的。”

    元宝忙喊了几个太监宫女过来照顾太子殿下,又喊了机灵腿脚灵活的小太监去传御医了。

    不到半刻钟的时间,整个御医院的人都过来了。

    院首亲自过来给把的脉,元宝紧张的在一边一直盯着,生怕说出个什么不好的来。

    院首眉头皱着,伸手一直揪着自己的胡子,不敢开口下结论。转头看到元宝一副要杀人的样子,忙叫副院首过来,“老李你来把脉看下。”

    李臣心下一惊,院首竟然让他看,可见这病是棘手了,院首竟然都不敢直接下结论。

    虽然心里惊讶,李臣面上却是没有表现出来,出列走上前来,到了太子殿下床前,伸手给太子殿下把脉。

    把着把着,他也忍不住伸手揪自己的胡子了。

    “到底什么毛病,直接说就是。”

    床上一直闭着眼睛的西陵漠,此刻却是缓缓睁开了眼睛,声音淡淡的。

    院首和李臣对视一眼,眸中均是不安。

    院首跪下身来,回道:“太子殿下这是犯了心疾,需要好好调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什么,心疾!”

    元宝惊讶出声,太子殿下怎么会有这个病?

    “这怎么可能?”

    闻风焦急而来的明帝和刘皇后,此刻相携着匆匆进来。正好听到太医院首的话,刘皇后当即讶然出声。

    心疾这怎么可能?

    她这样精彩绝艳的儿子,竟然有心疾!

    她脑子里面自动的想到了她的小妹,武平候夫人刘琇。刘琇当年拼命生下了武平候府的嫡长女宁盈盈,诱发了心疾,自此身体就不大好了。太医更是说了,不可再有子嗣,否则根本熬不过生产那关。每每心疾犯起来的时候,小妹就是脸色发白,呼吸急促,严重的时候甚至会晕阙。

    他的儿子,以后也会这样吗?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