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医色生香之盛宠太子妃 > 第077章 如有助攻
    “不用多说,如果寿昌伯世子妃不配合的话,只能来硬的了。”

    廖鸿却是没有耐心了,眼神示意,旁边的侍卫立刻将许嵩给控制住了。

    “撞门!”

    廖鸿面色很冷,眼神含煞。

    话一出口,立刻有侍卫上前撞门,在许嵩惊怒交加的目光下,房间的门一下子就被撞开了。

    里面砸东西累了的夏云雨,此刻正坐在地上休息呢。

    猛然门口一阵巨大的响动,房间的门就被撞开了,冲进来一群人,她顿时惊得愣在了那里。待反应过来后,就是勃然大怒,“你们这是做什么?竟然强闯进来?”

    廖鸿已经没有什么耐心了,眼神一个示意,立刻有膀大腰圆的婆子上前压制住夏云雨。

    夏云雨直接被拉到床上,反手给压制在床上,一只手则是被抽了出来。

    太医院的太医轮流上前把脉。

    “已怀孕,三个月。”

    “已怀孕,三个月。”

    “已怀孕,三个月。”

    三个太医的答案如出一辙。

    一直在挣扎要去救夏云雨的许嵩动作一顿,不再挣扎,而是充满惊诧和震惊的看向夏云雨。如果一个人这样说还可能是心口开河,如果是两个,三个,甚至更多呢?许嵩有些不确定起来,他放在心口呵护的女子,真的给他戴了绿帽子,更是着珠胎暗结吗?

    那边夏云雨听了这诊断,更是疯狂的挣扎起来,嘴里发出阵阵惊叫声,“胡说,到底是谁,简直是黑了心肝的,竟然这样诬陷我。我清清白白的,还是处子之身,何来有孕,简直一派胡言。你们这样是要屈打成招吗?快放开我,我要找其它大夫来看,我要见皇后娘娘,让皇后娘娘给我做主。皇后娘娘昨日就已经验证过我的清白了,更是夸赞我乃是盛京名媛的典范。你们这样对我,皇后娘娘知道吗?”

    廖鸿面上神色却是不动分毫,因为太子殿下今日身子有恙的缘故,明帝和刘皇后心情都不好。再加上这寿昌伯世子和七皇子有染的事情反反复复的折腾,陛下和皇后已经非常不耐放了。今日觐见陛下,陛下更是直接说一定要尽快结案,不要再让盛京上下乱传了,以免影响盛京的风气。所以,今日谁来都不行,他必须要快些结案才是。

    于是,廖鸿转头看向太医院副院首。

    副院首会意,也上前诊脉。

    “无误,确已怀孕,三个月。”

    副院首最后一锤定音,也算是太医院做出的决断了。

    许嵩听到此话,全身像是被抽干了所有力气一样,站都站不稳了。

    现实如此残酷,他还有什么理由继续欺骗自己,说夏云雨只是性子有些娇蛮,实则心性纯善?

    却原来,到最后,他就是一个笑话,天大的笑话。

    “好一个名媛典范,好一个忠孝纯善的寿昌伯世子,本官真是长了见识了。寿昌伯世子离京半年,这寿昌伯世子妃三个月的身孕从何而来,寿昌伯世子能否给本官一个满意的解释?”

    解释?他自己都不清楚,许嵩只觉得满嘴苦涩。

    “这不可能,你们都是奸诈之徒,竟然想还本世子妃。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我这就去求见皇后娘娘。”

    夏云雨听了御医接二连三的话,简直跟疯了一样,疯狂的挣扎着,嘴里不停的叫嚣着。

    廖鸿看得,只觉得满心厌恶,一双眼眸很冷。

    什么名媛典范,简直是淫娃荡妇,夫君远行六个月,竟然怀了三个月的身孕,这样的女子就该沉塘。

    “将这间房间封起来,任何人都不得入内,待本官进宫和陛下禀报,再行定夺。”

    廖鸿冷冷说道,转身就出了房间。许嵩毫无所觉的被拉出了房间,眼神空洞。压制夏云雨的婆子也松了手,夏云雨一得到自由,顿时跟疯了一样,要冲出去,却是砰的一下被关在了里面,只能不断的敲门对着外面怒吼,可是却是没有一个人回应她。

    一门之隔的外面,许嵩颓然的坐在地上,满目怆然。

    这就是他倾心呵护的女子,却原来是这样一个水性杨花,面目可憎之人。

    呵呵,他的婚姻简直是一场笑话。

    廖鸿一路不停进了宫,直接去了御书房。

    “陛下,微臣带着四名御医前往寿昌伯府,已经验明寿昌伯世子妃确已怀孕,更是怀了三个月身孕。”

    明帝闻听此言,面色顿时沉了下来,这可真是一桩丑闻。

    “苏海,你去将皇后传来。”

    廖鸿就退到一边静静等候了,明帝则是继续批阅奏章。

    不过半刻钟的时间,刘皇后就过来了。

    “陛下。”

    刘皇后到了御书房,面容满是憔悴,这几日为了太子殿下,也是费尽了心思。

    看到刘皇后这般,明帝也是心疼不已,“皇后过来坐。”

    刘皇后走到明帝身边坐下。

    明帝这就开始说起寿昌伯世子的事情,“廖鸿今日带了太医院的四个太医前去寿昌伯府,给寿昌伯世子妃把了脉,确诊有孕三个月。”

    廖鸿话落,刘皇后面色铁青。

    刘皇后身边伺候的刘嬷嬷当即跪下请罪,“老奴不察,请娘娘降罪。”

    刘皇后看向廖鸿,说道:“刘嬷嬷乃是本宫的奶娘,做事最为可靠仔细。她昨日已经验证过寿昌伯世子妃乃是处子之身,那就不会有错。何以,又查出有孕三月。”

    刘皇后不会凭借一面之词就降罪她身边的亲信,遂看向廖鸿,声音冷淡。

    廖鸿忙小心禀道:“这个微臣也仔细咨询过太医了,后太医院副院首说,有一种禁药,吃了可以让女子恢复处子之身。想来,那寿昌伯世子妃是吃了这种药的。”

    刘皇后这才点了点头,“当真是淫荡又奸诈,这等女子就该浸猪笼。”

    明帝见皇后面上满是怒色,就道:“廖爱卿以为此事该当如何处置?”

    “微臣已经命人先将寿昌伯世子妃看管起来了,接下来微臣以为该是审讯出奸夫来。”

    “廖爱卿尽管放手去做,若是真和老七有关,朕也不会徇私。”

    廖鸿领命就下去了。

    ……

    苏府中,苏阮很满意她制造的效果,接着就是顺着这股东风,将祸水引到七皇子身上就好。

    “小姐,接下来该怎么做?”

    赵六如今可是唯苏阮马首是瞻,苏阮说往东,他绝对不敢往西。

    “我写一封信,你想办法送到寿昌伯世子妃手上。”

    苏阮起身,到了案桌后面,提笔洋洋洒洒的写了三张纸,折好,用一张斯帕包好绑住,这才递给赵六。

    赵六将其收好,然后就退下去办事了。

    苏阮则是站在窗边,望着远处的天空,眉目缓缓舒展,露出点点笑意来。

    七皇子很快就会自顾不暇,麻烦缠身了。而她派去的人已经快要摸到那家山庄的消息了,救出二哥和香桃指日可待。

    想到很快就能救出二哥和香桃,苏阮的嘴角也染上了点点笑意。正在这时,却是听到有急促的脚步声朝着这边而来。

    “小姐,圣旨到了,快出来接旨。”

    一个小丫鬟很快跑到了这边,面上满是喜色,站在门口就对着苏阮禀道。

    苏阮大感意外,“圣旨?什么圣旨?”

    “是老爷升官了呢。”

    小丫鬟喜形于色,主子升官了,她们这些下人出去行走,也是更加有体面的。

    苏阮听了,先是一惊,接着也是大喜,“爹爹升官了,这可是大喜事。”

    接着,苏阮也提起裙子,快步到了前厅,这个时候苏家的人已经集齐了。

    “阮阮,这里。”

    苏文看到苏阮,忙招手,苏阮走过去,也跟着规矩的跪在苏文身边。

    宣旨的太监看到人都来齐了,香案也摆上了,这就开始宣旨了。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盛京府伊同知苏仲轩才华横溢,办事严谨认真,多有赞誉。今盛京府伊回家丁忧,盛京府伊一职空缺。盛京府不可一日无主,特认命其为盛京府伊,择日上任,钦此。”

    盛京府伊呢,相当于副市长转为市长了,苏阮心中美滋滋的想着。

    苏仲轩上前接了圣旨,李氏也忙让管家塞了银票给宣旨的公公。宣旨的公公暗暗掂了掂,顿时满意的笑了。

    “恭贺苏府伊了,小人还有事情要办,就先告辞了。”

    “公公慢走。”

    苏仲轩忙送出几步,待宣旨公公一行人的背影消失在门口,苏家彻底热闹了起来。

    “仲轩可算是熬出头了。”

    “夫君升官可是大喜事,待会妾身命人摆上一桌,也不请多人,就至亲的两家请一下,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吃上一顿就好了。”

    李氏满面喜色,喜滋滋的安排开了。对于李氏的提议,大家都没意见。李氏忙就让人去通知李原一家,还有老太爷的妹妹一家。

    李氏这边安排妥当了,就赶紧去了厨房,看看还需要采买什么食材,要定什么菜单,尽快要张罗起来了。

    李氏临走的时候,想了想,却是把苏阮拉上了,“你也是大姑娘了,也要开始学会管家了,这就跟在我身边,开始学起来吧。”

    说着话,李氏已经伸手将苏阮一路拉走了。

    苏阮听到李氏的话,面上是一幅被雷劈了的表情。

    管家?她实在没啥兴趣,整日琢磨那些个重复繁琐的小事。她的未来是想要开医馆药行,干大事的,不是每日里琢磨着明天要采买些什么食材,换季了要采购多少布匹。想想那样的生活,苏阮觉得自己的腿都有点软。

    因此,苏阮一边跟着李氏走,一边小声道:“娘亲,女儿觉得女儿还小,不着急学这些。”

    李氏一听,顿时停下了脚步。

    苏阮一看以为有戏,面上出现了淡淡的笑意。谁知李氏却是拧紧了眉头,伸过手来就揪住了苏阮的耳朵,“你还小,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已经怀上你大哥和二哥了。你现在才开始学习管家,已经晚了好么,竟然还说不着急,娘都急死了好吗?你说你一个大姑娘的,整日里毛毛躁躁的,啥也不会,这以后出门子了可怎么办,真是愁死了。”

    苏阮:……

    她有这么糟糕吗?

    苏阮心中留了宽面条泪,哀怨的看着李氏。

    可惜往日百试百灵的撒娇今日都不管用了,李氏依旧扯着苏阮,继续往厨房而去。

    就这样,苏阮被拉到了厨房。

    “给夫人小姐请安。”

    厨房里的管事嬷嬷带着厨房里两个厨娘一个粗使婆子和丫鬟总共五个人,上来给李氏和苏阮请安。

    “都起来吧。想来你们也是听说了,老爷升官了,今日家里打算摆上两桌子庆贺一番,我特地过来看看,跟着安排一下晚上的菜谱。”

    “请夫人示下。”

    整个苏府上下如今都是喜气洋洋的,都听说了老爷升官的事。厨房里也是早料到今日定然是要摆桌庆贺的,此刻面上也是笑容满面的,就等着李氏示下呢。

    李氏进了厨房,看了一圈,问道:“今日厨房里面还剩下些什么食材?”

    “回夫人的话,厨房里面今日还剩下一只鸭子,两只鸡,一篓螃蟹,一只羊腿。青菜平日都是府中自己种的也够吃了,今日怕是还要出去采买一些。”

    苏府面积颇大,苏老夫人看着就让下人劈出几块地来种菜,平日也尽够府上的吃食了。只是今日请客,怕是种类分量上还不够些。

    李氏点了点头,略一琢磨,道:“那今日就做八个热菜,一个冷菜,两个汤,分别是:八宝鸭子,宫保鸡丁,清蒸大闸蟹,烤羊腿,笋尖炒肉,四喜丸子,醋溜白菜,炒青菜,凉拌木耳,老鸭汤,八鲜汤。”

    “老奴记下了。”

    管事嬷嬷已经拿了纸张记下了。

    “嗯,你就照着这个食谱,准备两桌子的菜,缺了什么,自去采买就是。”

    厨房这边,李氏又走了一圈,觉得没什么纰漏,才放心的带着苏阮离去。

    她带着苏阮一路走,一边说道:“阮阮,你可是学会了?”

    “啥?”苏阮一个踉跄,差点没摔了,学啥?

    “学会料理家事啊。”

    李氏恨铁不成钢的戳了戳苏阮的额头,苏阮趁机撒娇般的抱着李氏的胳膊,“娘亲我头晕,早上都没睡好,我先去补觉一下,不然晚上该没精神了。”

    李氏转头,看向女儿如花似玉的面容,严厉的面色就绷不住了,无奈的叹息一声,“你啊你,去吧。”

    到底是舍不得看女儿皱眉的样子,至于管家什么的,以后再说了。

    苏阮顿时如蒙大赦,提着裙摆就快速离开了。可不得快点离开,不然要是李氏反悔了怎么办。

    ……

    公孙策这几日颇有些哭笑不得,也不知道怎么的,他一直发愁的事情不用他出手,就被解决了。

    原本寿昌伯世子突然被验证出处子之身,他正愁着呢,谁想到睡了一觉,事情就给解决了。那寿昌伯世子竟然怀孕了,这不事情又扯上七皇子了。

    这还没完,寿昌伯世子妃一个时辰前竟然招认了,指认七皇子诱奸她。

    “主子。”

    这个时候,去外面查探消息的人也回来了,跪在地上就开始禀报了。

    “寿昌伯世子妃对刑部尚书说出了真相,原来三个月前她去城外白马寺上香,却是被七皇子迷奸。后七皇子食髓知味,又掳了她一次,抓到了府中。也就是那次,恰巧被临盆在即的秦侧妃看到了。秦侧妃受到如此大的打击,当即动了胎气,而七皇子为了掩盖罪行,令稳婆保小弃大。这话被秦侧妃听到,心灰意冷之下,却是一尸两命了。后来,七皇子又接连找过她几次,都被她严词拒绝。不知为何,消息就被走漏了。七皇子知道大事不好,忙让人偷偷送来一颗药丸,说是服下去就能恢复处子之身。只是万万没想到,三个月前在白马寺的那次,竟然令她珠胎暗结。”

    公孙策听了这话,心中升起一股非常怪异的感觉。

    这特么的真是奇怪了,事情发展到现在,搞得像是真的一样。就好像是他粗略的计划了一场阴谋,因为时间仓促,尚且漏洞百出,没想到竟然有人给补全了。细枝末节,都极为完善,倒像是真的一样。

    究竟是谁在暗中相助呢?

    这人也是厉害,简直和太子殿下相得益彰,两人竟然真的就这样凭借手段,无中生有,将七皇子给拉到了墨水中,这回是再难洗白了。

    “刑部侍郎秦义该动了吧。”

    公孙策笑了,虽然中间有些波折,但终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秦义出手,再给秦义透出西陵钰豢养私兵的那处山庄,顺势将苏武和香桃救出来。

    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教训了西陵钰,这一次出手,西陵钰这辈子都别想翻身了。偏生,西陵钰想破脑袋,估计都想不出来背后究竟是谁在害他。

    哎呦喂,太子殿下真是越来越腹黑了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