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刑部侍郎秦义乃是刑部尚书廖鸿一手带出来的,乃是其心腹。如今秦义得知自己唯一的妹妹竟然惨死在西陵钰手中,可想而知心里该有多愤怒,必然不会轻易放过西陵钰的。这个时候,将西陵钰的把柄送入秦义的手中,西陵钰只有被狠狠收拾的份。

    真不知道西陵钰是如何得罪了太子殿下的,一出手就要将西陵钰打得永无翻身之日。

    ……

    寿昌伯世子妃和七皇子有染的案子因为有了寿昌伯世子妃的证词,很快就结案了。只是涉及到人命,又加上西陵钰毕竟是皇子之身,而且已经过去半年,已经很难找到证据,秦侧妃之死的案子却是迟迟审理不下来。终究,在明帝的示意之下,这件案子宣告终结。寿昌伯世子妃因为是被强迫的,情有可原,又加上寿昌伯世子为其求情,最终被刘皇后流放至城外的白云庵中带发修行。

    而七皇子西陵钰德行有亏,免去一切职务,幽禁于七皇子府中一年。

    一切,似乎已经尘埃落定。

    盛京热议几日,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也会慢慢淡去。盛京的人会议论新的事情,他们会议论即将随太后归来的顾容长公主,看身边有没有添新的面首。他们会议论很快到来的百朝大会,看各国储君的风姿。

    只是,这件事情于某些人而言,却是永远都不会过去,也过不去。

    七皇子府中。

    砰!砰!砰!

    院中,西陵钰拿着一把长剑,疯狂的到处砍着,面色癫狂。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我蓄养私兵这么久,怎么突然就会被那秦义知道的?”

    “秦义,我待你如兄弟,你却如此害我,带我再起之日,必将你碎尸万段!”

    “寿昌伯世子妃这个贱人,竟然咬我一口。那样的贱货,我怎么可能会去染指,简直是无稽之谈!”

    “是谁?究竟是谁这般害我?”

    “是谁看我不顺眼?是八皇子?五皇子?还是九王爷?”

    西陵钰脑袋里面闪过无数个人名,可却依旧不知道究竟是谁。

    此刻,他觉得谁都有可能,看谁都像是要害他的样子。往日翩翩风度,如玉君子的模样荡然无存。

    西陵钰拿着刀一路来到了门口,却是被门口守着的士兵给拦住了。

    “请七皇子回去,陛下有令,一年之内,七皇子不得出门口一步。”

    西陵钰听了这话,面上神色更加疯狂了,拿着刀一下子就架在了那侍卫脖子上,“大胆,你是什么身份?竟然敢这样阻拦本皇子,简直是活腻了?你以为本皇子就完了吗?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快给本皇子让开,本皇子就不计较你此刻的冒犯之罪了。”

    侍卫却是纹丝不动,西陵钰面上顿时闪过一抹狠色,手上的剑锋就要压下去。

    却在这个时候,孙才匆匆而来,“殿下息怒,殿下息怒。”

    西陵钰看到孙财,眸中的猩红之色倒是散去不少,“孙才你来了,你快告诉他们本皇子可不是好惹的,快让他们滚开。”

    孙才一看到七皇子神色不对,眸色一转,道:“好,小人这就劝劝他们。殿下先进去等候片刻,待小人这边说好了,再进去请殿下。”

    西陵钰想了想,也觉得这下有些累了,就点头进去了。

    孙才转身,面上就带了笑意,从袖子里面掏出钱袋子,拿出银子,就门口守着的侍卫一一分发。

    “七皇子的话倒是没说错,再怎么说,也终究是皇子。皇子今日心情不好,说错了话,想来各位也知道,都是无心之失。”

    “当然,七皇子是主子,我们只是下人。”

    侍卫们又有银子拿,孙才说话又偎贴,俱都没有意见了。

    孙才安抚好了这边的侍卫,就进了府内。

    孙才这个人有心计,有耐心,既然选择了七皇子,不到最后关头就不会舍弃七皇子。所以,此番即使七皇子已经走入低谷,他依旧没有放弃。他步子徐徐的来到了堂屋,此刻七皇子正坐在位子上,累得呼呼喘气。

    孙才端了一杯茶到七皇子前面,伸手递给他。

    西陵钰接过,一口喝掉,面上神色又缓和了几分。

    孙才就走到西陵钰身后,伸手给他轻轻的揉着两边的额头。

    西陵钰舒服的慢慢闭上了眼睛,周遭一切都是安静的。

    一盏茶过后,西陵钰再睁开眼睛,眼内已经是一派清明了。

    “孙才,最后还是你不离不弃。这份情,本皇子记下了。它日东山再起,必然不会往了你的这份追随之情。”

    “这本来就是小人应该做的。”

    孙才面上神色没有丝毫变化,一如西陵钰失势前。

    “殿下此番不宜再纠结于谁在害殿下了,殿下如今势微,一切怕是都在有心人的监控之下。一年的幽禁殿下还需要好好对待,这段时间里,殿下最该做的就是重新赢得陛下的信任,这才是殿下的唯一出路。”

    西陵钰一听,顿时茅塞顿开,面上露出笑意来。

    是的,其它都不重要,最重要的就是天子的信任。

    “那先生以为该当如何?”

    此刻,孙才在西陵钰心中已经相当于军师一般的存在了。

    “殿下以为像陛下那样的九五之尊,对于儿子的要求该是什么?”

    西陵钰这就敛眉思索起来,“论才华,自然有具备状元之才的官员为父皇分忧。论忠心,自然有忠肝义胆的将士为父皇抛头颅洒热血。父皇什么都不缺,他对儿子又该有什么要求呢。”

    “孝顺。”

    孙才笑着,轻轻吐出两个字。

    这两个字一落,西陵钰眸光顿时跟着亮了。不错,是孝顺,至于其它的,什么道德败坏都不要紧。只要父皇相信他是孝顺的,其它的都是小问题。

    “先生大才,此番若不是有先生在,本皇子该要陷入死胡同,入了魔障了。”

    西陵钰此番经过孙才的一番开导劝解,已经将各种关节想通透了。

    ……

    此时,刑部中,秦义手里握着一份证据,面上满是坚毅,“大人,七皇子竟然敢蓄养私兵,此罪当诛!”

    廖鸿看向这个得意门生,却是摇了摇头。

    “大人为何摇头?”

    秦义不解的问道。

    这样的大罪,论律是当诛的。

    “你以为七皇子真的会因为这个罪名就被诛杀吗?”

    “律法是这样规定的。都说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当今陛下贤明,七皇子应当伏法。”

    秦义眼神清正,嘴角抿得紧紧的。

    廖鸿轻轻叹了一口气,还是太年轻了,“七皇子他是陛下的儿子,你以为他会舍得杀吗?在这官场混几年,你就知道了。”

    “那这份证据呢?”

    “明日下朝后,本官亲自呈给陛下,由陛下定夺。”

    秦义不语,他的本意是凭借着这份证据,直接带人先将西陵钰蓄养私兵的那处宅院给监管起来,人赃俱获后,再和陛下禀报。如今这般只是将证据呈现给陛下的话,一来有节外生枝的风险。二来,也怕陛下多有不忍,到时候西陵钰依旧能够逍遥法外,好好的活着。

    秦义心中自是极恨西陵钰的,因为他害死了自己唯一的妹妹。

    只是,廖鸿已经开口了,他只能默默应了。自从入了这官场,如果不是有廖鸿的多方帮助和提点,他也许早就被啃得骨头渣子都不剩了,如何还能有今日的身份地位。

    而且,即使他心中百般不愿,心里也清楚,廖鸿说得在理,最后的结果大抵都会是重重拿起,轻轻放下。

    次日,下了早朝,刑部尚书廖鸿去了御书房,给明帝呈了这份七皇子西陵钰蓄养私兵的证据。

    明帝接过,一页一页的翻看过去,脸色越来越阴沉。

    “老七的胆子真的是比天都大,连天都敢去捅一个窟窿。”

    明帝面上满是沉怒,冷冷的说了这样一句话。

    “这件事情朕会处理,廖爱卿你先退下吧。”

    廖鸿这就告退了。

    廖鸿才走一会,西陵漠就像是掐着点一样来到了御书房。

    “父皇。”

    西陵漠这段时间因为心疾的缘故,一直都在东宫调养。他也知道自己这短短的几个月时间,过于大喜大悲了,所以须得好好调养,否则将来后患无穷。所以,这段时间,他很配合太医,按时吃药,也不沾外务了。而公孙策那里,因为有了意外的助攻,竟然进展得很顺利,都不需要他再耗费心神了。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西陵漠恢复得不错,整个人精气神都回来得差不多了。

    此番,为了救他的大舅子,就踏出了东宫。

    这样大的功劳,他可不会便宜了别人。

    西陵漠进了御书房,明帝看到,顿时就笑了起来,“可算是大好了,否则你母后可要继续吃不下睡不着了。”

    这些时日,又何止刘皇后吃不下睡不着,明帝也亦然。

    西陵漠是他最钟爱的儿子,其他的全部加起来都不能与其相比。

    “劳累父皇母后担忧了,是儿臣不孝。”

    “只要你能大好,其它的都不重要。”

    明帝无所谓的笑笑。

    “刚进来的时候,看到父皇眉头深锁,可是有什么烦心的事情?”

    明帝就将手上的东西递给他,“你七弟只要能有你一成的本事和孝顺,父皇我就很开心了。”

    西陵漠对于手上这份证据再熟悉不过了,这就是从他手上流出去的东西,这回轻轻转了一圈,又回到了他的手上。他状似认真的翻了一遍,顿时震惊的抬起头来,“七弟真是糊涂。”

    “他哪里是糊涂,就是野心太大,都不顾兄弟之情了。”

    七皇子的意图,明帝已经揣摩得差不多了,这还能是想干什么,就是垂涎皇位呢。下一任的君主,他属意太子殿下,这是铁定的事情,朝中上下都是知道的。而西陵钰还做了这样的事情,不是要反他,那就是要谋夺太子之位了。

    “这个不忠不孝的东西!”

    只是一想,明帝还是觉得很震怒,狠狠的一掌拍在了御案之上。

    西陵漠低垂着的眉眼里面悄然倾泻出一缕笑意来,面上却是溢满不忍,“人难免有犯错,父皇就原谅七弟这次吧。而且七弟这会也已经被幽禁了一年,也算是惩罚了。”

    西陵漠知道,明帝就算再震怒,也不可能真那西陵钰怎么样。既然如此,他还不如多说几句好话,表现出一个友爱弟弟的好兄长模样,又不费力,何乐而不为呢。

    已经幽禁了西陵钰一年了,真的要打要杀,明帝确实舍不得,终究是他的儿子,而且一直也是他颇为喜爱满意的儿子。此番虽然犯错,但尚且能原谅。

    “先关着吧,一年后再看。毕竟这样的事情揭露出去,简直是皇室的丑闻。”

    明帝这意思就是要将此事压下了。

    “老七蓄养私兵的事情太子你去办吧,你办事父皇放心。”

    明帝略微一思索,就将事情扔给了西陵漠。

    西陵漠求之不得,当即跪下接了命令。

    西陵漠回了东宫,“去给我将公孙策喊来,让他速速来见本宫。”

    西陵漠回了东宫,到了正殿,连口水都没喝,就赶紧吩咐元宝去传唤公孙策了。

    “是,奴才这就去。”

    元宝当即就小跑出去办了,一看太子殿下这个样子,就是着急的事情。

    看到元宝出去,西陵漠就起身了,来回的走动着,面上溢满喜色。

    “这就要救出小心肝的二哥呢,还有那个小丫鬟。到时候小心肝该有多感激他?会不会以修身相许?若真的提出以身相许,他是要矜持的拒绝一番呢,还是顺从心意直接就点头了。若是这样,回来和父皇母后求了赐婚圣旨,下个月就能够将小心肝抱回东宫了。”

    一下子想得太美,西陵钰嘴角的笑意差点没咧到耳后根去。

    等到公孙策一路马不停蹄的赶到的时候,太子殿下已经联想到他们生了第三个女儿了。

    “太子……殿下?”

    公孙策看着太子殿下一副乐颠颠的样子,有些回不过神来。一路疾奔而来,腿还有些软呢,看到太子殿下这幅样子,他差点没腿软得给跪下去。

    好可怕,太子殿下看去好像要吃人的样子。

    ------题外话------

    先更一章,十点半再更一章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