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苏武素来没什么心思,都是别人说什么听什么的。何况是他最为崇拜的太子殿下了,自然是欣喜的应允了。

    于是,公孙策继续带人清缴山庄。而西陵漠则是乐颠颠的跟着苏武去苏府了,只是走在半道上的时候,西陵漠就很惆怅了。刚才为了博取苏武的好感,所以将自己搞得很是狼狈,身上看去脏兮兮的,衣服也是多处破损。这样去见自己的小心肝,西陵漠觉得很是不满意。

    但此刻,都走到了半道上了,再提出去换衣服什么的,也实在太搞笑了。

    就在这样纠结的心情中,一行人进了盛京城,一路到了苏府门前。

    苏府门口守着的小厮,乍然看到一队人马到了跟前,震惊的愣愣的看着。

    即使苏武是粗线条,此刻看到自己小厮这样的丢人,也忍不住红了红脸,忙大声喊道:“这位是太子殿下,快去通知老爷出来迎接。”

    小厮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偷偷的看了西陵漠一眼,顿时被他身上强大的气场所摄,然后就转身,赶紧跑去府内通知了。

    苏府之中,这几日都是喜气洋洋的,因为苏仲轩的升官。都多少年了,终于是升了。

    全府上下都高兴不已,可是苏阮却是高兴不起来,心里担忧着苏武和香桃。

    快了,快了,就快了,苏阮心里如此默默的安慰着自己。再一两日的时间,待打探消息的人摸透了那处庄子,她这边就可以召集人手,将苏武和香桃救出来了。

    等将苏武和香桃安全的救出来后,她就可以腾出手来,好好计划计划,如何报复那七皇子了。七皇子虽然如今很惨,但那又如何够呢?

    “太子殿下来了,老爷吩咐全府上下都去门口迎接。”

    正在苏阮心里想着以后要如何凌虐七皇子的时候,却是有个小丫鬟气喘吁吁的跑到她房间门口来,快速的通知完,又赶紧跑到其它地方通知去了。

    苏阮震惊的站了起来,太子殿下来了。

    西陵漠来了!

    一瞬间,汹涌而来的是,他们在那处山庄内,翻云覆雨的画面。她忍不住有些不知所措的咬着自己的嘴唇,他怎么来了,来苏府又是为了什么。应该不会是认出她了吧?

    不会的,那日他已经喝醉了,还中了那春药,根本分辨不清。

    那么,他怎么会来苏府呢?

    苏阮起身,整了整身上的衣裙,这才提着裙摆,往大门口走去。

    正走到一半呢,就碰到了一同往那里而去的苏文。

    “阮阮。”

    苏文看到苏阮,停下了身子,笑着伸手召唤。

    苏阮提着裙摆,小跑到了苏文身边。

    苏文看到苏阮因为小跑,而有些凌乱的发丝,忙伸手忙苏阮理了理。

    “待会站在大哥身后。”

    “嗯。”

    苏阮求之不得,她莫名的觉得有些心虚,总有种上了西陵漠却不认账的负心人的感觉。

    可是,她觉得自己也好吃亏的,每次都被西陵漠吃干抹净,还外加腰酸背痛数日。

    兄妹两个人就一起往门口而去,到的时候,整个苏府的人已经到得差不多了。苏文牵着苏阮,到了苏仲轩身后站着了。

    苏仲轩转身看了看,见人都差不多了,就领着大家到了西陵漠身边,跪下请安。

    “微臣苏仲轩领苏府给太子殿下请安。”

    西陵漠高坐在马上,此刻正微微垂着眉眼,偷偷打量着苏阮呢。只见他家的小心肝,此刻正规规矩矩的跪在地上,垂着脑袋,如云墨发落于肩膀两侧,遮住了大半的容貌。只能从微微的间隙之中看到如雪玉堆做的肌肤,以及衣服都遮掩不住的玲珑身姿。

    一不小心,太子殿下就想到了某些不可描述的画面了,忙转开目光,但一双耳朵却是默默的红了。

    “起来吧。”

    西陵漠低低的声音传来。

    苏仲轩就领着苏府众人起身,视线诧异的落在跟在西陵漠身后的苏武身上。自己的小儿子怎么跟在太子殿下身后呢,而且太子殿下今日大驾光临,又是为了何事呢。

    当然是为了你的女儿了!

    这话,西陵漠心里说了一万遍,面上却是万分严肃认真的。

    “今日本宫奉父皇命令去清缴七皇子在城郊外的一处山庄,却是意外发现了被关押的苏府二公子,正好回城,就一起带回来了。”

    苏仲轩大为吃惊,自家小儿子不是在无双军营里当兵吗,怎么被七皇子给关押起来了,难道是无意中得罪了七皇子。苏仲轩心头快速掠过好些念头,不过到底苏武如今平安,也没纠结太多。

    但人群之中的苏阮,面上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二哥!

    自从回到苏府的这段时间里,她夜夜都睡不好,就怕苏武和香桃有个闪失。可是,她又半点不敢表现出来,白日里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这么多日子里,她一点一点的谋算,借助那股流言的东风,将七皇子给打压了下去。终于是让七皇子再没办法顾忌那城外的山庄,让她有时间去慢慢打探二哥和香桃的下落。

    成功已经近在咫尺,她心头越是难挨。又想要马上就能见到二哥和香桃,又害怕哪怕是一分一秒的延误,都会带来不可挽回的后果。

    没想到,在她心中万般煎熬的时候,西陵漠竟然将她二哥和香桃安全的带了回来。

    西陵漠,她亏钱他良多,怕是没机会报答了。

    西陵漠无时无刻不在偷偷观察苏阮,见她面上先是震惊,然后是欣喜,接着是感慨,最后却是叹息的神色。随着她表情一丝一毫的变化,他的心也跟着一跳一跳的,不断的去揣测她的情绪变化,心里又是在想着何事。最见不得的,却是她皱眉的样子。

    “若是太子殿下不介意的话,就请进府中喝口茶,吃点东西?”

    苏仲轩试探的问道,心头却是没有报什么希望。太子殿下,天潢贵胄,盛京上下多少贵族官员都想要巴结讨好的对象,可是都没有成功。他苏仲轩在这诺大的盛京,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罢了。实在不敢奢望,能够请到太子殿下入府。

    只是,苏仲轩不知道的是,他的娇娇女儿入了太子殿下的心。如果可以,太子殿下都想住进来。

    “不介意。”

    西陵漠这般说完,人已经下了马,一副要进府的样子。

    苏仲轩愣了一下,很快也反应过来,忙在前面带路。

    苏府诸人又惊又喜,忙跟在后面一起进了府。

    苏老夫人不放心的扯了李氏到一边,小心的道:“把府中最好的茶叶瓜果点心都拿出来。”

    “娘你放心,儿媳懂的。”

    李氏也是喜形于色,最近苏府真是好事不断,先是老爷升官,如今太子殿下又来他们苏府。他们苏府,似乎时来运转了。如果入了太子殿下的眼,那么就算是那顾容长公主回来,做什么事情的话,也要给太子殿下几分颜面的。这般想着,李氏恨不能拿出十二分本事来,务求能够将太子殿下伺候得服服帖帖的。

    苏阮看着苏家诸人的神色,差不多能够猜出家人心中想法,想了想,就走到李氏身边,“娘我会做几道不错的点心,我去给太子殿下准备吧。”

    听到此话,苏老夫人和李氏顿时惊讶的看向苏阮。他们家阮阮宝贝,什么时候会下厨了?

    “我和厨娘一起做点心吧,到时候要是做出来不好吃,你们就端厨娘做的呈上去就好。奶奶,娘亲你们要对阮阮有一点信心嘛。”

    李氏想着让女儿练练手也好,不能打击女儿的积极性。女子会一点茶饭手艺,也是极好的,有利于以后在婆家讨好夫君和婆母。

    李氏这就领着苏阮下去了。

    到了厨房,苏阮看了看现有的食材,略一琢磨,心中就定下了三道点心,也不用别人帮忙,全部亲力亲为,就热火朝天的做了起来。

    而苏府花厅之中,西陵漠暗暗打量了一圈,没有发现他的小心肝,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小心肝都不在,他和这群人有什么好聊的?

    可是,想着这一圈人,以后就是他的祖父祖母,岳父岳母,大舅子,小舅子的,他只能将满肚子的不甘愿给压下去了。不行,得忍,好好表现,以后上门求娶小心肝的时候,才能够顺顺利利的。

    给自己做好心里建设的太子殿下,面上就露出了温润如玉的笑意来,和苏仲轩说起话来。

    一开始,苏仲轩还有些拘谨,随着聊天的深入,以及西陵漠然半点架子都没有,渐渐就放了开来,两个人倒是聊得投机起来。

    西陵漠心头也是暗暗称奇,岳父倒是才华横溢,能力也不俗,就是不知道为何混到现在,还只是个小官。若是没有他的暗中帮忙,怕是要在那个同知的位置上呆一辈子。

    正聊着呢,一阵浓郁的香味缓缓传来。

    那香味很独特,是从来没有闻过的,极其的勾人,让人好想尝上一口。只是这样轻轻一闻,就有口齿生津的感觉。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