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时间一晃而过,三日时间很快就到了。

    这日大清早的,整个苏府就忙活开了。一个是大小姐今日要参加在牡丹园举办的赏花会,另一个就是两位公子要去东宫拜见太子殿下。

    两位公子都是男子,苏家几人都不担心,让两人收拾好包袱,找了一辆马车就给送到了宫里。

    但苏阮可就不同了,那可是苏家上下的心肝宝贝。苏老夫人和李氏一早的就来了苏阮的院子,将苏阮从被窝里面拉了出来,然后安在梳妆镜前,准备大干一场,给苏阮好好打扮。

    李氏当年一口气生下了两个儿子,就一直期待再生一个女儿。后来,老天爷真的如了她的愿,她生了一个女儿,一个漂亮精致,乖巧可爱的女儿。这个女儿真是被苏家宠到了心坎里去了,恨不能给她所有最好的。

    “我们家阮阮最漂亮了。”

    李氏一边亲手给苏阮梳头,一边满面笑意的夸赞着。

    苏阮也忍不住看向镜子里,女子肤色莹白如玉,一张面容若三月桃花,一点妆都不用上,已经美丽不可方物了。

    李氏亲自为苏阮打造好了衣裳首饰妆容,和老夫人一起看着苏阮上了马车。

    苏阮上了马车,回头和老夫人以及李氏挥手告别。

    李氏有些担忧,“阮阮已经从来没有参加过这样大的宴会,不知道会不会被别人欺负。”

    老夫人虽然没有说话,但是面上也是有几分担心。

    “算了,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们家阮阮是一个有福之人,不管遇到什么都会逢凶化吉的。”

    ……

    苏阮的马车到牡丹园的时候,时间尚早。

    她刚由香桃扶着下了马车,还没来得及歇口气,迎面就对上了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眸。

    她定睛一看,竟然是熟人,端福县主,紫衣侯世子妃沈柔,她的好表妹呢。

    想起过往恩恩怨怨,苏阮轻笑一声,手上摇着一柄月下美人的团扇,风姿绰约的走到沈柔身边,温温柔柔的喊了一声,“表妹,好久不见。”

    看到苏阮绝美的容颜,绰约的仪态,以及那恍若春风的婉约嗓音,沈柔眸中的笑意寸寸龟裂,声音恍若从齿缝间挤出来一般,“表姐还是一如既往的国色天香啊,只是可惜这么久了,还没人上苏府提亲吗?”

    这话,要是李氏在这里听了,必定要上来和沈柔拼命的。这话,简直是戳到了苏家诸人的痛处了。苏阮可是他们的心尖子,本该在最好的花期之龄,嫁入紫衣侯府,做那芝兰玉树,文武双全的紫衣侯世子谢庆的世子妃。可是,这一切却都被沈柔毁了,她推了苏阮下山崖,顶替了苏阮嫁入了紫衣侯府。

    因为苏阮失踪了数月,又曾经和紫衣侯世子议亲,所以上苏府提亲的人并不多。就算有,也是贪图苏阮的美色,苏家之人是如何也不会看上的。

    “和表妹比起来,表姐实在是自愧不如。当年表妹生怕嫁不出去,趁着我不在就急匆匆的顶了我的名,嫁入了紫衣侯府。与表妹比起来,表姐我实在是自叹弗如的。”

    苏阮说完,掩嘴轻轻笑了,一双猫瞳顾盼生辉。

    “你这生命败坏的贱人还有理了,竟然在这里欺负柔柔。”

    正这时,一声娇蛮的声音想起,苏阮和沈柔同时转头去看。

    就看到一个穿着大红衣裳的少女坐在马上,正居高临下,面色不善的看向苏阮。

    “少娴,你来了。”

    一看到此人,沈柔面上顿时溢满笑容,语态亲昵。

    武平侯府嫡女邓少娴身姿一跃,下了马来,将手上的马鞭扔给了跟着的小厮,人就快步走到了沈柔身边,目光不善的看向苏阮。

    听到沈柔的称呼,苏阮已经知道了来人的身份了。

    来人邓少娴,乃是武平侯府嫡次女,当今刘皇后的外甥女,自小受宠,性子刁蛮,在盛京闺秀圈里也是蛮横得狠。上次有个小官的女儿冲撞了她,当场就被她甩了一马鞭,脸上留下了一道疤。这件事情当时也闹得不小,只是武平侯府深受皇恩,又有刘皇后在,自然是翻不出什么浪花来。最后这邓少娴也只是被罚禁足在武平候府三个月罢了,自此之后,盛京一般人都不敢和她起冲突。

    如今,这邓少娴竟然为沈柔出头,苏阮眼眸微微眯着,里面寒芒乍现。

    她不动声色的打量了邓少娴一眼,心里暗暗想着,最好不要惹我,不然让她莫名怀孕都算是小的了,重的她能让她变丑变傻,实在是太简单不过的事情。

    “我跟你说话,你没听见吗?”

    邓少娴看到苏阮果然如传闻中一眼,貌美无双,气质也是清丽卓绝,心中越发不喜起来,此刻说话的语气就更加恶劣了。

    这边的动静闹得也不小,又加上是在牡丹园门口,顿时周围就聚集了好些人。那些来赴宴的闺秀小姐们也不着急进去,都在旁边看起了好戏来。

    这当事的三个小姐,在盛京可都有名着呢。

    没想到这三个人现在竟然凑到一块了,看来这下那邓少娴又要大发神威了。

    苏阮微微抬头,目光轻轻的看了邓少娴一眼,“你说什么了?”

    苏阮的眼神让邓少娴莫名的感觉到一股凉意,她不适的皱了皱眉,然后心里更怒,看到苏阮这个样子,顿时伸出手,就想要蛮横的当众掌掴苏阮。

    苏阮的眼眸里快速闪过一抹笑意,然后袖子下的手微动,一根毫毛细的银针就被她曲指弹了出去,弹到了邓少娴的一处穴位里。

    邓少娴抬手就要挥下去,却是猛然感觉身上一疼,当即就停下了手,皱着眉,伸手去摸了摸身上疼痛的地方,一碰更加痛了。

    噗!

    突然,一声怪异的声音响起。

    在场的众多闺秀都是一愣,这声音,听着怎么像是放屁?

    邓少娴面色巨变,因为羞怒,眸中氤氲了水意,耳朵更是快速的红了。此刻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她怎么会突然放屁的?

    身为大家小姐,这样的行为,简直是贻笑大方,必然会成为盛京上下茶余饭后的笑料。以后,还有谁会上门提亲,邓少娴想着,一定不能让别人知道这个屁是她放的。

    这下,邓少娴再没有心思针对苏阮了,当即是要将此事掩盖下去。

    只是,还没等她做出什么动作呢,又是噗的一声。

    这声比前面那声还大,众人这回是听得真切,也听到是邓少娴发出来的,顿时一个个都忍不住退开了几分,眸中都暗暗透着几分幸灾乐祸和嫌弃。

    这个邓少娴,还侯府贵女呢,就这素质,实在是好笑。

    沈柔面上也闪过几分尴尬的神色,她也很嫌弃邓少娴,也想要退开几步。但想到邓少娴的身份,对她还是有用的,平日里拿来当个枪使,还是非常管用的。她眸光一动,就上前拉着邓少娴,“少娴,我突然想起来有些东西还没买,少娴你陪我去吧。”

    邓少娴就点头,“好的,柔柔我这就陪你去。”

    沈柔就拉着邓少娴的手,到了紫衣侯府的马车前。

    沈柔让邓少娴先上马车,邓少娴也是迫不及待的要上去,想着赶紧让自己藏起来。

    只是,在上马车的过程中,也不知道是不是动作过大,悲剧发生了。

    噗!噗!噗!

    简直更放炮一样,这下是连续三下。

    邓少娴平日里再蛮横,到底是个小姑娘,此刻也是满脸羞红,红得都能滴水了。受此惊吓,她脚下一个不稳,就从马车上摔了下来,摔到了地上,只听卡擦的一声,砸在地上的那只手肘直接断了。

    邓少娴何时受过这样的痛苦,顿时痛得大叫出声。

    武平侯府的下人们忙冲了过来,有力气大的婆子双手抱起邓少娴就放入了马车,沈柔也跟着,一行人赶紧往武平侯府而去了。

    邓少娴和沈柔一走,原地就传来了低低的笑声,苏阮暗中看去,好几个闺秀都是忍不住笑了。

    苏阮也跟着笑了,这个邓少娴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就该让她得点教训。就她今天出的洋相,看他以后还有没有脸面出现在宴会上,还敢不敢来找她的麻烦。

    今日就算是小惩大诫了,这还是她心情好,就让她放屁一个时辰吧。

    这要是碰到她心情不好,她能让那邓少娴放屁放半年,放到臭名远扬,放到再不敢出现在人前。

    想想,苏阮顿时觉得心里无比舒坦,刚才因为沈柔和邓少娴带来的不快,顿时就烟消云散了。

    没了阻碍,苏阮跟着大家进了牡丹园,里面各式各样的牡丹争相竞放,美不胜收。

    “小姐,这些花都好漂亮啊。”

    香桃也不懂得牡丹的品种,就知道每一个看去都各有特点,非常好看。

    苏阮兴致好,就为香桃一一解惑,“你看这是魏姿,花紫红色,荷花形,被称为花后。”

    香桃依着苏阮的话认真去看,那魏紫果然如同描述的一般,也自有一股花后的风华。

    苏阮带着香桃继续往前走去,到了一株粉红色的牡丹面前,笑着说道:“这是赵粉,花型多样,花量大,清香怡人。”

    香桃凑近了细细一闻,果然带着阵阵清香。

    “这是姚黄,你看它如今是金黄色,正是盛开的时候。花形丰满,光彩照人,气味清香,有花王之称。”

    “这是酒醉杨妃,粉紫色话,植株枝条柔软,花头下垂,纤纤醉态,故名酒醉杨妃。”

    苏阮接着又一一介绍了看到的牡丹花,诸如二乔、洛阳红、御衣黄、青龙卧墨池、白雪塔等。

    香桃听得很是认真,“原来牡丹花还有这么多种类,奴婢今日真是开了眼界了。”

    “我也是开了眼界呢,苏小姐当真是博学多才,文澜敬服。”

    正这个时候,一个身穿淡蓝色烟罗裳的明媚少女从一处花丛中走出,一双若秋水般的明眸含着笑意,正轻轻鼓着掌。

    “小姐谬赞了,苏阮只是略懂皮毛罢了,当不得小姐如此盛赞。”

    苏阮也很喜欢牡丹,所以对牡丹多有研究。而她医术又高明,有人知道她这样的爱好,都是大肆搜罗各种名贵的牡丹花品种,送到她这里,所以如今看到这些名贵的品种,跟如数家珍一般,娓娓道来。

    “在下文澜,出自文国公府,能否邀请苏姑娘一起到前面亭子里一起喝茶?”

    文澜也是牡丹爱好者,此刻见到苏阮对牡丹了解颇深,就生了结交之心,心中痒痒,想要与苏阮探讨一番。

    文国公府,苏阮眸色一动,想起了那白笙,也说是文国公府,不知道和这文澜又是何关系。

    “在下苏阮,出自盛京府伊苏家,能得文小姐看重,荣幸之至。”

    苏阮欣然应允,两人就相携着往前面的凉亭而去。

    文澜是烹茶的高手,因为欣赏苏阮,亲自让丫鬟取了上好的茶叶和封存的雪水,亲自给苏阮泡茶。

    “阮阮你尝尝。”

    苏阮伸手接过,轻轻品了一口,顿时口齿生香,精神都为之一震,当即夸赞道:“阿澜你手艺真是好。”

    “那是自然。”

    文澜也不客气,眉目飞扬。

    两人一边品茶一边评论牡丹,气氛非常融洽,都有种想见恨晚的感觉。

    苏阮对文澜也是喜欢,文澜的祖父文国公乃是当朝阁老,天下文生的典范。出自这样的文豪之家,文澜却是半点不迂腐,她博学多才,说话妙趣横生。引经据典,和她聊天颇为享受。

    文澜心里也同样认可苏阮,苏阮的很多观点都新颖,是她从未听说过的,但细细一咀嚼,又觉得里面蕴含很多道理,令人回味无穷。

    “阿澜你在这里呀,我们那里在那里举办诗会呢,你却在这里躲闲,可是讨打。”

    两人正说话,突然一道佯装怒意的声音传来,文澜和苏阮闻声望了过去,就看到一个身穿鹅黄色衣服的少女站在那里。

    “南萍你过来,我介绍苏阮姐姐给你认识。”

    文澜看到鹅黄色少女,顿时笑着招手。

    鹅黄色少女听了,愣了一下,目光暗暗打量了苏阮一番,然后就迈步走了过来。

    文澜就开始介绍道:“南萍,这是苏阮,盛京府伊苏府的姑娘,文采不凡呢,我和阮阮很投机,已经成了朋友了呢。”

    文澜介绍完苏阮,又开始介绍鹅黄色少女了,“阮阮,这是南萍,刑部尚书廖府的姑娘。”

    “苏小姐好。”

    “廖小姐好。”

    两人相互对视一眼,然后客气的打了一个招呼。

    廖南萍打完招呼,就伸手去拉文澜,“文澜姐姐你快跟我过去参加诗会吧,马上就要开始了,正组队呢。顾容长公主也来了,今日要当我们的裁判呢,还准备了丰厚的礼物呢。”

    “顾容长公主!”

    文澜惊呼一声,“顾容长公主不是陪太后去五台山礼佛了吗?太后回来了?”

    “太后还要过几日才回来,顾容长公主却是昨日回来了。听闻我们举办诗会,又受刘茜郡主所托,这才过来了。”

    廖南萍解释道。

    顾容长公主虽然名声风评不是很好,都传闻公主府中养了好多面首。但是年轻的时候,却也是风靡了整个盛京的,因为其才华无双。先帝当年更是盛赞,若是顾容长公主是男儿身的话,必是状元之才。所以,诗会由顾容长公主做裁判,再合适不过的了。

    听了此话,文澜眸光顿时发亮,也是起了心思,想去的。

    但是不好将苏阮放在这里,就转身去拉苏阮,“阮阮你也跟我们一起过去吧。”

    对于古代这些个女子聚在一起吟诗作对的,她实在不是很感兴趣。但是此刻文澜,却是睁着一双眼睛,期盼的看着她,受美人所期,她一时间还真是不忍心拒绝,就点头应允了。

    文澜这就开心的拉着苏阮,和廖南萍一道往前面举办诗会的地方而去了。

    举办诗会的地方是在一处很大的空地上,周围种满了各色牡丹以及其它奇花异草,中间的空地上临时搭了起来,挂上了精致的灯笼,点缀了鲜花,摆了长桌,桌子上摆着新鲜的水果和点心。周围有乐师弹琴,悦耳的琴声,叮咚传来,其中还夹杂着少女们的欢声笑语,倒是这秋日里难得的一道风景线。

    廖南萍带着文澜和苏阮到了一边空着的桌子旁边坐下,顿时就有好些个小姐和文澜打招呼。

    文澜出自文国公府,身份清贵,本身又是才貌双全,自然是受人追捧的。

    此刻好些个小姐却是好奇的打量着苏阮,不明白苏阮怎么和文澜呆在一块了。文澜看去很好相处,但是真的想和她亲近,却是不容易的。这苏阮何德何能,怎么就入了文澜的眼了?

    “顾容长公主到!八公主到!刘茜郡主到!”

    有太监尖细的声音传来,众闺秀顿时起身迎接。

    苏阮也起身,微微低着头,耳边听到有脚步声朝着这边而来。

    “免礼吧。”

    一道魅惑的声音响起,未见其人,只听这一把声音,都觉得身子酥了半边。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