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免礼吧。”

    一道魅惑的声音响起,未见其人,只听这一把声音,都觉得身子酥了半边。

    众人起身,重新落座。

    顾容长公主坐到了中间首位之上,八公主西陵姝和刘茜郡主分别落座于左右两边的首位。

    苏阮正好在西陵姝这边,她抬眼看了西陵姝那边,却见她正好对着自己眨眼睛,顿时一愣,对着西陵姝笑了笑。心里却是纳闷,这个八公主真是奇怪,似乎对她很亲近,上次在宫里也是这般。

    刘茜眸光一扫,也看到了苏阮,见她容貌出众,眸中快速闪过一抹暗光。她下首坐着的是常国公府嫡女常静荷看到刘茜的目光,就倾身过去,小声解释道:“郡主,那是苏阮,刚刚上任的盛京府伊的女儿。曾经和紫衣侯世子定亲,后面随太后南巡时,落入山崖,几个月后归来,其表妹也就是当初救了太后被封为端福县主的沈柔已经代她嫁入紫衣侯府了。”

    听了苏阮的履历,刘茜对苏阮美貌的敌意就消失了,讽刺一笑,“小门小户的女儿,真是不讲究。莫名在外面失踪几个月,回来就该找根绳子吊死,以正家风才是。竟然还有脸出来抛头露面,真是寡廉鲜耻。跟她身处一个地方,本郡主都觉得脏。”

    刘茜讽刺的数落了苏阮一通,然后就转开了头,再不关注苏阮了。

    这样的遭遇,这样的家世,这样的美貌,以后也就轮作美妾的命运了。

    妾侍而已,也就是一个玩意,男人的玩物罢了,太过在意就有失身份了。

    顾容长公主今日一身大红宫装,头上戴了一顶黄金打造的花冠,非常精巧,中间的位置镶嵌着一颗黄色的宝石,流光溢彩,非常的漂亮。再看其容貌,明艳非凡,妆容精致,看着一点不像是三十多岁的人,倒像是二十出头的年轻少妇。浑身上下透着一股风韵,眼角眉梢皆是风情,只是看一眼,都觉得受到了魅惑。

    顾容长公主在首位上端庄而坐,扫了扫下面两排的闺秀小姐,笑着说道:“本宫这几个月都随太后在五台山礼佛,昨日才提前回来,先为太后打点一些事务。后面刘茜这丫头听说了本宫回来,非要拉着本宫来这赏花会。本宫想着好些日子没在盛京中走动,今日就过来了,看看盛京的闺秀们如今在诗词一道上进益如何了。”

    “我们自然是很努力的,待会必不会让长公主殿下您失望的。”

    刘茜乖巧的回道。

    “既这样,那就开始吧。”

    顾容长公主点了点头。

    依旧是按照往常的规矩,分了两组,积分制度,哪组得的分数高哪组就获胜,最后再选出做得做好的一首诗,作诗的闺秀就是此次诗会的魁首。去年赏花会的魁首乃是如今的常国公世子妃夏云依,不过因为寿昌伯世子妃和七皇子的事情,她近来这些日子都称病在家,并未在外面走动了。不过常国公府嫡女常静荷,今日却是来了,只是面色也有几分憔悴,想来也是受了几分影响。

    “八公主先请吧。”

    刘茜伸手示意西陵姝先来,西陵姝也不客气,对着这一排说道:“心中已得了诗词的,就起来吧。”

    西陵姝平日里也是个不爱读书的,时间都花在看话本上了,让她作诗,还真是为难她了。可是这样的诗会她还是爱来,虽然每次都不作诗,但是她可以看别人作啊,看别人你来我往的争锋,也挺有意思的。

    西陵姝话语一落,她这一排的闺秀就相互看了起来,最后目光都落在了文澜身上了。

    文澜家世不凡,自小又是才名在外,这第一首也是至关重要,关乎士气的,别人就算心里有所得,这下也是不敢轻易上场的。免得等会风头没出到,反而惹人笑柄。

    得了大家的目光,文澜爽朗一笑,就站了起来,“文澜就献丑了。”

    “迟开都为让群芳,贵地栽成对玉堂。红艳袅烟疑欲语,素华映月只闻香。”

    文澜声音一落,当即就是一片掌声响起。

    “文澜在诗词一道上的造诣越发精进了。”

    顾容长公主也是出口夸赞道。

    “文澜既已经出了一首,来而不往非礼也,刘茜也来献丑一首。”

    刘茜起身,面上带着自信的笑意,也朗朗吟诵出声,“剪裁偏得东风意,单薄似矜西子妆。雅称呼话中为首冠,年年长占断春光。”

    刘茜这一首出来,现场也是安静了一瞬,接着洋洋洒洒的掌声。

    “看来刘茜这段时间可没少下苦工啊,这首诗意境高雅,极为不错,乃是夺魁之作。”

    顾容长公主出声夸赞,话语之中表明若是没有精彩绝艳的诗词出现,这首当是夺魁之作了。

    “谢长公主殿下夸赞。”

    刘茜面容之上都是飞扬之色,眸中笑意满满,心中暗暗想着,母亲找人做的这首诗果然不错,定然能够帮她夺得魁首之位的。

    “刘茜和公主殿下比起来,还有非常长的一段路需要走。只是近来在诗词一道上花费了不少时间钻研,功夫不负有心人,倒是让刘茜得了这样一首。”

    刘茜说话颇为谦虚,顾容长公主满意的点了点头。

    前面有了文澜和刘茜两首珠玉在前,后面其它闺秀小姐出的诗就有些不够看了。

    就这样一轮一轮的过去,最后西陵这边就剩西陵姝和苏阮还没发言过了。

    对面的刘茜此刻志得意满,目光暗暗扫了西陵姝一眼,心中忍不住讽刺的想到,这个西陵姝也不知道怎么入了皇后姑姑的眼,其它的却是一无是处,平日里不学无术,连个诗都不会,每每还爱来凑热闹,真是丢人现眼。刘茜素来和西陵姝不和,此刻就忍不住要刺上两句了。

    “八公主不来一首吗?”

    刘茜笑盈盈的看向西陵姝。

    西陵姝正吃糕点呢,听到刘茜的话,转过头来,看向刘茜,心里暗道,这个刘茜也不知道找谁做了一首诗,这就自信心膨胀了,竟然敢公然挑衅她。平日里两人也是不合,不过她到底是皇家的公主,又得明帝和刘皇后的喜欢,刘茜平日也是要让她几分锋芒的。今日被顾容长姑姑夸赞一句,就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本来是想要来一首的,但是此刻看到刘茜你的脸,本公主的诗兴就没了。”

    西陵姝才不会惯着她,一句话就狠狠的给她怂回去了。

    刘茜听了这话,面容都忍不住扭曲了几分。

    刘茜的容貌也算是不错的了,算是个小美人,和苏阮这样的国宝级别是没得比了,就是和西陵姝文澜这样的大美人也没得比,也就能和常静荷这样的小家碧玉比一比了,因此容貌一直是刘茜不太愿意提及的。没想到,此刻西陵姝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公然踩她的脸,拿她的容貌说事,贬低她的容貌。

    刘茜顿时觉得呼吸都不顺畅了,这真是乐极生悲,她刚才好好的去挑衅西陵姝做什么,这下倒是好了。

    刘茜忍不住看向四周的闺秀,却见大家纷纷转开头去,生怕被气头上的刘茜找麻烦。刘茜看了看,最后目光就落在了苏阮身上了。

    这个苏阮到现在一首都没做,看来就是个头大无脑的草包了。

    哼,西陵姝她不能怎么样,就拿这个苏阮出出气了。

    “苏阮你今日第一次来,也不做一首吗?”

    苏阮正看戏呢,没想到战火就烧到自己身上来。

    她轻轻眨了眨眼睛,真的没听错,要让她作一首?作诗她是不会的,但是她会借鉴啊。随便拿出来一首,就能够秒杀刘茜之流。她实在不想要出此下策啊,免得将刘茜给打击得颜面无存。

    “还是不要了,我第一次来,还是多听听大家的,已经进步良多了。”

    苏阮弯唇一笑,眉目精致,好看得紧。

    西陵姝此刻糕点也不吃了,全身一震,特么的刘茜不要命了,挑衅她就算了,竟然去骚扰大嫂,这是不要命了吗?

    大魔王的心上人都敢去惹,也不怕大魔王给她丢蛇毒里去。嗯嗯,想想,大魔王真的做出来的。

    不过,想到大魔王前面的交代,让自己好好照顾苏阮,不能让苏阮被欺负,顿时全身都戒备起来,双眸顿时聚集了凌厉的刀锋来,直接看向刘茜,一副要随时冲上前去和她干架的样子。

    刘茜正不爽呢,猛然感觉到一股凌厉的冰冷的视线传过来,顿时顺着视线看过去,诧异的看到西陵姝正恶狠狠的看着子,被那凶狠的视线惊了一下,刘茜身子忍不住一抖,心里忍不住暗骂道,这西陵姝有毛病,自己这会也没针对她,她怎么这样看着自己,活像是要撕了自己一样。

    不管她,对付一个盛京府伊的姑娘罢了,她刘茜还不是随手捏死。

    刘茜不怕死的继续看向苏阮,“苏阮你这是不给本郡主面子了?本郡主让你做,你能拒绝吗?”

    刘茜这会直接用上了郡主的身份,压向苏阮。

    苏阮心中也动了怒气,这个刘茜简直像是一条疯狗一样,每次遇到,都是无缘无故的想要咬人,虽然还没有对她造成困扰,但也是烦人得紧。牙齿倒是锋利得狠,想要咬人啊,苏阮心里有些兴奋的想着,她要找个机会废了那刘茜的牙齿,看她以后还怎么乱咬人。

    不过当下,还是先将刘茜怂回去。

    这是她要让自己作诗的,既然自己将脸送上来了,她不打,岂不是太不给面子了。

    “刘茜好大的面子啊,那本宫现在也让你作诗,作十首,你要是不做,就是不给本宫面子。”

    苏阮还没说话呢,那边西陵姝已经忍不住,先就怂上了刘茜。

    刘茜听了,一口血差点没喷出来。这个西陵姝怎么回事,她这下又没惹她,她在那里激动生气个什么劲。

    “公主殿下说笑了。”

    刘茜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来。

    西陵姝却是分毫不让,目光不善的看向刘茜,目光带着嘲讽和怜悯。

    可不得怜悯嘛,这刘茜也不知道是不是脑袋不好使,竟然敢用身份去压大魔王的心上人,这不是找死吗?比身份,谁能比得上大魔王,可不是以卵击石。

    苏阮心中就纳闷了,这个八公主怎么好像很维护她,生怕她受到欺负一般。

    刘茜这回心里也有几分后悔,刚才就不该开口去撩西陵姝,这下被抓着不放,着实气人。

    刘茜不说话了,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大家都以为就此过去了。谁知道,这个时候,顾容长公主却是说话了,“苏阮是吧,长得真是好生美貌。本宫只是看了一眼,魂都差点被勾走了。”

    苏阮心头一紧,顾容长公主的话语软软的,带着几分撩人,落入她耳里,却是莫名的带上了几分阴冷,她有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

    在座的有听闻过顾容长公主和苏仲轩之间恩怨的,顿时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看向苏阮。

    苏阮原本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也没人注意到。谁知道被刘茜一针对,加上其出色的容貌,倒是打眼了起来,竟然吸引了顾容长公主的注意了。

    “谢长公主殿下夸赞。”

    苏阮微微垂下了头。

    顾容长公主轻轻一笑,接着说道:“刘茜说的也有道理,既然来了,就作一首吧,看别扫兴了。”

    顾容长公主这话是在帮刘茜了,暗暗指苏阮刚才没有立刻答应是在扫兴。而且此番,顾容长公主开口了,她也拒绝不了。

    苏阮心里暗惊,这个顾容长公主似乎看她不顺眼。

    西陵姝面色一变,如果是刘茜她还能帮着怂回去。但如今是顾容长公主,她也无可奈何了,只能焦急的看向苏阮,想着大魔王喜欢的人肚子里应该有一点墨水吧?

    苏阮看着大家此刻都看向她,知道这首诗是一定要做的了。

    好吧,既然这些人一个个都要来找虐,那她就成全她们吧。不然,岂不是辜负她们的一片好心好意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