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回禀元宝公公,在下是奉八公主的命令来找太子殿下求助的,说是太子殿下的心上人如今正被顾容长公主刁难呢。”

    翠微的话语落下,元宝惊诧得手上的浮尘都掉了,嘴巴张大。

    太子殿下的心上人?

    “翠微这玩笑可是开不得,太子殿下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

    就是刘茜郡主,太子殿下一个不高兴,都能让人扔出东宫的。

    翠微面上一苦,心内也是纠结,“这是八公主让奴婢过来禀报的,还说此事事关重大,迟了太子殿下怪罪下来,谁也担待不起的。”

    听了翠微的话,元宝眉头狠狠皱了起来。八公主也不是那等会胡闹的人,只是传个话罢了。

    元宝想好了,就道:“翠微你在这里等会,我这就进去给太子殿下禀报。”

    “嗯,多谢公公了。”

    翠微连忙福身感谢。

    元宝这就进了正殿,此刻太子殿下正在看书,看神情心情尚可的样子。元宝轻步走到西陵漠身边,小声禀报道:“启禀太子殿下,刚才八公主身边的宫女过来递话,说是太子殿下您的心上人正被人刁难,让您赶紧去救场呢。”

    元宝的话语方才落下,西陵漠手上一个不稳,手上握着的书瞬间碎成粉末,反应着此刻握书之人的内心情绪是何等的激烈。

    元宝大惊,忙跪下了身子,“太子殿下恕罪。”

    元宝想着就不该乱传话,这一听就是无稽之谈,这下可是把太子殿下给惹怒了。

    西陵漠没有理会元宝,猛然起身,大步的就往外走去。

    元宝不明所以,也起身,忙小跑跟上。

    西陵漠回了寝宫,从架子上取下自己的宝剑,提着剑,上了马,就一路狂奔出去了。

    元宝只来得及看到一阵尘土飞扬,然后整个人就不好了。

    看这架势,太子殿下真的有心上人了!

    而且,此刻太子殿下的心上人还正被人刁难着。

    哎呦,东宫就要有女主人了,以后可是热闹了。有了女主人,很快就会有小主人的。

    想到东宫以后热热闹闹的场面,元宝的面上当即笑成了一朵菊花。

    西陵漠提着剑骑着马快速的出了宫,一路就往牡丹园而去了。他有派人在苏府之中,虽然没有监视苏阮的一举一动,但是对苏阮的行程都是了解的,因此一路没有迟疑的就往牡丹园而去了。

    到了牡丹园,恰好就看到了抬着昏迷的顾容长公主,匆匆上了马车,一路往回赶的画面。

    他交代过西陵姝,不能让人欺负了苏阮去。今日在牡丹园里,西陵姝都抗衡不起,需要搬他出来才能解决的人,那就只有顾容长公主了。可是,刚才看到的顾容长公主可是昏迷了。

    威胁源头已经离开,也没看到苏阮,西陵漠倒是稍微放下了心,身子一跃,就掠到了旁边的酒楼之上,坐下的神驹则是打了一个响鼻,溜溜达达的就走开了。

    西陵漠才上去,那边西陵姝拉着苏阮也出了牡丹园。

    西陵漠站在窗边,目光一寸寸的扫着苏阮全身上下,见身上面上并无半分不妥,才算是放下心来。

    ……

    却说沈柔陪着邓少娴回了武平侯府,找了太医来看,症状并没有改善,还是忍不住不停的放屁。

    邓少娴从出生起就被人捧在手心里,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当即奔溃的扑在武平候夫人刘琇怀里大哭出来。

    “娘,女儿以后还有什么脸出门啊。”

    刘琇抱着小女儿,心里疼得不得了,“娴儿莫要着急,娘在呢,娘会帮你解决的。”

    刘琇是一个如水一般的美人,即便生了两个孩子了,身姿还如少女一般,容貌精致无双,和邓少娴站在一起,就好像是姐妹一般。

    刘琇是当今刘皇后的妹妹,也是镇国公府最漂亮的姑娘。一入武平侯府,就恩宠无数。

    此刻,刘琇的话语温柔如水,带着一股安抚人心的力量,邓少娴倒是安静了几分,只是还是忍不住满面难堪。

    噗!噗!噗!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情绪激动,邓少娴这下放屁放得更大声,更快了。

    顿时,邓少娴又羞又气,气血一涌,人就晕了过去。

    刘琇当即大惊,忙喊人,“管家,速速去将太医院院首给我请来。”

    又是一通忙乱,等到太医院的院首来了候,刘琇已经不再放屁了。太医院院首诊治了半天,什么也查不出来。而邓少娴也醒了过来,太医院院首就满面疑惑的走了。

    邓少娴这回真是里子面子都没了,而且还闹不明白是为什么,身子没任何毛病,这会也是正常得很。

    “娴儿你放心休息吧,这件事情娘会帮你摆平的,不会有人乱说话的。”

    刘琇已经查清楚了当时在场的闺秀,都是几个官位不高的,倒是无妨,让管家安排处理一番就是了。

    有了刘琇的保证,邓少娴才算是安心了,闹了一天了,就累得沉沉睡去了。

    这边邓少娴才睡过去,邓少娴的嫡姐,如今的成王妃邓心岚也过来了。

    “娘,小妹如何了?”

    刘琇看到邓心岚过来,面上顿时满是高兴,快走几步,握住邓心岚的手,“你怎么过来了?”

    “我听说小妹身体不适,就过来看看。”

    邓心岚继承了刘琇的美貌,是武平侯府的明珠,眉目如画,知书达理,一年前嫁给了明帝的第三子,已经被封王的成王殿下。

    “娴儿已经没事了,这会累了睡下了。”

    邓心岚听了,微微皱着的好看的眉才算是松开了。

    刘琇看不得邓心岚皱眉的样子,伸手拉她去了自己的房间,让她在一边坐下,眉目溢满温柔,细细的看她。

    仔细的看她的一眉一眼,似乎怎么都看不够一般。

    “心岚。”

    刘琇伸手摸了摸邓心岚的脸,眸中是一种极为复杂的情绪。

    邓心岚莫名的心里有种很奇怪的感觉,感觉娘此刻不是在看她,倒像是透过她在看别人一般。

    真是奇怪了,邓心岚甩开这种古怪的念头。

    “额……”

    刘琇不知道引动了什么心绪,突然犯了心疾,忙伸手捂住心口的位置,瞬间面色发白,喘不上气来。

    看到刘琇这样,邓心岚当即面色大变,忙起身找了药丸,取了水喂刘琇吃下。刘琇慢慢的才顺过气来,眸色闪动,就不去看邓心岚的面容,而是有些难受的捂住心口,笑着道:“心岚,娘这下有些不舒服就去休息了,你去看看你爹吧,他最近也挺想你的。”

    “嗯,娘你好好休息。”

    邓心岚这就起身,出了房间,一路要往武平候的书房而去,却是在半路上遇到了沈柔。

    沈柔看到邓心岚,忙行礼,“沈柔给成王妃请安。”

    “免礼。”

    邓心岚温和道,伸手亲自扶起了沈柔,细细的看了看她,笑着道:“我常听少娴说起你,说你们两个一直要好呢。”

    “能够有少娴这样的朋友,是沈柔的福气。”

    邓心岚见沈柔说话温温柔柔,性子柔弱的样子,倒是心生几分怜惜,就拉着她的手到一边说话,“你和那苏府的事情,我也听说了。我知道你是委屈了,你当初舍身救下太后,可见是个心性纯善的,定然不是别人说的那样。”

    沈柔眸色一动,眼角就红了,再说话的时候,就有了几分哽咽之声,“谢谢王妃的理解,她终究是我的表姐,我一直记着当年苏府收留的情谊,想着忍忍就过去了。只是,今日却因为我,让少娴受了气,却是不该的。”

    邓心岚当即变了脸色,“今日究竟是怎么回事?”

    关系她妹妹,邓心岚自然是不会轻易作罢的。

    沈柔这就慢慢说来,“今日和苏阮再牡丹园门口遇见,苏阮见我说了些难听的话,却是被少娴听到了。少娴气不过就和苏阮起了挣扎,再然后少娴身子就不舒服了。这一切都怪我,王妃不要怪表姐,想来表姐不是有心的。”

    话语轻巧的就说邓少娴的不适是苏阮造成的,沈柔微垂的眼眸中满满都是恶意。

    “你是个好的,不要多想,也陪了少娴一天,回去休息吧。”

    “嗯。”

    沈柔看效果达到了,也不多留,起身就离开了。

    邓心岚坐在原地,眸色涌动,里面冷光闪烁,嘴角露出一个嘲讽的笑意来,轻声道:“一个盛京府伊的女儿罢了,轻易的就能碾过去……”

    话语随风散落,邓心岚精致的眉眼依旧是那般温柔。

    ……

    西陵漠去了公孙策的府上,当时公孙策正在沐浴,就被西陵漠给拎了起来。

    公孙策只能默默的将血咽下去,然后乖乖的赶紧披上衣服,去了花厅,就见西陵漠正斜的倚在桌子上,在喝茶。

    “太子殿下大驾光临,真是让寒舍蓬荜生辉。”

    “废话不用多说,本宫就问一句,今日顾容长公主的事情知道吗?”

    公孙策嘴角一抽,特么的又是为了苏阮。

    “已经知道了。”

    公孙策老老实实的回答。

    西陵漠突然袖子一抖,雪光一闪,然后冰冷的剑锋就已经压上了公孙策温热的脖颈了。

    公孙策差点没吓跪,目光惊恐的看向西陵漠,“太……太子殿下,你这是要干嘛?”

    西陵漠看着公孙策惊惧的模样,手腕轻轻一转,刀锋在公孙策的脖子上擦了个来回,然后手腕一抖,软剑就收了回去。

    一切,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可是公孙策感受着背上的凉意,以及额头上细细密密冒出的汗水,知道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

    西陵漠看着公孙策,凉凉的说道:“既然知道了本宫的太子妃被人欺负了,你却什么都没做,还有心情洗澡?这是在蔑视本宫的吩咐吗?”

    公孙策心里好像是被千军万马碾压而过,心里狂吼,太子妃今天哪里被欺负了,风光得很好吧。倒是顾容长公主被下了面子不说,还突然昏倒了,至今查不出原因,这会正愤怒的在公主府里狠狠砸东西呢。

    当然这些话,公孙策也只敢在心里想想就是了,面上却是自责的神情,“是属下没有做好。属下愚钝,还请殿下示下。”

    看到公孙策认错的态度良好,西陵漠面上神色好了一些,这才道:“那顾容长公主如今身边不是有一个很得宠的面首,叫长生的。”

    “是有这样一个人。这长生跟在顾容长公主身边五六年了,很得顾容长公主的喜欢。这五六年,顾容长公主也再没找别的面首了,倒像是被这个长生收心的样子了。”

    “你给我好好查查,一个月之内,我总要看到顾容长公主心如刀割的样子。”

    公孙策:“!”

    公孙策此刻心里都忍不住可怜起了顾容长公主来了,惹谁不好,偏偏惹未来太子妃。这下可好了,才被未来太子妃啪啪打脸,这边还有后续呢。而那未来太子妃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今日就靠一张嘴将顾容长公主给驳得哑口无言。真不知道这两人要是凑到一块,会是如何厉害?

    是双剑合璧,横扫天下吧。

    “以后给我警醒一点,看到太子妃欺负别人,给我暗地里帮着加倍欺负。要是看到太子妃被别人欺负,不用请示本宫,晚上直接将人宰了都可以,一切都有本宫给你做主。”

    公孙策心里留着宽面条泪,他是一代军师啊,为何现在轮为一个女子的管家,专门料理后事。

    “是,公孙策定然不辱使命。”

    公孙策却是反抗不得,老老实实的领了这个命令。

    西陵漠满意了,心里舒服了,背着手出了公孙策。抬头看着天上月色皎洁,就突然很想念小心肝,脚尖一点,就朝着苏府的方向而去了。

    到了苏府,熟门熟路的赶到了苏阮的院子。

    远远的,暗十一就看到自家主子来了,顿时老老实实的去看门了。

    西陵漠对暗十一的表现很满意,点了点头,表示赞赏,然后人就继续往里走,寻着气息,入了一个房间,耳边是水声涌动,目光往前一看,竟然是小心肝在洗澡……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