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西陵漠循着气息入了一个房间,耳边水声涌动,叮咚撩人,走得近了,仔细一看竟然是小心肝在洗澡……

    西陵漠面上顿时闪过一抹红色,眸光闪了闪,脚步倒是停了下来。心里暗暗想着,他怎么可能是那种偷窥的小人。他堂堂西陵国太子,行的端坐得正,自然是做不出小人行径的。

    于是西陵漠在原地站了一会,眉目严肃沉稳,一派君子风范。一个屏风的距离,他却是不动分毫。只是耳边缭绕着叮咚的水声,像是一根羽毛一般,挠得他心痒痒。

    突然,他嘴角露出一个笑容,面上尽是邪肆的表情。

    他有什么好避讳的,里面洗澡的小心肝,他哪里没看过。小心肝身上的每一寸肌肤,他都看过,品尝过。如今小心肝在洗澡,他正该在一旁守护才是,免得被什么宵小之辈给看了伤了怎么办。

    西陵漠遂很自然的迈步,走到了屏风旁,从侧面看到了令他血脉喷张的画面。

    只见浴桶之内,水汽氤氲中,苏阮的面容若隐若现,凝脂一般的肌肤,像是会发光的白玉一般。

    这画面,太有冲击力了。

    西陵漠只觉得一股热血往上涌,然后就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液体从鼻端溢出。他伸手一摸,手上湿漉漉的,放到眼前一看,面上满是震惊之色。

    他竟然流鼻血了!

    这幅样子,怎么能让小心肝看到。

    西陵漠一紧张,忙就转身,想要离开这里,脚下却是没有注意的碰到了桌角,发出了一声响动。

    “什么人!”

    里面正悠闲靠在浴桶里,闭着眼睛休息的苏阮猛然睁开眼睛,清凌凌的猫瞳里面满是凌厉,怒喝一声。

    西陵漠当即运起轻功,嗖的一下就从窗户里飞掠出去了。

    此刻苏阮也是快速的批上了衣裳,头发湿漉漉的披散在肩头。她快步走出屏风后,只看到大开的窗户,房间里面空荡荡的,并无半个人影。她抬脚跟到窗边,院子中也是没有半个人影。一阵秋风吹来,带着淡淡的凉意,苏阮微微眨了眨眼睛,嘴角轻轻的抿着。

    而此刻,在院子里面一颗桂树后面,西陵漠正和暗十一一起蹲着。

    “太子殿下,你……”鼻子流血了……

    暗十一语气轻颤,语气里面带着莫名的兴奋,却又极力压制着。

    西陵漠顿时眉目一横,眸色凌厉,一双眼眸比此刻的夜色还要暗沉。

    “去给我弄一只死的动物来。”

    西陵漠淡淡出声。

    暗十一连忙领命转身赶紧去找动物了,至于死的什么的,抓回来弄死就好了。

    独留下西陵漠蹲在树下,莫名惆怅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想想都忍不住汗颜,他也太没出息了,怎么就激动得流鼻血了,还大失分寸。

    他真是栽在小心肝手上了,不过即便如此,他也甘之如饴。

    西陵漠这边还没惆怅完呢,那边暗十一已经提了一直猫过来了。

    西陵漠转头看暗十一,见他手上提着一只黑色的猫,这只猫腿上有伤,正涓涓的流血。

    “嗯,就放在这树下吧。”

    是死是活,就看这只猫的造化了。

    西陵漠说完,转身就离开了,实在不想继续蹲在这里了。

    暗十一看着旁边趴着流血昏迷的黑猫,再看看自己,顿时觉得无限悲凉,只能老老实实的继续守着了。

    而此刻房间中,苏阮再窗边站了一会,一无所获之后,轻轻皱了皱眉,难道是自己想多了。

    她有些疑惑的转身往回走去,脚步却是猛然顿住,目光落在一处,地上一滴鲜红的血迹之上。

    这是鲜血,而且是刚刚流的。

    那么,刚才并不是错觉,真的有人来过。而这个人又快速的离开了,从窗户上离开的。

    这个人来意欲何为?

    而且苏府虽然不能说戒备森严,但是等闲的宵小之辈也是不容易进来的。

    苏阮轻轻咬了咬嘴唇,这件事情要不要告诉苏仲轩。说了,怕是苏仲轩要担心自己,毕竟刚才是沐浴的时候发现的。不说的话,又怕被那小人趁机逃脱了。

    苏阮想了想,还是开了门,叫了香桃起来,又喊了院中的婆子和护卫,在附近搜查,暂时先不要惊动府上其他人。

    “小姐,在树下发现一只受伤的猫。”

    苏阮正负手站着,听到声音,转过头来,就看到香桃正抱着一只昏死的黑猫过来。

    猫?

    而且这只猫的腿还受伤了。

    若是猫的话,确实有可能。

    “刚才在哪里发现猫的?”

    苏阮轻声问道。

    “在桂树下面。”

    苏阮就走到桂树下,果然发现桂树下有点点血迹,接着她又顺着血迹的方向找过去,就到了房间的窗上。

    看到完整的一条线,苏阮才算是放下心来,转头看向黑猫的眼神,倒是柔和了下来。

    “小姐,这只猫长得真好看。就是腿受伤了,流了好多血。”

    苏阮轻轻一笑,“那你就养着吧,也不缺这只小猫的一口吃的。”

    香桃当即乐了,喜滋滋的抱着猫,但看着昏迷的猫,面上又出现了苦色,“可是小姐,这只猫能活吗?”

    听了香桃的话,苏阮就凑近了一些查看黑猫的伤口,取出银针,在黑猫的身上扎了几针,黑猫喵呜一声慢慢醒了过来,腿上的伤口也不再流血了。

    香桃在一边看得惊诧无比,忍不住赞叹道:“小姐,你好厉害。”

    “你将黑猫抱回去,小心的给它伤口包扎一番就没事了。”

    “嗯。”

    香桃点了点头,抱着猫就下去了。

    苏阮折腾了这么一会,也是累了,回了房间去休息了。

    当院子里面重新安静下来的时候,暗十一就从树上下来了,重新蹲在树下,默默的看着地上的血迹,心里郁闷,太子殿下行那偷香窃玉的事情,他却还要帮着善后,想想真是心塞塞。

    ……

    此时,长公主府中,顾容长公主终于醒过来了。

    “本宫这是怎么了?”

    刚刚转醒,顾容长公主尚有几分迷糊,遂伸手揉了揉额角,奇怪的问道。

    顾容长公主身边的连嬷嬷上前小声禀报道:“公主殿下今日去牡丹园的赏花会,在诗会的过程之中,不知为何突然就昏迷了。”

    听到牡丹园,赏花会,诗会这几个字眼顾容长公主顿时脑中就浮现了无数画面,事情也变得清晰起来,顿时面色就沉了下来。

    想起来了,她刚要将那个讨厌的苏阮带回府中来,却没想到人就昏迷了。倒是便宜苏阮了,也便宜了苏仲轩。

    这么多年了,她心中还是忘不了苏仲轩。到如今也不知道这一直残留在心底的究竟是恨是怨是不甘,还是当初的心动和喜欢。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唯一肯定的是她心中放不下,必须找个出口宣泄,否则总有一天会被逼疯狂的。

    “那个小贱人,倒是好运气。”

    顾容长公主恨恨的念着。

    “是谁惹顾容生气了?”

    正在这个时候,一道清雅温和的声音响起,仿若清潭之水,缓缓流淌,只是闻之,就有种让人心旷神怡的感觉。

    顾容长公主听到这声音,原本带着怒意的面上也是瞬间若春风化雨一般,出现了暖色来。她转头,看向门边,就看到一个白衣男子缓缓而来。

    这个男子面容倒是普通,顶多只能算是清秀,但是一双眼眸却是特别,黑白分明,极为澄澈透明。

    “长生你身子不好,怎么穿得这样少?”

    顾容看到长生身上竟然只穿了薄薄的衣裳,面上顿时满是担忧和不赞同的神色。

    “这几日都在吃药,感觉身子好一些了,今日天气暖和,倒是还好。”

    长生缓缓走到顾容长公主床边,在她身边坐下。

    顾容长公主伸手摸了摸长生的手,发现还是暖和的,才算是放下心来。

    而长生也是温柔的伸手,摸了摸顾容长公主的头发。

    顾容长公主顿时如小女儿一般,面上露出了娇羞的神态,一双眼眸亮晶晶的,里面满是满足。

    “人还有没有觉得哪里难受?”

    “没有了。”

    顾容长公主摇了摇头,心下也是奇怪,她为何会突然晕倒,御医来了也没有查出具体原因。

    “我没事,只是被一个性子刁蛮的小丫头给气到了。我久未回盛京,却是没想到现在的小姑娘都嚣张难管成这样子了,做错事了,还强词夺理,不肯认错。”

    顾容长公主想到苏阮那明艳的容貌,非凡的才华,眸中快速闪过一道暗芒,然后轻笑着慢慢说了这些话。

    长生面上一如既往的温和,轻声道:“无须操心这些,不如明日我们去城外护城河边看荷花吧。”

    “好。”

    顾容长公主笑着点了点头,对于长生的要求,她总是没有不应的。这几年来,因为有长生在身边,她性子的暴虐和疯狂倒是压制了一些。长生就像是一抹温柔的阳光,温暖了她孤寂黑暗的人生。对于长生,她不知道是爱情,还是对于温暖的依赖。

    只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长生在她身边,她喜欢现在的生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