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偏殿之中,萧泰紧紧的抱着李锦,两人面上皆是惊惶之色。

    此事,怎么会惊动太后的?

    “萧哥,这可如何是好?”

    李锦从未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就算是和萧泰私奔,也是一时头脑发热,用尽了此生最大的勇气了。此刻被抓到了慈宁宫,李锦只觉得浑身发冷,忍不住瑟瑟发抖。

    萧泰也怕得不行,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呢。他只是不满母亲的安排,想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

    “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

    这话既是在安慰李锦,也是在安慰自己。

    李锦却是吓得不敢合眼,萧泰也好不到哪里去,这一夜两人就是硬熬着的。

    东宫之中。

    元宝正在禀报慈宁宫的事情,“两个人被太后关押在偏殿,暂时没有要审理的意思。今日有人进献了一张治疗头痛的方子给太后,太后还召了太医院院首去慈宁宫回话。一个时辰后,太医院院首更是亲自煎了一碗药端给太后,太后服下后半个时辰,就打赏了身边的大太监李福祥。”

    元宝禀报完就退到了一边,垂首恭立。

    西陵漠默默的把玩着手上的一块白玉佩,眸中隐隐有柔光流动。

    那方子,乃是他家小心肝进献的,想来是要以此诊治之恩,救下那李锦了。这样看来,他倒是不急着出手了,先看看小心肝要如何做,他在背后帮助善后就是了。重要的,是要让小心肝高兴。

    “继续盯着,务必保证李锦的安全。至于那个萧泰,听天由命了。”

    西陵漠很是看不上那个萧泰,身为一个男人,不能明媒正娶自己心爱的女子,就带她去私奔,这不是害了心爱之人一生。而且那个长宁伯府也不是什么好去处,一群豺狼虎豹的。李锦那样温柔娴静的性子,进去了,怕是要被啃得骨头渣子都不剩。这样正好,趁此机会,斩断了这段孽缘,以后再帮李锦找个好归宿。

    哎,想想他堂堂一国太子,素来杀伐果断,如今竟然在这里帮人家操心这种事情。但是只要能让小心肝高兴,这些小事就是大事了。

    次日,辛太后醒来,神清气爽,头也不痛了,整个人看去非常精神。

    辛太后坐在镜子前,看着自己眉目舒展,顿时笑道:“那药方当真神奇,才吃了一副,我这头痛的毛病就给治下去了。”

    “也是太后福气大。”

    李福祥在一边笑着接话道。

    “就你嘴巴甜。好了,去把那个进献方子的人给我传进宫里来,哀家要见见。”

    “老奴这就去办。”

    李福祥知道这会的药方没进献错,昨日也是得了太后的赏了,今日面上神色也是极高兴的。这下就笑着出去了,叫人将小凳子给喊到身边来。

    小凳子也是在慈宁宫里伺候的,昨日的事情也已经是听说的了,顿时笑眯眯的凑到李福祥跟前,“干爹,这会可是又得了太后娘娘的夸赞吧。”

    “嗯,你小子倒是办了件不错的差事。”

    “这还不是干爹您领导有方。”

    小凳子嘴里跟抹了蜜一样,说的话总是让李福祥心里舒服,所以格外疼这个干儿子。

    “好了,说正事吧,这个药方你是哪里得来的,太后要见药方的主人。”

    “干爹您且在这里喝茶吃点心,小凳子这就去找人,肯定帮您把事情办得妥妥的。”

    李福祥受用的坐了下来。

    小凳子也不耽误,转身就出去,让给他送方子的人送消息了。

    半个时辰后,消息就到了赵六手上。

    赵六立刻去见了苏阮。

    “小姐,太后要见你。”

    苏阮手上正拿着一把团扇,轻轻的摇着玩,听到赵六的话,眸中顿时露出了笑意。

    太后这是上钩了,以后可就得指望着她活了!

    “嗯,我这就进宫去。”

    表姐在宫里,不可多耽误,还是要先将人救出来再说。至于那个什么萧泰的,她觉得直接杖毙是最好的了。

    而此刻,一大早在宫里,刘皇后就带了武平候夫人刘琇和长宁伯夫人邓氏去给太后请安了。

    彼时太后刚用完早餐,心情尚好,就想起了被关押在偏殿里的两个人了,就让人去带了上来。

    萧泰和李锦一夜难眠,此刻直接被拉过来,跪在太后面前,两人都是匍匐在地上,以头磕地,不敢直视辛太后的容颜,在盛世皇权之下,瑟瑟发抖。

    辛太后看到两个人这幅怯弱不敢的样子,心里就生了几分烦躁出来。

    “萧泰,李锦,你们为何私奔?”

    辛太后威仪的声音淡淡响起。

    这话一出,萧泰和李锦绣偷偷对视了一眼,然后两人眼眸之中立刻出现了坚定的神色,萧泰这就禀报道:“回禀太后娘娘,小人和李锦真心相爱,此情清清白白,并无半分苟且,日月可鉴。”

    萧泰的话语方才落下,就有宫人进来禀报,“回禀太后娘娘,皇后该娘娘带着武平候夫人和长宁伯夫人过来请安了。”

    听到这话,萧泰的身子微微一僵。

    “传。”

    辛太后口中传出一个字。

    萧泰和李锦依旧跪着,耳边却是又脚步声传来,越来越近,直到在她们身边停下。

    “臣妾给太后娘娘请安。”

    “臣妇给太后娘娘请安。”

    刘皇后带着刘琇和邓氏进了内殿,当即福身给辛太后请安。

    “皇后不必多礼,坐吧。”

    刘皇后就在辛太后的下首位置坐下,刘琇和邓氏则是在一边恭敬的立着。

    刘皇后心疼的看了刘琇一眼,小妹自小身体就弱,生了心岚之后,更是越发柔弱了,那柔弱的身姿,如画的眉目,让人看着就心疼,想要好好呵护。刘皇转头看向太后,柔声道:“回禀太后,臣妾的小妹身子柔弱,不知能否给赐座?”

    辛太后今日因为人舒坦,精神也好,也就不在这小事情上多和刘皇后为难了,唇瓣微启动,吐出两个字,“赐座。”

    立刻有小太监搬来了座位,刘琇缓缓坐下,朝着刘皇后的方向抿唇一笑,一双漂亮的水眸之中满是感激。

    刘皇后面上也露出了笑意来,她待这个妹妹,始终一颗真心,呵护有加。

    邓氏偷偷看了刘琇一眼,心里冒酸,这个刘琇命真的不是一般的好。出身镇国公,自小受尽宠爱。入了武平侯府,也是被武平候捧在手心里的。进个宫,还有刘皇后关心爱护。要说这个刘琇有什么不顺心的地方,大概就是身子弱,不能给武平侯生一个儿子了。就这,武平侯也不曾纳妾,依旧是一心一意的守着刘琇。最近,武平候府好像在考虑着要从族中过继一个儿子来继承武平候爵位呢。

    邓氏心里想着刘琇的事情,酸得不行。

    “真心相爱?可有父母之命?可有媒妁之言?”

    辛太后目光开阖之间,尽是凌厉。

    李锦的身子瑟瑟而抖,忍不住伸手去抓萧泰的衣角。

    萧泰此刻手心全是汗,但是他是男子,此刻不说话,也未免太懦弱了,当即禀报道:“回禀太后,两家一直在议亲。”

    邓氏听到,暗暗的揪着手上的帕子,一双眼睛盯着萧泰,心里一直想着让他抬起头来,看看自己的眼色,不可在此乱说话。

    辛太后声音越发肃冷了,“既然两家在议亲,那你们两个就等着婚事商议妥当,办婚事就是了?还是你们,两个如此不知廉耻,如此等不及?”

    “不是,是母亲……”萧泰想说是母亲临时变卦不同意,要他另娶她人。只是这话说了一半,却是在心里绕了一圈。这话不能说,说了置母亲于何地?这样说了,母亲岂不是成了言而无信,出尔反尔之人?

    邓氏的心也是提到了嗓子眼,心里担心自己的儿子为了一个外人陷自己于不仁不义的境地。还好,这个儿子还是和她亲的。

    “是长宁伯夫人什么?”

    辛太后轻轻看了邓氏一眼,邓氏顿时额头就出了薄薄一层汗。

    李锦暗暗抓着萧泰衣角的手握得越发紧了,紧到指尖泛白,依旧毫无所觉。她眼睛睁开得大大的,再等萧泰的回答。

    萧泰,那夜你求我跟你一起走的时候,你说过,你永远也不会负我的。

    萧泰此刻心里也是焦灼无比,他要怎么说?

    一个是生他养他的亲生母亲,一个是愿意抛弃一切与他私奔的心上人,他要如何选择?

    他宁愿伤害自己,也不愿意伤害她们两个人!

    谁也不能伤害,那么就只有牺牲他自己了。

    萧泰这才开口道:“只是母亲喜欢的是武平侯府的三表妹,我却是心仪李锦,这才做了这样的错事。还请太后恕罪,饶过李锦,李锦她是无辜的。”

    这话一落,邓氏的心稳稳落地。有刘皇后和刘琇在,她的儿子就不会有事。只有那个李锦,已经注定了悲惨的结局。谁让她竟然敢勾引她的儿子,落得个悲惨的下场也是活该。

    李锦的手颓然放下,眸中满是不敢置信的神色,狠狠咬着自己的下唇,让眼中的泪水不要落下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