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辛太后的眸光顿时带着厌恶看向了李锦,“奔者为妾,李锦如此不自爱,不知礼义廉耻,真是丢尽颜面。”

    辛太后的话语一字一字,像是针尖一般,深深的扎进了李锦的心头,针针见血。

    李锦此刻心中满是悔恨,她为何会和萧泰私奔,闹出这样的丑闻。只是此刻后悔已经没有用,她要自己吃下自己酿造的这杯苦酒了。

    邓氏见机,趁机跪下,“是臣妇的错,是臣妇没有教导好萧泰。请太后娘娘不要怪罪萧泰,有什么惩罚全都让臣妇来受吧。”

    听到这话,萧泰心中顿时难受不已,母亲又何错之有。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好,如今竟然还要代自己受过,自己如何能够忍心?

    “不,都是小人的错。”

    萧泰连忙磕头认罪。

    邓氏眸中快速闪过一道暗光,转头看向萧泰,“泰儿,母亲已经为你定下了武平侯府的三姑娘,你为何还要和这个商女私奔?是被她所迷惑吗?”

    萧泰眼眸猛然一痛,连忙摇头,“不,不是……”

    “不是什么,你是说娘亲在撒谎吗?”

    邓氏眸中含了泪,隐忍而又痛楚的看向萧泰。

    在邓氏如斯目光之下,萧泰的心里防线渐渐奔溃,终究是溃不成军,他心头狠狠一痛,哽咽认罪,“是小人的错,是小人迷恋李锦,诱惑李锦和小人一起私奔。母亲没有错,母亲并没有和李家议亲。李锦也没有错,并没有迷惑小人。一切都是小人的错,一切惩罚都由小人来承担吧。”

    萧泰心中以为自己做出了最好的选择,最好的牺牲,既保全了母亲的颜面,又保全了李锦的名声。可是,他不会知道,他此刻的一番话,已然将李锦打入了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

    这个时代,对于女子终究是不公平的。

    听了萧泰的话,辛太后也不用再问李锦了。没有意义,私奔于女子来说,本就是一条不归路。

    辛太后略微思索一番,说道:“萧泰和李锦所犯之过,于理法不合。但念在长宁伯夫人爱子情切,萧泰也是真心悔过,哀家这次就从轻发落。”

    听了这话,萧泰心头一喜,暗暗转头看了李锦一眼,却见李锦只是安静的垂着头,异常静默的样子。萧泰倒是没有多想,只以为李锦是被吓到了。

    辛太后转了转手上戴着的碧玉手镯,垂下眼眸,漫不经心道:“萧泰做出这等与理法不容的事情,三年内不得参加科举考试。李锦身为女子,不自尊不自爱,竟然做出私奔这等有悖伦理之事,今罚杖责三十,以儆效尤,望天下女子都能引以为戒。奔者为妾,李锦既已经做出了选择,哀家且成全你,赐李锦于萧泰为贱妾,终生不可更改。”

    萧泰听了狠狠的皱了皱眉头,赐为妾,这是在理的情况。他原先心里也已经做好了这样的打算,纳李锦为妾,娶武平侯府三姑娘邓心媚为妻,既让母亲满意,又能够和李锦厮守,这是再好不过的结果。即使李锦为妾,他也一样会好好爱惜珍惜她的。只是,如今竟然是贱,终生不能更改,这实在有些过分了!且,还要杖责三十,李锦那样娇弱的身子如何能够受得了。

    萧泰就要继续和太后求情,却是被邓氏狠狠的扯住了袖子。

    萧泰疑惑的转头看向自己的母亲,却见母亲的眼眸之中满是警告和恳求。

    萧泰猛然反应过来这里是哪里,这里可是慈宁宫,坐在上面的是西陵国的太后。他和李锦私奔,惊动了太后,太后震怒下令将他们两抓回来,他和李锦在回来的路上都以为会没有命在的。如今不仅有命在,还能够继续在一起,这已然是天大的福分了,他还要再苛求什么?

    他们长宁伯府有上好的伤药,给李锦用上,没几日就会恢复的。他发誓,他以后一定会加倍对李锦好的。

    李锦此刻心如死灰,眸中的泪水终于是落了下来。

    此时此刻,她就是那个被抛弃的人!

    萧泰和长宁伯夫人两人母子情深,而她就是那个多余而碍眼的人,此刻成为了这一场私奔里最大的笑话。

    萧泰啊萧泰,你既担不起责任,又为何要误我终生?

    刘皇后依旧淡淡喝着茶,就像是看了一场戏一样。

    刘琇依旧是那副温和柔弱的样子,有些可惜的看了李锦一眼,刘琇素来都是心善的,传言不小心踩死了一只蚂蚁,都要难过几日的。

    辛太后被这样一闹,又觉得头有些难受了,挥了挥手,“带下去行刑吧。”

    辛太后的话语方一落下,立刻有膀大腰圆的嬷嬷上来,要将李锦给拉下去。

    正在这个时候,李福祥却是一脸神色怪异的走了进来。

    辛太后当即来了精神,她早上是让李福祥去找那个进献药方的人,如今李福祥进来了,看来是那个厉害的大夫来了。她当即眸光一亮,伸手招了李福祥到了跟前,“可是大夫到了,快请进来。”

    两个嬷嬷将李锦给拖了下去,李福祥也得了太后的话,紧跟着走了出去。

    慈宁宫外,一身青色素淡衣裙的苏阮,正风姿绰约的立在那里。她即便不施粉黛,也依旧美貌天成。

    听到动静,苏阮转过头来,就看到两个嬷嬷托着李锦出来,眸色顿时一冷,快步走到前面,拦下了两个嬷嬷。

    “嬷嬷且慢。”

    两个嬷嬷可是奉了辛太后的命令办事的,这才到宫门口,竟然有人敢拦路,顿时惊诧的抬头去看,就看到了清丽绝伦的苏阮,眸中皆是快速闪过一抹异色。这个漂亮的姑娘是从哪里来的,生得这样美貌,态度倒是不敢太过,“奴婢是奉了太后的命令,带李锦下去执行杖责的。”

    杖责!

    苏阮的心狠狠一拧,萧泰呢,怎么就只有表姐被下拉去杖责,那个应该负起责任的萧泰呢。

    “两位嬷嬷且等一下,暂且先别动手。”

    苏阮缓下心中的怒意,将心中的暴怒压了压,好声好气的和两个嬷嬷说话。

    两个嬷嬷却是不敢,“姑娘说笑了,太后的命令,我们这等做奴婢的,哪里敢耽误。”

    有一个嬷嬷神色之间已经有些不耐了,伸手就去推苏阮。

    苏阮伸手狠狠捏住了那嬷嬷的手腕,力道巧得狠,那嬷嬷顿时感觉到一股钻心的疼痛直接涌了上来,忍不住叫出了声来。

    原先恍恍惚惚的李锦,也是被这一声惨叫给惊醒了,她猛然的抬起头来,就看到苏阮站在她身边。

    在这样的地方,这样的时刻,猛然看到一个熟悉的亲人,李锦心中百般交集,眸中的眼泪顿时大颗大颗的落了下来,哽咽道:“阮阮,我错了,真的错了,错信了那个负心汉啊……”

    听了这话,苏阮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看着李锦心如死灰,悔不当初的模样,就知道是那个萧泰负了李锦了。萧泰的事情后面再说,当务之急是先将李锦绣救下。

    苏阮抬眸,看向李锦的身后,只见辛太后身边的大太监李福祥,此刻正满面惊愕的看着这里。

    苏阮眸色一动,当即对着李福祥说道:“李公公,能麻烦你和这两位嬷嬷说说情吧,暂缓对臣女表姐的惩罚,待臣女去和太后求情?”

    李福祥收起惊讶,笑着点头,“苏姑娘尽管进去面见太后,老奴会和她们交代好的,在苏姑娘出来之前,苏姑娘的表姐不会受刑的。”

    得了这话,苏阮才算是放下了心来,对着李福祥福了一礼,当做感谢了。

    李福祥忙道不敢,退了一步,避开苏阮的礼。

    苏阮伸手紧紧的握了握李锦的手,“表姐没事的。”

    苏阮迈步进了慈宁宫,一步一步,步步生莲,到了辛太后跟前,“臣女苏阮,给太后娘娘请安。”

    苏阮一进来,在场的人都很是惊讶。

    辛太后惊讶于苏阮的年轻,刘皇后惊讶于苏阮的到来,其她人则是惊讶于苏阮的美貌。

    辛太后的惊讶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很快的就恢复如常,“昨日给哀家诊治头痛的方子是你进献上来的?”

    “正是臣女。臣女自小熟读医书,略通医理,曾闻太后娘娘被头痛之症所困扰,遂暗下决心,潜心研读各种古籍,终是让臣女研究出了可行的方法。臣女不敢有丝毫耽搁,当即就托人送进了宫中,希望能够为太后娘娘排忧解难。”

    苏阮说话的时候,满面真诚,一双猫瞳清灵剔透,看着甚是喜人。

    辛太后听着就觉得格外偎贴舒坦,笑着道:“地上凉,快些起来,是个有心的好孩子。”

    苏阮起身,微低着头站着。

    “来,到哀家身边来。”

    辛太后伸手招了苏阮到身边来,细细打量一番,夸赞道:“真是个漂亮的孩子,真是把宫里的那些美人都比下去了。”

    “臣女这样的蒲柳之姿,不敢和宫里的贵人相比较。多谢太后抬爱了,臣女愧不敢当。”

    辛太后看苏阮虽然生得美貌,却是不骄不躁,半点不自傲,心头就很喜欢。

    刘皇后看着,却是觉得哪里都不顺眼。这个苏阮看着美貌,心眼可是不小,上次也不知道怎么的,让自己那素来对女子不假辞色的儿子下水救他,一度危及生命。醒来后,更是记不得她了。这件事情刘皇后心中一直有芥蒂,总觉得不能让儿子多接触苏阮。此番,苏阮又进了慈宁宫,明显还很得太后的喜欢,也是碍眼得很。

    苏阮突然就跪了下来,抬起头来,目光微湿,“臣女有一事相求,望太后娘娘能够网开一面。”

    苏阮这么一跪,邓氏的眼角就是跟着一跳。

    长宁伯府曾经和李府议亲,自然是将李家的亲戚关系都打听了一遍,自然是知道了这个苏阮来了。

    此刻苏阮跪在太后脚边,还说有事相求,她心头隐隐不安,但很快又镇定了下来。这个苏阮也太张狂了些,太后夸了两句,就想提要求了,不自量力。

    辛太后眸色也是微微冷了冷,却还是含笑问道:“什么事情,且说来。”

    “李锦是臣女的表姐,臣女和她感情素来要好,表姐最是温柔娴静了,自小就将臣女当做亲妹妹一样照顾,此刻臣女实在不忍心看表姐受杖责之刑。还望太后娘娘能够网开一面,让臣女代替表姐受刑。”

    辛太后不语,看了苏阮一会,这才无奈道:“李锦所犯之过,按理就算是游街沉塘都不为过的。但是看在萧泰情真意切,且有悔过之心下,才从轻发落的。如今你却又来求情?”

    苏阮心微微提了起来,她依旧跪着,腰背挺得笔直。

    辛太后的目光沉沉落在苏阮身上,周围寂静得落针可闻,大家谁都没有说话,都以为太后会发怒,会治苏阮的罪。

    太后收回目光,沉沉说道:“哀家已经下了令,此番再做更改,岂非朝令夕改?”

    苏阮暗暗咬牙,这个辛太后,如果可以,她恨不能毒杀她!她已经表现了最大的诚意,献上了诊治头痛的方子了,可辛太后却依旧这幅不可求情的模样,委实太过分了。她苏阮可以让她的顽固头痛痊愈,也会有法子让她神不知鬼不觉的暴毙。

    “但是你献方有功,哀家也不能不考虑你的求情。这样吧,李锦的惩罚暂且押后。若是你真能够治好哀家的头痛之症,李锦的惩罚就此一笔勾销。若是不能,你就是欺骗哀家,当与李锦同罚,可有异议?”

    这样的结果,虽然不是最好,但也算是在能接受的范围了。

    苏阮忙磕头谢恩,“臣女一定竭尽全力。”

    “嗯。”辛太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邓氏眉眼一沉,这个苏阮倒是有些本事,只是是不是真本事,就不得而知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