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见再没其它什么事情,刘皇后就带着刘琇和邓氏一起走了,连带着将担忧不已的萧泰也带走了。

    内殿里顿时就剩下辛太后和苏阮了,辛太后看苏阮满面担忧,就笑着拉着她的手宽慰,“你也不必太过担心,只要下次大概半月之后,哀家的头痛之症发作的时候没有那般厉害,哀家就允了你的请求。”

    听了这话,苏阮面上顿时绽放出一个笑容来,就跪下给辛太后谢恩。

    辛太后即使拉住苏阮的手,让她不用下跪,“不用多礼,你呀长得好,性子也好,一双眼睛也漂亮,哀家看了就觉得喜欢呢。”

    苏阮听了,抿着嘴角,浅浅的笑了。心中却是暗哼,这个老虞婆倒是知道恩威并施,一张一弛,自己对她明明是有救治大恩,而放了李锦于她而言只是一句话的事情,结果被她这么一弄,竟搞得自己像是欠了她天大的恩情一般。

    哼,这个老虞婆的头痛好了之后,该有其它地方不舒服了!

    就这般,苏阮给辛太后诊治了一番,稍微修正了一下方子,有给辛太后针灸了一番,这才离去。

    辛太后感受着清明的神智,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心里对苏阮看重了几分。她拿起桌子上苏阮写的方子,递给一边伺候的李福祥,“拿去给太医院,给哀家看看有无不妥,没有不妥当的话直接煎了药端过来。”

    辛太后素来就是这个谨慎的性子,所以才会在后宫之中赢到最后,李福祥一点也不奇怪,接了辛太后手中的方子就走出了慈宁宫,一路往太医院而去了。

    苏阮回了府中,就被苏仲轩给抓到了书房去。

    “爹爹找我过来何事呀?”

    苏阮有些疲惫的揉了揉额角,漫不经心的问道。

    看到她这幅样子,苏仲轩气得牙痒痒,差点没把桌子上的砚台给砸到苏阮脑袋上。但是看着苏阮那张漂亮的小脸,到底是没舍得,只能牙痒痒的瞪了苏阮一样。

    苏阮顿时无辜的眨巴着一双大眼睛,样子很萌很可爱。

    苏仲轩觉得手有些痒,好想揉一下闺女的头发呀。

    “你什么时候会医术的?”

    苏仲轩就搞不明白了,怎么女儿自从落崖回来后,整个人就变了,变得古灵精怪,聪慧灵秀起来。

    “不是和爹爹你说过了,女儿在崖底遇到了一个隐世的神医,他悉数将自己所学传授给了女儿。女儿本想着女儿之身,不好抛头露面,一直未显。只是如今,到了需要用到的时候,自然是没办法顾忌那么多的。”

    “就你还有顾忌,还不敢抛头露面?”

    苏仲轩差点没掀了桌子!

    这都去参加医药国考,都混入了全是男人的军营里了,还不敢抛头露面。

    看着自家爹爹那睥睨的神色,苏阮忙讨好的笑了笑。

    “女儿以前就很喜欢医术,一直都有在研读一些医术,那个神医也是看女儿很有天分,无师自通,所以才亲自教导了女儿一段时间。”

    苏仲轩勉强接受了这个理由,伸手招了苏阮到身边坐下,有些忧虑道:“你为太后看诊有没有把握?”

    他没想着女儿能够得功劳,只要无过就好,他也不求什么,只求女儿平平安安,幸福快乐就好。

    苏阮也是深切的感受到了苏仲轩一腔浓浓的爱女之心,语调也是变得柔软下来,“爹爹不用担心,女儿又把握的。”

    “嗯,那就好,有什么麻烦困扰就来找爹爹。”

    苏仲轩终于如愿以偿的摸上了苏阮的发顶,顿时欢喜的多揉了几下。

    苏阮嘴角忍不住抽了抽,抱怨道:“爹爹,女儿的头发都被你揉乱了。”

    苏仲轩看着苏阮乱糟糟的头发,顿时有些心虚的转开头去,扯了其它话题,“你娘做了你爱吃的糕点,你快些去吧,待会凉了就不好吃了。”

    看着自家爹爹笨拙的转移话题的行为,苏阮顿时笑了,一双猫瞳里全是星光一般璀璨的笑意。

    “嗯,女儿这就走。”

    苏阮笑眯眯的说完这话,起身拎起裙子就小跑出去了。

    看着女儿欢快活泼的模样,苏仲轩一双眸子里全是温暖的笑意。

    苏阮找了李氏,正吃着温热暖糯的糕点,李原和王氏就赶过来了。

    “阮阮!”

    王氏一双眼睛红肿,看到苏阮,顿时激动的叫了一声。

    李原虽然没有激动出声,但是眸子里的急切担忧也是明显的。

    苏阮将手中的糕点放下,起身迎向两人。

    “锦儿怎么样了?有没有……被用刑?”

    王氏几乎是颤抖着说出这话的。

    “没有,表姐只是受了点惊吓,人并没有什么事,还好好的。”

    得了这话,王氏一颗高吊着的心总算是落下了一些,眼眶忍不住又红了,“那就好,那就好。原先一直得不到消息,我是吃不下睡不着,就怕得到什么不好的消息。阮阮啊,你这回不仅救了锦儿,更是救了我们全家啊。要是锦儿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舅母我也是不想活了。还好有你,舅母都听说了,因为你进献给太后娘娘的诊治头痛的方子有功劳,所以太后娘娘才考虑酌情处理锦儿的案子。不管最后结果如何,舅母一家都感谢你。”

    王氏拉着苏阮的手不撒手,说着说着又动容的落泪了。

    苏阮忙拿了帕子帮王氏擦眼泪,宽慰道:“舅母不用担心,表姐很快就会回来的,不出两日,表姐就能够平安归来。还有舅母无须这般,我们是亲人,这些都是阮阮应该做的。”

    “阮阮……”

    王氏嘴唇动了动,满腔感激都在这一生阮阮中了。

    苏阮安抚了王氏和李原,看两人满面憔悴,眼眶深陷,怕是这两天都没吃没睡,忙让厨子准备一些好克化的食物。不到一盏茶的功夫,热腾腾的饭菜就被端了上来,苏阮劝着李原和王氏吃了一些,自己也跟着吃了一些。

    李原和王氏吃了饭就回去了。

    苏阮也是累了一天,也才吃了东西,晚饭也不吃了,快速洗漱一番,换下衣服,就扑床上睡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太累了,苏阮沉沉的就睡了下去。

    月上中天。

    一身黑衣的西陵漠轻巧的掠进了苏府,对于他来说,进苏府,简直跟逛自家后花园一样熟悉和自在。他心情很好的踱步到了苏阮的样子,暗十一已经在等着了。

    “主子,已经在周围摆了催眠的花朵了,距离很远,苏小姐应该没有感受得到。”

    “嗯。”西陵漠淡淡的应了一声,伸手挥退了暗十一。

    小心肝懂得医术,他每次过来用来催眠的东西都得换着花样来,而且还得搞得很隐秘,不然被发现了小心肝要是生他气就不好了。

    西陵漠轻轻推开窗户,身子掠进了房间里,一眼就看到在床上睡得香甜满足的苏阮,顿时一颗心都被融化了。

    他坐在床边,伸手摸了摸苏阮的脸,一双眼眸亮起一簇火焰来。

    他从袖子里掏出一粒药丸来,这个可是他让太医特意研制的,专门给女子用的秘药,用在特殊部位,这样他晚上对小心肝做了什么,次日小心肝身子也不会有什么不适,这样也极难发现出端倪来。

    西陵漠嘴角露出一抹邪气的笑意来,伸手去解苏阮腰间的系带,呼吸慢慢变得急促起来。

    这一个多月,一来是在忙百朝大会的事情,二来则是一直在调养心疾,这才忍了这么多日子。今日得知她进宫,远远的看了她一眼,心中的那股火是如何也压制不住了。这不,晚上躺在床上,却是辗转反侧,如何也睡不着了。一翻身,算了干脆起来潜入了小心肝的房间,一解相思之苦。

    “小心肝,你好狠的心,一而再再而三的离开我,一点也不体谅我的深情和执着。那么,如今也不能怪我自己找点补偿了。”

    西陵漠嘴里喃喃的说着,手上动作未停。

    一件一件的衣服被西陵漠扔下床,床帐被缓缓放下,里面春光无限。

    次日,天光大亮,苏阮这才懒懒的睁开眼睛。

    “怎么觉得浑身酸疼?”

    苏阮诧异的坐起身来,总觉得身上懒懒的,难道是睡觉的时间太长了?还是昨日真的太累了?

    苏阮低下头检查了一番,看了看房间四周,并无不妥,也就将这些细微异样丢开不提了。

    ……

    东宫里,西陵漠神清气爽的处理着公事。

    正此时,却是见公孙策面有异色的快步走过来。

    “太子殿下,神医门发生内乱,神医连城如今下落不明,生死不知。”

    西陵漠手中的笔顿时落在地上,神色震惊。

    连城竟然出事了!

    连城,医术无双,武功绝顶,只是性子淡漠如水,从不关心俗事。若不然,怕是这个天下将会风云动荡,西陵漠知道那个男人非常不简单。如今,这个男人竟遭遇背叛,不知道如今如何了。

    “百朝大会暂缓。”

    西陵漠重新执笔,淡淡说道。

    神医门发生内乱,周围诸国都将受到影响,这种时候的百朝大会,怕是没有几个人有心思来了。大家怕是都想要趁着神医门内乱,分一杯羹。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