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苏阮以为这个世间之男子,精致出尘如神医连城,俊美无铸如西陵漠,这已然是世间罕见的绝世男子了。但是,在见到纪小白的时候,她才知道这世间还有一种男子,干净纯澈如阳春白雪。一身天青色长衫,恍若落尽了时间的繁华。容貌普通,但那一双比白雪还要纯洁的眼睛,却像是能够看到你心里去。

    只是一眼,就能够感觉他是与众不同的。

    李氏暗暗看了纪小白一眼,是越看越满意,那眼神简直看女婿一样。

    “阮阮,这是你小白表哥。”

    苏阮听到这样的介绍,顿时忍不住露出了笑容来,顿时那张国色天香的面容恍若盛开的鲜花一般,美丽不可方物。

    纪小白就看呆可。

    这个表妹生得真是好看。

    “小白啊,这是你表妹阮娘。”

    “阮娘表妹好。”

    纪小白偷偷看了苏阮一眼,然后就从耳根红到了脖子,马上低下头去,害羞的唤了一声。

    苏阮看到纪小白这样,好像一只乖巧害羞的小奶汪,笑眯眯的应道:“嗯,小白表哥好。”

    叫小白呢,真想把他养起来。

    李氏看到表兄妹两个,和和美美的样子,面上笑容就止不住,心里美美的想着,两个人要是看对眼了,是不是明年这个时候,她就能够抱上大外孙了。

    这个纪小白,她是怎么看怎么满意。一个呢,人长得清秀,气质干净,看着就是个温柔的性子。再一个呢,孤家寡人,以后要是真成亲了,就可以住在苏家了,她们还能帮衬着。

    李氏这些日子来,虽然面上看不出什么,但是心里早就着急上火了。她们千娇百媚的小女儿,都是因为那个谢庆和沈柔,几乎毁了一辈子的幸福。因为名声和清白的问题,一直没有什么好的人家上门提亲。来的都是些歪瓜裂枣,不是上了年纪的,看中苏阮的面色,要纳回家去的。不然就是门第实在太低,或者家风不好的。总之是,咬了无数个后槽牙,还是找不到一个勉强可以将就的对象。

    不过还好,就在这样的情景之下,纪小白出现了。

    “离晚饭还有一会的时间,小白你先用些点心吧。这几个点心都是阮娘惊心准备的,阮娘的手艺可是很不错的,你尝尝。”

    几人这就坐了下来,纪小白也依言取了一块核桃酥尝了尝,顿时双眼溢满满足,夸赞道:“表妹的手艺真好,这核桃酥当真好吃。”

    “小白你过奖了。”

    苏阮一双猫瞳笑得弯了起来,像是月牙一样。真是好乖巧,倒像是表弟呢,莫名的有种做姐姐的感觉。

    李氏看两个人相处得不错,就借口去厨房看菜退了出去,将空间留给了两个人。

    苏阮就问起了纪小白是如何赶到盛京的。

    说起这个,纪小白竟然也是满脸困惑的样子,“中间的事情我也有些记不清了,只知道路上我生了一场风寒,混混沌沌的,多亏了同船的老乡照顾,我才捡回了一条命来。只是醒来后,对很多东西都记不清了。”

    苏阮没想到这个表哥的经历这般凄惨,先是遭了水患,全家就剩下他一个人。没先到来投奔苏家的途中,竟然还生了一场大病,竟连记忆都糊涂了,苏阮心中生出几分心疼来,忙转了其它轻松的话题。

    “小白你是第一次来盛京吧,你先休整一两日,到时候我带你在盛京城里好好逛一逛。盛京城里好多好玩的地方呢,一定会让小白你大开眼界的。”

    纪小白听了,面上也是出现了向往的神色。他以前一直都是在小县城里,当真是没见过什么特别的东西。

    苏阮和纪小白接着聊了一些风土人情,苏阮意外的发现纪小白竟然博学多才,涉猎很广。

    而纪小白更是折服于苏阮的见多识广,且见解皆是独到,引人入胜。

    两人聊着聊着,颇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

    暗十一每日每夜都很尽职尽责的将苏阮的日常活动禀报给西陵漠,而今日出了这样的大事,暗十一自然是不能放过的,到了晚上,这份信息就已经传到了西陵漠的案桌之上了。

    西陵漠手上捏着那张纸,细细看去,面上神色却没有意料之中的愤怒之类,反而是一种很邪肆的笑意。

    “岳母大人竟然很喜欢那个克父克母的纪小白,眼光也实在是太低了。”

    “而他的小心肝,竟然和那个纪小白聊得很投机。”

    “小心肝呀小心肝,你今天做错事了,晚上我要怎么惩罚你好呢?”

    想到晚上,西陵漠就觉得心里痒痒的了,满脑子都在想着晚上要如何惩罚苏阮。要让她在睡梦中哭着喊求饶?

    嗯,这样貌似也不错!

    西陵漠脑袋里面全都是苏阮,这下正事也坐不下去了,就起身,批了件黑色的披风,就往殿外走。走到一半,却是碰到匆匆而来的公孙策。

    公孙策抬头看到西陵漠一副外出的样子,忙上前来,“太子殿下这是要外出?”

    西陵漠停下了脚步,用一副看傻子的眼光看向公孙策。

    这不废话,我穿这样不外出,难道去东宫门口赏月不成?

    当然,若是有小心肝陪的话,别说半夜去东宫门口赏月,就是去东宫门口喂蚊子都可以。

    公孙策被西陵漠的眼神看得不自在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然后看到西陵漠一副作势又要走的样子,忙说道:“太子殿下明日一早就要出发去江南治理水患了,晚上不是还召了几个谋士商议具体方案吗?”

    西陵漠眸光一闪,竟然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

    只是明天就要走了,他今日若是不去看下小心肝,心中实在难安,这一路是如何也走得不安心的。

    “且推后。”

    话落,西陵漠就已经大步迈开,继续往前走了。

    公孙策忙紧跟几步,“推后到什么时辰?”

    “等着就是。”

    西陵漠头也未回,大步的走过,身影很快消失,只余下一句话,霸气的回荡在空中。

    公孙策只来得及看到西陵漠的身影消失在视线当中,瞬间无语凝噎。

    西陵漠却是赶到了苏府,暗十一暗戳戳的跑来拜见。

    “暗十一给太子殿下请安。”

    西陵漠在夜色中的面色有些阴沉沉的,暗十一莫名觉得身上有股凉意,心里默默想着,这个主吃醋起来,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晚上给我去院子外面守着,不许靠近房间。”

    暗十一心中顿时浮现了一百种不可描述的场景来,点头如捣蒜,“好的,太子殿下放下,有小人在,就是一只蚊子都不会进去的。太子殿下你尽管施展手脚,外面有小人给你守着。”

    西陵漠阴测测的看了暗十一一眼,“你知道得太多了。”

    被西陵漠的眼神看得,暗十一莫名觉得脖子一凉,忙描补道:“小人什么都不知道。”

    西陵漠懒得继续和这个蠢货说话,转身就熟门熟路的往苏阮的房间而去了。

    从看到消息到走到这里,不过小半个时辰的功夫,他却觉得像是过了千年万年一般,心里想了无数个惩罚小心肝的法子。此刻到了近前,西陵漠觉得自己的心跳都不受控制,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叫嚣着赶紧去惩罚那个小女人,让她哭泣,让她求饶。只是想想那些画面,西陵漠就觉得整个人都兴奋得不得了。

    他拿出一把匕首,从外面将房间的门给撬开了,人就这样大大方方的走了进去。

    房间里弥漫了一股淡淡的花香,和一股若有似无的迷香,夹杂在一起,就能够让人陷入深深的梦境当中,难以自拔。因为苏阮懂医,西陵漠在每次晚上过来的迷香之中都是下足了功夫。都是让暗十一确定苏阮睡下了才能下,每次配方都不一样。一到清晨,立刻将这些香味排空。所以,至今苏阮都没有发现异样。

    西陵漠迈步进了房间,走到了床边,看到粉色床帐内,背对着他躺着一个纤细的身影。

    那身影玲珑有致,只是一个背影,就勾得西陵漠全身兽血沸腾。

    他脱了外衣,缓缓上了床,从背后抱住苏阮,感受着熟悉的体温,熟悉的气息,他忍不住在她脖颈之间,深深吸了一口,面上眸中全是满足。

    其实,只是这样抱着小心肝,他也莫名觉得满足了,像是抱住了全部一样。

    但是,小心肝今日竟然和别的男子相谈甚欢,且还相约要一起逛盛京城,实在是过分,必须要好好惩罚一番,以泄他心头之愤。

    他的手缓缓从前面苏阮的里衣下摆伸了进去,力道有些重的轻轻一握。

    苏阮当即痛苦又难耐的低吟了一声。

    “嗯。”

    西陵漠嘴角顿时闪烁着坏坏的笑容来,“小心肝,以后一定要乖乖的,不然夫君每天晚上都来惩罚你。”

    苏阮半梦半醒间难受的哼了哼。

    一夜春风,缠绵无度。

    破晓时分,西陵漠餍足的睁开了眼睛,低头去看怀中的小女人,却是面色一变。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