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破晓时分,西陵漠餍足的睁开了眼睛,低头去看怀中的小女人,却是面色一变。

    苏阮此刻正面朝着他的胸口,安详的睡着,粉白的面容,长长的睫毛,看着就觉得心口要被融化了一般。再往下看去,就是修长洁白的脖颈。只是脖颈处却是有一个深深的牙痕,衬在雪白的肌肤上,显得格外的显眼。

    西陵漠有些心虚的摸了摸鼻子,想着这也太明显了一些,要是让小心肝知道,估计要提把刀来追杀他。恩,还是把它搞搞吧。

    西陵漠这就俯下身去,低下头来,深深的亲吻着那块肌肤,渐渐的那里就出现了一块颜色更深的红斑,压痕被掩盖住了。这样看去,不往那方面想的话,也只会以为是被蚊虫咬的抓的。

    看着自己的杰作,西陵漠颇为自得。

    喵呜,喵呜……

    这个时候,外面猫叫的声音又响起了,显得更为的急促,听着更像是发春了,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

    西陵漠知道时间大了,不可多留,这就再次低头,轻轻的在苏阮的额头上吻了吻,轻声说道:“小心肝在家里好好等我,最多两个月,我就回来娶你。”

    西陵漠又深深的看了苏阮一眼,这才转身快速穿了衣服离开。

    西陵漠一到了暗十一身边,面色就暗沉下来,“催什么催?催魂呢?”

    暗十一委委屈屈的低下头去,像是个受气的小媳妇一样。

    这要是不催,待会真的耽误了时间,引发其它问题,造成什么恶劣的后果。那太子殿下可就不是像现在这样面色阴沉的骂他了,估计就是一掌劈过来,直接就给他了结了。

    这么一权衡,还是老实的站着挨骂吧。

    西陵漠看着暗十一老实的样子,就不说话了,转身就快速离开了,暗十一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只是这气还没完全吐出来呢,西陵漠又转身回来了。

    “太子殿下?”

    暗十一疑惑的问道。

    西陵漠抬眼看了暗十一一下,眸色涌动,波光流转。

    “我不在盛京城的这些日子里,苏府这边的事情就由你负责,你可要给我守好了。”

    暗十一当即保证,“太子殿下放心,只要属下还有一口气在,绝对不会让人动太子妃一根头发的。”

    西陵漠却依旧目光灼灼的看向暗十一,“不止如此,还要保证太子妃身边环境的清净,不要让那些野蝴蝶靠近太子妃的机会。就像是那个叫纪小白的,不要让他和太子妃走得太近,懂了没?”

    暗十一心头瞬间像是呼啸而过一万头牛马,他是暗卫啊,现在要做的事情是越来越负责了……

    “懂!”

    太子殿下的吩咐,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都得去。

    “每三天给我写信汇报一次。”

    暗十一忙点头。

    太子殿下想了想,觉得差不多了,这才转身离开了。

    暗十一忙目送太子殿下的身影消失在视野当中,并等了好一会,确认太子殿下不会再突然杀回来,这才将刚才没吐完的那口气给吐出来了。

    而此刻,苏阮却是猛然惊醒,莫名的怅然若失涌上心头。

    她茫然的坐起身来,一双猫瞳还有些迷蒙,只是怔怔的坐着。她疑惑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面颊,轻轻咬了咬嘴唇,然后就又躺下了身子,却总是觉得有些奇怪,莫名的失落和冰冷。伸手将被子抱紧,缓缓闭上眼睛,却是怎么也睡不着了。

    这么一折腾,苏阮也没了睡觉的心思了,索性早些起身。

    洗漱完穿好衣服,苏阮就去了厨房张罗早饭了。

    吃过早饭,苏阮依约领着纪小白去逛盛京城了。

    “香桃你让小马哥将车赶到侧门,我和小白这就过去。”

    “好的。”

    香桃领了命令,这就转身去安排了。

    纪小白坐着,悄悄抬头看了苏阮一眼,看着那双猫瞳潋滟生辉,面颊就忍不住红了。

    苏阮笑眯眯的介绍道:“小白啊,盛京城里好多好玩的地方呢。待会我带你一一逛下,中午就不会来了,到时候带你去珍味斋吃,那里的八宝鸭子可是一绝。”

    “恩,都听表妹的。”

    纪小白点头,面上也带着向往。

    两人正说着话,香桃就匆匆跑了回来,“小姐,府中的马吃坏了东西拉肚子,此刻虚脱得站不起来。”

    苏阮眉头一皱,“我去看看。”

    府上负责照顾马匹的是马大爷带着小孙子小马哥,这两个人素来兢兢业业,对照顾马匹非常精心,怎么突然马儿会拉肚子呢。

    苏阮起身就往马厩的方向而去,纪小白也起身跟上,不一会就到了马厩,果然看到几匹马正趴跪在地上,极为衰弱的样子。而素来非常爱马的马大爷此刻面上满是担忧,正不知所措的在原地来回踱步,小马哥泪眼汪汪的站在一边,很是自责的样子。

    “我来看看。”

    苏阮走到了近前,温和出声。

    马大爷和小马哥当即转过身来,忙跪下请罪,“是老奴没有照看好马儿,请小姐责罚。”

    苏阮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先转身去食槽看了下马儿吃的东西,并无什么不妥。又走到马儿喝水的水槽出看了看,用手沾了点水放在鼻尖轻轻闻了闻,眸中顿时精光闪过。

    “你们且先起来,好好照顾马儿。”

    “香桃你从这里取一碗水回去。”

    “是。”

    虽然香桃搞不明白自家小姐要做什么,但她素来的原则就是不用搞明白自家小姐做什么,只要听话就好了,小姐说的总是没错的。

    “小白,看来今日是不能和你一起出门了,你今日就先在府中逛逛吧,明日我在陪你去。”

    “嗯,无妨。”

    纪小白面上温和的笑着,心头却是有些失落,直到此时他才知道原来他心里是有期待的。

    苏阮这就回了自己的房间,将香桃取回来的水放在眼前,眸中闪过寒芒。

    这水有问题!

    看来苏府之中的马今日会有问题,都是因为这水,被人下了药。具体下了什么药,她还需检验一番。

    苏阮挽起袖子,从多宝格里取出一个小木箱,里面皆是一些瓶瓶罐罐的,她嘴角一勾,就开始测试起那晚水来。

    一盏茶的功夫后,苏阮的双眸眯了起来,其内皆是凌厉的寒芒。

    究竟是谁,为何要在马喝的水里下药,是想要害她们苏家的人?使马车出现意外?

    可是这也不对啊,若是真想害她们苏家之人,还不如在马车上动手脚,不然岂不是就是如今的局面,出不了门而已。如今看来,下药的结果,倒像是不让苏家的人出门一样。

    苏阮放下手中的水碗,略微沉吟,就出门往马老平日取水的地方而去,乃是花园边上的一个小水塘。

    她站在水塘边,拧眉而思,是府中之人?

    突然她的目光凝住,落在了水塘边上的一株花之上,然后就忍不住笑了,笑容轻松。

    “倒是我想多了。”

    应该是这花的花粉被风吹落到水里,那些水恰好就被老马给打走了,然后就有了马儿拉肚子起不来的结果了。

    苏阮放下心来,不是什么阴谋诡计就好,她转身就走回去了。

    待苏阮的身影消失后,一棵大树上缓缓落下一个人,此人正是暗十一。他看着苏阮消失的方向,郁闷的伸手抓了抓头发,“这活真是不好干,太子妃又是个聪慧无双的,一点点端倪都能够推演出源头来,他真是要万般小心才是。太子殿下可是说了,他不在盛京的这段时间里,可是不能够让其他的男子接近太子妃。嗯,这个任务可真是艰巨。”

    次日,苏阮陪着苏仲轩和李氏吃了早饭,就吩咐了香桃去喊纪小白起床一起去逛盛京了。

    过了一会,香桃就回来了,禀报道:“小姐,纪公子染了风寒,这几日怕是出不了门了。”

    苏阮一听,但是关心道:“可是严重?”

    “已经请大夫看过了,只是受了凉,已经喝了药,修养几日就可以恢复了。”

    苏阮听了,放心的点了点头,道:“如今天气冷了,却是要注意些才是。让管家多关注一下小白那里,被子炭火什么的看是否充足。”

    “是,小姐。”

    香桃这就下去办了。

    苏阮这会闲来无事,正打算回房间研究新药呢,却是被李氏给抓去说话了。

    “阮阮啊,你觉得你纪表哥为人如何?”

    “小白啊,为人很好啊,学识不凡,谦虚温和,是个翩翩君子。”

    苏阮觉得纪小白就像是冬日的阳光,虽然不热烈,只是淡淡的温暖,但就是这样温和的温度,让人如沐春风,非常舒适。她倒是对纪小白蛮有好感的,总觉得他的那双眼睛有些似曾相识。

    李氏听到苏阮这样夸赞纪小白,面上差点笑出一朵花来。

    苏阮看着李氏的笑容,莫名的心里一颤一颤的,“娘亲?”

    李氏将脸上的笑意收了几分,伸手握住苏阮的手,道:“阮阮啊,娘亲觉得你纪表哥这个人颇为老实可靠,是个可以托付终生的人。”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