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李氏将脸上的笑意收了几分,伸手握住苏阮的手,道:“阮阮啊,娘亲觉得你纪表哥这个人颇为老实可靠,是个可以托付终生的人。”

    苏阮面上原本是带着笑意的,这个笑意却是在李氏的话语落下的瞬间凝固了。她万般震惊,一双灵动的猫瞳都忍不住瞪大了。

    “娘,你这个玩笑开大了!”

    苏阮很认真的应道。

    李氏却是笑了,“阮阮,娘亲没有开玩笑,娘亲是很认真的。娘亲这几日观察了一下小白那个孩子,长相清秀耐看,学问也做得极好。为人又是那样谦顺温和,和你也挺有话聊的。你们两个多合适啊,娘亲觉得很好啊。”

    苏阮心头却是万分抵触的,她说不上来,就觉得不像嫁给任何人,她不是属于这里的。虽然心里接受了苏家的人,但是她还是无法完全融入这个社会。虽然她人在这里,但是她的心还是自由的,还是自由的拥有着现代的思想。她若是嫁了这里的人,以后是不是过的就是相夫教子的生活,然后在这里生根发芽,慢慢的彻彻底底的成为了一个古人?

    这是她完全无法接受的。

    更何况,还是嫁给她不爱的人!

    想到嫁人,她的脑海里浮现的却是西陵漠那张俊美无双的脸。

    “娘亲,我觉得一个人挺好的,不想嫁人。”

    苏阮试图和李氏沟通。

    没想到李氏听到这话,却是极为激动,面色大变,“阮阮,娘亲知道因为谢庆和沈柔的事情,你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和伤害。但是这并不代表全天下的男子都是坏的呀,像谢庆那般的也只是个别。你纪表哥就很好啊,而且他如今无依无靠,定然是要靠着我们苏家的。以后我们出钱给你们在苏府附近卖一处宅子,你们就住在附近,我们也好照顾你。阮阮你看,这样的生活多好啊?以后你们有了孩子,娘亲也可以帮你带啊。”

    李氏试图说服苏阮,她的脑海里面已经描绘好了未来温馨和乐的画面。经历过谢庆的事情,她也想清楚了,富贵荣华都是过眼云烟,只有实实在在的生活才是最保险的。如今女儿被那谢庆拖累,她也不指望其它什么,只求女儿后半生安安稳稳,和和乐乐的过日子就好了。至于其它的什么富贵荣华,也只能在心中叹一口气了。

    这些却不是苏阮想要的,她不想如此就找一个不喜欢的人,然后生孩子,就此过上乏味按部就班的生活。

    只是,对上李氏那殷殷期盼,暗含泪光的双眸,苏阮心头千般想法,万般不愿也不好直接说出口。她略微沉吟,退让道:“娘亲,那也要看看纪表哥的意思呀。而且,我和纪表哥也不知道能不能处到一起。”

    李氏得了这话,倒是放心了一些,笑着道:“娘亲也知道这事情不是一蹴而就的,你们且慢慢相处。”

    苏阮有些无奈,李氏却已经是笑容满面的起身走开了。

    苏阮在原地坐着,自己是不可能嫁给纪表哥的,看来以后还是少接触为好。

    “唉……”

    苏阮无奈的叹息一声。

    “小姐。”

    苏阮才叹息完,香桃就欢快的小跑过来了,双手背在身后,面上带着神秘的笑意,一副你快问我你快问我的样子。

    苏阮勉强打起一些精神来,问道:“什么好事呀,让我们家香桃这样喜形于色。”

    香桃这才将背在身后的双手给拿出来,上面是一张请柬。

    苏阮面上闪过疑惑的神色,伸手接过请柬,打开一看,原来是文国公府的老太君寿辰,邀请她一起去热闹热闹呢。

    文国公,她立刻就想到这张帖子定然是文澜递的了。

    距离上次的牡丹花会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也是有好些日子没见过外边的人了,这些日子都是在家里捣鼓丸药。倒是也不错,趁此机会,去见识见识,看看这古代权贵的宴会是如何的。

    “日子是在三日后,衣服首饰什么的都有,倒是还好。只是这寿礼还是要准备的,我且想想。”

    苏阮单手支着下巴,想着要准备什么寿礼好。中规中矩就好,不要太出挑了,否则待会又要惹出是非了。

    “小姐,你那天会带香桃去吧。”

    香桃有些扭捏的伸手揪着自己的衣服下摆,一副小女儿的娇态,脸上更是带着淡淡的酡红。

    这幅样子还真是稀奇……

    苏阮的一双眼眸之中满是诧异,她们家香桃那可不是一般的女子,那可是女中豪杰,看到帅哥就犯花痴,女子的矜持内敛什么的,对于她来说都是浮云。可是今天,香桃竟然害羞,还扭捏不已。

    嗯,她可是得好好想想,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被她遗漏了。

    文国公府!

    嗯!她想起来了,那白笙和石岩可不就是出自文国公府。

    想通了其中的关系,苏阮眸中顿时带上了笑意,她家小丫头这是思春了呀啊。难得的机会,她可是要好好调侃调侃。

    “我也是第一次去这样的宴会,怕是带上丫鬟不合适。”

    苏阮轻轻皱着眉头,犹豫的说道。

    听到这话,香桃顿时不扭捏了,着急道:“怎么会呢?这样大的宴会,小姐更应该带上丫鬟了,不然岂不是被其她家小姐看不起?小姐你就带我去吧,不然我是放心不下小姐你的。小姐你这般姝色无双,可不能让人欺负了去,我得去保护小姐。”

    看着香桃振振有词的样子,苏阮忍俊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香桃你确定是放心不下我,而不是放心不下你家石岩未婚夫?”

    香桃刚才还严肃认真的面容刹那之间爆红,“小姐,你就会取笑香桃。”

    香桃这才明白过来她家小姐这是在捉弄她呢,顿时羞恼的跺了跺脚,一转身就给跑开了。

    苏阮一双眼眸弯着,看着香桃跑远的身影,心头倒是清朗不少。

    日子之中还是充满简单的快乐的,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一切顺其自然就好,如今想太多,也只是凭白烦恼罢了。

    苏阮想通了之后,就挽起袖子来作画了。

    她作画的水平一般,只是闲来无事调节一些心境的。此刻,却是难得的有了兴致,脑子里突然就浮现了一副画面,特别想将它画出来。

    苏阮执笔,将白纸铺开,就开始一笔一划的画了起来,渐渐的一副猫戏蝴蝶就在她笔下形成。这幅画,她既用了国画的画法,又加入了几分现代的夸张手法,里面的猫咪有点卡通的感觉。这样出来的效果,不仅没有不伦不类,反而让人眼前一亮,有种说不出的融洽和谐。

    就像是她自己一样,即使来自现代,另一个时空,也会在这个古代生活得很好,慢慢的完全融入这里,依旧保留着自己的独特属性。

    苏阮手笔,也深深的吐出一口气,将心头的郁气吐尽。

    扣扣扣!

    这时,书房外传来了敲门声。

    “进来。”

    苏阮将袖子放下,对着门外应声。

    纪小白推门而入,因为生病的缘故,面色尚且苍白虚弱,身上的衣服有些厚,才一露面,尚未来得及说一句话,先就咳嗽了一声,然后才歉意笑道:“表妹真是对不起,今日本来是约好一起去出游的。结果却因为我没有注意,耽搁了。”

    苏阮没想到纪小白竟然还专程跑过来说,忙摆手道:“不碍事的,等你病好了我再带你去。”

    纪小白却是从袖子里掏出一物来,“请表妹手下,算是表哥我的一点心意,聊表歉意。”

    “小白你太客气了。”

    苏阮看过去,就见纪小白手上捏着一个草编的海棠花,惟妙惟肖,非常生动好看。只是一眼,苏阮就喜欢上了,伸手接过。

    “表妹喜欢就好。”

    纪小白面上也露出了笑意,暖暖的,像是冬日的阳光,不热烈,但是足够舒服。

    “这是表妹的画作吗?”

    纪小白的目光却是被桌子上苏阮刚刚作的那幅画吸引了,顿时诧异出声。

    “拙作一副,让小白你见笑了。”

    纪小白却是认真端详起桌上的那幅画来,技艺上倒是平平,但是整幅画的意境却是不错,看着既新颖别致有舒服。

    “表妹,表哥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表妹能否答应?”

    纪小白的平静的心湖突然就涌起了汹涌的来,他眸光发亮,心头第一次产生了那种想要得到的想法。

    这幅画,他莫名的喜欢,莫名的想要。

    “小白你无须见外,有什么事尽管说来。”

    “表妹能否将这幅画送给表哥?”

    “可以啊。”

    苏阮笑着点头,纪小白面上当即露出了真心的欢喜的笑意来,和他平日的笑意有所不同,此刻的笑意像是朝阳一般浓烈。

    纪小白伸手将画卷起来,“表妹,表哥就先告辞了,不打扰你了。”

    “嗯,好。”

    苏阮很是意外,没想到纪小白竟然如此喜欢这幅画。

    纪小白这就揣着画离开了,心头涌动着难言的别样心绪。似乎这幅画,述说了他心底某个隐秘的期待一般。

    接下来的两日时间,纪小白在养病,倒是没有怎么走动。而苏阮本就因为李氏的话,心里早做了打算,不想和他有过多的交集。遂,两个人这两日倒是没有碰面。

    时间悠忽而过,就到了文国公府老太君寿辰的这日了。

    这要是放在几日前,李氏知道苏阮有这样一个出去见人的机会,那定然是要牟足了劲来给苏阮打扮的,好让苏阮能够遇见一个好儿郎。可如今有了纪小白,李氏多番权衡,越发觉得是最合适的女婿人选了。所以对于苏阮要去参加宴会,有的不是欣喜,反而是担忧,“文国公乃是一朝阁老,朝中重臣,一代帝师,此番参加宴会的皆是身份贵重之人,阮阮你去了要小心行事。”

    “娘亲放心,女儿知道的。”

    苏阮乖巧的坐着,任李氏的手在她的头上动作着。

    “好了。”

    李氏放下手来,将苏阮的身子摆正,对着镜子。

    苏阮抬眸看去,头发被绾成一个简单的发髻,其上只是简单的擦着一根青色的碧玉簪,耳上也是缀着同色的耳坠。一身青衫如柳,只是这样简单的装束,却像是冬日里吹过来的一缕暖风一般,好看极了。

    李氏又欢喜又惆怅,“我们家阮阮怎么打扮都好看。”

    可惜,谢庆不知福,害了她家的阮阮。

    “那是自然,谁让娘亲和爹爹都是那般好看,女儿自然也是不能差的了。”

    听着苏阮俏皮的话,李氏心头的哀伤倒是淡却了。

    李氏亲自将苏阮送上了马车,看着马车消失在视线里,直至完全看不见,这才转身离开。

    小半个时辰后,苏阮就到了文国公府门前,此刻文府门前已经是车水马龙,极为热闹了。

    香桃将请柬递给文府的管家,管家看了一眼就笑着将苏阮迎了进去。

    “三小姐有特意交代过,若是苏姑娘过来,就带去她的院子。宴会还要一个时辰才会开始,让苏姑娘先去三小姐的院子里喝茶说话。”

    “好。麻烦了。”

    “不麻烦。”

    管家忙招了一个机灵的小丫鬟过来,叮嘱让给苏阮引路。

    苏阮带着香桃,跟在小丫鬟身后,一路往文澜的院子里而去。

    待苏阮转过前面的弯走入了长廊后,一颗花木后面转出一个人来。

    红衣妖娆,头上带着镶嵌着红宝石的玉冠,眉心勾勒着妖娆的梅花印记,妆容精致,容貌无双,却是顾容长公主。她此刻手上拿着一把团扇,轻轻掩唇而笑,声音琳琅,“真是个清纯的美人呢,本宫看着就是不喜欢……”

    声音随着风轻轻吹了出去,散落在花丛中,了无痕迹。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