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文国公乃是翰林之首,天子之师,地位尊崇,是天下文士的典范。

    今日乃是文国公的母亲余老太君的寿辰,府上张灯结彩,人流如织,来贺寿的人络绎不绝。有些没有收到帖子的也是将寿礼送到了门房处,想着尽自己的一份心。

    今日来的尊贵的主,有顾容长公主,七公主西陵眉,八公主西陵姝,成王夫妇等。府上的下人今日都是打起了十二万精神,免得冲撞了贵客。

    有小厮快步走到了文国公世子文章身边,禀报道:“公孙大人过来了,带来了太子殿下的寿礼。”

    文章听得此话,面色一变,当即跟身边的管家交代一声,人就快步往外而去了。

    公孙策可是太子殿下身边的心腹,它日太子殿下登基,这公孙策就是未来的文臣之首。

    文章走了几步,正好迎上了往里面而走的公孙策,“公孙大人。”

    公孙策今日一身白衣,儒雅温润,一派文士风范,看到文章当即拱手还礼,“世子爷客气了。”

    “成王爷今日也是带了夫人前来,正和一众人在那里饮酒作诗呢,公孙大人也随我一起去?”

    “不了,我还从没来过文国公府。今日难得有机会,想趁着宴前这些时间好好逛逛。世子爷尽管去忙你的,让一个下人给我引路就好。”

    文章听此,也不强求,就招了一个小厮来给公孙策引路,他则是继续忙碌去了。

    文章的身影消失在视线当中,公孙策目光则是四下打量起来。他原本是不来的,只是临时收到暗十一的消息,说是太子妃来了这文国公府。于是,本来还在舒舒服服的喝茶的他,当即换了衣裳赶了过来。

    开玩笑,太子殿下去江南治理水患,会将他留下来,那就是为了照看太子妃殿下的。

    太子殿下临行前可是交代了,他这次回来就要安排婚事了,让他好好照顾好太子妃。要是太子妃少了一根头发,就让他少一根骨头。要是太子妃身边围了不三不四的男人,那他也没有以后了。

    要说只是来参加个宴会也没什么,但是坏就坏在那顾容长公主和紫衣侯世子夫妇也来了。

    他可不得快点赶来看着点,不然漂亮的小绵羊还不得被那几个大灰狼给生吞活剥了。

    公孙策目光看了看四周,然后就落在了一个双手托着盘子,背对着他的丫鬟身上停了下来。

    这丫鬟,怎么生得如此粗壮?

    虎背熊腰的!

    文国公府好歹也是簪缨世家,有的是规矩,怎么会让这样一个丫鬟来前院伺候,也不怕吓着人?

    也不知道正面长什么样子,公孙策心里正这样想着的时候,那丫鬟也是恰好转过头来。然后,公孙策差点惊叫出声。

    特么的,真是吓死个人!

    那丫鬟也是一眼瞧见了公孙策,面上当即露出喜色来,蹬蹬几步来到了公孙策身边。

    “十一……姑娘,你怎么在这里?”

    不错,这丫鬟正是女扮男装的暗十一。

    “情况紧急。”

    暗十一快速说完这话,就快步走开了。

    公孙策会意,就支开了给自己引路的小厮,也快步跟了出去,在一处假山后跟暗十一汇合了。

    “什么情况?”

    公孙策一看到暗十一,也顾不得取笑暗十一了,正事要紧。

    “顾容长公主带了一个老乞丐进来。”

    暗十一面色阴沉沉的,满面的煞气。竟然敢动太子妃,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公孙策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当即面色也是阴云密布。他们这些跟着西陵漠的人,全都是以西陵漠马首是瞻。苏阮如何他们不管,只管西陵漠喜欢。西陵漠说她是太子妃,那苏阮就是他们的主母。如今竟然要人要欺辱他们的主母,岂能善了?

    带一个老乞丐进来,还能干嘛?尤其是顾容长公主那样浪荡的性子,这不仅是要毁了太子妃的清白,更是要毁了太子妃的性命呀。

    “公孙你说这事怎么解决?”

    暗十一平日行事都是以暴制暴,简单有效。但如今事情涉及顾容长公主和未来太子妃,一个处理不好,都容易惹出事端的。

    “还能怎么解决?我们的太子妃自然有太子殿下关爱呵护,哪里需要顾容长公主这份大礼?”

    公孙策阴测测的说道。

    暗十一一听,面上也是阴转晴,露出了笑意来,夸赞道:“难怪太子殿下最器重你了,一肚子的坏水。”

    公孙策嘴角一抽,这是在夸他还是骂他呢?

    “那你让人去盯着顾容长公主和太子妃,在关键时刻就将那老乞丐送给顾容长公主。”

    “好的。”

    暗十一应下,正要召唤手下来交代吩咐呢。

    “老大……”

    正这个时候,又是一个丫鬟跑过来,一开口是粗哑的男音。

    公孙策转头一看,真是好不忍直视。果然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手下。这主子女扮男装,属下也是女扮男装,还一个赛一个的惨不忍睹。公孙策忍住笑的冲动,努力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来。

    “老大,你打死我吧。”

    暗十一还一个字没说呢,那手下就跪在地上了,直接抱着暗十一的大腿,一副罪大恶极,万念俱灰的模样。

    暗十一和公孙策心头同时升起不好的预感来。

    “说!”

    暗十一一个字狠狠砸出。

    那个手下的身子狠狠抖了抖,然后这才战战兢兢道:“小的奉命看着顾容长公主,看着看着就闹起了肚子,这才就去了趟茅房。昨天吃太多东西,吃坏了肚子,这一拉就拉了快半个时辰。然后,再回来就找不到顾容长公主了,也找不到苏姑娘了……”

    暗十一只觉得一阵晴天霹雳,这个该死的真是害死他了。平日里就是看他稳重,这才提拔上来的,没想到竟然会出这样的乱子。他还安安稳稳的在前院端茶送水,想着他要稳住,免得又被公孙策骂说毛毛躁躁的。所以这番才想着按兵不动,盯着顾容长公主的动作,摸清她的阴谋,等着公孙策前来一起谋划谋划。

    没想到,就出了这样的事情……

    “快别说,赶紧去找吧。”

    公孙策也是面色巨变,忙打断了暗十一的愤怒。

    两人这才开始找了起来。

    两人才到前院,就看一群一群的人往后院涌去。两人心里同时升起不好的预感来,也忙跟上。

    随着一群人赶到了后院的一处厢房外面,远远的就能够听到暧昧的声音,阵阵撩人,真是要了老命了。

    暗十一听到这声音,吓得一个踉跄,直接给摔地上了。

    周围众人见了,也只当是小丫鬟没见过世面,绕开继续往前涌去。

    公孙策也好不到哪里去,袖子下的手都在轻轻颤抖。这个智多近妖的一代军师,战场之上刀尖之下,他没有害怕没有颤抖,可是此刻却是忍不住颤抖了,满面害怕。

    不会的,里面不会是太子妃的。

    只是,不是太子妃,难道还会是顾容长公主吗?

    公孙策伸手掩面,眼泪忍不住从指缝间落下。

    太子殿下,他知道这一切会怎么样?

    此刻公孙策脑子里浮现的是太子殿下临行前的画面。

    那日,微风和煦,冬日的暖阳像是挂在枝头上一般,那般美好。

    西陵漠招了他到东宫的花园里说话,即便是在冬日,东宫的花园里也是繁花似锦,美不胜收。西陵漠站在花丛之中,素来严肃的面容之上却是挂上了温柔,他笑着对公孙策说道:“这次去江南治理水患,最多两个月本宫就会回来。到时候,本宫将会开始筹备婚事,用全天下最盛大的仪式将她迎娶进东宫。”

    公孙策心头一震,道:“只是苏姑娘的身份?”

    这样的身份,就算是做太子侧妃都困难,更别说太子正妃了。

    “她在我心中就是最好,无可替代。”

    这一句话,已经说明了西陵漠的全部决心。

    “公孙策,本宫郑重的交给你一个任务。”

    西陵漠心头有些不放心,他这要离开一两个月,对苏阮自是万般不舍。

    公孙策听了西陵漠这般慎重的话,当即也是面色郑重。

    “殿下请说,属下万死不辞。”

    西陵漠对于他们这些手下来说,不仅是主子,更是一种信仰!

    “帮我保护好她,不要让她出现任何意外!”

    那一刻,公孙策从西陵漠的眼读出了深情和脆弱。

    “好,殿下放心,属下一定完成好任务。”

    ……

    公孙策嘴唇都忍不住颤抖起来,他保证的话语言犹在耳,太子殿下深情不悔的话语恍若还在耳边,而此刻眼前那清晰的暧昧的声音,却像是一柄最尖锐的利刃,狠狠的插进了他的心里,瞬间痛得撕心裂肺,鲜血淋漓。

    正在公孙策满心悔恨,痛不欲生的时候,却是感觉到有人在扯他的衣服下摆。

    公孙策没有心思理会,无动于衷。

    然而,那扯他衣摆的力道更大了,他不得不伸手草草的擦了擦自己的眼泪,然后低头看了一眼,见是暗十一在扯自己,顿时怒从心起,都是这个暗十一办事不力,才会有现在这样的局面。

    暗十一,你不用活了。”

    公孙策从牙缝里一字一字的挤出来。

    “不是,你快看那边。”

    “看什么看,你还有心情看戏,赶紧救人要紧。”

    经过暗十一这么一打岔,公孙策倒是恢复了几分冷静,暂时压下所有的悲痛和无力,决定先把眼前的事情处理好。

    他甩开暗十一的手,抬脚就要往前冲去,先将太子妃救出来再说。只是,步子才抬起来,又被暗十一给扯住了。公孙策一股火从心头窜起,怎么也压制不住,这个暗十一今天怎么回事。

    “公孙,太子妃好端端的站在那里呢。”

    暗十一看公孙策一副沉浸在自己的悲伤里的样子,忙出声打断。

    “你说啥?”

    公孙策面上所有的表情都冻结了,忙转头去看,苏阮果然好端端的,俏生生的也站在那里看戏呢。

    “这,那里面的是?”

    是谁呢?

    公孙策赶紧用袖子糊了一把脸,然后转头小声的问暗十一,“十一妹,我看着还好吧?”

    “叫十一哥,我就告诉你。”

    听到这个称呼,暗十一脸黑了,当即就咬牙切齿道。

    公孙策心里衡量了一番后,接受了这个条件,“十一哥,我看着还好吧?”

    “还好,本来就没我生得好看,别人不会在意你的。”

    “谢谢你了,十一娘。”

    暗十一:“!!!”

    “怎么回事?”

    文国公夫人带着一群贵妇人赶了过来,成王妃邓心岚,七公主西陵眉,八公主西陵姝也赫然在列。

    看到文国公夫人过来,沈柔眸光一闪,当即用帕子擦了擦眼角,红了眼眶,慌乱的快步走过来,哽咽道:“求国公夫人快救救我表妹。”

    听到这话,西陵姝一双眼眸里当即喷出火来。

    “沈柔说话要注意点,谁不知道你和苏阮的关系不好,如今这般等不及,直接就跑出来要诬陷苏阮了吗?”

    西陵姝乃是一国公主,自然是不用畏惧沈柔的,说话半点不客气。

    沈柔面色一阵青一阵白,完全没想到这个西陵姝这样直接,一点颜面都不给她留下。

    “八公主快别这么凶,可是吓坏沈世子妃了。本王妃相信沈世子妃真的只是一片好心,八公主不要动怒。”

    邓心岚眸色一转,就走了出来,帮着沈柔说话。

    见是邓心岚,西陵姝眸光一闪,倒是不好再争锋相对。

    这邓心岚不仅是成王妃,更是刘皇后的外甥女,最是得刘皇后的喜欢,就是她这个从小在刘皇后身边长大的公主都要退一射之地。

    文国公见几人的机锋消停了,这才开口,“来人上去给我将门撞开,我倒是要看看是哪个不要脸面的竟然在国公府行此无耻之事。”

    文国公夫人一声令下,当即就有好几个粗壮的婆子上前去撞门。

    砰!

    房间的门没几下就被撞开了,几个婆子当即就冲了进去。

    紧接着,里面的暧昧之声也是戛然而止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