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男一女都被押了出来,被押着跪在地上。

    文国公夫人满面阴沉,面色极其的难看。

    今日乃是府上老太君的寿辰,本该是喜气洋洋,热热闹闹的大喜事,结果宴席还没上,中间就出了这样的事情,简直是让文国公府颜面尽失。更何况,文国公府素来皆是诗书礼仪而闻名,此番怕是要因为这事而沦为盛京城的一桩笑谈了。文国公夫人目光如利剑一般的射向跪在地上的一男一女,尤其是落在那女子身上的目光简直要化为实质。

    真是好生不要脸的一个女子,青天白日里,就做出这等淫贱之事情,真是骇人听闻。

    此刻被押着跪地上的一男一女身上已经被婆子用披风给包了起来,以免有伤风化。两人似乎还沉浸在刚才的风流快活之中,即使被押着,依旧不断的挣扎着想要相互靠近。

    “给我泼冷水!”

    文国公夫人一声令下,当即就有婆子端来了冷水,哗的一下就泼在两人身上。两人身子一抖,然后就瑟瑟发抖起来。这样的寒冬,就差滴水成冰了,披风之下本就一丝不挂,更何况如今还湿漉漉的,冻得两人都清醒了过来。

    那男子忙求饶,“不是我的错,都是这个女人勾引我的。我只是想要进来讨饭的,并没有想要女人,都是这个女人饥渴难耐。”

    那个男子一边说话,一边抬起头来,顿时惊呼声四起。

    实在是太惨不忍睹了!

    只见那男子满口黄牙,面容猥琐,起码五十岁,头发乌七八糟的,真真是看一眼隔夜饭都会吐出来。

    而且那男子话语里的信息量可真大!

    他只是个讨饭的,那就是乞丐了!

    而且还说是那女子勾引他的,这话听着还挺像是真的。毕竟这附近丫鬟小厮那么多,若真是这乞丐有非分之想,只要喊一声就有无数人的。

    啧啧,这女子也真是饥渴,而且也太饥不择食了吧。

    那女子听了这话,气的浑身颤抖,转头冷冷的呵斥一声,“闭嘴。”

    这一声满含煞气,那乞丐听了,还真是被吓得老实的跪着了。

    文国公夫人已经觉得没有审的必要了,正要下人将人给拉下去,也算是为那女子保留最后一点颜面了,否则闹开了,也是太难看了。

    只是,文国公一个字都还没来得及说,就见长公主身边的第一女官青娥姑姑惊诧的走了过来,“这不是苏姑娘吗?”

    这下文国公夫人只能将到了喉咙口的话语给吞了回去,毕竟这青娥姑姑代表的可是顾容长公主。

    随着青娥姑姑这一句话落下,周围的人顿时开始议论纷纷起来。

    “苏姑娘,那是谁?”

    “这青娥姑姑竟然还认识这个女子,我倒是好奇得紧了,这个不要脸的女子究竟是何方神圣了。”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开来,视线纷纷落在那女子身上,恍若针扎一般。

    青娥姑姑目光却是扫了扫,心中满是诧异,公主殿下哪里去了?这出大戏本就是公主殿下安排好的要整治那苏阮的,如今好戏已经如期上演,却怎么没有看到公主殿下的身影。虽然心头诧异,但是青娥姑姑还是照着公主殿下的吩咐继续演下去。

    “上次牡丹花会上,这个苏姑娘才华横溢,公主殿下还曾赏识不已。只是后面发现苏姑娘作弊盗诗,心里极为惋惜。没想到苏姑娘此番竟然不顾礼义廉耻,做出这等丧徳败行的事情来。真是可惜了,好好一个女子,虽然名声不好,但也不该这样堕落。”

    青娥姑姑这话一落,大家顿时就想起了苏阮曾经失踪几个月的事情,以及和紫衣侯府的恩恩怨怨来。

    看来,确实是这个苏姑娘自己本身有问题啊。

    沈柔看准机会,就又冒头出来了,“竟真是表妹,呜呜,表妹即使无法嫁给庆哥,也不该就此堕落啊。”

    沈柔一边用帕子掩面,呜呜的哭着,一边心中却是奇怪,刚才西陵姝还激动的跳出来阻止自己呢,这下怎么半点反应都没有。沈柔悄悄的扫了一眼,却是见西陵姝正和公孙策在说话。

    “端福县主不要太难过了,这都是个人的命。这样的女子,就该沉塘处理,以正风气,否则以后大家都效仿,岂不是乱了套了。”

    青娥姑姑走到沈柔身边,义正言辞的说道。

    周围的众多夫人听到,均是纷纷点头,极为赞同。

    西陵姝已经从公孙策嘴里听到了真相,知道跪在地上的是顾容长公主,此刻正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青娥。

    这特么的,这青娥是脑袋落在长公主府了吧,什么话都往外说。西陵姝心里都替这个青娥肝疼,这待会看清楚那女子是顾容长公主,可是要如何收场呢。顿时,西陵姝心里就来了恶趣味,微微迈步而去,看向青娥,“青娥姑姑,你和苏阮也只是一面之缘,如何能确定地上跪着的女子就是苏阮了。都说人有相似,可能你看错了。”

    青娥姑姑抬头看向西陵姝,见她眼里满是警告,心头顿时冷笑一声。

    辛太后和刘皇后素来面和心不合,西陵姝乃是刘皇后一派的,她此刻在这是在警告她到此为止,不要闹大了,给苏阮留一点余地的意思了。

    哼,想都别想!

    想当年,苏阮的父亲苏仲轩负了公主殿下,今日就是他女儿偿还的时候了。

    青娥姑姑眉目闪过一抹得色,坚定的说道:“女婢记忆极好,那日苏姑娘表现又出众,奴婢是万万不会认错人的,那地上的就是苏阮。”

    西陵姝差点没笑喷出来,苦苦忍着,心里却是差点没跳起来给青娥鼓掌,这演技真是杆杆的了。

    得到了青娥准确的回复,她有转身看向沈柔,“你这个表姐,也确定没有看错?”

    沈柔心里有一抹心虚闪过,跪在地上的女子身上披着披风头发全部披散,如何能够分辨得清楚。但是沈柔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糟践苏阮的机会的,因此此刻也是认真的点了点头,想了想,又补偿道:“表妹她是年轻不懂事,希望大家能够给她一个改过的机会。”

    “国公府夫人,还是在这里审明白了吧,免得冤枉了无辜的人。”

    西陵姝转头含笑对着文国公夫人说道。

    青娥和沈柔此刻心里同时想到的是,估计西陵姝放弃苏阮了,反正苏阮的名声也是坏掉了,就成为了弃子。就算是生得如天仙一样,也是没用的。

    “来人,让她给我抬起头来。”

    随着文国公夫人的话语落下,跪着的顾容长公主眸里闪过一抹戾气,心里将青娥给骂了百八十遍,这个该死的不长眼睛吗,也不看看清楚,就在这里瞎咋呼。她本来是想着先蒙混过去,到时候再用身份将此事给压下去,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人看见她的脸,认出她来。

    在顾容长公主心头起伏的时候,粗壮的婆子已经上前来,一把就捏着她的下巴,将她的脸给抬起来了。

    “放肆!”

    顾容长公主当即呵斥出声。

    “这!”

    “顾容长公主!”

    “公主殿下!”

    瞬间,在场的好些人已经认出了顾容长公主来了。

    青娥姑姑面上嘲讽的笑意就那样凝固在了脸上,然后寸寸龟裂,脸上的表情比哭还难看。

    沈柔也好不到哪里去,一张脸由青转白,跟个调色盘一样。

    怎么会这样!

    沈柔和青娥两人心里同时呐喊着。

    暗十一怎么忍也忍不住,当即笑出声来,“哈哈哈……”

    在顾容长公主露脸的刹那,现场就陷入了寂静,没有人敢出声,否则得罪了顾容长公主,那后果不堪设想。就算是文国公夫人都觉得这个事情极为棘手,一个弄不好,太后都不能放过文国公府。

    而现在这是哪个没脑袋的竟然公然笑出声音来,遂转头去看,就看到穿着国公府三等丫鬟服饰的一个壮丫鬟正笑个不停,当即脸就黑了。

    文国公夫人当即恶狠狠的瞪向那个壮丫鬟,可是没有作用。

    暗十一才不受人家的威胁,反正这边结束后他就又躲进苏府中去了,任文国公府的人掘地三尺,也找不出他来。这会,他自然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顾容长公主这个贱人差点害他成了千古罪人,如今可不得好好出一口恶气。

    “竟然真是顾容长公主殿下,青娥姑姑刚才不是还说自己记性好,即使只是见过一次也不会看错。这话是怎么说的,你都伺候长公主二三十年了,怎么连自家主子都认不出来了?”

    青娥嘴唇嗫嚅几下,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忙招呼了公主府的几个下人将顾容长公主给围了起来。

    暗十一哪里会轻易放过青娥和顾容长公主,当即继续道:“不是说做出这等丧徳败行的女子,就该沉塘以正风气的吗?这下换成了顾容长公主这个没品没徳的就又当自己刚才说的话是放屁吗?”

    顾容长公主顿时气得浑身发抖,阴怒的看着暗十一,暗十一却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还对着顾容长公主和青娥咧嘴一笑,要多幸灾乐祸就多幸灾乐祸。

    顾容长公主看到这一幕,怒极攻心,被气得直接两眼一翻晕过去了。

    “公主殿下……”

    青娥姑姑大惊,惊慌失措的就将人给抬走了。

    沈柔脚步一动,就想要悄悄的退回去,却是被暗十一给捕捉到了,当即嘴角一勾,“我说端福县主啊,你也是太搞笑了,也不看看是什么人,看到是坏事就赶紧喊表妹,装姐妹情深,你还要不要再搞笑一点。”

    沈柔被暗十一这赤裸裸的话说得面色胀红,连伪装都维持不住。

    周围的人看向沈柔的目光也变了,仁孝至善的端福县主,原来也是浪得虚名啊,内里也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当初沈柔去投靠苏府,苏府开始待她如亲生女儿一般的。

    “够了。”

    公孙策暗暗的瞪暗十一一眼,让他收敛一些。

    暗十一只好怏怏的住了口。

    暗十一不说话了,却是目光四下打量,看到花丛旁边,半掩在阴影中的苏阮的时候,眼睛顿时就是一亮,然后就对着虽然露出了一个讨好的笑容来。

    苏阮顿时满心疑惑,这个丫鬟生得也太雄伟巍峨了一些吧。而且,她没看错的话,这个丫鬟竟然对着她露出了一个讨好的笑容。

    一场大戏就这样落幕了,大家颇有种意犹未尽的意味。

    啧啧,这个顾容长公主真不愧是出了名的浪荡,身边早就养了好几个面首。这还不够,如今竟然还喜欢打野战,而且这般重口味的喜欢乞丐。就那个乞丐的尊荣,想想都要作呕。这样看来,说不定自己也能和尊贵的公主殿下春风一度呢。

    场上就有几个男子心思浮动,想着下次找个机会,也钩钩那公主殿下。

    “大家先稍适休息,宴席一会就开始了。”

    事情闹到这个地步,文国公夫人真是差点呕出一口血来。这个顾容长公主要玩什么花样,在自己府上还不够,竟然闹到了这里。好好的一场寿宴,她准备了这么长时间,现在却成了这个样子。如今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忙吩咐身边的管事嬷嬷们警醒着,可是不能再出事了。

    众人缓缓散去,或是继续去前院饮酒看戏,或是随着文澜等文家小姐去后院喝茶聊天。

    香桃伸手扯了扯苏阮的袖子,苏阮转头,“嗯?”

    香桃当即不好意思的扭捏道:“小姐我们去旁边的茶园看看吧。”

    苏阮轻轻一挑眉,香桃红着脸将一张纸条交给了苏阮。苏阮接过,低头看去,就见上面写着的内容大致为邀请香桃去茶园一见,下面落款是石岩。

    额,苏阮看了看香桃一副春心萌动的样子,再看了看纸条上的内容,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香桃和石岩,这是干柴和烈火呀,竟这样迫不及待了。

    尴尬了,她这个做主子的,是要同意呢,还是不同意呢?

    只是还没等苏阮想好答案,就见石岩已经面色煞白的冲了出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