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石岩面色煞白,一双虎目都是红的,此刻正急匆匆的往这边走来。

    苏阮当即驻足,香桃也是满面羞红的垂着脑袋,俨然一副娇羞的小女儿姿态。

    石岩却像是没看到两人一般,直冲冲的就走了过去。

    “混蛋!”

    香桃顿时不满的在原地跺脚,有些气恼的看着石岩快速远去的身影。

    苏阮转身,笑着摸了摸香桃的脑袋,“看石岩的神色,显然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过去看看吧。”

    香桃这才着急了,“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快去看看。”

    香桃一边说着,一边已经快速抬步要追上去了。

    苏阮失笑的摇了摇头,然后即跟香桃一起往前厅而去。

    到了前厅的时候,却是见前厅一片混乱。

    “母亲……”

    “祖母……”

    余老太君气急攻心当场晕阙,文国公和文国公夫人大急,当即就有管家拿了帖子去宫里请御医了。文国公怒恨不已,转头看向石岩,那目光像是恨不得将石岩给生吞活剥了一般。

    “国公大人,我家公子生命垂危,还请……”

    “那个贱种二十年前就该死了!”

    文国公落下这句话后,转身毫不留情的就走开了。

    石岩跪在地上,虎目一片猩红,在文国公转身的刹那,眼泪落了下来。冰凉的液体落在脸上,他连忙回神,伸手用袖子狠狠的擦了擦脸颊,然后起身,转身就往来时的路跑去,路口却是被苏阮和香桃主仆两个给堵住了。

    香桃看到石岩红红的眼睛,心里很是心疼,她轻轻扯了扯苏阮的衣角。

    苏阮转头,湖水一般的目光落在香桃身上。

    “小姐……”

    “嗯?”

    “我们帮帮他吧。”

    香桃细弱蚊蝇的声音响起。

    苏阮一双猫瞳似笑非笑,直看得香桃面颊发红才收回目光。

    石岩被人挡住,本就焦急暴躁的情绪,顿时像是火山爆发一般,岩浆滚滚。他狠狠的抬起头来,一双虎目满是煞气,正要发火,却是看到了苏阮和香桃俏生生的立在那里。

    顿时,石岩的所有情绪被冻结,表情都凝固在了脸上,气也不是,怒也不是的,甚是纠结。

    “有什么我们能帮得上的地方吗?”

    苏阮开口,声音柔软,奇异的平稳了石岩焦躁不安的心。

    石岩嘴唇动了几下,却是一个字也吐不出来,跟她们说又有什么用呢?

    香桃看着石岩的嘴巴像是蚌壳一样,一个字也不说,顿时很是着急,“石岩你说呀,快说呀,我们家小姐很厉害的,说不定就能帮得上你呢。”

    石岩看了看香桃,受到她目光的鼓舞,就说了出来,“我们家公子毒性发作,刚才吐了好大一口黑血,如今已经昏迷了。”

    苏阮眸光一动,“看你也是请不来名医来,带我去看看吧。我略通医术,说不定能够帮得上忙。”

    石岩眸中含着几分犹豫,苏阮只是一介闺阁女子,怎么会看诊。公子的毒又最是麻烦,多少年了,只有神医连城能够压制得住。原本因为一直吃着神医连城配置的药,体内的毒一直被压制着,就等着神医连城将解药完全配出来就可大好了。这些日子公子的气色也是很好,并无不妥。不想今日早晨看了一封信之后,整个人神色震动,然后就是吐出一大口黑血来。

    “带我去看看吧。”

    苏阮重复了一遍。

    石岩听了,一咬牙,就领着苏阮去了。

    三人来到了一处院子,苏阮看到这偏僻破败的院子,眉头就是一皱,白笙居住的竟然是这样的院子,他在文国公府的处境竟然是这样吗?

    白笙的事情她也是听闻了一些,白笙乃是文国公的外甥,是文国公唯一的妹妹冒死生下的孩子。文国公府素来以礼仪治家,而白笙的存在却是对文国公府礼教最大的挑战。若不是有老太君护着,白笙怕是都很难生存下来吧。

    白笙,也只是个可怜人罢了。

    苏阮倒是有几分同情白笙,一切本就不是他的错,可他却是从出生就被带上了偏见,他是何其的无辜。

    香桃也是万分惊讶,本以为会看到精致华美的院子,没想到最后看到的竟是这样的景象,当真是出乎意料。

    石岩面上倒是没什么表情,沉默的在前面引路。

    很快就领着两人到了一个房间前面,此刻房间的门半开着,里面显得昏暗无光,这处院落坐落在背光处,常年没有阳光,显得格外的阴冷,尤其是这样的冬日。

    石岩到了房间门口,忙加快了脚步,几步进了房间,苏阮和香桃紧跟而上。

    很快,就到了床前,白笙面色苍白如纸,正安静的躺在床上,地上果然一滩黑血,嘴角上依然留有痕迹,画面凄冷。

    香桃看着,眼眶都忍不住红了,伸手去扯苏阮的衣角,“小姐,白公子看着好可怜,你救救他吧。”

    苏阮心头也是这般想着的,遂也不多说废话,上前去给白笙把脉,接着眉头却是忍不住狠狠的皱了起来。

    白笙这毒乃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损伤了身体,白笙的脚就是因此留下的毛病。只是,白笙体内的毒一直被压制着,只要保持心境平和,一直吃着药,再活个十年却是不成问题的。如今却是因为外因,心情悲恸,伤了心脉,那些毒瞬间逆流入了心脉,倒是麻烦得狠了。

    也罢,这也算是命数了。在这个古代,各种仪器设备都是稀缺的,白笙这个毒,怕是还得要做换血的手术才行。最后结果如何,但看这白笙的命了。

    苏阮想好了,转头看向石岩,“我这里倒是有一个法子能够治你家公子,只是危险比较大,一个不好就会危及生命。所以,此番先和你说一下。”

    石岩听了,当即就摇头了,“不行,不行,不能有危险。”

    苏阮咬了咬自己的唇瓣,道:“你家公子此番病情凶险,若是不早做解决的话,怕是也熬不了几日时光的。”

    石岩听了,面上神色顿时就落了下来,但依旧咬牙不松口,“我们家公子不会有事的,已经送信给神医连城了。神医连城很快就会来的,他是天下间最厉害的大夫,而且又极为熟悉我家公子的病情。公子常年吃的药,就是神医连城给配的。此番,只要再登上个几日,等到神医连城来了,公子的病就能大好了。神医连城上次离开的时候,就说过会给公子配出解药,不仅能够解了公子身上的毒,还能让公子重新站起来。”

    苏阮听了这话,面上神色也是一震,她虽然有把握解了白笙身上的毒,但对白笙的腿却是没什么办法的。白笙的腿已经残了二十年,肌肉已经萎缩,神经也坏死了,想要痊愈,实在是千难万难,是她达不到的医学巅峰。

    苏阮沉默了一会,说道:“你家公子的身体,此番最多只能撑七日时间。若是有需要我帮助的地方,就到苏府来找我。”

    “多谢苏小姐了。”

    石岩虽然没点头,但还是拱手和苏阮道谢。

    苏阮点了点头,转身就走了。

    香桃却是气不过,突然转身来,然后狠狠的踩在了石岩的脚下,这才气呼呼的离开了。

    石岩半点不在意,对着香桃讨好的笑了笑,这才转身去照顾白笙了。

    走在文国公府的小路上,香桃还有些愤愤不平,“这个石岩真是太讨厌了,太固执了,竟然瞧不上小姐的医术,还要等神医连城来,真是个榆木脑袋。”

    苏阮好笑的摇了摇头,毫不在意。

    “虽然小姐的医术确实不如那神医连城,但小姐好歹也是一个大美人,那个臭石头就不能给小姐一点面子吗。这样拒绝小姐,实在是太过分了。”

    香桃还在那里巴拉巴拉的说着。

    苏阮听了,嘴角忍不住抽搐,她哪里不如那个神医连城了?

    “哎呦,这不是苏大才女吗?”

    正这时,一声带着讽刺带着敌意的声音响起,苏阮抬头看去,就看到了一行人朝着自己这边大步走来,走在前面的是两个女子,一个是曾经有过过节的邓少娴,还有一个却是一身蓝衣,梳着夫人发髻,容貌清丽温婉的少妇。

    看到那少妇的第一眼,苏阮莫名的觉得心头一颤,有种很熟悉的感觉,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记忆之中翻遍了,却是没有翻出什么记忆来。

    “阿娴。”

    蓝衣少妇念了一声,明明是温柔的声音,但是邓少娴却是乖巧的闭了嘴巴。

    蓝衣少妇踱步到了苏阮身边,眸光在苏阮身上扫了扫,道:“我是邓心岚,是阿娴的姐姐。阿娴上次在牡丹园外面言语冒失,有所得罪之处,还望苏小姐不要见怪。”

    苏阮心中有种很反常的感觉,这个邓心岚看着倒是好性。

    邓心岚,那不就是邓家的嫡长女,成王妃,才貌双全,曾经是盛京无数青年才俊的梦中情人,最后却是花落成王府。

    “苏姑娘,文澜妹妹在前面设了场地,邀请我们前去游玩呢,苏姑娘不介意的话,一起过去吧。”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