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苏姑娘,文澜妹妹在前面设了场地,邀请我们前去游玩呢,苏姑娘不介意的话,一起过去吧。”

    邓心岚生得极美,兼之自有一股极为独特的气质,可谓是见之就容易让人生出好感来。

    而且,看着她的面容,苏阮莫名的觉得心里生出几分亲切感来,真是好生奇怪。

    还不等苏阮心中琢磨出个所以然来,邓心岚已经走过来,温柔的挽起她的手了。

    那手若凝脂般,柔软如柳,又像是暖玉一般,泛着微微的暖意。

    苏阮就这般被邓心岚姐妹给拖到了前面一丛繁茂的花木前,只见里面正站着十数个闺秀,个个打扮精致,貌若芙蓉。

    远远的,她也看到了文澜,看着正笑意盈盈的和一边的闺秀说话,只是那面上的笑容,苏阮却看着透出丝丝勉强。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苏阮总觉得文澜的神色不是很好,眉间笼着愁绪似的。

    那边围在一起说笑的闺秀见到邓心岚几人过来,忙笑着围了过来,“成王妃,少娴,你们来了。”

    “我还拖了苏妹妹一道过来呢,我们这么多人,难得聚在一处呢,不如来玩点有意思的吧。”

    邓心岚笑意盈盈的说道。

    这里的闺秀贵妇里,就属邓心岚的身份地位最为贵重了,就算是文国公府嫡长女文澜都要避其锋芒,让其一二。

    “不如我们来玩捉迷藏吧。”

    有一个圆脸的可爱闺秀轻轻眨了眨眼睛,笑着建议道。

    苏阮忍不住看了她一眼,特么的这又不是幼儿园,还玩躲猫猫。

    可是,就是这样的建议却还是得到了好几个闺秀的赞同。

    “倒是也不错,也热闹,那就玩这个吧。”

    邓心岚似乎也感兴趣的样子,点了头,游戏就这样被定了下来。

    “我们先来抓阄,看该蒙谁的眼睛。”

    邓心岚笑眯眯的说着,吩咐了身边跟随的下人去拿了碗,里面是被折好的一个个纸团。

    邓心岚笑着就拿了一个,然后就转过眸来,让苏阮伸手去拿。

    苏阮也伸手拿了一张,轻轻打开,只见其上写着一个蒙字。

    “竟然是苏妹妹。”

    邓心岚当即抚掌而笑。

    苏阮心头升起一股怪异的感觉来,心头暗暗警惕。

    邓心岚从丫鬟手中接过一条白色斯帕,神色温婉,走到苏阮身后,亲自给苏阮蒙上了眼睛。

    “苏妹妹可是不能扯下这白巾,不然可是要受惩罚的。”

    “自是不会。”

    苏阮应下,然后就在原地站好了,旁边自然有丫鬟帮着数数。

    “一、二、三。”

    随着旁边丫鬟一个一个的数数,苏阮的鼻尖也是传来淡淡的香味,顿时心头一凛。

    这白巾上有药。

    这香味,是幻梦草的味道!

    幻梦草的主要作用就是使人产生幻觉,分不清楚虚幻和现实。

    邓家姐妹想要做什么?

    苏阮心头抱着这样的疑问,也是赶紧取了银针,暗暗在自己身上扎了一阵,人顿时就变得清醒了起来。

    “……九十七,九十八,九十九,一百。”

    一百个数后,苏阮轻轻扯下了眼睛上面蒙着的白巾,目光四处一扫,除了身边站着的丫鬟,四处却是空无一人。

    苏阮手上捏着那方白巾,脚步抬起,往一处处假山后面寻去,假山后面皆是空荡荡的。她眉心一拧,立在原处,静静感受着周遭的声响,却是莫名的安静。

    砰!

    突然,不远处的一丛花木后传来巨大的响动,苏阮当即抬脚走了过去。

    慢慢走近,可以看到花木掩映中有一抹淡淡的蓝色。

    那抹蓝色,颇为熟悉,苏阮脚步越发加快了。

    身子一转,就走近了花木,然后她的一双眼眸都是忍不住睁大,心头震动。

    “文澜!”

    此刻,眼前是怎样的一副画面。

    只见,繁茂的花木从中,一身蓝色衣裳的文澜静静躺在地上,心口处插着一柄寒刀,利刃完全没入了文澜的心口,只余下刀柄在外面。文澜尚且留了一口气,察觉到了苏阮的脚步声,缓慢转过头来,看到是苏阮,一双眼眸之中顿时绽放出璀璨的光亮来,嘴巴动了动,却是连吐字的力气都没有了。眼泪跟着就落了下来,眸中的光亮越来越暗淡。

    苏阮连忙蹲下身子,手上捏着银针,快速的在文澜身上扎着。

    只是,一切都来不及了。

    文澜微微抬起的手无力的落下,一双眼眸归于沉寂,整个人断了气息。

    苏阮大惊,伸手去感受文澜的鼻息,脉搏,却是徒然无功。

    一瞬间,一种苍凉的悲伤充斥满了苏阮的心头,她伸出手去,想要触碰一下文澜的手。

    “啊……杀人了……”

    一声惊叫再次划破了文国公府的宁静。

    文国公府今日本是大喜之日,可是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出事。先是发生了顾容长公主在内院淫乱的荒唐事情,接着是余老太君听到外孙中毒的消息昏迷了过去。本以为事情也就到了这里了,没想到,这会文国公府又出事了。

    这不,众人一下子又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涌了过去。

    “苏阮!”

    一众闺秀全都从藏身的地方走了出来,朝着发出声音的方向走去,然后就看到了苏阮正蹲在已经了无声息的文澜身边的画面。

    在场的众多闺秀,何曾见过这样血腥残忍的画面,顿时一个个惊恐不已,忍不住退开几步,远离苏阮。

    苏阮此刻心头依旧震动不已,不过半盏茶之前,她还看到文澜笑意盈盈的在和别人说话呢。那样秀美鲜活的一个人,此刻身子却是已经慢慢冰冷,那颗心再也不会跳动了。

    想到文澜甜雅的笑容,苏阮只觉得眼眶一涩,险些落下泪来。

    世事无常,人的生命当真是脆弱不已。

    “苏阮,文澜待你如朋友,你怎么狠心要杀她?”

    邓心岚带着邓少娴走了过来,后面还跟着弱质纤纤的沈柔,此刻也是满眼嘲讽的看着苏阮。

    苏阮缓缓转头,目光凉凉的看向邓心岚几人,那样寒凉的目光,冷淡的神色,和平日里温温柔柔的样子,实在是大相径庭,让邓心岚几人忍不住轻轻皱了皱眉。

    苏阮心头暗暗想着,这事情和邓家姐妹定然是脱不了干系的,难道只是为了害她,而将文澜给拖进来吗?

    她忍不住想着,她真的有这般人神共愤吗?

    “发生了何事,怎么都围在这里?”

    这时,文国公夫人带着一群贵妇人也是到了事发地点,见大家围在一丛花木前,顿时出声。

    众人听到这声音,皆是转头看了文国公夫人一眼,然后就缓缓的朝着两边退开。

    文国公夫人被众闺秀那种眼神看得心头一跳,尤其是大家那默契的往两边退的身影,更是让她心头一紧,忙忍不住朝前面看去。

    就是这一眼,成了文国公夫人一生的劫数,多少次午夜梦回都走不出这个噩梦。

    她最疼爱的小女儿,那样聪慧灵秀,美貌无双的女儿,此刻竟然浑身染血的躺在地上。

    文国公夫人朝着前面走一步,身子却像是被抽空了一般,膝盖一软,直接就跪在了文澜面前,眼前的景象,重重叠叠,明明灭灭的,好像是梦,又好像不是。

    文国公夫人的眼泪像是断了线一般,不断落下,模糊了视线。此刻她不是什么清贵的国公夫人,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母亲而已。身子使不上力气,她就跪着,一步一步挪到了文澜身边,伸手将文澜抱到了怀里,依旧不相信的喊着,“澜儿你快醒醒啊,快别和娘亲开玩笑了。娘亲受不了的,真的受不了的……”

    文国公夫人抱着文澜,身上也是跟着染满了血,样子极为凄惨。旁边的好些闺秀和贵妇们,看到这样的画面,也是忍不住红了眼眶。

    文国公夫人低头看着文澜,看着她死不瞑目的样子,看着她浑身染血的样子,终于是知道这不是梦,这一切都是实实在在的,她的女儿就这样走了,顿时嚎啕大哭。

    这边的动静这样大,文国公以及男宾们都赶了过来。

    文国公看到爱女惨死,面色也是惨白惨白的,撕拉一声,心头像是破了一道口子一般,疼得几乎要站不住。

    “是谁?是谁!”

    文国公夫人哭着哭着,却是突然抬起头来,目光恶狠狠的四顾,那副样子就像是一直护着自己孩子的母狼一般。只要是知道了谁是凶手,下一刻她就能冲出去狠狠的咬上一口一般。

    “是苏阮,是苏阮杀了文澜姐姐。”

    第一个发现这边的闺秀,当即就站了出来,出声指控苏阮。

    苏阮抬眸看了她一眼,当即认出来,这就是那个一开始开口提议玩捉迷藏的圆脸可爱女生。

    苏阮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下心绪,这才开始打量文澜,致命伤应该就是胸口的那把刀了。

    “我杀了你!”

    那圆脸闺秀话音一落,文国公夫人当即抬眸,分辨了一下谁是苏阮之后,当即就目光含煞的看向苏阮。

    “不是我,我一过来就看到文澜姐姐躺在地上,已经是来不及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