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凶手就是苏阮!也只能是苏阮!”

    文国公夫人面色一滞,有些恍不过神来。

    邓心岚等了一会,没有等到文国公夫人的回应,轻轻转头过来,目光虽然温和,但却莫名的让文国公夫人身体发寒。

    文国公夫人嘴角紧紧抿着,颤抖着问道:“你什么意思?”

    “凶手就是苏阮,我希望文国公府上下口径一致。”

    邓心岚轻轻一笑,玉软花柔,却是带着莫名的恶意和骄纵。

    文国公夫人目光突然就看向了一边站着的邓少娴,狠狠的瞪向她脚上的鞋子,那上面鲜艳的红梅。

    不,不能称之为红梅,那该是她女儿的血!

    文国公夫人突然间就好像懂了,眼泪成串落下,察觉到面上的湿润,她忙用袖子一把抹净,再抬起头来的时候,面上是比严冬还要寒冷的恨意,“成王妃当真是好大的威风,真以为我们文国公府是好欺负的吗?”

    这一刻,文国公夫人的世家风范尽显,气势凛然。

    “夫人确定要和本王妃对着干?”

    邓心岚却依旧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文国公夫人已经起身,就要喊人进来。她唯一的女儿,国公府千娇百媚的大小姐就这样被害死了。她还那么年轻,还有大好的年华,却是这般香消玉殒。文国公夫人深深的咬牙,看向邓心岚姐妹的目光恨不得生撕了两人。

    只是,文国公夫人的嘴巴还未张开,邓心岚下一句话就已经石破天惊的砸了过来。

    “文澜有孕的事情,不知道文国公夫人是否清楚?”

    这话,无疑是丢入湖面的石子,瞬间掀起滔天巨浪。

    “不可能,休要污蔑我家文岚!”

    文国公夫人顿时气愤的指尖都在颤抖,双眸发红,看着邓心岚姐妹的目光跟要吃了两人一般。

    邓心岚却是半点不受影响,依旧不紧不慢的喝着茶,然后才悠悠然的看了文国公夫人一眼,那副胜券在握的样子,让文国公夫人心头徒然升起一股无力的恐慌来。

    “文国公夫人不妨让人去验证一番。”

    那样漫不经心的语气,文国公夫人心头已是信了几分。

    她紧紧的握紧了拳头,还是对着外面喊道:“来人!”

    顿时她身边的心腹奶娘游氏就快步走了进来,到得她的近前。

    文国公夫人转头,目光之中满是沉痛,微微侧头,在游氏耳边低声交代了几句。

    游氏面上快速闪过震惊和沉痛以及悲愤,重重的点了点头,就又快速的退了下去。

    文国公夫人重新坐了下来,重重的闭上了眼睛。她不想去看邓家姐妹的嘴脸,她怕她会忍不住上前去撕了那两人,陷文国公府于万劫不复的境地。

    她在等,在等上天的审判。

    她的女儿,文澜,那般聪慧美好的女儿,就这般香消玉殒了,她此刻痛得几乎不能呼吸。若不是在人前,她怕是会放声大哭,什么世家礼仪,国公夫人的仪态通通都不要。她只是一个母亲,是一个刚刚痛失爱女的母亲。

    正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

    文国公夫人猛然转头去看,却是看到老太君带着家人匆匆而来,面上均是沉痛和巨大的哀伤,以及浓浓的不敢置信。

    “夫人!”

    文国公当即走到文国公夫人身边,伸手轻轻拍着她的肩膀,想要给予她力量。

    强忍悲痛的文国公夫人在看到文国公的到来后,忍不住再次红了眼眶,“夫君……”

    她哽咽的喊了一声,令得文国公也是湿了眼眶,忙用袖子快速擦了擦。

    邓心岚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家的倾情演绎,眉目之间却是极为寡淡的情绪,这些悲伤痛苦于她而言,最是微不足道了。

    “夫君,一定要给我们女儿做主呀。”

    文国公夫人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一般,紧紧抓着文国公的袖子,满面悲愤。

    文国公似有所感,目光锐利的看向安然坐着的邓心岚,以及正站着面上却已经露出不耐烦神色的邓少娴身上。

    邓心岚轻轻放下手中的茶杯,目光淡然扫过来,“国公夫人对于本王妃刚才的提议以为如何?”

    听到此话,文国公夫人顿时气恨得咬牙且此,身子都在微微颤抖。

    文国公连忙伸手揽着她,目光如刀锋一般,狠狠剐向邓心岚。

    邓心岚分毫不受影响,轻轻的笑了,笑容温暖如春风,却是透着寒冬般的凛冽冷意。

    这时,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文国公夫人当即双手紧握,目中满是害怕和急切,紧紧的盯着外面。

    果然,游氏的身影快速出现在眼前。

    游氏一出现,目光当即就看了过来,见老太君和国公爷都在,面上神色一紧,但却还是快步走到文国公夫人身边。

    文国公夫人挣脱开文国公,几步急切走到游氏身边,“如何?”

    目光之中灼灼的期待,几乎烫伤了游氏的心,她袖子下的手抖了又抖,牙齿咬了又咬,终究是含着泪,对着文国公夫人点了点头。

    文国公夫人当即身子就是一个踉跄,连连后退,如果不是文国公及时扶住,几乎要跌倒在地。

    这一刻,她全身的精气神都像是被抽干了一样,整个人的气势都委顿下来。

    邓心岚一看这个样子,还有哪里不知道的,顿时嗤笑一声,“国公夫人,如今证据确凿,你还不肯接受现实吗?苏阮就是凶手,害死你女儿的凶手,赶紧将她绳之以法,为你女儿报仇吧。我相信,国公夫人也不希望你的女儿在地下不得安宁吧。”

    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邓心岚的语气尤为温柔,听在文国公夫人的耳中,却仿佛来自九幽地狱一般,蚀骨之冷。

    文国公等人不明就里,真以为苏阮就是凶手,当即怒道:“果真是那苏阮,那定然要她付出最惨痛的代价!”

    文国公夫人却是紧紧咬着牙,心头不断权衡。她真的要冤枉苏阮吗,若是真的这样做的话,女儿在地下怕是更不得安宁吧。

    她还记得那日女儿欢喜的在她怀里撒娇,轻轻的抱着她的手臂,喜笑颜开的说着,“娘亲我今天认识了一个朋友呢,她叫苏阮,又好看又聪慧,女儿喜欢她呢。”

    那样真切欢喜的神情,女儿是真的很喜欢这个朋友吧。

    可是,女儿的名声又该怎么办?

    文国公夫人的一颗心既像是在烈火里煎熬,又像是被最冷的冰块冻住了一般,几乎要窒息,每一口呼吸都带着沉沉的痛。

    女儿,这是母亲唯一能为你做的事情了。你在乎的,母亲都会帮你守住的!

    文国公夫人心头下了决定,深深闭上眼睛,再睁开的时候,眼睛里已经是一片决然了。

    而那边,文国公一众文家人却是已经怒目而张,浑身杀气腾腾的,文国公更是一步跨出,将挂在墙上的尚方宝剑取下,瞬间将宝剑拔出,提着寒光闪闪的剑就要去找苏阮算账。却是在迈步之时,被文国公夫人一把抓住了。

    文国公疑惑的看向文国公夫人,“夫人?”

    文国公夫人目光冷然而坚定,“凶手是邓少娴!”

    此话一出,石破天惊。

    邓心岚震惊的站了起来,“你!”

    她不敢置信,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文国公夫人竟然还敢说出少娴来。

    邓少娴面色也是瞬间就变了,慌乱无措的看着文国公府的人,身子忍不住瑟缩了一下,连忙躲到了邓心岚的背后去。若是文国公府真的指认她的话,就算她姑姑是皇后,也保不住她。原本心里还在得意洋洋,想着有苏阮背黑锅的邓少娴,此刻却是全慌了。

    素来冷静理智,胜券在握的邓心岚此刻也是慌了。她以为抓着文澜身怀有孕的秘密,就能够死死压制住文国公府,既能够除去文澜这个梗在喉咙的刺,又能让苏阮这个她不是很合眼的人做替罪羊,明明是一箭双雕的好事。可为何,如今却是出了这样的差错。文国公府的人,竟然不同意?

    邓心岚不能接受超出她计划外的事情,她的眸光落在文国公夫人面上,与她决绝又孤注一掷的目光对上,心头一瑟,有些退意。但,邓心岚从小顺风顺水,何时受过这样的打击,顿时冷冽出声,“国公夫人你真的想好了吗?国公夫人是想让整个盛京都知道国公府冰清玉洁的大小姐文澜未婚先孕吗?是想让你的女儿在地下都不得安宁,受人指指点点吗?”

    邓心岚的话无疑像是一把尖刀一般,一刀一刀的,都是在戳文国公夫人的心窝子。可,她既然已经做下了决定,此刻就算是血,她也要咽回去。

    文国公夫人默然不说话,但一双眼眸却是异常明亮灼人,只是盯着邓心岚,两人目光无声的在空中交锋。

    文国公却是震惊了,握着剑的手都在颤抖,他嘴唇轻轻颤抖,忙转头看向文国公夫人。

    文国公夫人深深闭上眼睛,一行清泪落下。

    文国公瞬间就懂了,手上的剑哐当一声落在地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