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文国公却是震惊了,握着剑的手都在颤抖,他嘴唇轻轻颤抖,忙转头看向文国公夫人。

    文国公夫人深深闭上眼睛,一行清泪落下。

    文国公瞬间就懂了,手上的剑哐当一声落在地上。身子也是跟着支撑不住,几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上。

    “是哪个畜生?”

    文国公一双虎目赤红,心中煞气翻滚,恨不得将那玷污了他宝贝闺女的人千刀万剐,方能泄此心头之恨。

    邓心岚听到文国公的话,一双漂亮的眼眸瞬间闪过戾气,暗暗看了文国公一眼,那个眼神冰冷而冷酷,仿佛在看一个死物一般。

    只是,文国公府的人都沉浸在这一个又一个悲愤的消息之中,没有人注意到。

    文国公夫人到底冷静了一些,伸手握住文国公的手,含泪道:“我们的女儿清清白白的来到这个世上,也该让她清清白白的走。”

    文国公转头看向文国公夫人,见到素来坚强的夫人,此刻却是双目含泪,满面坚强,顿时就是心头一痛,眼中的泪差点落下来。

    “好。”他点了点头,眼角已经润湿,伸手紧紧握住文国公夫人的手。

    两人夫妻二十载,有些默契早就已经融入骨血,此刻对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文国公夫人重新转向邓心岚,眉目冷然,态度坚决。

    “凶手就是邓少娴!”

    语气肯定,目光锋利,恨不能化为实质,将邓少娴凌迟。

    邓心岚面色瞬间阴沉下来,没有想到文国公府的人竟然都是些又臭又硬的石头,如此冥顽不灵。

    一个苏阮罢了,舍弃也就舍弃了,干她们文国公府何事,为了护着苏阮,竟然连女儿的闺誉都不要了吗?

    邓心岚完全想不通,觉得文国公府的人都疯了,一双眼眸尤其阴沉下来,比暗夜还要冷沉。

    “文澜未婚先孕,这等好事,你们是想让整个盛京,整个天下都知道吗?”

    邓心岚不相信,文国公府这样的诗书礼仪之家,当真能够受得了这样的流言蜚语。

    文国公府诸人听了这话,一个个气得浑身颤抖,却是无法可施。

    文国公夫人心头忍了忍,竟然已经决定去做了,那么就一定要做到底,让女儿在九泉之下能够安心。想来,那么心地善良的女儿,那么喜欢苏阮这个朋友的女儿,定然是希望苏阮能够好好的,而不是成为一个牺牲品。

    “那么,成王妃是觉得邓少娴的命没有苏阮的重要了?”

    邓心岚还没说什么,邓少娴就先慌了,忙去扯邓心岚的袖子,满目的慌乱。

    邓心岚袖子下的手忍不住狠狠握住,尖利的指甲刺入掌心,那尖锐的疼痛,瞬间传入心头,让她稍微冷静了几分。

    邓心岚从小心智不凡,从来都是算无遗策,不曾失手过。可在这个文国公府却是一败再败。

    先是文澜,即使文澜已经死了,也无法改变成为她心头一根刺的事实。

    再就是苏阮,竟然被识破了,牵扯出了少娴。

    再是现在,文国公府竟然连文澜的名声都不顾了,一定要保住苏阮。

    一桩桩,一件件,邓心岚几乎要呕出一口血来。

    “姐姐。”

    邓少娴见邓心岚不说话,只是垂着眼睛在思索,心下越发慌乱了,忙出声呼喊,声音急切而带着恐惧。

    邓心岚转头看了邓少娴一眼,也只能咬牙忍下了。

    本来以为是一箭双雕的好事,如今却是被逼着只能就此揭过了。

    她赌不起,依照少娴的性子,根本禁不住任何审问,转身就能将什么都交代了,到时候更是得不偿失。

    “文国公夫人当真是个心善之人。”

    邓心岚突然展颜一笑,语调温柔,那神态,竟好像是真心夸赞一般,只是这话听在众人耳朵里,却是别样的意味。

    但是文国公却是伸手紧紧握住文国公夫人的手,默默的给予力量和支持。

    文国公夫人眼泪猝然而下,她只是觉得这样做,女儿在地下才会心安。还好,所有人都可以不理解她,但是还有夫君能够理解她。

    “我们走吧。”

    邓心岚回头看了邓少娴一眼,邓少娴觉得那一眼,带着凉气,一下子凉到了她的心底去。她此刻心慌意乱,满心惶惶然,听到邓心岚的话,瞬间像是抓住了主心骨一般,一把抓住了邓心岚的手,紧紧的跟上,生怕落后一步,就会被抛下一般。

    邓心岚的身影渐渐消失在眼前,直到完全消失不见,文国公夫人的身子顿时支撑不住,一下子软倒在文国公怀里。

    文国公顿时心疼的抱住文国公夫人,双手都在颤抖。

    ……

    邓心岚带着邓少娴一路出了花厅,路过一处院落的时候,却是猛然停下了脚步,转身,目光落在一处。

    那处,有一个风姿绰约的女子盈盈而立,一双猫瞳灵动生辉,此刻轻轻看过来,像是一汪湖水一般,静水流深。

    看到这样的苏阮,邓心岚双眼眯了起来,心头陡然升起一种危机的感觉来。袖子下的指尖轻轻动了动,原来想要除了苏阮,乃是因为少娴的缘故,且因为苏阮容貌过盛,也让她不喜,这才动了念头,趁着除去文澜的机会,也将苏阮一起除去。不过是一个小官之女罢了,除了也就除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只是,在苏阮当场说出少娴就是凶手的那一刻开始,一切都开始超出了掌控。

    她邓心岚从小顺风顺水,何时吃过这样的亏?

    路还长着呢,文国公府,还有苏阮,且等着瞧吧。

    邓少娴也看到苏阮了,顿时瞪起了一双眼睛,牙齿狠狠的咬着,这该死的苏阮,她是不是和她犯克,怎么每次都这么不顺!

    “颜色这样好,该让皇后姨母给她找个好郎君才是。”

    邓心岚轻轻一笑,笑容温软,说出来的话也是好听的,只是里面难隐深深恶意。

    邓少娴一听,一双眼眸顿时就亮了,这可真是个好主意,她回去一定要好好给苏阮找个如意郎君,方能出了今日在这文国公府受过的窝囊气。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