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也是喜欢你的,苏夫人的意思我心里是非常欢喜的。”

    苏阮:“!”

    我娘什么意思了?

    苏阮脑袋里全是问号,绝美的面容之上全是惊愕的神色。

    纪小白鼓足勇气说完了心中的话,面上全红了,然后低着头就快步跑开了。

    苏阮有些凌乱的站在那里,所以她这是被表白了?

    只是,她从来没想过感情的事情。莫名的,苏阮心头涌起淡淡的思绪,想起了那个和她几番纠葛的男人来。她狠狠的压了压,敛下思绪,回了自己房间。

    待苏阮也走后,却是从树上滑下一个人来,此人正是暗十一。

    暗十一面色阴晴不定,最后化成坚定,恶狠狠的看向刚才纪小白离开的方向,心中琢磨道,连太子妃的主意都敢打,简直是活腻了。这种小人物不必他英明神武,天人之姿的太子殿下亲自回来解决,他暗十一就能帮着解决了。

    哼哼,他暗十一也不是吃素的。

    ……

    夜间,纪小白正睡得香,迷迷糊糊中,鼻尖似乎闻到了一股独特的香味,那香味窜入他的身体里面,瞬间引起了一股燥热来,有一股莫名的火热从心底缓缓爬起。

    躲在房梁之上的暗十一看到睡着的纪小白面上出现了潮红色,呼吸也是渐渐变得急促起来,顿时得意一笑,身子一晃,就从窗户里快速跃了出去。

    暗十一很是放心的回去睡觉了,他给纪小白闻的乃是宫廷秘制的魅香。这个东西最是霸道厉害,乃是后宫宫妃相互争斗惯常喜欢用的香料。这种魅香,初时浓郁芬芳,但只要一盏茶的功夫后,就什么痕迹都不会留下。但是吸入的人却是会浴火浑身,必须得找人纾解,那种恍若万虫啃噬的痛苦,没人能够忍受。据说,这个魅香就算是得到高僧都扛不住。

    而纪小白嘛,怕是已经不知道闯入哪个婆子的房间去了。

    暗十一倒是睡得舒服,更是做着美梦,却是不知道他今晚的行为可是实实在在的给他家太子殿下背后结结实实的捅了一刀。

    却说纪小白浑浑噩噩的只觉得身上跟火烧一样难受,那种难受空虚而难耐,急需什么东西来填补。他猛的坐起身来,不仅是身上火烧,他的一双干净澄澈的眼眸里也像是燃烧着一团火一般。他起身,开了房门,清冷的夜风一吹,人跟着舒服了一些,他忍不住微微闭上眼睛,鼻尖动了动,就这般循着某种独特的气息摸索而去。一路上始终闭着眼睛,只是循着心中那股喜欢的气息而去,终于是停在了一处房门之外。

    闭着眼睛的纪小白嘴角忍不住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来,他伸手推开了房间的门。

    正睡着的苏阮,猛然睁开了眼睛,眸中一片清冷肃杀。

    这样的深夜,是何人闯入。

    她快速的将衣服披上,从枕头下摸出一把锋利的匕首来藏在袖中。才做好这些,房间的门已经被人推开了。

    随之而来的先是一片清冷的月光,接着就是那个简简单单,若青山流水的身影。

    纪小白!

    他怎么会在这里?

    因为惊讶,苏阮动作微顿,站在了原地。

    而纪小白在感受到了熟悉而喜欢的味道后,瞬间睁开了眼眸,一双素来纯净澄澈的眼眸,此刻却是带着烈焰。那双眼眸在看到苏阮的瞬间,温度更加炽热了。他嗖的一下就跑到了苏阮身边,猛然伸手,将苏阮给拉入怀中。

    苏阮一时间有些懵,被纪小白拉入怀中,感受到那滚烫而不正常的温度后,苏阮的眉头就是狠狠一皱。

    纪小白温热的呼吸洒落在苏阮的脖颈之间,苏阮嘴角紧紧抿着,伸手对着纪小白身上点了几下。纪小白顿时身子一软,就瘫倒了。苏阮忙扶着他到了床边,将他在床上安置好。

    苏阮在床边坐下,伸手给纪小白把了下脉搏,再观察了一下纪小白的呼吸和面色,心中大概有数了。此刻倒是需要几位药,好在这些在她的小药园里都有,她去采些就好,也不会惊动别人。

    苏阮这就起身出了房间,去了院子里的小药园,摘了所需要的药材,去了厨房。

    此刻正是夜半时分,大家都睡熟的时候,厨房这种地方自然是寂静无声,没有半个人影的。苏阮也不在意,也不需要人帮忙,自己找出药炉就开始煎药了。煎着煎着,苏阮就有些犯困了,脑袋一点一点的。

    这样约莫过了一个时辰,药终于是熬好了,苏阮拿了一个碗将药汁装好,放在托盘里,端着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回了房间,苏阮就看到纪小白面色更红了,更是溢出了很多汗珠,看来此刻也是吃了不少苦头了。

    苏阮也不停留,端着药到了床边,扶起纪小白,将药汁给他灌了下去。

    药汁一下去,纪小白身上就起了反应,热度一点一点降下去,慢慢的变得冰冷。当温度低到几乎结冰的时候,温度又慢慢升了上来。温度越来越高,在这样的温度下,纪小白身上也是不断的出汗。当温度高度几乎要纪小白给燃烧了的时候,温度又开始下降了。

    就这般,纪小白在冰与火的交替中煎熬着,面色一会火红,一会苍白。

    在这个过程中,苏阮还要不断的给他喂水。不然就纪小白这个出汗法,非得变成人干不可。

    就这般过了半个时辰,纪小白身上的温度终于是渐渐稳定了下来。

    而这个时候,苏阮也是累得不行。

    苏阮瘫坐在一边,额头上也是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她从袖子里面抽出帕子,轻轻擦了擦额头的汗,心头略微有些奇怪,最近总是容易觉得累。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她以为是因为最近发生太多事情了,情绪波动太大的缘故,身体负荷不了。

    此刻看着床上纪小白呼吸平稳,苏阮的心也跟着放松了下来,一股巨大的疲惫顿时袭来。

    这个时候,苏阮也顾不得太多,她这会也没办法将纪小白给弄走,先将就着睡一会,等到白日了再让纪小白偷偷离开吧。毕竟,纪小白身上的魅香刚刚解除,这回若是被吵醒,起身离开,被外面冷风一吹,正是最虚弱的时候,怕是一个不好,就要一命呜呼了。

    苏阮在隔间的卧榻上躺下,不一会就睡着了。

    等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她有些餍足的伸了个懒腰。这一觉倒是睡得沉,她缓缓坐起身来,发现自己睡在卧榻上,昨晚的记忆顿时缓缓回笼,她忙下榻穿了鞋子,去了里间,看到纪小白还睡着,呼吸平稳,面色依旧有几分苍白。

    她缓缓呼出一口气,是又好气又好笑,这家伙倒是睡得香了,倒是把她累个半死。得赶紧让这个家伙出去,不然可是要出大事的。

    苏阮上前,伸手去推纪小白。

    纪小白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就是苏阮那张明艳生辉的绝色容颜,顿时就是一怔。这么近距离的看着他喜欢的脸,一颗心都忍不住砰砰直跳,“阮阮表妹。”

    纪小白轻轻喊了一声,感觉自己犹如梦中。

    苏阮顿时乐了,伸手狠狠的掐了掐纪小白的胳膊,“还阮阮表妹,你再不从这里离开,你无辜的表妹就要被你连累得浸猪笼了。”

    听了这话,纪小白面色一怔,这才观察起周围的环境来。

    额,这不是他的房间,看这房间的装饰,分明是女子的闺房。再联想到苏阮的话,有个答案呼之欲出,纪小白抬头看着青色柔软的帐顶,整个人像是被烫着了一般,一下子从床上弹了起来。昨天一些模模糊糊的记忆也是在脑袋里环绕着,他顿时羞涩又懊恼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他也不知道怎么了,夜里全身发热,然后不受控制的就来到了阮阮表妹这里,后面的事情他都不记得了。

    “废话别多说,赶紧离开。”

    苏阮打了个哈欠,可没什么心思跟纪小白啰嗦。

    纪小白也是知道此刻不是说话的时机,点了点头,转身就要出去。

    却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敲门声,两个人皆是一惊。

    苏阮定了定神色,对着外面道:“什么事?”

    “小姐,是奴婢香桃,给你端了早餐过来。”

    听到是香桃,苏阮心一松,对着外面懒懒道:“我这下还不想吃,现在厨房里温暖着吧,我饿了再吃。”

    “不吃可不行,对身子不好。”

    这是李氏的声音,苏阮面色一变,娘亲怎么过来了。

    “阮阮,娘亲进来了。”

    李氏的话音才落下,人就已经推开房间的门走了进来。

    苏阮下意识的,转头看向纪小白,他的脸色挺白的。不知道是因为刚解毒后的惨白,还是这会被吓得。

    李氏面上还挂着慈爱的笑容呢,抬头就看到宝贝女儿站在那里。

    嗯,好好的,就是气色有些不好。

    等等,怎么旁边好像还有一个人!

    李氏不敢置信的慢慢移动脑袋,往旁边看去,就看到了纪小白。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