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碗药灌下去,顾容的身子当即就软了几分,不过一会就瘫软在地上,连声音都发不得了。一双眼眸开始的时候,还能恨毒的看着长生和思思,到了后来却是渐渐涣散。那股怨毒也被未知的恐惧代替,直到最后眼神完全没有了焦距。

    长生看到已经失去神智的顾容长公主,面上露出了快意的神情来。他转头看向思思,“思思我们以后终于可以在一起了。”

    “嗯。”

    思思欢喜的点头,轻轻靠在长生的肩膀上。

    长生的面上满是舒心快意的神色,顾容已经没了神智,以后只能在他的手下苟延残喘,他想要怎么对她就怎么对她,他甚至可以让她像狗一样活着。

    顾容啊顾容,谁让你惹了不该惹的人!

    长生和思思好不容易才有了这相处的时光,自然是你侬我侬,不过一会就缠绵到了一起。

    “公子?”

    正在这个时候,门外却是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长生一下子翻身而起,思思也是惊惧的跟着坐了起来,“长生哥哥……”

    “没事,你睡一会,我出去看看。”

    说罢,长生就起身穿衣,开了门,见是新招来的管家。

    “公子,太后听说公主殿下生病了,特地让太医过来看看。”

    听了这话,长生面上半点不见慌乱。那样的日子都熬过来了,而如今有了这样富贵称心的日子,身后还有那位撑着,他有什么好怕的。遂长生略思索一番,就吩咐管家道:“将顾容打理好,我先去招待太医,一会就带着去看。”

    管家领了命就下去安排了。

    长生则是去前厅招待了太医,一见到太医,长生面上当即浮现出担忧的神色来,“自从那日从文国公府回来后,公主殿下身子就不大好了,养了几日也不见好。小人甚是担心,今日正想着要去请个太医来看看,没想到王太医你就来了。”

    “太后娘娘甚为关心长公主殿下,特地让微臣来给长公主殿下看看,如今可是方便请脉?”

    “自是可以的,只是这几日公主殿下心情都不好,最是喜静。太医请脉完,有什么问题出来和小人说即可。”

    这话听着有几分怪异,但是想到顾容长公主的风评,也就不足为奇了。而且如今看这长公主府的样子,竟然好像都是这男宠在张罗安排。都说顾容长公主荒淫无道,如今看来,确实如此,竟然让一个男宠出来待客,实在是他生平仅见。

    长生带着太医来到了公主的闺房,就见到门窗紧闭,房间内视线昏暗,还点着一股奢靡的甜香,闻着实在是腻人。才一走进来,王太医就觉得鼻头发痒,浑身不自在,心里生出一股颇为强烈的抵触情绪,想要快些离开这里。忍着这种反感,王太医到了床前,立刻有婢女将把脉的视线接进床内。

    王太医坐下,一边缕着山羊胡,一边把脉,不过一会,眉目之间就闪过厌恶的神色来,这顾容长公主明明是纵欲过度劳累导致,实在是荒唐。

    王太医松开手,起了身来,和长生一起出了门。

    长生当即跟着出来,“王太医,长公主殿下身子如何了?”

    王太医不是很想和这个男宠说话,但是碍于顾容长公主的权势,不得不耐着性子道:“公主殿下只是有些劳累,老夫这里给几服药,两三天就可恢复了。”

    听到这样的结果,长生面上的担忧散去不少,连忙拱手道谢,“多谢王太医了。”

    而此刻,房间内,顾容长公主的床上缓缓坐起一人,却是一个眉目妖娆的风尘女子。她起身后,忙恭敬的跪到了管家身边。

    “嗯,回你自己的屋吧,好吃好喝养着。”

    “谢管家大恩。”

    这女子名为艳娘,本是个风尘女子,因为姿容出众,接客不断,身子日渐衰败,后被管家看重赎出身来,接入府中将养。这对于艳娘来说,简直就摔死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事。从此后,她在府中啥事也不用干,每天就负责吃吃喝喝将养着,好好养着身体就好,有需要的时候再出来客串一下就好。

    艳娘告退,身影渐渐远去,管家看着艳娘远去的身影,眼眸微微眯着。

    这艳娘眉眼和顾容长公主殿下有六分相似,若是再好好倒腾倒腾,以假乱真不是难事。

    ……

    太医回了宫中,就去给辛太后复命了。

    “如何?”

    辛太后喝了一口茶,润了润喉咙,这就开口问道。

    王太医忙跪下身子,“回禀太后娘娘,公主殿下只是有些过度劳累,微臣给开了几日的药,调理进补一番就好。”

    劳累过度?

    辛太后听着这话,都替顾容燥的慌,她面色也跟着沉了几分。

    “退下吧。”

    王太医就退了下去,而辛太后的面色也是阴沉沉的,极为难看。

    身边伺候着的李福祥看到辛太后的面色,就到了后殿,调了一杯花茶端出来,“这是奴才新学的茉莉花茶,娘娘吃吃看,看是否合口味?”

    辛太后听了,注意力果然被转移了几分,讶异的转头,看着李福祥手里端着的茶杯。

    白色的瓷杯,上面缭绕着几抹绿意,杯中浮浮沉沉着些许花瓣,茶汤也是色泽亮丽,看着甚是喜人。辛太后面上果然盈满了笑意,笑着道:“小李子何时学的这手艺?真是让哀家刮目相看。”

    李福祥就道:“这还是那苏阮小姐教的呢。”

    辛太后听了,面上诧异之色闪过,点了点头道:“她倒是有心了,这样的可人儿,哀家万不会让她被牵连受冤的。”

    这句话没头没脑的,李福祥却是听懂了,心中暗道,那苏阮貌美倾城,又知情识趣,很会讨太后开心,以后怕是造诣不小。如今举手之劳的事情,也于他有好处,他是乐得卖苏阮这个人情的。太后和皇后积怨颇深,如今借着文国公府的这个案子,怕是又要开始扯一扯了,这两日,辛国公府和镇国公府两派人马已经是摩擦不断,一副战火将起的样子。

    辛太后这么多年,心中早就积满了怨气,此番逮住这个机会,自然是要狠狠的让刘皇后哭一哭的。

    辛太后喝了几口茉莉花茶,果然觉得精神了一些,心头的郁气也是散去了几分,转头和李福祥说起了邓家的事情来。

    “事情进展得如何了?”

    “如今外面风声已经传起来了,就是邓家姐妹合谋害死了文国公府的小姐文澜的。”

    辛太后听了,面上就带出了笑意来,“只是邓家姐妹两个为什么要害死文澜,这一点哀家始终想不明白。文澜那个丫头知书达理,脾气性子都是极好的,很难和别人起冲突。她又是如何得罪了邓家姐妹,竟然让邓家姐妹痛下杀手的?”

    李福祥跟着说道:“那日据说邓家姐妹一开始污蔑苏阮小姐,后面找了理由和文国公府的人呆在花厅很长时间,期间更是冲突争执不断,怕是抓住了什么把柄,让文国公府敢怒不敢言。”

    辛太后听了,赞同的点了点头,“去查,哀家倒是要看看这中间究竟藏着怎样的秘密。”

    李福祥领命下去了,辛太后则是抱着温热额茶杯紧紧思索,眸中不断有暗光浮动。

    ……

    暗十一看着公孙策心情颇好的又在弹琴了,顿时奇怪道:“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在他看来,实在是没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最近苏府里面,李氏杜纪小白更加亲热了,一副丈母娘看女婿的模样,越看越满意的架势。他每日都过得胆战心惊的,都到了夜不能寐的境地了,就担心一觉醒来,太子妃就和那纪小白成亲了。真要是这样,他真是死一百次都不够。几日搞下来,暗十一觉得自己都精神衰落了。

    公孙策没有立刻答话,反而是慢悠悠的弹奏琴曲,一曲终了,这才悠悠说道:“那顾容长公主如今在府里过的日子,简直是猪狗不如,这不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吗?”

    暗十一果然精神来了,“我还以为你不打算动那顾容了。”

    “怎么可能,当初在牡丹园里,顾容百般刁难太子妃殿下,太子殿下大怒,早就对我下了死命令,是一定要让顾容付出代价的。本来我还想着要细细谋划,谁知道这个顾容竟然作死,在文国公府的宴会上又对太子妃下手,简直是罪该万死。因此,用了一夜的时间,将一切安排啊筹谋好,直接就将顾容给处理了。”

    暗十一听了,双眼睁大,后知后觉道:“所以太子殿下才将你放在盛京的吗?”

    公孙策跟随太子殿下多年,一直是太子殿下的左膀右臂,太子殿下每次出门都会带着,这次去江南治理水患竟然没带着,很是让暗十一惊叹,心中还纳闷了好久,这会可总算是知道了其中用意了。

    “留你是跑腿打杂的,留我那是为了保证太子妃的安全。”

    暗十一恶狠狠的咬牙,很想反驳,但事实胜于雄辩,他只能干瞪眼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