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曹氏却是没心思想太多,她此刻却是急声道:“夫人,大小姐被刑部的人带走了。”

    一语掀起千层浪。

    邓少娴瞬间抬头,满目愕然,面上全是不敢置信。

    刘琇也好不到哪里去,这么多年修身养性,早已经喜怒不行于色了,此刻虽然万分惊讶,但面上还看不出几分。她冷静的看向曹氏,道:“曹嬷嬷细细说来。”

    曹氏这就将刚才得到的消息细细说来,“……那刑部侍郎秦义不顾成王的阻拦,半点面子都不给,直接将大小姐给带走了。如今应该已经到了刑部了,传来的消息说是,半个时辰后开审文国公府的案子。”

    刘琇心头也是震惊,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子呢。这件事情,心岚做得虽然不够尽善尽美,但也算是周全了,那文国公府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压根不敢闹的。这件事情只会悄无声息的过去,为何会这般闹出来。闹出来也就罢了,那刑部哪里来的胆子,竟然连刘皇后和成王的面子都不给,竟然敢直接就将人给拿走了。

    一边的邓少娴听到,一下子就跳了起来,“娘亲,现在可怎么办,你一定要救救姐姐。”

    邓少娴本来就是个花架子,刁蛮任性她在行,真正遇到事情,她就一点主意都没有了,当即就慌乱的抓住刘琇的袖子。大姐被抓进去了,她是不是也快了,她不想去那脏兮兮的牢房,她绝对不会去的。

    刘琇此刻心里也是乱着,被邓少娴这样拉着摇,心里越发烦躁起来,转头看着邓少娴,恨铁不成钢,“慌什么?再不济还有你皇后姨母呢,心岚不会有事情的。”

    被刘琇这般一呵斥,邓少娴果然就安静了下来,但一双眼眸还是期待的看着刘琇。

    刘琇扶着椅子坐了下来,手指轻轻的扣着旁边的桌子。

    看到刘琇这幅不慌不忙的样子,邓少娴急在心头,但因为刚才刘琇的警告,倒是也不敢出声打扰。

    过了一会,刘琇抬起头来,看向曹氏,“曹嬷嬷去准备马车,我进宫一趟。”

    这就是要去找皇后姨母帮忙了,邓少娴微微放了心下来。

    是的,不必这般担心,还有皇后姨母呢,大姐不会有事的。皇后姨母最是喜欢大姐的,一直当做亲生女儿一般疼爱,怎么可能舍得让大姐受这样的委屈呢。

    曹氏得了命令,立刻快步走出去安排了。

    邓少娴此刻也是走到刘琇身边,“娘亲,我也跟你一起去吧。”

    邓少娴此刻心里有些怕,怕一会刑部也来人将她给抓了。毕竟连大姐成王妃的身份都不管用,刑部都照抓不误,她这个邓国公府小姐就更不好使了。因此抓着刘琇的手,就想跟着一起去,只要呆在娘亲和皇后姨母的身边,她才能安心。

    刘琇只看一眼,就知道邓少娴的心思了,只是她却是不会带邓少娴去的。自己的女儿自己清楚,那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人,如今这样的时期,事情似乎完全不受她掌控,她还是要谨慎些好。

    这么多年,她什么不能忍,只要再忍忍,等到那位……

    刘琇压了压心绪,不再多想,如今还是先解决眼前的事情。她身后将邓少娴的手拉下来,声音依旧温温柔柔的,“少娴你好好呆在家里,娘去找你姨母是有正经事的,半点不能出差错的。”

    邓少娴心头就是一梗,瘪了瘪嘴,满心委屈,不过她知道自己的娘,看着性子最是和软,说话从来温温柔柔的,但是决定的事情,是谁也更改不了的。

    这边才说了几句话,那边曹氏已经将车马安排妥当了,刘琇就上了马车,快速朝着皇宫而去。

    宫里,刘皇后也是得到了消息,惊得手上端着茶杯的手就是一晃,茶汤溢出些许,身边的宫人赶紧忙着换下茶杯,给刘皇后擦干了沾湿的地方。

    刘皇后难以置信的看着禀报消息的小太监,“刑部真的将心岚给带走了,还说半个时辰后开审?”

    “正是,小人不敢有半句虚言。”

    这个刘皇后自然也是知道的,借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拿这种事情来她面前扯谎的。

    刘皇后站起身来,来回在大殿里踱步,这文澜的案子怎么会牵扯到心岚呢。要是早些知道,她帮着处理一下也就过去了。如今却是被这样闹出来,还马上要公开审理,这倒是有些麻烦了。

    正在刘皇后来回踱步的时候,宫人进来禀报,“启禀皇后娘娘,邓国公夫人在外求见。”

    “快传。”

    心岚出了这样的事情,小妹还不知道要急成什么样子呢,刘皇后心里想着。

    宫人出去传话,几个呼吸的时间,刘琇就走了进来,还未说话,眼眶就先红了。

    刘皇后最是疼爱这个小妹,如何看得她这幅委屈的样子,拉着她在身边坐下,“没事的,这不是有姐姐在,我堂堂一个皇后,还护不住外甥女吗?”

    “又要麻烦姐姐了。”

    刘琇感动的说着。

    “我们姐妹,不必说这些。”

    话落,刘皇后略想了想,就道:“小妹,你老实的和我交个底,这件事情到底是如何。否则,到时候真给翻出什么来,毫无准备之下,那就极麻烦了。”

    刘琇也知道这个道理,眸色动了动,就将实情给吐露了。

    “文澜确实是心岚和少娴一起处理的。”

    这句话落下,饶是刘皇后的定力,也是大惊失色。

    “小妹,心岚……”

    若说邓少娴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刘皇后还信,但是邓心岚,那可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那样聪慧温柔的一个女子,怎么会在文国公府的寿宴上,将文国公府的小姐给杀了。

    “那文澜看着知书达理,娴静温雅,但内里却不是个安分的,竟然勾引成王,更是珠胎暗结。心岚那也是气得狠了,再被文澜刺激嘲讽,这才失了理智。姐姐,你可要救救你的两个外甥女。小妹我就这么两个女儿,从来都是当眼珠子看的。要是她们两个有个什么,妹妹我也不活了。”

    说着话,眼泪就掉下来了,看得刘皇后极为心疼。

    刘皇后握着刘琇的手,也是气愤,“这文国公府,好歹也是簪缨世家,诗书礼仪传家。那文澜,曾经还受过太后金口玉赞,说是闺秀的典范,贤良淑德之楷模。没想到,暗地里竟然是这样的一个浪荡性子,简直丢尽了文国公府的颜面。”

    话是这样说,但人死为大,文澜再如何不对,邓心岚也得沾上一身腥,怕是在盛京都呆不下去。

    “文澜已经死了,心岚再如何也是说不过去的。如今这样的局面,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认的,必须要找个替死鬼。”

    刘皇后想了想,就有了主意。

    刘琇也是这个意思,“来的路上我就想过了,替代的人选已经想好了。”

    “说来听听。”

    刘皇后转头看向刘琇,只要身份不要太高,她都有办法压得下去。她因为有西陵漠这样一个精彩绝艳,战功赫赫的儿子,很得明帝敬重,做一些事情还是很得心应手的。

    刘琇就小声的说出了心里的答案,“那苏家苏阮,家里没有什么势力,本身也是个声名不好的,那日也是在场的,是最好的人选。”

    听到苏阮的名字,刘皇后心里莫名有几分犹豫,总觉得儿子对这个女子有几分特别。而且苏阮的两个哥哥如今也在太子手下做事,这边就的那去动两人唯一的妹妹,就怕太子心里有什么想法。

    刘皇后没有立刻接话,刘琇当即就看了过去,见到刘皇后眉梢的犹豫,当即心头就是一跳,“这个人是最合适的,如今情况紧急,半点拖不得,莫不是这个苏阮有什么独特的地方,不好动?”

    刘皇后心头就琢磨开了,也许真是她想多了。若是太子真的有意,也不会拖到现在了,早就该接入东宫才是。至于苏阮的两个哥哥,那也只是太子无数手下的两个而已。而且到时候证据确凿,如何也牵连不到她身上来。只要事情做得隐蔽些,不会有事情的。心中这般一斟酌,刘皇后就拿定了主意。

    “好,那也只能怪苏阮命不好了。”

    刘皇后敲定了下来,让刘琇回去等着,她则是招了身边的亲信,交代几句,就让其赶紧去办了。

    而此刻,苏府之中,苏阮却是恍若雷劈一般的坐在床上。

    即使万般不愿相信,但她还是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她怀孕了,真的怀孕了。

    在无数次诊脉后,都是怀孕的结果后,她就将房间仔仔细细的翻找了一遍,还真给她找出了一些端倪来,有安神深睡功效的异花站在房间外的墙角。有迷香的粉末在房间的角落,而这也终于是让她恍恍惚惚的记起了一些曾经以为是梦的画面。有些夜里,那浮浮沉沉,温热缠绵的画面。男子粗重的喘息就在耳边,她慌乱而无措的被迫迎合。曾经以为是春梦一场,如今想来她却是着了道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