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苏阮有些精神恍惚的坐在窗边,目光空旷的看向窗户外面,像是什么都入眼了,却又像什么都未曾入眼。

    那个男人是谁?

    她有些无措的摸着自己的肚子,那里面正有一个小生命呢,这样的感觉以前从来没有过。

    这个孩子,她想要留下来,无论她的父亲是谁,她只知道孩子的母亲是她。

    只是,想要在古代生下这个孩子,就必须给孩子找一个名义上的父亲,否则她在古代寸步难行。

    扣扣。

    正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敲门声,苏阮恍然回神,忙调整了一下面上的神情,对着门外道:“进来。”

    苏阮话语落下,就看见李氏笑盈盈的推门进来。

    李氏先是看了看苏阮的面色,见她心情尚可的样子,面上笑意更加浓郁了,她在苏阮身边找了位置坐下,拉着苏阮的手就开始话家常。

    “阮阮,我看你和你小白表哥相处挺融洽的。小白这个孩子也是个好孩子,脾气温顺,学识也是不错。这孩子,以后虽然不会有什么大作为,但是却会是个顾家疼娘子的好夫君。”

    若是平日里,李氏说这样的话,苏阮定然是会不喜欢听的。但是此刻,李氏的话语,一个字一个字的落入苏阮的耳朵里,莫名的就入了心里去了,更是荡漾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这样温和性子好的一个人,将来一定会对孩子很好的吧……

    苏阮心里忍不住这样想着。

    李氏看苏阮有些出神的样子,想着可能是在思索呢,顿时喜上眉梢。

    她看纪小白,是越看越满意。人品好,性子好,而且家里也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女儿半点不会受委屈。至于说没什么出息,这倒是没什么,她也算是看开了。她就希望女儿找一个普通人,安安稳稳的过一生就好。

    苏阮知道自己一定会留下这个孩子的,因为这个孩子和她血脉相连,让她在这个时空找到了存在感,她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了那种期盼,期盼着这个小天使的降临。既然要留下这个孩子,那么身边的人早晚会知道。

    于是,在李氏期盼的目光之中,苏阮抬眼,认真的说道:“娘,我怀了快一个月的身孕。”

    “……什么,我没听清楚。”

    李氏的表情就定格在了那里,一下子就愣住了。

    过了好一会,还是觉得自己应该是听错了。她觉得她刚才肯定是出现幻觉了,怎么会听到这么离谱的话呢。

    “娘,我说我怀了快一个月的身孕了。”

    这回是真真切切的听到了,李氏双眸睁大,伸手去拉苏阮的手,“阮阮,你可不要和娘开这样的玩笑,这个玩笑可不好玩。”

    苏阮也知道再这样的古代,未婚先孕,是多么的惊世骇俗,一个不慎,是有可能会被浸猪笼的。李氏这样的反应,在情理之中。但是她想要留下这个孩子,想要让他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长大。这个孩子可以在阳光下肆意玩耍,可以享受其他孩子享受的。

    “娘,我没有开玩笑。”

    李氏看着苏阮认真的眉眼,看来这是真的了。即使再不愿意相信,但是在苏阮三次认真的答案之下,她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

    “是纪小白?”

    李氏不确定的问道。

    心里既希望是,又希望不是。

    希望是,那是因为本来就有心撮合两人,这般虽然心里恼恨纪小白,但到底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希望不是,那则是因为纪小白在她心中太乖巧了,万万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她不想自己看走眼。

    “不是。”

    苏阮摇了摇头。

    李氏的心跟着提了起来,那会是谁,难道是紫衣侯世子谢庆。毕竟当初女儿多喜欢谢庆,她都是看在眼里的。想到有可能是谢庆,李氏觉得自己的心尖都在打颤。

    “我也不知道。”

    苏阮咬了咬唇瓣,满是懊恼的说道。

    “怎么会不知道?”

    苏阮也郁闷呢,要是知道是谁,她一定把他毒死掉。如今真是白白被人占光了便宜,还不知道对方是谁,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真是太糟糕了。

    李氏觉得自己再好的修养和性子,在这样的连环打击之下,也要溃败掉。她闭了闭眼,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好几个呼吸之后,李氏觉得自己冷静了几分,这才细细的问起了苏阮。只是苏阮自己都是懵懵懂懂的,哪里能给李氏答案。

    李氏问了好几个问题,结果苏阮一个都不知道,把李氏气个倒仰。这都是什么事情,除了知道是个男的,其它的全部知道,这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了。

    这个女儿素来有自己的主意,此番遇到这样的事情,面上也不见慌乱无助的神色,比她这个娘还拿得住,李氏遂问道:“阮阮,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苏阮看向李氏,一双大眼睛明亮清透,看着就让人欢喜,她面上神色极为认真,“娘,这个孩子我想生下来。”

    李氏也是心疼,打胎风险很大,轻则吃点小苦头,重则以后都不能做母亲了,甚至有性命之忧。这样的风险,李氏是舍不得女儿去犯的。

    只是,要将这个孩子生下来,却也是难办。

    真的生下来,女儿这一辈子就毁掉了。

    一时间,母女两个都沉默了下来。

    李氏心疼的伸手摸了摸苏阮的脑袋,“没事的,娘亲会好好想想办法的。”

    苏阮乖巧的点了点头。

    ……

    此时此刻,隔着十万八千里的江南,西陵漠收到了公孙策的飞鹰传书,洁白修长的手从雄鹰身上摘下书信,缓缓展开,原本漫不经心的神色,在看到苏家小姐四个字后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紧张和期待。

    修长的手指忍不住捏紧了手中的信纸,眼眸不忍心错过一个字的,一字一字慢慢看下来。

    西陵漠面上的神色也在随着信上的内容而发生变化,渐渐覆满冰霜。

    顾容!好一个顾容,手都敢伸到他的小心肝身上。

    公孙策这件事情倒是处理得不错,甚和他的心意。动了他小心肝的人,管你是谁,他都要让她求生不能,求死不成才能泄了这心头之恨。

    还有那个邓家姐妹,简直是不知死活,三番两次的刁难小心肝,如今更是想要诬陷小心肝。好得狠,他都舍不得动一根手指头的小心肝,岂能让人如此欺负。

    江南这边的事情,也是做得差不多了,将接下来的事情交代给下面的人,他得赶紧回去了。

    再不回去,他会疯掉的。才离开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对小心肝的思念,简直像是疯长的野草一般,无时无刻不在灼烧着他的心。

    他已经等不及了,也不想再等了。此番回去,就要筹谋他和小心肝的婚事。他想要完完整整的拥有小心肝,在每一个太阳升起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都是小心肝,想要光明正大的和小心肝出双入对,想要向全天下宣布小心肝是属于他一个人的。

    此一生,只愿和苏阮共白头。

    只是在脑海里想想苏阮的面容,西陵漠就觉得全身的血液似乎都燃烧了起来。他再也坐不住,半点不想耽搁,当即招呼了人来开会,他要赶紧的将事情交代布置好,然后快速的赶回盛京去。

    ……

    盛京之中,因为成王妃邓心岚被带走,整个盛京掀起了一股滔天巨浪。

    那可是成王妃,刘皇后的外甥女,竟然被带进了刑部,还是以谋杀文国公府小姐文澜的罪名,无数百姓为之哗然。

    待开审之时,更是有太后和皇后亲到现场监审。

    廖鸿带着秦义亲自在刑部门前迎接辛太后和刘皇后,这两个盛京最尊贵的女人。

    辛太后看到刘皇后,面上就露出了笑意来,“皇后也来了,心岚这个孩子我看着素来都是好孩子,这回竟然犯了这样大的错,也实在是可惜,皇后也不要太过难过。”

    听了辛太后这话,刘皇后气个倒仰,接上话道:“案子还没开始审,结果也没出来,如今说这个为时尚早。心岚这个孩子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我相信她的为人。”

    辛太后也不生气,笑笑就走进了刑部。且容你再高兴一会,待会证据确凿,看你还笑不笑得出来。

    廖鸿跟在两尊大佛身后,心头忍不住微微苦笑,这还是在门口,案子都没开始审呢,两尊大佛就掐了起来。传言说辛太后和刘皇后不合的消息果然是真的,这还真是水火不容,半点不相让。

    这件案子注定要轰动这个盛京,牵扯的人皆是身份尊贵的。来的不仅有辛太后和刘皇后,还要文国公府的人,成王府的人,一个个都是身份尊贵,位高权重。廖鸿擦了擦额头的虚汗,觉得此案真是相当棘手,不能出半点差错,这如今旁听的,不管哪一个都不是他惹得起的。

    万众瞩目之下,案子终于开审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