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刘皇后此刻心中烦闷一扫而空,让宫人伺候着梳洗一番,换了一身衣服,就去了坤宁宫。

    而此刻,坤宁宫中,辛太后也正等着刘皇后呢。

    “启禀太后娘娘,皇后娘娘求见。”

    听到这话,辛太后转头看向辛碧瑶,眼角眉梢有慈爱也有无奈,“碧瑶,哀家会为你争取最好的,其它的就只能靠你自己了。”

    辛碧瑶也是懂得辛太后的苦心的,目光微酸的点了点头,然后就退到了偏殿。

    “传。”

    刘皇后走进了慈宁宫,宫殿里空荡荡的,只有一个老嬷嬷在伺候着。刘皇后抬眼,看着坐在上首的,已经老了的辛太后,心头也是感慨。曾经,那也是个风华绝代,宠冠六宫的女子,如今却是要靠算计来为娘家谋一门富贵安稳。人世间的事情,就是这般,时过境迁,瞬息万变。

    “皇后坐到哀家身边来。”

    辛太后面上挂上了和善的笑容,语气也是带着几分亲昵。刘皇后此刻心头了然,若不然此刻怕是要满腔疑惑了。

    刘皇后依言坐到了辛太后身边,辛太后就拉起刘皇后的手,缓缓说道:“今日的事情哀家都知道了,谁没犯过错呢,心岚和少娴还小,应该给她们一些机会的。那两个孩子,哀家也是从小看着长大的,心岚娴静端庄,少娴天真烂漫,哀家看着也是打心眼里疼着的。文澜既然已经去了,没得还让活着的人不好过。皇后,你说哀家这话说得有没有道理?”

    刘皇后自然是感激动容的接话道:“太后这般心疼我那两个不成器的外甥女,实在是她们的福气。”

    辛太后转了眸光,接着道:“哀家就喜欢看着小姑娘舒舒服服的活着,称心如意的活着。你看碧瑶那孩子,生得也是好颜色,性子脾气猜德没一个不好的,却实在是孝顺,常年伴在身边。如今哀家是舍不得她再嫁给别人了,皇后你看皇子里头谁脾气品行合适,给碧瑶找个如意郎君吧。”

    这事情本就是心知肚明的,辛太后也不拐弯抹角了,直接就和刘皇后说了。

    刘皇后心头早就已经有了准备,此刻也是笑盈盈的接道:“要说合适,还真有一个呢。太后娘娘觉得八皇子如何?八皇子年龄上正合适,书也读得好,陛下也很是看重,最近在户部学习,也是得到颇多赞誉。那孩子看着脾气品行就好,碧瑶若是嫁给他,日子定然是舒心的,没得烦心事。小八若是敢对碧瑶有一点不好,尽管来找本宫哭诉,本宫一准给小八刮落吃,保准不让碧瑶受半点委屈。太后娘娘以为如何?”

    辛太后一口气梗在喉咙口,心里顿时就将刘皇后给骂了。这种时候,明明是有求于她,此刻却还在这里给她逞口舌之利,实在是气煞她也。

    但辛太后也不好做得太过,毕竟如今的形势明摆着的。西陵漠光芒太盛,根本没有任何一个皇子能够和他争锋,将来执掌江山是必然的。到那个时候,辛国公府的荣辱,全是看西陵漠的一念之间。这个刘皇后也不知道是走了什么运,虽然这一生就得了这么一个孩子,但就这么一个就够了,简直是天生的君王。

    辛太后在心里压了压火气,道:“小八这孩子,哀家看着也是好。只是碧瑶这个孩子却是实心眼,小的时候被太子救过,从此就心心念念的想要报恩呢。她是个实心眼,这事情一直记得呢。哀家看着这两个孩子倒是登对,既然碧瑶说要报恩,哀家以为就以身相许了,皇后你怎么看?”

    以身相许?想得美!

    刘皇后面上露出几分为难之色来,“碧瑶这个孩子我看着也是喜欢的紧,只是太子和刘茜青梅竹马,两人的婚事已经是心照不宣了。”

    辛太后心头突然就是一涩,这已经不是她坐皇后那时候的鼎盛时期了。那个时候,刘皇后还不是太子妃,只是一个小王妃,在她面前也是战战兢兢,装小卖乖的。没想到明帝一朝得了帝位,刘皇后这个曾经在她眼里小透明一般的存在,如今也敢给她脸色看了。她当真是老了,没了当年的权势滔天了。

    刘皇后看着辛太后的面色,心头大为快意。那些年,她小心翼翼的讨好这老妖婆,却从来换不来一个好脸色。即使后面成了皇后,也依旧在这老妖婆的阴影之下。但自从太子出生后,一切都不一样了。她的太子天生神童,不过六岁之龄,就折服了明帝和众多大臣,被封为太子,自此地位稳固,无人不服。而她,也跟着扬眉吐气,有这样精彩绝艳的儿子傍身,她在宫中一时间也是说一不二,养尊处优多年,如今再也不需看这个老妖婆的脸色行事了。

    辛太后也是知道如今形势不如人,“我也是看碧瑶这个孩子痴心一片,想着总要如了她的愿的。太子侧妃之位也是可以的,碧瑶那孩子就想要陪伴在太子身侧。”

    刘皇后心头快意至极,“太子侧妃,这也太委屈碧瑶了吧。”

    “怎么会委屈,这以后也是贵妃之位的。”

    果然和小妹预料的一样,辛家已经是日薄西山了,只能靠辛碧瑶出来谋一个富贵了。

    “碧瑶这样好的孩子,愿意委屈,那自然是好的,以后和刘茜那丫头一起,好好伺候太子,我这个做母后的,自然是再高兴不过的了。”

    这算是同意了。

    辛太后长长吐出一口气,以后之事就要看碧瑶的造化了。刘茜那丫头,嚣张跋扈,和邓少娴一眼,没什么脑子,碧瑶这样的品貌和心计,将来那后宫之位,也是大有可为的。

    都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是刘家还是辛家,谁有说得清楚呢。

    这事情却是还没完,刘皇后开口道:“那日的事情,苏阮也是有嫌疑的。”

    话只说一半,但是辛太后已经懂了,这是要让苏阮做替死鬼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