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罪犯苏阮,因为和文国公府嫡女起了争执,错手将文国公府嫡女文澜害死。如今人证物证确凿,本官宣判苏阮死刑,秋后处决!”

    廖鸿肃然的声音响起,回荡在安静的公堂之上,全场寂静。

    跪在公堂之下的苏阮,只觉得脑袋嗡嗡一声,心中有什么东西轰然坍塌了。

    她抬眼看向上首坐着的刘皇后,辛太后,刘琇等人,目光平静,无悲无喜。她复又垂眸看向身边跪着的邓心岚,见她正也看过来,嘴角微勾,眸中尽是了然之色。再看另一边跪着的邓少娴,此刻也是满脸得意。似乎在说,看吧,就算证据确凿,她们还是会平安无事。而她苏阮注定只是一只蝼蚁,无论如何都逃不出她们的手掌心,只能任她们拿捏。

    苏阮垂落的双手,却是轻轻的环抱着自己,在别人看来她似乎是因为太过害怕了。只有苏阮自己知道,她是在感受肚子里面的小生命,这样才能够让自己感受到一点人世间的温暖。几个呼吸后,苏阮才缓和了过来,抬眸,不动声色的看了辛太后一眼。

    这个老太婆当真是好手段,不知道为何竟然将她作了弃子。只是,她苏阮岂是她想要抛弃就抛弃的?在她入慈宁宫开始,早就做好了准备。真以为她只是个靠讨好太后获宠的小可怜吗?得与失总是对等的,辛太后的头痛之症得到缓解,却是没有给她应有的酬劳,没有信守承诺会保住她,那么她苏阮就会让她知道她苏阮不仅是倾国倾城的娇花,更是带刺的娇花,不仅让她扎手,更会让她扎心。

    那些药,可不只是能治病,更是能要命的。

    她苏阮,从来不是任人宰割的人!

    苏阮没有辩驳,没有反抗,只是安静的跪着。

    绝色天成的容颜,安静宁和的气质,让人忍不住心生怜惜。即使是心硬如铁的刑部尚书廖鸿也是心头不忍,微微侧开了眸光去。而尚有几分少年心性的秦泽,看着这样的画面,突然觉得眼角几分涩然。这个女子何其无辜,最终却是被选作了顶罪的羔羊。

    “来人,将苏阮收押,待秋后处决。”

    廖鸿压了压心头不该有的怜惜,冰冷肃然的声音响起,立刻有衙役上前来,将苏阮给带了下去。当经过邓心岚身边的时候,她听到了邓心岚充满恶意的声音,“我会让人在牢房里好好照顾你的。”

    苏阮的面色一冷,猛然转头看向邓心岚,一双灵动的猫瞳冰冷至极,无端的让邓心岚觉得浑身发冷。

    只是很快,她就甩开了这个念头,再转头去看,就见苏阮已经被带走了。

    这桩震惊整个盛京的案子总算是落下了帷幕,以着令人难以预料的结果收尾。

    文国公夫人满心的无奈和疲惫,轻轻的靠在文国公身上,“老爷,盛京城已经这般肮脏了吗?”

    文国公也是满嘴苦涩,半个字都说不出来,他此刻也是说不出的无奈心酸,和满心的凉意。

    慈宁宫中,辛太后头痛之症有些犯了,让李福祥过来给按摩,但不管怎么按,都觉得不舒服,忍不住狠狠皱了皱眉头,“小李子你不是有和苏阮学过吗,怎么手艺差这么多?”

    李福祥顿时惶恐的跪下,“奴才该死,奴才学艺不精,请太后娘娘恕罪。”

    辛太后此刻头痛,整个人莫名的烦躁,看着李福祥觉得碍眼极了,“下去领罚。”

    李福祥不敢有任何求情的话语,退下去领罚了。

    宫殿空荡荡里,只留下辛太后,她眼眸微微眯着,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然后就对着外面喊道:“让李福祥领罚完到哀家跟前来。”

    “是。”

    立刻有宫人领命应下。

    辛太后这就让身边的嬷嬷扶着去休息了,虽然头痛之症还不算严重,但也是恼人的很。躺在床上,总算是舒服了一点,让宫女点了安神香,不一会倒是渐渐睡着了。

    一个时辰后,辛太后缓缓睁开眼睛,伺候着的宫人忙帮忙拉开帘子,将辛太后扶了起来,伺候着漱口净面。

    辛太后换上了轻便的衣裳,旁边的小太监看着辛太后面上神情尚好,就小声的禀报道:“李总管才领罚完,带着伤就在宫殿外等着了。顶着日头,等了近一个时辰,小的刚才去看了,一头的汗,面色惨白的。”

    辛太后听了,原本的几分闲气就散去了,“让他进来吧。”

    辛太后的话才落下,立刻就有人去传了。

    李福祥一瘸一拐的走了进来,恭恭敬敬的行了礼。

    辛太后看了一眼,缓声道:“如今有一件差事让你去办,可是要给哀家办好了,再不尽心尽力,可就不像今日这般好说话了。”

    李福祥忙磕头谢恩,“谢太后娘娘仁慈。”

    辛太后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就吩咐道:“苏阮那里,你去好好做下工作。哀家也是为着她好,她得罪了成王妃和邓国公府的小姐,在盛京的日子自是不好过的。以后给她改头换面,就好好留在哀家身边,哀家自是不会亏待她的。”

    “能够留在太后娘娘身边,这可是苏阮的福气,对于苏阮来说,乃是天大的好事,苏阮必然感恩戴德的。”

    李福祥忙笑着恭维道。

    辛太后听了,果然觉得心情好了很多,也跟着笑起来,“就你嘴甜,去吧,差事给哀家办漂亮了,少不了你的好处。”

    李福祥这就下去办差了。

    而此时,火急火燎的暗十一也是冲到了公孙府中去。

    公孙策也是收到了消息,也是惊讶得不行,这个未来太子妃简直是招祸体质啊。才被顾容长公主给设计陷害,这边才解决赶紧,那边又陷入了文澜之案,还被投入了天牢。公孙策是越发了解太子殿下的苦心了,终于知道为何当初要将他留在盛京了。这要是就靠暗十一那个一根筋的,还真不一定能够保得未来太子妃安然无恙。

    暗十一在一边急得抓耳挠腮了,“公孙,你说这可怎么办?”

    公孙策也是有几分愁眉不展,这次竟然是辛太后和刘皇后的手笔,凭他的本事和能量,还解决不了这件事情。

    “只能等太子殿下回来了。”

    暗十一一听就急躁了,“太子殿下身在千里之外,哪里赶得及回来?”

    “太子殿下已经在路上了,再七天就可赶到。”

    公孙策略微算了算,说了大概时间。

    暗十一先是惊讶于太子殿下已经在路上了,接着却是又担忧了起来,“只是天牢那个地方,怕也是不安全,若是太子妃有个什么闪失,我们如何和太子殿下交代。”

    这点,公孙策自然也是想到的。

    “这样你带几个人去刑部大牢里保护未来太子妃,见机行事。我这边给太子殿下传讯,看有什么办法解决。”

    目前也只能这样解决了,暗十一点了点头,不敢耽搁,赶紧就去调派人手了。否则,太子妃在刑部大牢里要是出个什么意外,那他真是万死难辞其咎了。

    而另一边,李福祥也已经赶到了刑部牢房。

    他到的时候,苏阮正背负双手,立于牢房之中。

    秦泽是刑部侍郎,他知道苏阮是冤枉的,只是权势角逐之下的替罪羊,无辜之人。他没本事替她伸张正义,只能给她提供一个略微好点的环境了。所以特地让牢头给挑了一个隔开的单独的牢房,这样他心里也会稍微好受一些。

    苏阮听到脚步声,微微转过头来,看到是李福祥,眸中神色微动。

    李福祥让人打开牢房的大门,他施施然走了进去,先是打量了苏阮几眼,这才道:“这里的环境真是糟糕,苏姑娘呆在这里真是受委屈了。只是那邓家姐妹乃是皇后娘娘的外甥女,太后娘娘想要帮着苏姑娘也是为难。太后娘娘今儿个回去,心里就难受不已,特意让杂家过来看看苏姑娘。苏姑娘也不必担心,太后娘娘是万万舍不得苏姑娘出事的。”

    苏阮也不说话,只是轻轻皱着眉头,等着李福祥的话,看看那老妖婆想做什么。

    李福祥目光在苏阮面上一掠,接着道:“只是,如今罪名已定,又有皇后娘娘压着,这是改变不了了。但太后娘娘也是不会让苏姑娘有事的,所以想了个法子,让苏姑娘你躲过这一劫。到时候苏姑娘再改头换面,太后娘娘再将苏姑娘接入宫中,谁也不知道你是谁了。”

    这如意算盘打得可真是噼啪响,得了便宜还卖乖。这是想以后自己为奴为婢在身边伺候了,不仅如此,还要自己感恩戴德,让自己在身边一辈子使唤呢。

    宫里面的人,一个个都是人精,当真是把人心算到了极致。这一局下来,不管是刘皇后还是辛太后,当真是谁也不吃亏。而她只是一个小人物,活该被利用,身上的价值被挖掘得干干净净的。她只能被捏来捏去,最后还要感恩戴德,感谢那些大人物的恩德和仁慈。

    这可真是太可笑了!

    一个个的,将人当做蝼蚁来摆布,完了还要摆出一副仁慈的嘴脸来,真是让她觉得恶心。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