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医色生香之盛宠太子妃 > 第120章 离开牢房
    “在下的主子曾经受过苏小姐的恩惠,此番未能救出苏小姐,心中已是自责不已,遂想着能尽一些绵薄之力。恰好在刑部大牢之中还有些影响力,可以让老爷和夫人给小姐送些吃食衣物。”

    苏仲轩和李氏听了,自然是大喜过望。真是想什么就来什么,这可当真是从天而降的好事啊。

    李氏忙就感激道:“真是太谢谢你家公子了,若是可以的话,我们夫妻想当面感谢一下你家主子。”

    “这就不必了,我家主子说若是有机会,一定会相见的。”

    这以后就是一家人了,能不经常见面吗,十七心中想着。

    苏仲轩和李氏自然不会纠结于这个,当务之急是赶紧见到女儿,确认女儿是否安好。

    李氏有些急切的出声,“这会是否就可以出发?”

    说完,略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十七,毕竟十七过来,连口水都还没喝呢。

    十七却是不敢在未来太子妃娘家大吃大喝,心里慌得很,还是跑腿帮忙,心里比较能有安全感,遂忙就接话道:“小人已经吃过喝过来的,现在特别饱,正好多走动多干活,才好消食。”

    十七说完话,又习惯性的伸手挠了挠头发,一副极为憨厚老实的模样。

    “恩,那你稍等我一下,我去准备一些东西。”

    李氏话落,就目光期待的看向十七。

    十七连忙点头,开玩笑,未来太子妃的娘亲都亲自开口了,他哪里有不肯的道理。

    刚好这个时候,丫鬟将茶水点心上上来了,苏仲轩就邀请十七先坐下来喝点茶水润喉。

    十七哪里敢和未来太子妃的爹同坐,这以后就是未来国丈大人呀。

    “不用,我站着就好。”

    众人:……

    这就尴尬了,才坐下的苏仲轩忙又站起来了。

    十七看苏仲轩站了起来,一副你不坐我也不敢坐的样子,想了想,还是硬着头皮坐了下来。但总觉得如坐针毡,像是下面由东西在扎他屁股一般,只敢微微悬空的坐着。

    外行人是看不出来的。

    就像花厅里面此刻纷纷坐下的苏仲轩,李原和王氏,是完全没看出来十七并没有坐在凳子上。

    苏仲轩请十七喝茶,尝尝点心,并挑些有趣的事情说说。

    十七表面上乐呵呵的应着,暗地里背上却是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这实在是太考验人了,比打架还辛苦。

    约莫半盏茶后,李氏终于是提了一个包袱和一个食盒过来。

    “麻烦十七了,我们这就出发吧。”

    十七一下子就起来了,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就在前面带路了。

    坐了苏府的马车,来到了刑部大牢前。

    李氏有些紧张,捏紧了手上的食盒。

    十七却是跟看门的两个狱卒打了招呼,就往里面走去了。李氏和苏仲轩对视一眼,低着头,快步从两个狱卒面前走过。走出好一段路后,两人才悄然吐出一口气,刚才真担心被拦下来。

    十七在前面带路,很快就来到了苏阮的牢房门口。

    “就是最角落的那间了。”

    十七伸手指了指最角落的那间牢房,李氏抬眼,远远的看到小小的一间牢房,在最角落的地方,眼泪扑簌扑簌就下来了。身子几乎要站不住,还是一边的苏仲轩眼疾手快的给扶住了。

    “我没事。”

    李氏忍着泪,握紧了手里提着的东西,快步走了过去。还未走近,已经能够隐约从牢房的缝隙间看到里面一角青色的衣角了,顿时哽咽唤道:“阮娘,我苦命的……”

    只是话说到了一半却是戛然而止,实在是现实和想象之中的略有差距。

    想象之中的,应该是脏污不堪的牢房,更甚至可能还会有老鼠和蟑螂在上面流窜。牢房也该是昏暗潮湿的,气味定然是不好闻的。而她也做好了心里准备,连难过心疼的情绪都准备好了。

    可是,眼前又是一副什么景象?

    只见,这间牢房光线格外的明亮,墙上连打了三个窗户,温暖的光线照进来,落满苏阮的身上,沐浴在光明之下,说不出的款款温柔。牢房里面也是被整理得整洁干净,更是铺上了洁净的床单和枕头,旁边的角落里摆了几盆鲜花,有淡淡的花香传来。

    而此刻,她以为会受苦的女儿,此刻正盘坐在一张青色的蒲团上,手里捧着一本书,正嘴角含笑,津津有味的看着。

    李氏总觉得自己是眼花了,不确定的往四周看了看。

    嗯,其它的牢房都是正常的想象之中的样子,脏污昏暗的。

    再转回来看,依旧是充满光明和温馨的独特牢房,而女儿也是一副颇为闲适的样子。

    “爹,娘,你们来了呀。”

    苏阮听到李氏的声音,抬起头来,看到两人,面上顿时露出欢喜的神态来,将书本合适,放在一边,起身走到牢房边上来。

    暗十一看到苏阮站到牢房门边,就很狗腿的殷勤道:“苏小姐要不要出来?”

    李氏和苏仲轩觉得自己的三观再被刷新,什么时候刑部大牢跟客栈一样了,环境还挺不错的,还能随时出来放风。这要是让外面的人知道,岂不是要惊呆了。

    “那麻烦十一你给开下吧。”

    在李氏和苏仲轩到来之前,苏阮已经和暗十一混熟了,说辞和十七说的是一模一样的。说是三年前苏阮偶然救过一个老者,那老者一直铭记于心,终于找到了机会报答。说的时间和地点,苏阮在记忆之中翻了翻,还真有印象。

    公孙策为了能够好好照顾未来太子妃也是煞费苦心了,将调查得来的苏阮的生活经历,细细推敲分析一遍,然后编织出了这样一个谎言来,基本上没有漏洞,和苏阮脑海之中的某个记忆无缝对接,倒真是让苏阮相信了几分。

    暗十一听了苏阮的话,忙就给开了牢房的门,苏仲轩和李氏就走了进去。

    两人依旧有些晃不过神来,在里面转了几圈,好一会才觉得心落到了实处。

    李氏心情就变得好了起来,将食盒放下,笑着从里面取出还冒着热气的饭菜来,“阮娘快吃,这些都是你爱吃的,多吃点,好好补补。”

    李氏意有所指的说着,苏阮如今可是双身子的人,可不得要多补补。

    苏阮也确实是饿了,再看到这些可口的饭菜,自然是忍不住了,拿起李氏递过来的筷子就吃了起来。直直吃了两碗,才心满意足的停了下来。李氏和苏仲轩在一边看着,面上就露出了笑意。看宝贝闺女的状态还挺好的,在这里没有受到什么磨难。

    暗十一在一边看着,也是露出了笑容来。公孙策这招确实挺管用的,太子妃在这里,如今是能吃能睡。只要再等个六七日,太子殿下归来就好了。

    真是不敢想象,待太子殿下归来,盛京将会迎来怎样的一番风起云涌。太子妃可是太子殿下捧在心尖尖上宠着的人呀,想起太子殿下还在的时候,院子里的猫叫声扰了太子妃的睡眠,太子殿下都要发火的。要知道,太子殿下素来是喜怒不形于色的。

    李氏看到苏阮在这里还好,就略微放了心,将吃剩的饭菜收了起来。又拿出一盒新鲜的糕点以及一些水果让苏阮吃,苏阮看了,一双灵动的猫瞳瞬间弯了起来,伸手拿了一个红彤彤的苹果。最近她胃口大好,看到啥都想吃,难道是坏了一个吃货不成?

    李氏又从带来的包袱里整理出了一些衣服,怕牢房阴暗,夜里凉,苏阮会冷到。

    苏阮都一一收了起来,李氏和苏仲轩又陪着说了一会话,约莫半个时辰后,苏阮困顿的打了个呵欠,李氏和苏仲轩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去。

    两人离开后,苏阮就睡下了。

    苏阮这边才睡下,暗十一就交代了下面的人要保持安静,别扰了太子妃的安静。瞬间,本就安静的牢房,更是静悄悄的,那些个容易吵闹的牢房,都被暗十一的手下监管了起来,谁要是敢发出一点动静,直接给打晕就是。

    待苏阮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外头隐约的灯火阑珊。她伸了伸懒腰,眼角余光就看到旁边有一个食盒,顿时诧异的挑了挑眉。

    暗十一就走过来,笑着道:“这是苏夫人送过来的。”

    苏阮一听,就打开食盒,熟悉的香味扑面而来,确实是娘亲的手艺。她将饭菜拿到面前,放在鼻尖闻了闻,确定没事,这才开心的吃了起来。

    吃过了晚饭,又吃了一些水果糕点,就听到暗十一的声音,“苏小姐,有人过来了,是宫里的人。”

    宫里的人,想到早上见过的李福祥,苏阮面上神色一动。竟然这么快就要动手,看来宫里的那位头痛之症又犯了。这么快就忍不住了,当初又怎么敢那么轻易的抛弃她呢。一手算盘倒是打得好,想要一箭双雕,既和刘皇后达成一致,又想将她永远留在身边。只是,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呢。苏阮勾了勾唇角,颇有几分邪肆的味道。

    暗十一的话语才落下一会,安静的走道上果然传来了脚步声。苏阮起身,抬眸看过去,就看到一个穿着斗篷,披着帽子的人缓缓走了过来,脚步极轻,像是猫儿一般。但步伐却又自然,倒像是习惯了这样走路。

    那人到了近前,摘下头上的帽子,赫然是辛太后身边的大红人太监总管李福祥。

    “李总管。”

    苏阮笑着唤了一声。

    李福祥也笑着回应道:“苏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李总管此番来是要带阮娘离开的吗?”

    苏阮轻轻眨了眨眼眸。

    李福祥心头顿时一松,暗道还是年纪太轻,不知道人世险恶,真以为就这样被救了,却不知道从此以后只能隐姓埋名的活着了。永远都只能依附太后娘娘而活,没有亲人,不能嫁人。

    “正是,太后娘娘一直记挂着苏姑娘你,遂早早就作了安排,苏姑娘且跟杂家离开吧。”

    苏阮点了点头,且先出了天牢再说。那老妖婆不可能直接将她带进宫,定然是要在宫外安置一段时间的。对于她这样一个弱女子,又是判了死罪的女子,更是不会怎么多加防备的,她逃出去的机会更大。

    李福祥见状,面上露出满意的神色来,抬手拍了拍,顿时一溜人马窜了出来。

    暗十一眉头一动,眸中悄然闪过几缕戾气。

    这个李福祥真是不要命了,想要带太子妃去哪里,竟然还带了一些人马过来。

    只见从暗处跳出十几个人来,全部身着黑衣,面上带着黑色面具,面具之上有着凤舞九天的图案,这乃是太后的禁卫军。

    这倒是有些麻烦,太子殿下还没回来,此刻若是和太后的人马交手的话,倒是不好处理。且再看看,看辛太后究竟意欲何为。他亲自跟着,若是太子妃有危险,管他什么太后娘娘,他只忠于太子殿下。而太子殿下一心只在乎太子妃,他就算是拼了命也要护着的。

    那十几个太后禁军一来,立刻将牢房里的狱卒都给控制了,薄薄的刀片一动,牢房的门就开了。李福祥笑着对苏阮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苏阮走出了牢门,跟着李福祥离开了。只是离开之前,却是突然回头看了暗十一一眼,却见那个可爱的狱卒,此刻正对着她眨了眨眼睛。

    嗯,有趣,苏阮顿时也对着他眨了眨眼睛。

    太子妃竟然对着他眨眼睛,暗十一只觉得一颗心都幸福得要冒泡泡了,脑袋晕晕乎乎的,顺势就靠在了一边牢房上了。

    而苏阮一路跟着李福祥出了刑部大门,上了门口等着的一辆极为简单的青布马车。

    李福祥也跟着上了车,小声道:“委屈苏姑娘了。”

    “怎么会呢,阮娘感激都来不及。”

    李福祥很满意苏阮的态度,接下来路上两人倒是没怎么说话,马车一路行驶,很快到了一个叫做青花巷的小院落里。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