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若是不在盛京,那无疑是大海捞针了,要去哪里找人,这是个问题。

    暗十一顿时着急了,双手不断的摩挲着,不断来回踱着步子,“这可如何是好?”

    公孙策拧了拧眉,当机立断道:“扩大搜索范围,挖地五尺也得把她寻到。”

    这边可不能落下来,暗十一和公孙策紧锣密鼓的继续抽调人马。各方都在搜索着苏阮,一时间整个城市风起云涌,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只是这般找了两三日,依旧一无所获,音信全无,就像在人间蒸发一般。

    暗十一和公孙策两人急得嘴里都长起了燎泡了,这人到底去了哪里,是安全还是危险,每多耽搁一天,都多一份未知。没办法,两人只能继续派人去找。暗十一也加入找人的行列当中去,因为连日的劳累,眼下都是黑眼圈,公孙策觉得上战场的时候都没这么忧虑,现在是日日夜夜都在推敲思索,白头发都要长出来了。

    这边着急上火,辛太后那边也好不到哪里去。头痛之症愈演愈烈,而太医院那些个太医简直跟庸医一样。不说用了药没作用吧,反而是越用越痛。辛太后当时就气怒的直接杖毙了一个太医,一时间太医院里也是风声风雨,大家战战栗栗,生怕自己惹怒了老佛爷,成为下一个杖下之鬼。

    连续几日的头痛折磨,辛太后面上神色已经极为憔悴不堪了,她病怏怏的歪靠在靠窗的软榻上,一边的宫女小心翼翼的给她锤腿。如今整个慈宁宫上下都是战战兢兢的,小心行事,生怕一个响动大点,就惹得这位老祖宗不高兴了。

    真是伴老佛爷如伴虎啊。时刻都有脑袋落地的可能。

    落针可闻的内殿之中突然传来了哒哒哒的脚步声,辛太后唰的一下睁开了眼眸,眉头狠狠的拧着,面上神色极为冷厉。

    李福祥看到这样的太后,心下也是忍不住一颤,有几分发憷。

    “何事?”

    要是没有个紧要的事情说出来,一顿板子是少不了的。

    李福祥忙跪下来,阴阳阴气禀报道:“刘皇后那边收到证据说是苏家的人和苏阮劫狱事情有关,已经让刑部去苏府拿人了。”

    辛太后眸中神色一动,这刘皇后当真是好手段,这一招无异于釜底抽薪。若是苏阮是被救走的,看到苏家遭难,自然是会跑出来的。若是被人劫走的是敌人,那么苏家就算是给苏阮陪葬了。

    姜不愧是老的辣。位居高位确实有她的过人之处。

    苏家,终究只是一个小家族而已,在这风海云涌中。

    “静观其变。”

    辛太后只是淡淡说了这四个字,然后就阖上了眼眸,一副懒得再理的模样。

    李福祥悄然看了辛太后一眼,就见辛太后面上古井无波,可见对这件事情当真是要袖手旁观,而且觉得理应如此的样子。心头不免响起了那道貌美的女子,如今却是走到了这样的境地,心有触动。

    成为了一枚弃子,只能够靠着高位者不可能存在的怜悯而活。

    当真是,可悲,可叹。人生很多皆如此。

    辛太后的袖手旁观,让整件事情的进行更加顺利了。

    刑部的衙役直接就去封了苏府,苏老太爷,苏老夫人都被抓入了刑部大牢。苏氏一家在牢房里齐聚了。

    而苏仲轩和李氏,也是直接就从大牢门口给抓了进去。

    一时间,苏府协同苏阮逃狱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苏家之人被抓入刑部大牢的消息也像是长了翅膀一样,瞬间传遍了盛京,以及辐射了周边好些个城池。不出三天,这个消息将会传遍整个西陵国。任苏阮到天涯海角,都能必然能够听到这个消息。

    苏阮,注定成为最无辜的罪人。

    那些怀着敌意的人,无不怀着恶意,待在家中静观事情的进展。静待着看那张绝代芳华的女子,如何狼狈的被打入尘埃,碾碎成尘。

    因为怀孕的缘故,苏阮并没有逃得太远,只是在盛京百里之外的青山城之中。

    这日,苏阮和纪小白正在饭馆之中吃饭。

    纪小白看着苏阮清减不少的身影,满眼心疼,给苏阮夹菜,“表妹多吃些,都瘦了。”

    苏阮抬眸看向纪小白,笑了笑,却是不怎么吃得下。这几日她的反应比较大,什么都不想吃。而且如今在外面,一切从简,这些饭食都不合口味,她实在是吃不下。勉强吃了几口后,苏阮就放下了筷子。

    纪小白看了,心头叹了一口气,想着待会出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好吃的小食,带一些回来给表妹吃。不然这怀孕的身子如何经受得了。

    “你们听说了吗?”

    “最近大头条你们知道是什么吗?”

    “盛京发生大事了。”

    苏阮吃完了,就托腮在那里,百无聊赖的四处看看,突然旁边桌子传来一个声音,她也跟着好奇的看过去。

    “你是说盛京城里苏家的事情吧?”

    “正是,看来你也听说了。”

    一听苏家,苏阮浑身一个激灵,忙打起了精神来,凝神细听。想想这个苏家是不是跟自己家相关,到底发生什么大事了。

    “我等现在当真是孤陋寡闻了,现在的闺阁女子简直是凶残成性。那苏阮在文国公府中参加宴会,竟然因为和文家小姐文澜起了口角,竟然就将人给一刀捅死了。这已经是匪夷所思了,不成想被打入刑部大牢的苏阮竟然还能逃狱,这下好了,连累了苏家。听说,整个苏家都被抓入了刑部大牢,就算是那苏阮垂垂老矣的祖父祖母都不能限免。而她的父亲和母亲则是直接在刑部大牢的门口被抓住的,听说是自从苏阮逃狱后,他们就日日夜夜的在刑部大牢门口等着呢。这下好了,等着等着,直接就进去等了。”

    “谁说不是呢,要是我生了这样一个凶残成性,胆大包天的女儿,我早就一把给她掐死了。免得长大了丢人现眼,更别说还连累整个家族了。”

    “让你生,你能生出那般国色天香,容貌绝色的女儿吗?我可是听说了,那苏阮生了一副绝色无双的脸,在牢房里面就是靠着那张脸,才能逃狱的。啧啧……”

    “也难怪那紫衣侯世子会选择端福县主了,当真是明智之举。否则,像是苏阮这样的毒妇娶回家去,岂不是贻害万年。”

    “哈哈,正是,娶妻当娶贤。”  在这波混乱之中,紫衣侯世子谢庆和沈柔又出来洗了一波白,倒是颇见成效。凭借这股风,沈柔又慢慢的走出了前面苏阮带来的阴影,更是经常出现在邓国公府之中安慰邓少娴,亦或是去宫里陪辛太后说话,倒是有几分春风得意的模样。

    这些苏阮自然是不知的,此刻她只觉得脑袋嗡鸣,心头仿若被一柄重锤砸中一般,疼得无法呼吸。天塌的大事突然降临自己身上。

    爷爷奶奶、爹爹娘亲,都被抓进牢房了,想想他们那么大的年纪还要历经牢狱之灾,心里着实不忍。只有随太子西陵漠去江南办事的大哥二哥幸免于难了。

    她没想到,竟然会连累到家人,让家人承受牢狱之灾,自己这个虐造得可不小,这是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啊。

    此刻自责,愧疚,恨意,瞬间充斥满心头。突然间,她觉得肚子一阵阵针扎似的疼痛,顿时面色就是一阵发白,双腿不停打颤着,着实有点吓人。

    纪小白自然也听到了那些话语,他忙就担忧的看向苏阮,果然看到苏阮面色变得不好,接着更是发白,忙关心道:“表妹,你没事吧?”

    此刻,苏阮被疼痛和害怕折磨得面色越发苍白了。听到纪小白干净澄澈的声音,她莫名心安,忙伸手一把抓住了纪小白的袖子,“小白,我肚子疼、肚子疼……”

    听到表妹娇软的夹杂着疼痛和惊惧的声音,纪小白觉得自己的一颗心都跟着揪着疼了。

    “没事的,表妹,我立刻带你去看大夫。”

    苏阮此刻意识已经有些模糊了,在纪小白慌乱的抱起她的时候,就已经陷入了半昏迷当中。

    苏阮这个身子算是命途多舛了,被沈柔推下山崖,推入湖中,身子动了根本。虽然苏阮后面虽有好好调养,但时日尚短,尚未完全恢复。而且此番怀孕才足一个月,又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这几日连日的赶路,加上此番的惊惧,一起发作之下,苏阮自然是动了胎气的。

    纪小白看着怀中已经在冒着虚汗的苏阮,顿时更加急了,抱起苏阮就一路狂奔到了医馆。

    到了医馆,纪小白顿时着急的大喊,“大夫,大夫,快来救人。”

    一阵急促并手忙脚乱的交错声传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