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到了医馆,纪小白顿时着急的大喊道:“大夫,大夫,快来救人。”

    纪小白喊得特别凄惨,医馆里间顿时跑出来一个胡子发白的老大夫来。一看这老大夫应该医术不错,话说大夫越老越值钱。

    他看到纪小白怀里抱着一个长相不佳的年轻男子,那男子面容黝黑,倒是看不出哪里不舒服。

    “将人抱到这里来。”老大夫不紧不慢的回应着。

    纪小白忙就将苏阮按照老大夫的话放到了一张软榻上,老大夫缓缓坐了下来,伸手把起脉来。

    老大夫一边把脉,一边伸手慢悠悠的缕着自己的胡子,只是很快面上平静的神色就被打破了。眉头狠狠的拧着,然后低头仔细的看了一眼榻上的男子。

    不对,这不是男子,看脉象是女子!而且,还是一个怀孕的女子!更是一个动了胎气的女子!

    老大夫面上神色经历几番变化,不过很快就又平静了下来。这些和他都无关,他只是一个大夫,要做的就是将人给看好了就好,救死扶伤才是他的天职。

    老大夫又细细的把脉一番,就取了银针,手法极其熟练的就给苏阮扎针。随着老大夫的银针扎下去,苏阮面上神色渐渐好了一些,身上也不再冒冷汗了,因为疼痛而拧着的眉头,此刻也是缓缓的松开了。

    老大夫舒了一口气,收起银针,起身去开药方,让药童抓药。

    纪小白看到苏阮缓解了许多,心中那根绷着的弦松了许多。

    药童将药抓好,老大夫往里面看了看,就看到纪小白正满面担心心疼的看着床上躺着的苏阮,就开口叫道:“公子你过来一下。”

    纪小白闻言,就起了身,来到了医馆的药堂。老大夫将手上几包药递给纪小白,语重心长的交代道:“你媳妇怀孕了,才一个月的身孕,体质偏寒,怀上这个孩子本就不容易,如今太过劳累的缘故,这个孩子有流产的迹象。接下来务必要静床卧养,安胎药也得吃着,要时时注意,不要这么麻痹大意了。”

    纪小白整个人像是被雷劈了一般,愣在那里,半天都反应不过来。

    “怀……怀孕了……”纪小白不断脑补着,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老大夫看到纪小白这样子,只以为是高兴坏了。看那面嫩的,应该是第一次当父亲的。

    老大夫年纪大了,整个人变得越发和善起来,看着纪小白投缘,也就忍不住关心的多说了两句:

    “你们小夫妻两个是刚成婚吧,没经过事情,竟然连怀孕了都不知道。这些安胎药带回去,这几日不要奔波劳累,好好静养,做些好吃的补补。也不必太多担心,好好的养养就没事的。”

    纪小白好一会才消化了这个消息,心头顿时涌上一股又涩又酸又疼的感觉来。喜当爹就是这种感觉,五味杂陈涌上心头。

    转念一想,表妹怀孕了,孩子的父亲是谁?

    这个问题不断的在他的脑袋里回旋着,不断的折磨着他。

    到底会是谁呢?这也太突然了吧。

    他木木的接过老大夫拿过来的安胎药,整个人像是受到巨大打击一般。他抬起脚步,只觉得重若千金,恨不得时间倒流,让表妹……

    只是,时间倒流了他又能如何做呢?如果表妹是心甘情愿的呢?

    可,如果表妹是被强迫的呢?

    对的,如果表妹是被强迫的,那他愿意接受的。他爱表妹,也愿意一起爱表妹的孩子。心中顿时一股责任感、保护欲油然而生。

    对的,表妹也许是被强迫的。他这么安慰着自己。

    纪小白似乎给自己找到了勇气,就抬脚走到了里间。一边好奇一边又心疼表妹。

    此刻,榻上苏阮已经昏迷着,纪小白走到塌边坐下,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拉起了苏阮的手。入手若凝脂般,柔弱无骨,那么细那么软,恨不得永远握在手心,再不松开。

    纪小白面上满是痛苦,忍不住低头,轻轻的在苏阮的手背上轻轻的吻了一下,在心里默默道:“表妹,我心悦你。”

    即使是这样的话,他也只是敢在心里默默的说着。默默的珍藏着这份爱和无私的关心。

    他害怕看到表妹为难的样子,他只想要她开心平安。

    “表哥。”

    纪小白将两人握着的手抵在额头,感觉到上面传来的温暖,一颗被痛楚包围的心,似乎也慢慢缓和了过来。

    耳边突然传来了一道带着叹息的声音,纪小白猛然抬起头来,就看到苏阮已经醒了,此刻一双眼眸正清凌凌的看着他。

    纪小白有很多话想问,却是不知道从何问起。只是,还不等纪小白问出口,苏阮已经轻轻摇了摇手,“表哥。”

    纪小白瞬间像是触电一般,忙松开了手,脸也跟着红了起来,整个人极为不自在。

    苏阮收回手,眸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来,她不想伤害这个纯真干净的表哥的。

    苏阮垂下眼眸,轻声问道:“大夫怎么说,我的孩子还好吗?”

    这话,像是一把利剑一般,一下子就扎中了纪小白。他面色瞬间苍白了几分,强压下心头的痛楚,也垂下了眼眸,掩去眸中万般深情和痛苦,让声音尽量平稳冷静,“大夫说动了胎气,一定要静心养胎,绝对不能再奔波劳累了,最好是卧床静养。”

    苏阮自己的身子自己知道,这回也是真的吓到了,她的小宝贝差点就离开了。只要想一想那种可能,苏阮的一颗心就会痛到几乎要窒息。

    她的宝贝是这么的坚强,她以后要更加小心才是。否则失去孩子的后果,她想都不敢想。

    “表哥,我们找个安静的村子暂时安顿下来吧。”

    苏阮抬起头来,一双眼眸满是认真。

    纪小白任何时候都拒绝不了苏阮的话,在那双清凌凌的眼眸之下,纪小白自然是点头应了。

    纪小白先是让医馆的药童帮着熬了一碗安胎药,看着苏阮喝下去,接着就让苏阮在这里休息一会,拜托了医馆的大夫和药童帮忙照看一下,他就匆匆的跑出去打探消息以及雇佣马车事宜了。

    如今苏阮身子这般,自然是不能继续用双脚赶路了,马车是必不可少的,而且还得是舒适的马车。

    纪小白想得总是那么周道,体贴入微。这种暖男真是世间少有,以后谁跟了他,真是享福了。

    约莫一个时辰后,纪小白赶着一辆马车回到了医馆,满头是汗,面上却是带着满足的笑意,跟车夫交代一声,跳下马车,就开心的小跑进了里间。

    苏阮喝了安胎药,自己重新改了方子,让老大夫重新抓了几幅安胎药。

    老大夫看到苏阮开的方子,眼睛都要瞪出来了,他行医数十载,自认为医术精湛,好多人从其他城市慕名而来。而安胎药这种小药方,他可以说是信手拈来。

    但如今看到眼前这个小妇人开的药方,他先是不屑一顾,更是疾言厉色的让苏阮不要视开方为儿戏,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

    尤其是苏阮如今胎像极为不稳,更是要小心谨慎,一个不小心,这个孩子就保不住了。而且苏阮看去才多大,二十都没有,又是女子,医术能有自己厉害?老大夫看都没看,直接就给否决了。

    苏阮也不气恼,只是抬起头,凉凉的打量了老大夫一眼,声音缓缓如冬日里的柳絮,绵软又夹杂着继续凉意,“大夫还是烦你认真看看,再下定论不迟。”

    老大夫顿时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战,发白的胡子气得直颤,还想要争辩些什么,但是看着苏阮那通透的目光,有种无所遁形的感觉,忍不住低头就去看了手上的方子一眼。

    然后,眼睛就挪不开了,花了一盏茶的功夫,终于研究透彻了。心中甚是惊讶,这是何样的女子啊,小小年纪,尽然有这样的通天医术,着实把自己惊道了。

    “这,这……”

    老大夫已经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了,苏阮的方子里去了三味比较贵的补益的药材,却是添加了另外五味普通的药材,老大夫一开始还以为苏阮是为了省钱呢。但细细推敲下来,却是大吃一惊。

    他发现,这张方子更加相辅相成,对于苏阮如今的情况也是更加对症下药。将药效提高了一倍!

    老大夫再看向苏阮的目光就变得不一样了,所谓达者为师,老大夫所有的架子都放下了,拿了自己的好些问题请教苏阮。

    苏阮虽然看着年纪小,但是见解独到,每每都让他茅塞顿开,豁然开朗。

    然后,当纪小白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老大夫捧着一个厚厚的本子坐在苏阮的塌边,正在不耻下问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