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医色生香之盛宠太子妃 > 第129章 我就守着你
    西陵漠一双眼眸盯着那边的纪小白,面上原本愤怒的神色却是缓缓散去,突然就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意来。

    暗十一一抖,太子殿下怎么一副要黑化的样子……

    西陵漠此刻的手上正紧紧的握着那把刀,眼中缓缓浮上血色,有一种疯狂在心头滋生。看着眼前那样其乐融融的画面,他想要杀人,全部都杀掉。然后他再自杀,那么一切都会消失。

    痛苦也好,快了也罢,都将会消失,终归于尘土。那么,他再也不会因为苏阮而痛苦难过。那种因为思念的煎熬,因为痛苦的痛彻心扉,每一分疼痛都是那么清晰。此时此刻,他又感受到了那种痛楚。

    他忍不住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感受着伴随着每一次心痛而长生的那种疼痛,眼眸是越发疯狂的沉沦。

    他是如此的自私,他喜欢的人,他无法看着她在被人的怀里幸福。

    他想要杀了纪小白,然后让苏阮只属于他一个人。

    但是苏阮肚子里的孩子呢?

    他能够忍受吗?

    看着一个长得像其他男子的孩子,他想每一次看到,对于他来说,都相当于一次凌迟。

    那么,就让一切消失,是不是更好。

    那么,谁也不会痛苦了。

    西陵漠似乎为自己的痛苦找到了一个出口,他面上的笑意越发温柔了,血色的温柔。

    他抬起脚步,就要迈步过去。

    暗十一一直在观察着西陵漠的神色,此刻看到西陵漠这般,心里莫名的不安,伸手就扯住了西陵漠的胳膊。

    西陵漠猛然转过头来,目光之中满是血色的戾气,那样子,森然森然的,简直像是地狱爬上来的恶魔,阎罗的存在。

    “殿下,不要冲动。”

    暗十一鼓足了无数的勇气,才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身子都忍不住想要瑟瑟发抖。他以为前面在公孙策家的太子殿下已经很可怕了,没想到还能有更可怕的。此刻的太子殿下,他连看的勇气都没有。

    被安暗十一这样一个打岔,西陵漠心头那浓郁到极致的阴霾倒是微微一顿,理智回笼。抬眸看向那边,繁花似锦之中,有他一生的挚爱。想到刚才自己一念之差,差点酿成悲剧,他就忍不住心头发冷。

    他恍惚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恍恍惚惚之间,似乎能够看到沾满了鲜血。

    差一点,这双手就要沾上小心肝的鲜血了。

    只要想想,就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冷到冻结。

    他的小心肝,他用心血呵护的小心肝,他怎么舍得她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呢。

    西陵漠猛然转身,脚尖一点,人就快速消失了。

    他需要冷静,想清楚了才行,绝对不能出丝毫差错。

    为了苏阮,他染上心疾,三次分离,三次痛彻心扉。没有了苏阮,他根本活不下去。

    有她在的生活,每一个呼吸都带着梨花的甜香。失去她的人生,每一天都像是走在刀山火海一般,生不如死。

    他没办法放手,也不能放手。

    放手,身下就是万丈深渊。

    她,是他唯一的救赎。

    暗十一见西陵漠离开了,也赶紧跟上。

    西陵漠一路飞到了远处的高山之上,到了一处荒无人烟的地方才停了下来,落在一颗大树上。

    他面上神色满是痛楚和挣扎,心头的郁气无处宣泄。伸手猛然一拳轰出,顿时砰砰的声音不断,周围的大树全部都被轰成粉末,四散飞扬。

    暗十一跟上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纷纷扬扬的惨景,忙远远的找个地方就躲了起来。那可是风暴中心,他可不敢过去,一个不小心就要被轰成渣渣了。

    西陵漠发泄了好一会,直到那里一片狼藉,丝毫看不出本来面目之后,这才停下了动作,缓缓的落在地上。

    一落到地上,却是脚下一软,有些站不住脚,一下子就单膝跪在了地上。大刀撑在地上,身上汗如雨下。

    他就那样单膝跪在那里,很久很久,久到天色慢慢暗下来,直到深夜来临。

    寂寂的深夜里,西陵漠的眼眸越来越暗淡,浅到暗十一忍不住担忧起来。

    只是,慢慢的,暗十一却发现西陵漠的一双眼眸越来越亮,亮得像是天上的星子一般。那一双眼眸,一定是盛满了天上的星光,集尽了天上的月华。

    “小心肝,你只能是属于我的。”

    他可以假装接受小心肝的孩子,后面再找个理由给夭折了,或是远远打发走就是了。

    他只要小心肝能够在他身边就够了,其它的问题都是可以攻克的。

    西陵漠就这般想通了,至于纪小白,那就更简单了,捏死他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看他心情,直接就能够给纪小白选个黄道吉日入土为安。

    西陵漠想好了之后,整个人也不难过了,神清气爽的起身来。

    大刀对着暗十一的方向就是一丢,暗十一忙一把接住,“给我将纪小白给弄走,别打扰到我。”

    话落,西陵漠就脚步轻快的下山了。将近一个月的思念,他实在是等不及了。不过半盏茶的功夫,西陵漠又重新来到了林秀才的那处院子。

    此刻,万籁俱寂,只有那些美丽的花儿在夜风之中轻轻摇曳,身姿婀娜。

    西陵漠脚步极轻,走过的地方,半点痕迹都没有。他只是轻轻感受一番,然后就带着笑意朝着一个方向而去,不一会就进了一个房间。

    房中,苏阮正安静的躺在床上。

    西陵漠走近,低眸一看,心里瞬间软得一塌糊涂。

    晚上睡觉的时候,苏阮是卸去了那些妆容,此刻柔和的月光之下,是苏阮莹白如玉的肌肤,那张面容艳冠群芳,美得勾魂摄魄。

    西陵漠只是看一眼,就再也移不开眼,挪不动步子了。

    他伸手就去解身上的扣子,一粒一粒的,极为缓慢。在这过程之中,西陵漠眼睛依旧是不错眼的盯着苏阮,仿佛能看出朵花来一般。

    时间缓缓而过,西陵漠也将外衣都脱下了,轻轻一丢,就落到了旁边,然后他就慢慢的爬上了床铺。

    他极为温柔的,轻轻压在苏阮身上,先是低下头去,用额头轻轻的贴在苏阮的额头上,感受着那熟悉的温热,心里面就忍不住甜蜜的冒出一个又一个小泡泡来。渐渐的,他不满足于此,轻轻的吻了吻苏阮的眼睛,然后是鼻子,接着就是那如花瓣一般娇艳红润的唇瓣了。

    “小心肝,小宝贝,我爱你,我要你,你也只能属于我。”

    然后就深深的吻下去。

    苏阮在睡梦之中,突然感觉自己像是被一只大狗给压住了。那只大狗还不停的舔她,舔得她身上痒痒的。

    这种感觉,如此熟悉,像是曾经每个深夜的纠缠一般。

    等等,这个感觉……

    苏阮一个激灵,突然就睁开了眼睛,然后在温柔的月光下,就看到了一个很可怕的景象。

    一个男人,正压在他身上,在强吻她!

    苏阮觉得自己得疯!

    这都是什么事!

    她眸中闪过一道冷光,牙齿狠狠往下一咬,一股浓重的血腥味瞬间在唇齿只见蔓开。

    血腥味和疼痛让沉浸在苏阮的温软的西陵漠收回了理智。他缓缓撑起身子,一双眼眸,极黑极黑,就那般深深的望着苏阮。里面感情那般深邃浩瀚,苏阮只是看一眼就赶紧挪开了,对于她来说,那里就是无尽深渊,是她不能沾染的疯狂。

    “苏阮,你早就是我的妻子了。”

    西陵漠这样说着。

    苏阮侧开脸,面上神色极淡,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只是淡淡的回道,“那只是你的一厢情愿罢了,我并不觉得有什么。”

    若是当初,西陵漠可能还会因为这句话而受伤,但是如今的西陵漠早已不是当初可比,这种伤害于他而言,完全不算什么。反正他也想好了,一定要无所不用其极的将苏阮留在身边。

    “苏阮,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的逃离我,呆在我身边不好吗?”

    苏阮无言以对,她不想和西陵漠讨论这个问题,因为这会触痛她心底最柔软的地方。那个她在心里守了很久很久的秘密,她只想在心里默默的爱着那个她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第一次见的人。在最初的惶恐岁月里,温暖了她灵魂的男子。只是,她害怕这份感情会枯萎在这个封建社会的森严礼教之下,她只想自己默默的爱着,守着,就很好了。

    “没什么好不好,我只是不喜欢你而已。”

    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刀枪不入了,但此刻,西陵漠还是感觉到了那尖锐的疼痛在心口蔓延开来。

    他忍了忍,到底翻身起来,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会伤到苏阮。

    西陵漠在原地站了一会,然后就一言不发的出去了。

    苏阮坐起身来,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和寂寂无声的黑夜,莫名的满心慌乱和悲伤。

    而此刻,房间之外,西陵漠却是坐在台阶上,心里想着,我就天天守在身边,总有一天铁树也得开会,小心肝也会感动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