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苏阮坐在床上,脑子里乱乱的,思绪乱飞。

    刚才那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感觉,熟悉的火热,终于是勾起了一些模模糊糊的记忆来。在苏府,在那些个带着淡淡香味的深夜里,那温暖火热的怀抱,湿热温软的深吻,耳边缠绵的低语,以及那不可自拔的极致交融。

    她肚子里面孩子的父亲就是西陵漠,西陵国神话一般的太子殿下。此刻,知道真相的她,心头气愤,难过,失落,交织在一起,滋味难明。

    只是,那一切都不重要了,因为她和他注定不会有交集,原来的那些纠缠,都让它随风而去吧。

    面上神色怅然若失,心头痛楚难言。

    他应该再也不会回来了吧,苏阮心里酸涩的想着,她都已经这般拒绝他了。

    他是西陵国的太子殿下,俊美无铸,天人之姿,多少名门闺秀,绝代佳人趋之若鹜。她想,他早晚会放下对她的执念,找到那个真正适合他的人的。

    只是想到那种画面,心口就满是酸涩和疼痛。

    她连忙敛下心神,不敢再想。

    一门之外的西陵漠坐了一会,公孙策就赶过来了。

    公孙策还没说话呢,西陵漠就赶紧使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公孙策顿时捂住嘴巴,不敢发出丝毫响动。

    西陵漠想了想,就起身,带着公孙策去了远一点的地方,他想着也许公孙策能够想出什么好点子来。

    “殿下?”

    西陵漠站在一棵大槐树下面,目光越过重重阻碍,看向了那个房间,目光穿过了时间和空间的阻隔,仿佛看到了那个娇美的人儿正在床上睡得香甜的模样。

    听到公孙策的声音,西陵漠收回思绪,问道:“你说我要怎么做才能早日抱得美人归?”

    公孙策差点没给跪了,英明神武的太子殿下,你斟酌半天,还以为是在为什么天下大事烦恼,却原来是儿女情长。而且,凭借你的天人之姿,精彩绝艳,多少名门闺秀,绝代佳丽,甚至是神医门的圣女都对你倾慕有加,而你却在这里为一个除了容貌出色,其它并无什么优点的女子而黯然神伤。

    不过,既然主子发话了,他就必须为其分忧。公孙策想了想,道:“太子妃如今正遭受磨难的时候,正是好时机,太子殿下你可以帮她摆平,让她感激你,崇拜你,拉近两人的距离。”

    西陵漠点了点头,这个确实可以。

    “太子妃如今的事情,牵连甚广,相关资料太子殿下您也看过了,不知道有何想法?”

    西陵漠面上的温柔之色,很快就收敛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阴森森的神情,“邓家那姐妹两个,先扔去水牢里呆一个月,出来后贬为庶民。”

    公孙策暗暗咂舌,这可是太子殿下的亲表妹呢,太子殿下处置起来,却是丝毫没有手软。水牢那是什么地方?那就不是人呆的地方。水牢可不是普通的注满水的水牢,水里面可是有活物的,有在里面畅游的无毒的水蛇以及癞蛤蟆。所以,在里面倒也不会有生命危险,但那种折磨,却是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

    邓家姐妹养尊处优,在里面关一个月,估计不残也的疯。

    公孙策刚刚惊叹完,西陵漠对于其他人的判决也出来了,“那想要将我的小心肝玩弄于鼓掌之间的辛老太婆,看来是嫌日子太好过了,竟然连小心肝的主意都敢动。我的小心肝,我捧在手心宠着爱着都来不及。那辛老太婆年纪一大把了,还不好好安度晚年,敢出来瞎折腾。先拿辛家开刀,至于她,不是头痛吗,那就让她痛习惯了,谁都不用给她诊治。”

    公孙策算是看出来了,只要和太子妃有关的事情,太子殿下都是心胸狭窄,锱铢必较的。瞧瞧,不管是什么身份,是不是亲戚,太子殿下的处理办法都是一个狠。

    “太子殿下放心,这些事情,属下会办好的。”

    “嗯。”

    公孙策办事,西陵漠还是很放心的,不像暗十一,想起来就想狠狠磨牙。

    一想到暗十一,西陵漠又忍不住叮嘱道:“刚才本宫让暗十一去处理纪小白了,待会你给他善下后。”

    “遵命。”公孙策为暗十一善后,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极为有经验。

    西陵漠交代了一番后,就转身回去了,重新坐在了台阶上。

    其实还有一个人,起到了关键作用的人,西陵漠并没有提,那就是刘皇后。

    如果不是他的母亲,他怕是也要狠狠收拾一顿的。但那个人是他的母亲,是那个从小爱他护他教导他的母亲。

    刘皇后这一生就西陵漠一个孩子,对他那真的是看做命根子眼珠子一般的。

    要娶苏阮,他觉得最大的阻碍应该是在刘皇后那里。

    只是,不管多难,他此生都非苏阮不娶。

    夜色渐深,西陵漠却是没有什么睡意,他此刻心里火热得狠,心里想的全是房间里娇美的可人,想到那么多个夜晚的缠绵,他就忍不住全身火热。什么时候,他才能光明正大的抱着他的小心肝睡觉呢。每一个清晨的睁眼,希望第一个看到的是小心肝。

    在美好的期待中,天空泛起了鱼肚白,新的一天开始了。

    苏阮打开房门的时候,看到门口台阶上坐着的人,吓了一跳,看到是西陵漠的时候,眸中快速跳跃过一缕火苗,但很快却是沉寂了下来。她撇开眸光,像是没看到一眼,绕过西陵漠,拿了盆,去井边打了水洗漱。把自己收拾好了,也没见到纪小白的身影,苏阮顿时奇怪了。

    “纪小公子。”

    这时候,林秀娘提着裙摆匆匆跑了过来。

    因为他和纪小白在外面是以兄弟相称,纪小白被称为纪公子,而她则是纪小公子了。

    林秀娘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还没说话呢,就瞪大了眼睛。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