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纪小公子。”

    林秀娘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还没说话呢,就瞪大了眼睛。

    眼前的人,竟不像是人间的人。

    乌发如云,一双猫瞳顾盼生辉,粉嫩的唇瓣比花瓣还要娇嫩三分,晶莹如白玉一般的肌肤,绝色倾城的面容。

    这当真是一个美得倾国倾城的女子。

    就连她这个女子,看到都忍不住呼吸一窒。

    林秀娘微微张着嘴巴,一时间竟然不好意思开口说话,生怕惊扰了眼前这绝代佳人。

    因为今日要去营救苏家的人,她倒是也没继续伪装了。只要她一入城,自然就有辛太后的人来接她。

    她微微侧头,看向林秀娘,微微一笑,“林姑娘。”

    林秀娘面上顿时闪过困惑的神色,“你认识我?”心里跟着砰砰直跳,这样的美人,竟然认识她,心里头莫名的惊喜呢。

    “我就是你口中的纪小公子呀。”

    苏阮轻轻一笑,柔声解释道。

    林秀娘的嘴巴顿时张大了,纪公子和其弟弟纪小公子,两人站在一起,纪公子就像是名门公子,清雅俊秀,纪小公子则像是仆人一般。而且,就算是仆人,也绝对是丑仆。

    若是现在的苏阮和纪小白站在一起,那苏阮绝对是世家小姐,貌美清贵,纪小白那绝对就是清秀的小厮。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林秀娘缓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眼睛忍不住不错的看向苏阮,这人长得真是好看,好看得不像是这世俗之人一般。

    “林姑娘这般早来是?”

    苏阮出声问道。

    林秀娘这才反应过来,面上顿时闪过几缕慌乱担忧的神色来,“纪公子不见了。”

    苏阮心头咯噔一声,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西陵漠,顿时目光犀利的四处看着,却是没看到西陵漠的人。

    “林姑娘且细细说来。”

    “早上我去喊纪公子吃饭,敲了许久的门都没人反应,我一急,就推门进去,却是见房间空空如也,纪公子根本不在,他的包袱行李也不见了。”

    苏阮心头一紧,她今日必须赶回盛京。可是,纪小白,她也不能不管。

    正为难的时候,却见外面传来了脚步声,苏阮和林秀娘两人同时转头看去,就看到是桃源村村长手上拿着一封信,正快步走了过来。

    “秀娘。”

    桃源村村长往秀娘的方向而去,正要说话,眼角余光却是捕捉到一抹光亮,侧头看去,顿时被苏阮的艳光所摄。

    哎呀,我的老天爷呀,天下竟然有这么好看的人,简直和做梦一样。

    不过,村长好歹也是做爷爷的人了,也只是被苏阮的美貌所震,很快就回过神来,将手中的信交给林秀娘,说道:“这是前日来村里的纪公子留下的信,说是留给他的弟弟纪小公子的。”

    听到这话,林秀娘和苏阮面上同时露出了急切的神色来,苏阮一把接过信,三两下就拆了开,看完信,苏阮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来。

    信中说他昨夜突然想到尚有一桩心事未了,乃是父亲临终前所交代,一直耽搁着。如今此去盛京,怕是再无机会,所以想先行去完成那桩心事。待到事了,必然会去盛京追随表妹的。

    这确实是纪小白的笔记,语气也是纪小白的。其中字迹的转折停顿处,苏阮似乎看到了纪小白的犹豫和不舍,以及最后的选择。

    这样也好,她此去盛京,乃是与虎谋皮,在刀尖上行走,纪小白跟着也只是多一个牺牲罢了。如今纪小白离开乃是好事,她希望纪小白在其它的地方能安然度日,早日娶妻生子,一生平安喜乐。

    信是给苏阮的,林秀娘也不好偷看,遂只能在一边焦急的等着。此刻看到苏阮已经看完信件,顿时急切的问道:“纪姑娘,纪公子去了哪里?”

    苏阮转头看向林秀娘,心头轻轻叹息一声,这个林姑娘倒是个有心人,只是可惜两人却是没有走到一起。心头心思一转,苏阮回到:“大哥说他有事回乡一趟。”

    “回乡呀,什么时候还会再回来……”

    最后半句话,林秀娘说得极轻,轻轻飘散在空气之中,带着少女尚未绽放就已经枯萎的淡淡喜欢。

    因为纪小白走了,林秀娘就有些没精神了,在听到苏阮要离开后,出言挽留一番,就送了苏阮离开。

    苏阮走出桃源村,就看到远远的一辆青布马车停在那里,顿时一喜,连忙小跑过去。

    待得离得近了,苏阮就看到了马车上的车夫。

    嗯,怎么看着有点眼熟。

    只是,仔细想了想,也没在记忆之中挖掘出这人来。应该是她想多了,苏阮遂出声问道:“小哥,不知道是否方便载小女子去盛京,车钱我出双倍。”

    “当然可以,我这车正好就是去盛京的。只是,车上已经有一位客人了,不知道姑娘是否介意?”

    车夫有些为难的说道。

    此时的情况,苏阮自然不会挑的,有顺风车去就不错了。她连忙点头,“麻烦小哥了。”

    话落,苏阮就上了马车,掀开了青布帘子,然后就愣在了那里。

    “阮阮。”

    西陵漠温柔的唤了一声,那素来冷漠沉寂的眼眸,此刻却是溢满温柔,像是最澄澈的湖水一般,让人动容。

    苏阮捏着青布帘子的手微微紧了紧,她没想到西陵漠会在这里。她想立刻下马车,但这样偏僻的村子里,怕是再找不到马车,她要赶到盛京,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一时间倒是犹豫起来。

    似乎是看出了她的挣扎和犹豫,西陵漠出声道:“阮阮,你曾经救过我,这次就当做是我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吧。”

    苏阮有几分踌躇,她和西陵漠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两人纠纠缠缠数次,谁欠谁的,早已经算不清楚了。

    而她也不想再去计算谁对谁错了,她如今的心愿只是想让她在乎的人平安,只是这样就已经很满足了。其它的,却是不敢再过多奢求。

    但,此番也不是多计较的时候,还是先赶回盛京再说。

    苏阮一言不发,只是进了车厢,在西陵漠对面的椅子上坐下,然后就闭上了眼睛。

    西陵漠有些不自在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小心肝脾气有点大呢,自己都这样和颜悦色的说话了,却还是给了自己冷脸。

    哎,当真是路漫漫,他还需努力呀。

    马车前面赶车的乃是暗十一,所以苏阮才会觉得有些熟悉,但是暗十一当时在牢房里却是易容成了那里面狱卒的样子的,所以苏阮再如何想,也是想不出来的。

    暗十一在车外,嘴角含笑,马鞭一甩,马车就动了起来,一路朝着盛京而去。

    过了约莫半盏茶的功夫,西陵漠想了想,就找了话题说道:“我知你此次去盛京,乃是要救苏家的人。既如此,那就不要拒绝我的帮助。我是真心感激你曾经的救命之恩的,阮阮,让我来帮助你。盛京被你想象的复杂而冰冷,无论是辛太后,还是我母后,以及邓家姐妹,不是权势滔天,就是背景雄厚。你孤单一个人,实在是难以抗衡。我知道你聪慧过人,但请让我帮助你,更快的救出苏家的人。”

    苏阮微微垂下眼睛,长长的睫毛在眼睛下面形成一片阴影。西陵漠说的话,她无法招架。

    确实,如今什么都没有救出苏家的人重要。

    那么,她和西陵漠已经纠缠这么多了,再多一点少一点又有什么区别呢。

    苏阮想好了,就点了点头,双眸认真的看向西陵漠,道:“谢谢。”

    “我们之间不必说谢谢。为你,我愿意做任何事情。”

    西陵漠心头雀跃,面上却还要装出一副端得住的样子,也是为难他了。

    两个人的气氛缓和了一些,西陵漠也看出苏阮心头松动了几分。这个时候不趁势而上,那他就是傻子。

    遂西陵漠换上了一副轻快一些的语气说道:“阮阮你放心,我已经让公孙策先行出发去盛京了。有他在,苏家的人不会有事的。”

    苏阮顿时感激的看向西陵漠,那一双灵动的猫瞳,此刻仿若藏了水光,潋滟生辉,像是一根羽毛一般,一下子就挠进了他的心里去。

    西陵漠心头一痒,脑海里瞬间就想起了在苏阮闺房之中那些个缠缠绵绵的夜晚,身上顿时有些热起来。他连忙移开目光,也不再说话了,待身上的热度渐渐降下去,收拾好情绪后,西陵漠又开始刷好感度了,“你前两日动了胎气,如今又这般奔波,太过劳累了。我宫中有一株灵芝,最是适合你了,待到盛京,我就让人送去给你。”

    “这太贵重了。”

    苏阮连忙拒绝。

    “你不为你自己想,也为肚子里的孩子想想啊。”

    苏阮顿时不说话了,她现在确实挺需要的,苏阮轻轻咬了咬自己的唇瓣,没再说拒绝的话,相当于是默认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