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医色生香之盛宠太子妃 > 第132章 保驾护航
    接下来的路程,西陵漠会挑一些有趣的事情来说,也不需要苏阮回复什么。

    虽然未曾有应答,但是没有出言嫌弃他聒噪,就已经是一个进步了。让小心肝慢慢习惯他的存在,他的声音,他的气息,他的人。

    马车外的暗十一已经一脸不忍直视的模样了,他英明神武的太子殿下,此刻怎么像是个话唠一样,有说不完的话。而且全程都是他一个人在说,上至生京城好吃的饭菜,下至江南小镇的美丽风景。

    莫名的,暗十一觉得此刻的太子殿下像是招揽顾客的一般。

    前路未知,但此刻莫名的心头的那种不安,倒是少了几分。也许是因为身边的这个男人,有他在身边,她的一颗心奇异的就平静了下来。她缓缓侧眸,看向西陵漠,就可以看到他那张俊美无双的侧颜。而此刻,这个男人正目光温柔,款款的说着关外大草原的壮阔风光。

    “要是你想去的话,下次我带你去关外骑马,那个畅快,无论心头有多少沉重和烦闷,都会在那波澜壮阔的草原之中随风而散。你会知道,天下那么大,我们的这点小心事,当真是不值得什么。”

    苏阮面上神色依旧淡淡,但是脑子里却是不自觉的跟着畅想那种策马扬鞭的画面了。那当真是舒畅的吧。她心里多么想应下,想要和他一起策马扬鞭,共享人世繁华。

    此刻,苏阮突然想让时间走得慢一些,再慢一些,让她能够和这个男人再多相处一会。她和他几番纠缠,每次都是痛苦和挣扎,难得有这样温馨安静的时光。等到了盛京之后,他是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而她,只是一个带罪之身,两人身份天差地别,之间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

    只是,路有尽时,盛京城的城门终于是缓缓驶入眼帘。

    苏阮嘴角轻轻的抿了抿,此刻就算前面是刀山火海,她也要像是一个勇士一般,勇往直前。为了心中所念,她此番遇佛杀佛,遇魔杀魔。

    马车到了城门口的时候,立刻有两个小士兵跑上前来。两人目光先是在青布马车上轻轻一扫,见都是普通的材料,没有什么特别的,面上顿时换上了一副跋扈的神色来,伸手就砰砰的敲了敲马车的车厢门,恶声恶气道:“车厢的人都给我下来,接受检查。”

    暗十一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两个小士兵不要命的去敲门,如今更是大言不惭,惊讶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他顿了顿,好心的提醒了一句道:“里面坐着的人可不是好惹的。”

    那两个士兵一听,相互对视一眼,却是没在意,就这样的青布马车,里面能够坐什么大人物。难道太子殿下还能坐里面不成,要是这般的话,那他们两个直接吊死在这城门之上。

    “什么人不好惹。看你这个样子,贼眉鼠眼,鬼鬼祟祟的,里面坐着的不会是那逃狱的苏家罪女苏阮吧。”

    被称为贼眉鼠眼鬼鬼祟祟的暗十一气得头顶生烟,他回去非得好好查查,看这里是归谁管的。怎么尽派傻子出来看城门,眼睛就跟被炮打了一样,一点眼力见没有。等他回去,非得给这些人吃点挂落才行,不然都以为他十一爷脾气好呢。

    车厢里面的苏阮也听到了这话,就伸手撩开了车帘。

    两个士兵顿时哑口了,天啦撸,这个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女子。那眉,那眼,那唇,那头发,实在是无一处不精致,无一处不美,这样的美貌勾魂摄魄,动人心神。

    反正两个士兵是看呆了去。

    西陵漠看到两个士兵一副要流口水的样子,顿时一股戾气上来,他的小心肝只能他看。不过,他好歹还是压制了几分自己的暴虐,不能让小心肝看到太过血腥的画面。反正处理这两个小喽啰而已,什么时候都可以,保准收拾得干干净净的。这下,还是不要污了小心肝的眼睛,免得惊吓到小心肝。

    “再看,眼睛都给你们挖出来。”

    暗十一看着一边太子殿下越来越黑的面色,赶紧出来对着两个士兵喝了一声。

    两个士兵顿时回神,但很快却又觉得在美人面前被落了面子,转头凶狠的看了暗十一一眼。你小子,有你好受的。

    只是,很快其中一个士兵却是反应过来,伸手捣了捣另一个人的胳膊,道:“这个女子好像是苏家罪女苏阮呢。”

    另一个人听了,当即从怀里掏出一张花像,这乃是苏阮的通缉画像。他快速展开,和眼前的苏阮一对比,还真是这个人。

    “大胆苏阮,竟然敢逃狱,还不束手就擒。”

    两个士兵对视一眼,顿时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喜色,今天真是走运了,还好没放过这辆青布马车,也没听刚刚那个鬼鬼祟祟的车夫的话,不然不是白白放过了一个立功的机会。待会将这个苏阮拿下,他们两个晋升就有望了。

    苏阮捏着青布帘子的手微微一紧,就要下车去,却是被西陵漠一把抓住了手腕。苏阮诧异的转头去看,就看到西陵漠温柔的眼眸,忍不住微微晃神。

    “十一,赶车,直接去刑部大牢。”

    “遵命。”

    暗十一连忙领命,鞭子一挥,马车就向前行驶了起来。

    被完全无视的两个守城士兵面色顿时黑了下来,正要怒喝出声,就感觉脑门上被狠狠砸了一下。那力道大的,当即就给砸出了一个大包来,他顿时吃痛的伸手一抓,就抓到了一个银质的小牌子,好奇的拿到眼前一看,就看到上面印着一个漠字,翻到另一边一看,印着两个字,东宫。

    顿时,两个士兵吓得腿软,噗通一下就栽在了地上。

    “太……太子殿下……”

    “刚才那个竟然是太子殿下……”

    “我们完了……”

    两个人刚刚还觉得今天走大运了,这下却是觉得倒大霉了。得罪了太子殿下,他们还有什么活路。

    马车载着苏阮,一路就到了刑部门口,西陵漠率先下了车来,然后转身,伸了手要扶苏阮下来。

    苏阮垂眸,看着递到自己眼前的那只手,洁白修长,温润如玉,这只手是她的手的两倍大。若是两人相握的话,他的大手能完全包裹她的小手吧。对于心头突然冒出来的念头,苏阮吓了一跳,悄然抬眼看了西陵漠一眼,见他面上神色并无异样,忙心虚的将手放到西陵漠的掌心里,顺着这股力道下了马车。

    下了马车,西陵漠虚虚的扶了她的腰肢一下,两个人站在一起,倒像是相依相偎的感觉。

    暗十一在一边,已经不忍看了,太子殿下当真是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就想着占人家姑娘的便宜呢。

    苏阮此刻倒是没想那么多,此刻近乡情怯,到了刑部大牢门口,她倒是不安起来了,不知道爷爷奶奶,父亲母亲是否安好?她真是一个不孝之人,因为她,苏家的人平白的遭受这些无妄之灾。她忍不住轻轻的咬了咬唇瓣,娇嫩的唇瓣上瞬间留下了齿痕。

    一边的西陵漠看到可是心疼坏了,只觉得苏阮的那双洁白的贝齿,像是咬在他的心口上一样,直接疼到了心坎里。

    “苏家的人会没事的,我保证。”

    西陵漠在一边柔声安慰着,不想苏阮心里担忧,再伤害自己。

    西陵漠这会的心里要是让暗十一知道了,那估计得笑死,咬咬唇瓣就是伤害自己了,那他实在不知道怎么样才算是不伤害自己了。

    苏阮快步来到了刑部大牢门口,当即就被人拦住了。

    西陵漠眼神一下子就不好了,他的小心肝竟然被人拦住了。他的小心肝就该活得肆意,想去哪里去哪里,天下无她不可去的地方。而刑部大牢这样的地方,那应该只有被小心肝嫌弃的份,而没有拒绝的份。

    “滚开。”

    西陵漠面向刑部大牢门口守卫的士兵的时候,脸上毫无表情,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身上气势全开。

    看守刑部大牢门口的几个狱卒看到,相互对视一眼,眼前这个男人,看着就是气势不凡,怕不是等闲之辈。

    暗十一也及时站了出来,手一抖,手上就捏着一张令牌,正是和刚才在城门口的那张一样,此刻对着狱卒显示的正是有东宫二字的那一面,令牌流光溢彩,其上隐隐有龙纹,尊贵不凡。

    几个狱卒吓得当即就给跪了,“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太子殿下恕罪。”

    西陵漠不耐放跟这些人说话,挥了挥手,让人让开。

    狱卒忙就让开了,将道路给让了出来。面无表情的太子殿下,转身对着苏阮,面上顿时就换上了一副温柔似水的神态来。变脸之快,简直是令人叹为观止。那些个狱卒也不敢看,老老实实的跪在地上呢。

    “阮阮,我们进去吧。”

    接下来,所过之处,无不跪下行礼避让,一路畅通无阻,很快就来到了关押苏家人的牢房里。

    绕过了几个弯,还没见到人呢,就听到了苏家人的说话声了。

    “也不知道阮阮怎么样了?”

    这是苏奶奶的声音,满是担忧。

    “阮阮被救了,那就永远不要回来了。”

    这是李氏的声音。

    “快到吃午饭的时间了,昨天让那个狱卒帮忙带一点酒,不知道他今天会给带什么酒呢。”

    这是无忧无虑的苏爷爷。

    “你这个老头子,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惦记着吃。”苏奶奶看不过眼,伸手在苏爷爷的胳膊上狠狠敲打了一下。

    然后就听到了苏爷爷委委屈屈的声音,“这不是这刑部大牢里的伙食太好了,都是我以前没吃过的,简直是御厨的水准。而且,这里的狱卒真是好,还能点菜,点自己想要吃的东西。以后就算是能出去了,我也不要出去了,我就在这里养老了。你看这里,也算是宽敞明亮了,看着也干净整洁,关键是伙食好呀。”

    所以,最后一个伙食好才是关键吧。

    大家都被苏爷爷这幅可爱的样子给逗笑了,苏奶奶更是拿自家老头子没办法,这人老了就和小孩子一般,简直是老小孩子,嘴里嘀咕的念叨了几句,也懒得理会苏爷爷了。

    苏阮听着那些说话声,只觉得特别亲切,心里缺失的地方,瞬间被填满,不再空荡荡的难受了。

    她连忙快走几步,一下子就来到了苏家人面前。到了近前,她也忍不住大吃一惊,这确实不像是刑部大牢,倒像是一个布置得干净整洁的客栈一般。只见这个牢房是普通牢房的三倍大,应该是将相连的几个牢房给打通里,墙上也打了好几扇窗户,光线极为充足。房间里用帘子给隔成了三间房,两个应该是卧室,放了床和被褥等物,最后一个则是客厅一样的,放了桌椅,桌子上放着糕点水果,中间更是摆了一盆娇艳欲滴的鲜花。旁边角落里,也是摆满了绿植。

    这里的环境和苏府那自然是不能比的,但对于一个牢房而言,那简直就是天堂一般的存在,做梦都不敢想的。

    苏阮打量了苏家诸人一眼,见大家面色都挺好的。尤其是苏爷爷,脸色红润,看来这里的伙食真的很好。

    苏阮知道,在刑部大牢里能够做到这些的,绝对不是一般人,就如她前面居住的那间牢房一样。当时说的是曾经被她所救之人,如今仔细一想,看来就是西陵漠了。也只有一国的太子殿下,才有这个能量。

    苏阮转头看向西陵漠,此刻说再多的话都显得苍白,最后也只是化为了两个字,“谢谢。”

    “不用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这也是我的爷爷奶奶,岳父岳母呢,对他们好,不是应该的吗,西陵漠心里默默的想着。

    而此时,苏家的人终于是注意到了这边,顿时转过头来,就看到了他们一直担心着的苏阮了,顿时一个个都激动的围了过来。

    “阮阮宝贝。”

    “阮阮。”

    苏爷爷此刻也忘记了好伙食了,也是激动万分的冲了过来,伸手过来想要摸摸苏阮的脑袋,但因为被栅栏所阻碍,只能在那里瞎晃荡了。

    暗十一忙一个眼神对着守门的狱卒过去,狱卒当即反应过来,拿出了钥匙给开了门。还不等苏阮走进去呢,苏家几人就挤了出来,一个个的不是摸摸苏阮的脑袋,就是摸摸苏阮的手,或者是摸摸肩膀,想要看看他们的宝贝儿有没有哪里不好的。

    看一切安好,他们家的阮阮宝贝还是一如既往的美丽动人,苏家的人顿时放下了心来。

    苏爷爷更是拉着苏阮的手臂,让她进来,“阮阮宝贝快进来,狱里的伙食可好了。你看看这个水果,竟然都是我不认识的。瞧瞧,这红艳艳的是什么水果,他们说是西瓜。还有这个红皮的水果,你别看这皮红红的,里面可是白嫩嫩的果肉,果汁浓郁香甜。那些人管这个叫荔枝呢,也很好吃的。还有这些糕点,这是千层糕,这是燕窝糕,这是八宝糕,个个都好吃,而且用料都是上好的。哎呀,现如今刑部大牢里的伙食真是太好了,在这里住了几天,爷爷都不想回去了。再回去吃那乱七八糟的东西,简直像是吃猪食啊。”

    苏爷爷这话语才落下,一边的苏奶奶就不干了,她三步并作两步过来,一把就揪住苏爷爷的耳朵,狠狠一拧,“老头子我看你是嫌日子太好过了吧,敢嫌弃我老太婆做的饭菜是猪食,就该饿死你。”

    被苏奶奶这样一骂,苏爷爷也反应过来了,他的饭菜都是苏奶奶料理的,这不就是说苏奶奶做的饭菜是猪食吗。苏爷爷连忙求饶,“阮阮宝贝还在这呢,给我留点面子呀老太婆。”

    苏奶奶这才作罢,但还是不高兴的哼了一声,然后就转头,顿时换上了一副慈爱的面容来。正要说话呢,眼角余光却是看到牢房外面多了两个眼生的人,目光在暗十一身上扫一下就过去了,然后就停驻在了西陵漠身上。

    这小伙子长得可真是精神,这等容貌,和她们家阮阮宝贝真是相配,最适合做她们苏家的孙女婿了。

    苏奶奶遂看向苏阮问道:“阮阮宝贝,这位公子是?”

    苏阮看着苏奶奶面上一副好生欢喜的模样实在是哭笑不得,转头看向西陵漠,就见他眉眼含着温柔,看着就是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难怪苏奶奶会喜欢了。只是,这可不是翩翩公子,而是冷面卓绝的太子殿下。

    苏阮抿了抿嘴,轻声道:“这是太子殿下。”

    “哦,原来是太子殿下啊,太子……殿下……”

    苏奶奶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人都吓坏了。这是太子殿下?

    然后,苏奶奶脑袋一歪,就给晕过去了,顿时就是一片兵荒马乱。

    西陵漠奶奶二字就这样生生卡在喉咙口。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