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医色生香之盛宠太子妃 > 第137章 打残有赏
    紫衣侯府中,有曲桥环绕的湖心亭,周围是碧波荡漾的湖水,湖里种满了婀娜盛放的荷花。清爽的风轻轻一吹,荷叶摇摆,景色怡人。

    此刻湖心亭上有轻纱飞扬,影影绰绰之间可以看到里面有两道身影,贴的极近,卿卿我我,好不亲热。

    “庆哥哥,不要……”

    有娇美轻软的女声传出来,吹散在风里,带来了点点潋滟风姿。

    “嗯,柔柔,你好甜……”

    是男子带着喘息的调笑声,丝丝缠绵入骨。

    在这样轻暖暧昧的时候,却是有脚步声由远处而来,“启禀世子爷,邓国公夫人求见,已经在花厅等候了。”

    里面的声音霎时间停止了,接着是悉悉索索整理衣裙的声音,过了好一会,轻纱被一只洁白修长的手给撩开。身着紫色锦衣的谢庆缓步而出,面上是欲求不满的冷色,他看向前来禀报的管家的目光冷冷的。

    管家只能低下脑袋,额头上细细密密的冒出一层汗来。

    “世子,一起去看看吧,那邓国公夫人可是皇后娘娘唯一的嫡妹。”

    一身嫩黄色衣裳的沈柔清丽娇美,此刻从谢庆身后走了出来。

    谢庆听到沈柔的话,面上神色缓和了很多,点了点头,两人就相携着一道来到了花厅。

    一到花厅,就看到邓国公夫人正坐在那里,眉目低垂,嫩白的手捧着浅绿色的茶杯,越发显得晶莹剔透。同为女人的沈柔看到,心头都忍不住要赞叹一声,这个邓国公夫人当真是得老天爷的眷顾,被岁月温柔的对待,看着竟像是二十出头的少妇一般,依旧美貌柔弱,看着让人心怜。

    刘琇看到沈柔和谢庆联袂而来,一副极为恩爱的样子,嘴角的笑意越发耐人寻味了。

    “邓国公夫人安好。”

    谢庆和沈柔给刘琇福了一礼,刘琇含笑让两人不必多礼,三人分宾主而坐。

    谢庆随即疑惑道:“国公夫人今日大驾光临,不知道是否有用得上紫衣侯府的地方?”

    沈柔也是疑惑的看向邓国公夫人,不知道这位今日怎么会来紫衣侯府。

    刘琇眸光转了转,却是突然道:“太子殿下喜欢苏阮,欲要纳入东宫,不知道两位可知道这个消息?”

    她并未说太子殿下实则是想要娶苏阮为太子妃,让苏阮和太子妃挂上勾,刘琇都觉得难以忍受。

    此话落,谢庆和沈柔两人面上果然露出了震惊的神色来,“太子殿下怎么会看上苏阮这样清白不明,且心狠手辣之人呢?”

    谢庆实在是想不明白,那苏阮除了一张脸还有什么。对,她肯定是靠脸,蛊惑了太子殿下。不得不承认,苏阮那张脸实在是太美了,勾魂摄魄,若是苏阮肯服个软,和柔柔认个错,他也会考虑将人纳进府中,实在是三全其美的事情。一来,让苏阮不必孤独终老。二来柔柔也有伴,三来也全了两家当年的情谊了。

    只是,没想到那个贱人手段倒是不少,竟然去勾引太子殿下。

    “那苏阮曾经对世子你用情至深,此番却是惹得太子侧目,怕不是要攀附太子,意为报复世子你和世子妃吧?”

    刘琇微微皱了眉,如此轻声猜测着。

    话语徐徐而来,传入谢庆和沈柔耳中,却是恍如惊雷。若真让苏阮成事了,到时候岂不是要对他们不利。

    “那苏阮丧徳败行,清白有损,如何能够配得上天人之姿的太子殿下?”沈柔的声音都忍不住有些尖利,柔美的面容也是有些扭曲。这个苏阮,真是专门来克她的。前些日子才听说苏阮杀害文国公府嫡女文澜,被下了刑部大牢。后面更是逃狱,被全国通缉,像是过街老鼠一般。每次她以为苏阮已经碾成泥的时候,她却总是绝地反击,绽放出更加耀眼的光芒来。

    苏阮,你为何总是不老实安分呢,总是要一次又一次的耀眼呢?沈柔心头恨毒了苏阮,从前恨苏阮的无双美貌,以及苏阮那些无底线宠爱苏阮的苏家之人。到了后来,恨苏阮那般顽强的生命力,怎么都害不死。如今更是攀附上了太子殿下,怎么能,怎么可以呢。

    “只是,太子殿下如今对苏阮上心了,除非苏阮做出什么事来,否则太子殿下怕是不会轻易放下的。”

    刘琇轻声点了一句,顿时让谢庆和沈柔两人醍醐灌顶。她点到即止,说到这里就差不多了,遂告辞离去了。

    花厅里,就剩下谢庆和沈柔两人了,两人互相对视一眼,皆是知道,若是苏阮得势,肯定没有他们的好果子吃。

    “庆哥哥,如今要怎么办?”

    沈柔娇软的声音传来,谢庆侧头看去,就看到沈柔娇美的面上满是担忧和不安,看着极为惹人怜惜。谢庆心头一软,忙将沈柔给揉入怀中,伸手轻轻的拍着她的背,“柔柔不怕,庆哥哥会保护你的,绝对不会让苏阮那个贱人伤害你的。”

    沈柔咬了咬粉嫩的唇瓣,有些为难的说道:“表妹找到了良人,我作为表姐本应该替她高兴才是。但是,想到她有可能会伤害到庆哥哥你,柔柔一颗心就难受的不行。”

    说到后面,语气都带了哽咽。

    谢庆听了,面上顿时闪过一抹厌恶和狠色,“那个贱人,绝对不会有翻身的机会的,我会让她身败名裂的。”

    沈柔靠在谢庆的怀里,听了这话,眸中闪过快意的神色。

    一时间花厅里倒是安静了下来,两人心中却是各有思量。

    这边的动静很快也传到了西陵漠的耳朵里,当即东宫牢固的那张名贵的桌子就直接碎成渣渣。

    西陵漠犹自不解气,拳头捏得咔擦咔擦响,如果这下谢庆就在眼前的话,怕是脑袋都要被西陵漠给捏碎了。

    “好一个谢庆,脸倒是够大!”

    西陵漠冷笑着说,张口就要喊人进来,打算狠狠收拾谢庆一番,至少也要是半身不遂,终生只能在床上度过。只是,话到了嘴边,却是又吞了回去。

    也许,这会是一个契机,让小心肝对他敞开心扉的契机。

    嗯,他要好好谋划谋划,其它的阴谋诡计见效都太慢。他要就要小心肝心甘情愿的嫁给他,而苦肉计此刻就是上上之选。若是,他为小心肝挡个刀什么的,小心肝一定会感动得以身相许的,从此他们就能过上幸福的生活了。

    西陵漠想得极美,遂招了个暗卫过来,轻声交代了几句,就让其去紫衣侯府见机行事了。

    而谢庆果然不负期待,在傍晚的时候,就修书一封,让小厮送到了苏府去。

    信先是被送到了苏府的管家手中,管家拿不定主意,就将信送到了苏仲轩手中。

    苏仲轩接过,就看到是带着淡淡茉莉香的纸张,上面写着阮娘收三个字样。这个字,一看就是男子的手笔。

    苏仲轩略一思索,伸手就撕开了信封,从中抽出信纸,细细看去。越看,脸越黑。

    “阮娘,许久未见,甚是想念。当初重重误会之下,那日以为你已经葬身崖底,万念俱灰之下,本想就此随你而去。但是奈何家中长辈俱在,万万不敢行此不孝之事。后祖母病危,让我成亲冲喜。祖母素来最是疼爱于我,如今病危需要于我,我自是不能推辞的。阮娘你已不在,世间任何女子对我来说,都是虚无。最后,却是柔柔哭着跑来,愿意和我做一对有名无实的夫妻。于她,于我,皆是好的,乃是两全其美的法子。于她,能够帮你照顾我。于我,能够圆了长辈们的愿。本以为这一生就是这样过去了,可是没想到阮娘你又回来。阮娘,你可知道,那日看到你,我有多么欣喜。夜里,忍不住感动得落下泪来,感谢上苍将你还给了我。……阮娘,请相信我对你的感情从未改变过。盼回复,永远爱你的庆哥哥。”

    苏仲轩气得捏着信纸的手都忍不住抖,“这个混账东西,混账东西。”

    苏仲轩简直气坏了,这个谢庆,辜负他宝贝女儿一次还不够,如今竟然还敢来纠缠,真是气煞他也。

    苏仲轩低头,凶狠的看了看手里捏着的信纸,就好像是看到谢庆一把,然后就一下又一下,恶狠狠的给撕碎了。

    “下次再看到紫衣侯府的人,直接给我打出去,打残了我负责。紫衣侯府那等肮脏的人送的东西都是肮脏的玩意,绝对不能进苏家。以后,紫衣侯府的人和狗皆不得入苏府的门。”

    苏仲轩狠狠的下了吩咐,管家连连应下。

    想了想,苏仲轩犹觉得不够,又交代道:“万万不可让小姐知道。”

    “是。”

    管家应下之后就退了出去。

    苏仲轩却还是不放心的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想着要加强苏府的防卫,尤其是大门的,绝对不能让那紫衣侯的那些畜生有可趁之机,伤害到他的宝贝闺女。

    也不知道,紫衣侯府那畜生,如今又想要做什么。

    紫衣侯府中,谢庆送出了那封信之后,就在等着了。他似乎都能预见到苏阮看到那封信之后感动到痛哭流涕,无以复加的样子了。苏阮曾经那样喜欢他,总是跟在他后面,怎么可能会忘记他呢?

    那样的美貌,做个美妾,也是不错的,谢庆心里这般想着。

    只是,这一等,就等了三天。

    毫无音信,就像是石沉大海一般。

    谢庆不信邪,又修书一封,比前面一封更加缠绵露骨。他相信,苏阮肯定是故作姿态,气不过他娶了柔柔的事实。他此番都这样放低姿态了,苏阮肯定要有回音了。

    第二份信,再次被送到了苏府门口。

    守门的老头去禀告给了管家,管家当即带了几个身强体壮的小厮出来。

    紫衣侯府的小厮正老神在在的等着呢,等着苏府的人府门大开,请他进去喝茶呢。这在一年前,就是稀松平常的事情。在一年前,他偶尔也有代侯府过来送东西的时候,哪次不是被客客气气的请进去,有时候,那苏小姐更是不顾矜持的亲自跑出来了。而上次只是轻描淡写的揭过,怕是生气世子娶了世子妃呢。如今拿乔也拿够了,总该拿出应有的态度来了吧。

    突然耳边传来沉重的脚步声,小厮诧异的抬眼一看,就看到苏府的管家苏伯带了五六个身强体壮的小厮走了过来,那场面看着颇为气派壮观。

    小厮就迎上前去,张口就要说话呢,只是一个字都还没来得及吐呢,就被苏伯接下来吐出来的话给惊吓当场了。

    “给我狠狠的打,留着一口气就好,再留一条腿好爬回去。”

    小厮以为自己听错了,忍不住掏了掏自己的耳朵,正想要问问的时候,眼前却是一黑,然后就是无数的拳打脚踢。

    一盏茶的功夫后。

    紫衣侯府来送信的小厮,当真是只留了一口气和一条腿,至于那份信,在嘴巴里叼着呢。

    这事情办得漂亮,传到苏仲轩耳朵里的时候,他将管家苏伯喊来,狠狠的夸赞了一番,还赏了不少东西,那些个打人卖力的小厮也是被重重的打赏了一番。

    苏府里倒是喜气洋洋的,紫衣侯府里,谢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苏府,实在是欺人太甚!”

    谢庆气怒的咬牙,搞最后信压根就没送到苏阮手上去。

    沈柔在一边也是担忧,“世子,这可如何是好?”

    谢庆也是烦恼,这样下去,送多少信都没用。咬了咬牙,道:“只能上苦肉计了。”

    西陵漠收到消息的时候,嘴角抽了抽,膈应得不行。这个谢庆,那个猪脑袋,竟然也能想到这样好的计策。

    算了算了,他且看看谢庆的猪脑子好不好用。要是好用的话,他就将计就计。正好,谢庆给他做好了嫁衣裳,他不要白不要。

    过了两日,乃是苏奶奶的生辰,以往每年这个时候,苏阮都会亲自坐了马车去城外的白马寺,给苏奶奶上一炷香,诚心祈求苏奶奶身体健康。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